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開了家頂級醫療診所,診費12000元起!

醫學界2017-03-24 05:37:54

台灣有很多各種類型的小診所,總計多達2萬3千多家,收費一般50台幣到幾百台幣,還有健保支持,看病算事很方便。最近台灣開了家診費過萬的診所,它是怎麼定位的,背景如何,市場如何?對大陸的“高端”診所有哪些借鑑意義?今天《診鎖界》給大家就分享這個診所的一些基本情況。



作者 | Mr.2

來源 | “診鎖界”微信號(ID:ch_chainclinic)


3月20日,據台灣媒體報道,前台大醫院長李源德院長號召台灣內10多名資深教授、30多名中生代醫師,籌設「醫者診所」,自費,不看健保,想找資深教授診看診,光掛號費至少12000元起,一個診次只看三至六人(一上午或一下午)。院長劉人鳳表示,診所提供教授門診及專家門診,前者以提供患者第二意見、重大醫療決策建議為主,後者則是一般看診。這樣的定位,你怎麼看?


診所一些基本情況


哪些人在坐診?



備註:

1坪等於3.3057平方米,即該診所的面積325平米

1元人民幣=4.4新台幣


再看下台灣各大醫院的特診掛號費用:



平均約:350元人民幣


醫者診所看特色是,會明白告訴患者該做哪些檢查,什麼都可以談,提供個人化醫療服務,讓病人瞭解所有選擇後,再做出最好的醫療抉擇。診所也強調「real time」,問診後立即做檢查。劉人鳳指出,不論腫瘤指標、甲狀腺功能或荷爾蒙等檢測,都能30、40分鐘內就得知結果,患者不用等下次回診。



VIP看診過程從抵達停車廠開始


到底12,000元的教授診提供哪些服務呢?醫者診所表示,頂級VIP客人至世貿大樓地下停車場,專屬醫護人員陪同搭乘電梯,抵達診所,安排專屬通道,直接進入診間。除了問診之外,批價、刷卡收費,均在診間完成,連藥袋也是由藥師親自送至診間,解説用藥細節。


患者透過大熒幕看到自己心跳狀況,甚至聽到心跳聲音,不管在規律用藥或是改善生活習慣上,病患服從性會更高。



若需開刀仍得轉回健保體系


在自費的特別門診,病患及家屬除了可跟醫師閒談,瞭解疾病,擬定治療策略之外,教授擁有豐沛的人脈,協助轉診,幫病患找到合適的醫師,完成後續手術、治療。



擺脱健保體系的束縛


萬芳醫院外科部副主任李紹榕指出,在健保制度下,醫療專業受到嚴格限制,例如為了避免醫療糾紛或遭投訴,在健保門診時,幾乎不太會建議患者自費檢查。例如「保栓通」是常見的預防血栓用藥,但其對三分之一的患者有效,國外建議患者服用前應先自費檢測,評估服用後的效果;但在台灣,大部分醫師怕麻煩,幾乎都是直接開藥。


台大醫院醫院前院長李源德説,當醫師最難過的事,莫過於可幫病人早期發現疾病,卻礙於種種功限制,而未能發現,「以前想做、應該做的事,退休後終於有機會試試。」每個患者至少有半小時至一小時的看診時間,且一次解決看診、檢查、分析報告,如果在台大醫院,可能得去三趟才有辦法完成。


台大醫院醫院前院長李源德


他説,如以每個診次患者六十人計算,早診三小時,一個小時就得看二十人,平均一個病人只看三分鐘,沒有時間跟病人好好討論病情。此外,醫師擔心遭健保核查,在幫病人安排檢查及篩檢時,常覺絆手絆腳,影響專業醫療自主。李源德以心血管疾病患者為例説,心血管硬化代表腦血管也有七成機率有問題,四肢周圍血管也可能病變,依現有健保制度,不能管太多。


醫者診所離開健保體系,採取自費模式,劉人鳳坦言,對台灣內醫療院所來説,健保就像是奶媽,醫者診所脱離健保,「斷奶的過程程相當痛苦」,一開始非常茫然。但現行健保制度是在在無法滿足許多人需求,他們才決定創辦醫者診所。



開業前的醫師「矛與盾的對決」的訓練:


台灣不少醫院都會安排假病人來訓練醫師能耐,日前醫者診所也請來號稱第一名的假病人與名醫互動,上演日本綜藝節目常見的「矛與盾的對決」。劉人鳳説,當時假病人儘管演得逼真,教授卻沒有上當,反而幫自認為健康的假病人找到真正問題。


不同的聲音:


反面:健保「搭售」,大吃健保的豆腐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指出,台灣醫療發展呈現M型化、兩極化,這並非好現象,至於看一次名醫,得花一萬多元,滕西華認為,這根本是健保「搭售」,大吃健保的豆腐。他指出,一旦名醫認為病人必須開刀,診所不能執行手術,仍須將病患轉介至醫學中心,最後還是回到健保體系。台灣健保花了20年才讓民眾可以看得起病,但現在一羣名醫和教授相繼走入自費的頂級醫療市場,似乎就是在用行動告訴醫學院的學生,行醫是為了要獲利、賺錢。


正面:醫德的有無等於償付出


台灣張璽醫生的觀點:


目前健保的體制下,民眾就醫的自由度可謂全世界最高。在日本,如果沒有介紹信,不可能走進大學醫院就能掛號看診。反過來説,民眾也習慣先從基層診所或是地區(專科)醫院開始看起。但是在台灣,往往會遇到將極端案例列入風險考量的狀況,再加上去醫學中心的門檻並沒有非常高,因此醫學中心的教授門診每天都像“週年慶”。


在日本,不只是提高價碼而已,而是當醫療方覺得得是越級就診時,直接予以不受理。但是迴歸人性面,在負擔的起且可獲得的狀況下,人們會追求讓自己最安心的醫治,這是很合理的。因此在日本就也有過女明星鬆島菜菜子懷孕生產時,直接包下整棟婦產科病院的事情,這也沒有特別招致批評。


主要的因素是:


  • 暫時性的包下一家婦產科病院,對於大醫院環境的其他民眾就醫資源並沒有明顯的影響。


  • 完全自費,並不是靠者台灣保險給付實現自己超乎常理的需求。


同樣的理由,我也會這麼看待這家診所的。


  • 這些權威教授們其實都幾乎是退休教授,在台灣醫療界不是第一線主力,他們出來看診並不會損害病患就醫的權利。(因為教授們退休了,病人本來就看不到他們。)


  • 招致批評的「吃健保豆腐」,如果以同樣的邏輯概念(教授看診重大疾病須轉診以健保至醫院就診)來看,那自費做健檢篩查出疾病(以健保)就診、在國外檢查出疾病回台灣(以健保)就診不也是一樣的概念嗎?為什麼同樣的情況卻沒有同樣的評論呢?


再來,讓這些權威教授所提供的醫療迴歸市場機制,往正面的方向看,也提供一個留住台灣高端醫療人才的契機。專業的能力價值被肯定的時候,才有可能留下厲害的人才。原本我還沒有太多感覺,聽我太太描述才知道她有不少同學、前後轉戰大陸或是新加坡。最近她甚至杞人憂天的問我「你要不要回日本執業?這樣至少台灣缺原廠藥或醫材的時候,還可以從你這裏弄到。」我想是最近那個B肝疫苗缺貨的新聞赫着她了。


在台灣,很奇怪的是,醫德似乎一定得要無常付出。台灣人崇尚「吃苦」的精神在醫德領域發揮的淋漓盡至。可是這樣是違反人性的,這樣的要求也是不切實際的。我當然樂於助人,但是我堅持「行有餘力,則以助人」。最棒的例子就是我太太的好友禾馨金城武,他雖然經營着以尊榮著稱的診所,可是他行醫之餘,會排出時間進行醫療資源缺乏的東部地區的義診,這樣的模式我相當欣賞,既可兼顧醫者初衷,又不致於違反人性。對我來説,這才是醫德的體現。


迴歸原本的問題,那家頂級診所唯一的小瑕疵,就是當權威大老們想把手上的病人轉給(在醫學中心的)後背,是否有插隊或是佔牀的嫌疑?但這項懷疑不但難以證實,而且大醫院牀位爭奪戰早就在上演了,也不太可能會有下檔的一天吧。


《診鎖界》觀:


這些大牛們在體制內呆了一輩子,退休後仍開始幹自己想幹的事,實現自己的“診所夢”,難得!


對於幾乎於北京協和醫院這樣的前院長這樣的身份出來做這個事情,他們到了這個階段,這個年齡,應該已經不差錢,也沒太多其它慾望,而把晚年算是“創業”來渡過,放在這種模式的探索,敬佩!


診費,資深教授約人民幣2750元,專家的診費680元-900元人民幣,減去反覆求醫、連續複診等綜合價值,以台灣的經濟發展水平來講是不貴的。和北京、新加坡、香港等私人診所的行業知名專家比較起來,可能還稍微便宜一點,跟美國的普通門診費用差不多。


對於開診所來講,定這樣的診費,必須由行業頂級專家開診,定位專科,看疑難雜症,才可能活下去。因為這些專家是非常稀缺的“資源”,他們是行業的權威,可以自帶流量。北京就有一家協和專家出來開的診所,診費是超過醫者診所的,她的診所病人數仍是很多的。沒有這麼大牌醫生時,也可就主要定位服務給保險人羣,讓保險公司的付費。


診費定這麼高,是一種權威醫生高價值的體現,是為少數人服務的,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醫生賺錢並不可恥,關鍵是要把“活”幹好!某種程度也是鼓勵更多優秀的人才去學醫。


台灣的整體醫療環境和大陸目前其實差不了多少,也面臨着很多同樣的問題,只是其在全民健保體系建設完成的較早,社會辦醫環境更加成熟。


這個即將正式開業的醫者診所到底會發展的怎樣,我們會保持密切關注。


好了,看了這麼多別人講的,各位界友有什麼觀點,歡迎留言討論!


診鎖界,專注新型診所的諮詢媒體


本文部分信息:來自聯合晚報


更多精彩文章



版權申明 | 本文轉載 歡迎轉發朋友圈

投稿郵箱 |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 | 021-58545118



過往的君子給我贊~

閲讀原文

TAGS:健保體系診鎖界台灣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