在最好節點,京東公佈了財報,但背後仍然存在三大隱憂

虎嗅網2016-11-17 08:56:25


或許是投資者出於擔憂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未來會修改經濟和移民政策,科技概念股經歷了接近一週的全面下跌。但在11月16日凌晨,開始峯迴路轉,科技股集體重新開始反彈。京東也很好的趕上了這一波浪潮,再加上一份成績亮眼的財報,京東的股價暴漲了11.39%。


從五連跌到大漲,京東經歷了什麼?

11月8日,京東股價以25.44美元收盤,小幅下跌0.08%。11月9日,京東股價則下跌了1.22%,11月10跌幅則擴大到2.94%,雙11當天依舊下跌1.44%,本週一下跌1.37%。


在過去的一週時間裏,京東股價在市場上的反應可以説並不樂觀。不過昨日財報公佈後,京東股價暴漲11.39%,這家公司看上去又重新獲得了資本市場的青睞。


財報顯示,京東第三季度實現淨收入607億元,同比增長38%;交易總額(GMV)達到1588億元,同比增長47%;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經營利潤率為1.1%,去年同期為0.7%,已實現連續第6個季度為正;而截至2016年9月30日,過去12個月的活躍用户數保持高速增長,達1.987億,同比增長57%。

這份財報可以説相當出色,也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京東股價的上漲。而在我們刨除政策對投資者的影響後,那麼不得不提的是京東財報中兩大關鍵信息點。


其一,第三財季京東GMV同比大增47%,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淨利潤從去年的2300萬美元暴增了10倍至2.69億美元,京東的財務狀況在持續改善中。

其二、京東宣佈出讓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這項長期處於虧損狀態的被剝離後,無疑會很大程度上改善京東整體的盈利能力,從而也一定程度上降低資本市場對京東金融業務的擔憂。



京東股價暴漲,很顯然資本市場一方面認可了京東在過去一季度的財報數據表現,另一方面則對京東金融的重組表示肯定。


背後的不確定因素,仍在制約京東長遠未來

對京東的表現,業界普遍給予了高度肯定,但如果從長期發展來看,京東在資本市場能否仍然保證在一個高位上,其實這仍然將會有諸多不確定因素。具體來看,以下這三方面或許最值得關注。

1、大力發展非3C,但3C核心優勢卻可能在丟失

在看到京東利潤大漲同時,我們需要看到一個事實。京東的利潤率從14%雖然在本季度提高到16%,但一些關鍵的財務指標環比都出現了下滑:淨收入從上季度的652億下降到本季度的607億,毛收入從98億下降到本季度的96億,而電商企業最重要的GMV數據則從上季度的1604億下降到本季度的1588億。

考慮到季節性因素以及每年的京東6·18大促,京東財務指標環比下滑其實本是正常現象。

在淨收入和毛收入均出現下滑時,京東的淨利潤反而出現了增長,這背後關鍵就要涉及到京東的去3C化戰略業務轉型。


本季度京東來自非3C和大家電的交易額已從去年同期的49%提高到了51.3%。


對京東來説,利潤率更高的非3C業務持續增長,顯然正在改善這家公司的經營狀況。


但我們應該關注一下京東3C的業務。

結合上面的數據,我們可以簡單算出一筆賬。過去三個季度來自非3C和大家電的交易額比重分別為47.8%、48.2%和51.3%,這意味着京東核心的交易額比重其實一直在下滑。


再考慮到京東本季度GMV的下滑,3C品類的交易額絕對值已經出現了環比下降,從上個季度的830億元下滑到本季度的773億元。


而根據財報顯示,相比去年同期增長42%,第三季度3C產品交易額則同比增長36%。


這意味着,京東3C業務交易額不僅環比出現下降,同比增長也在放緩,早前天貓和蘇寧聯合京東3C業務的戰略看上去已經有所成效,京東的3C品類受到了競爭對手不小的衝擊。

我們要知道3C一直是京東最為重要的品類,京東之所以能在今天的電商行業擁有現在的地位,除了既有的物流優勢之外,京東3C正品的用户印象可以説功不可沒。


對京東來説,3C品類不僅是GMV和收入的保證,更加是重要的流量來源,是京東電商帝國的根基所在。


所以在非3C品類迎來喜人發展時,其實關於3C品類如何確保增長,並不被競爭對手擠壓,可能是接下來需要考慮的問題。


2、商超品類大戰,可能還將是一個長期投入過程

京東CFO黃宣德電話會議中表示,「1號店第三季度在第三方平台業務上營收貢獻非常小......為了支持1號店上面的商品促銷活動,我們在第三季度投入了近3.3億元人民幣,此外我們預計第四季度與1號店相關的投入將達到6.6億元人民幣」。

對於京東來説,雖然放下了京東金融的沉重包袱,但隨着商超領域的持續投入,這對京東未來一年內的財務數據無疑將會產生越來越重要的影響。

眼下中國零售市場最大的幾個品類是:服飾、3C、家電、食品和日用消費品。而關於中國電商重要參與者之間的較量,某種程度上也變成了京東和天貓之間的較量。


京東在3C品類上佔據優勢,而天貓則強在服飾、美粧等非標用品上,雙方都擁有屬於自身的護城河。


在中國企業家雜誌不久前《劉強東鐵腕控局,京東能否實現“第四極”突圍?》的一文中,曾對兩大平台的模式進行了簡單的總結:


京東擅長做標準品,以大批量採購降低成本,提高利潤;而天貓擅長做非標品,有百萬商户入駐打造海量SKU,有超大流量的購物廣場。



正是基於平台基因的不同,京東在進入非標品服飾自營領域時,選擇了男裝領域作為突破口,比起女性服飾,男裝更加容易標準化。


而天貓在進軍3C領域時,則不得不選擇和蘇寧走在一起,以彌補自身無法對3C產品質量把控的缺失。


而雙方目的其實出奇一致,都是希望能夠攻入對方強勢區域,然後加強自身平台的競爭力。


從雙方的消費羣體構成來看,京東的男性用户居多,天貓的女性用户居多,這導致天貓用户的購物頻次要遠高於京東用户。


這是京東常常被詬病的地方,因為有着更高的購物頻次,也意味着更高可能性的消費。


但從整個品類佔領來看,服飾和3C電商市場格局其實已經相對穩定,誰也無法奈何對方。


京東想要拉攏更多女性用户,從服飾突破的可能性已經很低,天貓想要完成對京東3C的超越也非易事。


所以消費品、食品和生鮮這些未成定局的超市品類則成為了雙方角逐的最重要戰場。尤其在流量稀缺的今天,電商平台都需要擴充流量來源,消費品則會是最好的引流工具。


不過對京東來説,在線商超業務的發展還有另一層含義,這將有助於改善京東的用户構成。


不久前,京東曾宣佈將在3個月內投入10億元到1號店,開啟價格戰全面對標天貓超市,而天貓則針鋒相對的推出“雙20億”補貼計劃。


京東和天貓之間,未來就在線商超領域還將有着一場更為慘烈的血戰。


最終戰局將會決定着兩家平台未來能走多遠。


3、金融業務剝離,長期來看對京東或有重要影響

對本季度的京東來説,最大的改變可能就是金融業務的剝離。劉強東曾在多個公開場合下表示,「金融和技術兩塊業務將會是京東的未來。」很顯然此時被剝離出去一定程度上體現出了京東的急迫和無奈,京東金融最大的競爭對手螞蟻金服已將IPO擺上日程。

一旦對方成功IPO,這勢必對高速發展且急需融資的京東金融來説不是利好消息。

京東金融為何要剝離出去?


一位接近京東金融的風投界人士表示「在中國的政策環境下,金融業始終是一個重監管行業,尤其是新興的互聯網金融領域,政府正在一步步加強監管,而不管法律規定如何,純內資背景的企業肯定還是要比混血企業能夠謀求更多的政策便利。」


而京東方面則印證了這個看法,「此次重組的主要目的是將京東金融轉型為只有中國投資者作為股東的企業,以便在中國開展某些需要政府許可的金融服務業務,並更好地利用中國資本市場的資金。」

對於京東金融剝離出去對整個京東金融集團的影響其實會有兩種解讀:


1)對看好京東金融未來發展的投資者來説,所謂重組其實就是相當於把京東金融進行了私有化,未來他們將沒有機會享受京東金融大部分潛在的增值機會,而這很顯然不符合他們的利益。

2)對不看好京東金融的投資者來説,京東終於卸下了京東金融這塊包袱,從而得以將重心放在物流和電商的發展上來。



剝離京東金融後,京東股價迎來暴漲。從眼下資本市場的態度來看,後者可能佔據絕大多數。

其實從長遠發展來看,京東金融應該拆分出去,畢竟如果只是一味寄生於京東的電商場景,那麼勢必會受到很大侷限。而正如上文所説,金融行業面對的監管問題也會是京東無法逾越的鴻溝。


但就目前而言,京東金融的拆分無疑有點過於着急了。

「我們只是支付比別人晚。這10年的時間,我錯過的就是支付,京東的支付沒有變成老百姓用的最多的支付工具。支付能給消費者帶來一個便利,但是不會成為一個有千億利潤的業務,畢竟是基礎業務。」劉強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了京東在發展金融業務時的無奈。

要知道支付作為最基礎的業務,雖然不會成為千億利潤的市場,但支付卻是撬動用户資金最便捷的入口,此外支付所帶來金融場景延伸天然就具備極強的互聯網金融屬性。


對京東金融來説,雖然業務已遍佈多個領域,但目前主要能夠依賴的仍然還是京東的電商場景。


在京東金融從京東剝離出去之後,京東金融的整體發展勢必會受到一些影響,這對仍處於發展中的京東金融來説會是一個難題。

而在剝離金融業務之後,劉強東眼中京東的未來將可能主要着力於技術。眼下電商平台通過技術變現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雲計算和大數據,亞馬遜於來自AWS服務已經佔到運營利潤總額56%的水平,這使得這家長期處於虧損狀態的平台扭虧為盈並保持淨利潤的高速增長。


而阿里最新一季度財報則顯示,雲計算業務收入上則連續第六個季度實現三位數增長,並已達到14.93億元的歷史新高。


對比來看,京東的雲計算還處於起步階段。


就未來發展來看,劉強東曾表示「京東集團未來3到5年內要至少再打造2家以上上市公司」,在金融業務拆分出來後,對京東最大的利好消息就是中通、順豐等物流企業的集中上市,這也給京東的未來描繪出了一個新的場景,那就是將只用來服務京東自營的物流拆分出來選擇上市,並最終發展成為一家社會化物流企業。


不過存在的疑慮就是物流被拆分出來後,京東電商業務的用户體驗可能又會受到影響。


總體來説,京東股價在一個最好的節點獲得了暴增,但未來一年很可能會迎來波動期。


3C核心品類能否固守優勢?商超大戰能否贏得勝利?雲計算能否成新營收來源?這些都是京東財報留給我們需要解答的問題。


文章的最後,順便説一下,京東所倡導的自營品質生活,現在網易嚴選貌似正在迎頭趕上。

微信公眾號:太保亂談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