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最好的朋友屏蔽了朋友圈

有書2017-03-15 13:43:48


文 | 初小軌 ·  | 楊楊


昨天一個同學很沮喪地跟我説,她突然發現自己被最好的朋友了朋友圈。


她説,你知道嘛,這感覺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噁心,我真得沒有曬娃沒有賣面膜沒有秀恩愛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惹到她了,就被她屏蔽了,不是我玻璃心,是真得太傷人了。


為什麼明明你感覺沒任何問題的好朋友,會突然要屏蔽你朋友圈?



前段時間,我也被一個朋友屏蔽掉了。至於她什麼時候屏蔽我的,我全然不知。


這個朋友跟我之間有不少共同的好友,聽她説目前從事模特工作,事業攀升,小有名氣,也有了自己的經紀人。


那天我們共同的朋友H姑娘跑到我家來玩,當時我在廚房洗菜,她突然蹦蹦跳跳地舉着手機跑到我身邊説:“軌,你快看,葉子(為保護隱私,瞎起的)現在變化可真大,太拼了,整張臉估計都動過了吧。”


我扭過腦袋來看了一眼,發現H姑娘的朋友圈裏全是她白花花的大長腿和海邊比基尼照,先是一驚,之後隨口説了一句,她最近開始活躍了呀。


H姑娘心直口快:“什麼叫最近,她一直都很活躍啊,每一條狀態下邊,都是清一色的跪舔點贊,女神大明星般的存在啊。”



我半晌沒説話,拿起手機,點開她的頭像,果然只看到了一條黑槓,苦笑一聲,把手機揣進褲兜。


H姑娘顯然察覺到了其中的微妙,頓了頓説:“她不會屏蔽你了吧?為啥啊,你們認識的比我跟她認識的還早呢,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是不是你倆鬧矛盾了?”


我哈哈大笑,説:“完全沒有,只是英雄怕見老街坊。


一個人屏蔽你卻不刪掉你,有時候不需要你非得做錯什麼,只是因為對方現階段的狀態不適合你觀看。


你自以為人畜無害的存在,有時候會被對方理解成一種威脅性的偷窺。



我一個小姐妹之前認識了一個印象不錯的相親男,但一回來,她就發飆了。


原因是對方剛加了她好友,竟然就把她給屏蔽了。


她氣得直跺腳:“這男的到底什麼鬼?他自己主動要加我好友,加了就屏蔽我,要麼你別加,加了你就別怕啊,整這一出膈應誰呢!”


我説:“人家興許還有個未完待續的女朋友不方便給你看見吶。


你中意的異性突然屏蔽了你朋友圈,你暗戀的男神,他的狀態突然不再對你可見,你曖昧的姑娘突然不再給你點贊,沒有那麼多為什麼,千萬別較勁。



《環形使者》裏有句這樣的台詞:似乎大家都是這樣,自命不凡,卻無足輕重。


一個人屏蔽你,一定不會是因為手誤,所以千萬不要去興師問罪自找沒趣,你只是在他心裏沒有那麼重要。


異性屏蔽你,通常只是因為對方需要對你有所隱瞞。


有些關係,只有保持距離才能好好相處,一旦強行觀看,必然相互折磨。



有一天你坐在沙發上擺弄手機,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頭像。你長歎一聲,哎,好久沒跟某某聯繫了,也不知道他最近過得怎樣了。


於是點開他的朋友圈,一道黑槓。


咦?不可能,一定是家裏的網不好,趕緊去重啟路由器。


刷新一下還是不行,一定是微信出bug了,趕緊退出來重新登錄一下。


還是不行,是不是手機欠費了,趕緊充上一百。


排除了無數可能後,你顫顫巍巍地再次點開他的朋友圈,還是一道無情的黑槓。


嚶嚶嚶,我幹什麼了,你要屏蔽我?


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後,繼而心痛,繼而失落。



趕緊發了一條“在嗎”給他,呀,沒有彈出來“對方還不是你的好友”,也沒有彈出來“對方拒絕接收你的消息”,趕緊撤回。


於是心中一陣狂喜,長舒一口氣,還好他沒有刪除我也沒有拉黑我。


傻瓜。


你知道朋友圈裏用來屏蔽你的那道黑槓是什麼意思嗎?


朋友圈屏蔽你的那條黑線,是分割線,也是一道坎。


朋友圈終究還是個圈,有人被請進來,就有人被請出去。


總有一天,每個人都會重新定義自己的朋友圈。


屏蔽你的那條黑線,就是你被定義在對方朋友圈之外的分割線。


不拉黑不刪好友,不是捨不得走,只是想用時間殺死尷尬的狗。



那些對我們無關緊要的人,即便屏蔽了我們,我們都不一定能發現,而那些能夠傷害到我們的屏蔽,往往來自於在我們心中很有分量的人。


人與人之間的交際判斷,常常有一些微妙的認定誤差,你把她放到二環以裏,她卻把你排在五環以外,沒什麼公平可言。


我們會屏蔽別人,也在被別人屏蔽。


屏蔽我們的人,也不見得對我們有多大成見,他可能只是希望給生活做做減法,讓自己活得少些負擔。



我們之所以耿耿於懷,有時也不一定是因為對方對我們真有多重要,只是那些先屏蔽在先的人,就像是有人對我們先提了分手、先説了再見,自然心不甘。


昨日我們言笑晏晏、交談甚歡,今天難免就要各奔前程、再見不見。


不要怨世事涼薄,誰又不是誰的過客。


《天使愛美麗》裏説,最深和最重的愛,必須和時日一起成長。


那些不能與我們一起成長的情情愛愛,屏蔽而不刪,半死不活不如來個痛快。


他日若能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當下若不能平等相待,那我們就此別過一笑泯然。


所以,那些屏蔽我的星標朋友,請恕我先刪為敬。


者:初小軌,山東水瓶女一枚,小説、隨筆作者,新書正在熱賣中。文章來源公號“好姑娘”(ID:moixiaogui,微博:@初小軌。

主播:楊楊,電台主播,荔枝fm:向日葵的故事,公眾號:向日葵的故事(ID:nihaoxrk)微博@主播楊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