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卵風險大!大學生賣卵賣到虛脱

醫學界2017-03-30 08:49:38

編者按:近日,一則【大學生賣卵20顆獲25000元報酬:取完都虛脱了】微博引發了網友的廣泛關注,有沒有傷害?還是如一名網友留言的那樣“跟賣血性質差不多?”如果你知道了取卵的具體操作流程,相信心中必然有另外一番判斷。



作者 | 熊坨坨

來源 | 青年健康新視點


大學生賣卵20顆獲25000元報酬,醫生卻評論這是“拿生命冒險”。


先看新聞視頻——





其實捐精,很多人都知道,但捐卵是怎麼回事,大家就不甚瞭解了,還有人認為“捐卵不是和捐精差不多的嗎?”呵呵,差別還真是大了去了,兩者從技術和安全角度來説完全不一樣!


取卵到底是什麼樣一種操作?


我們公眾能夠接觸到的關於取卵手術的信息其實蠻模糊的。如果你去搜索引擎裏找,除了搜出來的有償捐卵機構,看起來稍微靠譜一點的捐卵信息都是一副“嗨呀你懂的我就不詳細描述了”的語氣,也不講得透徹一點。


有些可能是故意的語焉不詳,甚至在示意圖方面也避重就輕,不告訴你這是一個有創的操作。


取卵手術的全稱叫做“超聲引導下經陰道卵巢穿刺取卵術”,在面向大眾的一些關於“卵子捐獻”知識的頁面上,它一般是這樣描述的——


或者是這樣——



嗨呀,簡直是又快又好對不對!當天做手術,當天就上班,看起來比擼一發捐精也沒麻煩多少啊?


有些網站還頗“有良心”的配了這樣的示意圖——



這個圖還是蠻有迷惑性的,陰道超聲(白色的那個棒狀物)容易被看成所謂的取卵針,而它的位置也處在陰道當中,看起來並沒有“刺穿”陰道。即使認真的發現了圖上的取卵針,由於採用的視角問題,這根針到底是從哪裏穿刺到卵巢的也不容易辨識。


這個角度的示意圖不止這一版,可以説是利用大眾的解剖學知識盲區了。當然,也不是沒有老實的示意圖,比如下面這張——



白色的這個是陰道超聲,它右邊的這個才是穿刺針。穿刺針從陰道壁上穿破一個洞(陰道和子宮頸位置可沒有天生長一個洞讓它穿過去),一直伸到卵巢,刺進卵巢,進去吸取卵子。


穿刺針長下面這樣——




之所以詳細的解釋一下這個“穿刺”的問題,是因為一般在你能找到的描述裏,都沒有告訴你你的陰道要被刺穿,你的卵巢也要被刺穿,描述只有“用針抽出卵子”而已。這甚至導致一些人認為取卵是採用軟管通過輸卵管去卵巢裏吸取卵子,這是一種完全的誤解。


那麼,僅僅是取卵這個操作,會產生哪些當即就可能面對的風險呢?我們可以看一張來自某三甲醫院的“超聲引導下經陰道卵巢穿刺取卵術”知情同意書的相關內容——



如果你不知道這個操作到底是怎麼個穿刺法,大概對手術風險當中的“手術部位出血”、“手術過程中損傷大血管或者其他臟器”感覺有點不能理解其發生原理吧……


由於女性的生殖器長在身體內部,很多人可能還是無法直觀的體驗這個操作是什麼情況。


我們可以直觀一點,這個取卵術如果要類比一下放在男性身上,那麼大概就是,用一根上面貼圖的那種鋼針,斜穿進陰莖當中,再從陰莖壁斜刺出來,然後扎進睾丸裏抽出精子……


還有哦,即使我們用了看起來好像很痛的這個類比,但還是沒法完全的展示其風險程度的——因為男性的這部分生殖器官在體外,這麼一針穿下來,誤傷到其他器官的機率是遠小於女性的(比如説從前面一針誤扎到前列腺還是蠻難的)。


當然咯,現實中捐精根本不需要這樣的連環穿刺,也不需要提前使用激素刺激精子生成。用自然渠道射精就可以了……


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徵


上次説到代孕問題的時候,我們提了一下捐卵的女生們要面對的這個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徵(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syndrome,OHSS)風險。


這個風險是早於上面那個穿刺手術風險出現的。因為卵子不像精子,有事沒事都有一大堆倉儲。我們日常狀態下的可用卵子儲備遠遠達不到捐卵取卵的需要,所以需要用藥進行促排。會出現的症狀我們在上一篇文章當中系統的説了,這次來看個具體的案例。


正好STAT網站之前刊登了一篇文章討論捐卵對女性的遠期危害的問題,其中舉了這樣一個例子——


2014年,一位叫Catherine Fonseca的26歲女性決定進行卵子捐贈。在進入捐贈流程之後的頭幾個禮拜,她都必須注射激素來促進自己的卵巢排卵,在注射激素的第十天,她的腹部腫到了根本沒辦法穿褲子的地步。



她以為,在完成上面描述過的那種超聲引導穿刺取卵操作之後,這種腫脹會消失,她也不用再打針了。


做完手術,護士給了她一些泰諾和可待因,就讓她回家了。


結果幾個小時後,她又被送回醫院,這回是進了急診。她日常的腰圍是28英寸(71釐米左右),現在卻暴增到41英寸(104.14釐米)。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般來説,女性的卵巢只有核桃大小,她的卵巢這會兒腫到了柚子那麼大,已經把其他器官都擠得移位了。



之前的促排卵手段使得她的雌激素水平高到爆炸,毛細血管通透性發生了改變,腹腔出現腹水(在公開的中文信息裏,有信息提供者描述OHSS腹水“常見且不需要擔心只要少喝點水就好”……呵呵)。而這些問題又導致她血液粘稠度增高,發生血栓的風險增高,並且心臟處於負擔過大過載的狀態。


這就是OHSS的一種表現。有輕些的,也有更重的,最嚴重的OHSS可以導致死亡。


對Fonseca來説,她花了6個月才能開始慢慢變回正常狀態。而且她還説,OHSS結束之後,她開始遭遇其他的疾病問題:卵巢囊腫,宮頸腫瘤,超重25磅(11公斤左右),最近還被診斷出得了子宮內膜異位症。


被湮沒在背景中的捐卵人



STAT的這篇報道指出,卵子捐獻的長期傷害根本沒有被研究過。那些去捐卵的女孩子大多正直大好年華,拿到的知情同意書上,只會告訴她們促排卵的刺激會帶來一些短期的副作用,至於長期影響,卻從未提及。

(STAT的報道)


那是因為根本沒人知道長期的危害到底有哪些。


文章分析,發生這樣的事,主要的原因在於,醫生也好,相關的醫學研究者也好,他們的重點在於那些需要生孩子的人,捐卵者是健康的年輕人,她們無法得到和生育困難的患者一樣的關注,就這樣默默的消失在了背景之中……


從另一個層面來説,由於卵子捐獻的倫理需求,捐卵者本身也是一個不容易被院方長期追蹤的羣體。


其實這篇文章描述的問題,在我們國家也一樣存在。同樣是人體組織器官的捐贈,相比被妖魔化的獻骨髓甚至獻血,卵子捐獻帶來的健康風險卻被有意無意的輕描淡寫,甚至完全被淹沒在生不出孩子的痛苦喧譁聲之中……



參考文獻:

[1]statnews

[2]呂淑蘭,卵細胞及胚胎捐贈準則



更多精彩文章



版權申明 | 本文轉載 歡迎轉發朋友圈

投稿郵箱 |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 | 021-58545118



過往的君子給我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