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北京!暨虎嗅搬遷通知

虎嗅網2017-04-02 15:07:13


到今天為止,虎嗅已經連續虧損15個月了。

 
這並不是個出人意料的消息,因為業界以往解讀虎嗅財務信息的速度與深度,已經堪比對於市值十億獨角獸公司的關注。身為一家被評為“商業模式單一、理財能力欠缺、虧損同比放大”的新三板公司,我們有理由主動公佈這一消息,以節省部分業界同仁的時間與精力。
 
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糟的?
 
我們想了想,很可能是從虎嗅不受歡迎開始的——
 
是啊,近5年間至少有上百名從虎嗅平台走出來的寫作者,成為商業品牌與傳播機構的座上賓。與此同時,虎嗅的記者卻已經被列入數家互聯網巨頭的灰名單,有時甚至連通稿都拿不到。
 
曾聽説某公司在制訂發佈會媒體邀請名單時,虎嗅被專門剔除出去,理由是“該媒體可控性差”;還有家公司在籌備CEO訪談時準備約虎嗅記者,被公關供應商攔下,“考慮考慮,真的要找虎嗅嗎?”很多時候,公司想要通過虎嗅發佈某個他們認為的重大消息,但想來想去,為了確保第一落點的安全,還是將通發稿件第一時間先發給別的媒體。
 
而比得罪巨頭更嚴重的是,虎嗅還極其欠缺討好受眾的能力。在這個不是靠機器、算法、人工智能驅動都不好意思説自己跟互聯網沾邊的年代,虎嗅的內容,還是通過編輯與作者,一個字一個字碼出來、一篇一篇審核與發佈出來。可謂原始而笨拙。

同時,在“如何快速做大微信公號粉絲量”成為顯學的當下,虎嗅固執地拒絕讓自己變成一家生產情緒的平台,不可避免地對內容傳播性造成傷害。現實大家都知道,“內容生產者”無論從流量還是收入上,都被“情緒生產者”全面吊打。

除此之外,雪上加霜的是,直到現在,虎嗅都拒絕跟金主合作不標註“廣告”、“推廣”等特殊字樣的商業植入性內容,因此特別不招金主待見,微信公號徒然擁有百萬關注者。

這一切當然不是誰的錯,只能説虎嗅在“嚴肅媒體”這個詞已經等同於罵人的時代,依然不賣白粉賣白菜,並淪落為各類信息流產品的內容代工廠,實在是有些活該。
 
是啊,時代滾滾向前,掉隊者的身影多少有些自怨自艾。自虎嗅2014年入駐北京市東城區77文創園以來,伴隨着擠爆了預約名單的奢侈品、手遊、影視發佈會,以及楊冪、李宇春們的身影,至今租金也上浮了近60%。當然這與周邊住房的價格上漲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美術館后街三年間平均房價漲了近99%。
 
三年前虎嗅員工還足以支付在半小時通勤範圍內租住一居室的費用,而如今即便選擇合租也並不令人輕鬆,而這一切還基於虎嗅整體薪酬支出平均每年增加50%的基礎上。總有人説媒體是“偏向浪漫主義的精英行業”,可是我們看了下北京市政府發佈的規定,虎嗅這樣的公司似乎更符合“應外遷低端產業”的定義。
 
虎嗅樓下的咖啡館距離廣場真的只有三個街區,可是我們與這個行業、這座城市的經濟脈搏之間恐怕也有霓虹燈到月亮的距離。
 
於是這個決定做得並不艱難:本月起,虎嗅將暫別北京。
 
這個城市依然是媒體中心,可是這個城市最有錢的公司要麼在努力用機器人代替媒體人,要麼用廣告費拉攏媒體人,要麼把媒體人挖過去當公關。這個城市依然是內容創業的中心,可是最成功的內容創業者要麼熱衷於在標題中使用“傻逼”,要麼可以教別人“如何一小時建立受用終身的XX系統”,要麼熟練於在每一波平台紅利期“做號”。
 
《論語》説,“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我們出京打打游擊,又何妨?煙花三月下江南,或許又是一番新風景。
 
感謝過去近5年以來,各位朋友對虎嗅的支持與關注。縱然此去遙遠,但虎嗅依然會致力於為用户創造獲取商業資訊的、更有效率的體驗。我們不認為現有的機器與算法足夠明智到可把真正有質量的內容推送給我們尊敬的用户,所以我們當下仍然會用人眼識別人腦判斷方式一篇篇審核與發佈文章,但同時,我們可以與用户直接對話的商業資訊服務機器人正在持續研發中(有心者可以下載虎嗅APP,關注它未來三個月到一年的變化)——不要以為北京才有足夠好的IT研發人才。據瞭解,這幾年,有大量單純而聰明的程序員投奔了、或就是“回到”成都,在那安家樂業,體面巴適。四川,正是虎嗅創始人的故鄉。有什麼必要,一定要帶着同主要為外地人的團隊在北京跟高昂挺拔的房價與揮之不去的霧霾耗着呢?

當然,還不一定是成都,我們還在物色與比較中。當我們確定下來最終落腳之處時,會第一時間告訴大家。
 
再次感謝,祝大家節日快樂。
 
逃。

閲讀原文

TAGS:虎嗅媒體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