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6K機長首次披露:在西太平洋遭外機包圍挑釁 對方掀機翼秀導彈

央視新聞2017-02-14 07:23:49

2016年7月15日,發佈了一張頗具爆炸力的照片:一架塗裝中國空軍標誌的轟-6K飛機,正在飛越黃巖島上空。照片記錄了中國空軍南海戰巡的瞬間,標誌着中國軍隊有能力對南海實現有效管控。

這張照片的拍攝者名叫,是空軍航空兵某團參謀長、特級飛行員。央視記者專訪劉鋭,首次講述他駕駛“戰神”轟-6K在西太平洋時,遭遇外機包圍的驚險故事。

△面對面:《劉鋭:“戰神”故事》

“公海你們能去,我們也能去”

劉鋭今年38歲 ,從小在一個軍用機場旁長大,飛行夢就此萌芽,高中畢業後考入了長春飛行學院。2010年,他被選定成為轟-6K的首批飛行員,之後又成為轟-6K首批機長、教員。

劉鋭駕駛的轟-6K,有着“戰神”之稱,是我國自主研發的第一代中遠程轟炸機。轟-6K的看家本領是長途奔襲和遠程精確打擊,最大航程數千公里,飛行速度快,飛行時間長,這意味着“戰神”的駕馭者們,也要具備超強的耐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質。

2015年3月30日,在很多人眼中是註定載入中國空軍史冊一天。這一天,劉鋭和戰友駕駛轟-6K飛躍巴士海峽,首次奔赴西太平洋開展遠海訓練。

記者:那一次任務,你們的目標是什麼?

劉鋭:是公海。公海既然你們能去,我們作為這麼一個大國,我們為什麼不能去?我覺得這就是我們國家的發展利益。

記者:但是劉鋭,雖然是公海,卻是別的國家長期的利益存在所在地,你們要帶着一種什麼心態出去?

劉鋭:我們要突破它,首先你要有底氣,我們的底氣從哪兒來,就是從我們的實力上來。

“戰神“遭遇外軍飛機抵近包圍 最近時不到10米

當天,劉鋭和戰友駕駛兩架轟-5K戰機編組遠赴西太平洋遠海訓練。當他們第一次出現在西太平洋這片陌生海域時,外軍的飛機迅速圍了過來。

記者:包圍了你的飛機,還是把這個編組都包圍了?

劉鋭:當時我們是兩架飛機,但是有一定間隔,我們團長是第一架,我在第二架。當時有飛機過去,抵近對團長那一架飛機進行查證。我們這架飛機,也來了兩架飛機,飛得很近。

記者:有多近?

劉鋭:最近的也就是不到10米,貼到我邊上。

記者:你能看得到,那個飛機駕駛艙裏面的飛行員嗎?

劉鋭:臉都能看得清楚。

記者:為什麼這是公海,他們還要查證你是誰?

劉鋭:他覺得他就是主人了,你知道嗎?

記者:這是公海,當他這麼近要查證你的時候,你怎麼反應?

劉鋭:我也對他進行查證,我們也把我們的設備對向他了。對向他以後,我們的飛行方向一度也不能變。為什麼?不是我害怕不能變,我是告訴他,我現在幹什麼,我還要繼續幹什麼。你過來查證,不可能改變我既定的軍事任務。

記者:要表達這麼豐富內容的東西,用什麼跟他説?

劉鋭:我們有我們的規矩和原則。空中相遇以後,在什麼樣的間隔距離上該幹什麼。當他達到一個什麼間隔距離,冒犯到我了以後,我會用一種什麼方式迴應,比如語音警告他、驅離他。如果他還不聽勸阻、採取一些比較過激的動作,我們就會採取同樣的反制方法。

記者:有眼神的接觸嗎?

劉鋭:有啊。你盯着我,我盯着你,你瞪着我,我瞪着你。之後他把機翼一掀起來,下面掛着空空導彈,意思就告訴你……

記者:(告訴你)我有什麼。

劉鋭:(告訴你)我是帶了武器來的。

記者:他會冒犯你嗎?你感覺。

劉鋭: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説,我覺得他冒犯我。

記者:他這個動作怎麼冒犯你了?

劉鋭:從我內心來説,我是非常不平靜的,我覺得這是在向我挑釁。但是他也沒有違規,因為確實沒有做危險動作,只是在炫耀而已。那麼,我這次能向你展示出的東西是什麼?我要告訴你,我的任務該怎麼飛,我還怎麼飛。

中國飛行員不為挑釁所動  繼續飛赴指定空域

未知海域,未知態勢,未知空情,劉鋭他們駕駛轟-6k第一次出現在西太平洋上空,並沒有被外軍飛機的挑釁所幹擾,繼續飛赴此次訓練指定的空域。

記者:這種並行持續了多久?

劉鋭:將近有八分鐘。

記者:八分鐘,這八分鐘都發生什麼了?就是這樣?

劉鋭:就是這樣。

記者:它實際上是一種較量。

劉鋭:對峙,兩個人這麼並肩飛行。

記者:最後誰先離開的?

劉鋭:他們先走的。

記者:為什麼他們先走?

劉鋭:一是到了一個識別的邊緣;第二,可能也是一種觀察以後,他覺得適應了,查證任務完成了,就撤離了。

記者:你沒有因為他的存在,改變你的任務方向?

劉鋭:沒有,一絲一毫都沒有。

最終,劉鋭他們按時到達此次遠海訓練指定空域,完成任務順利返航。

中國空軍多次飛往西太平洋 形成常態化

2015年3月30號的這次飛行,被外電評論為“中國空軍具有深遠意義的戰略之舉”,在這之後,中國空軍多型戰機多次飛往西太平洋,進一步錘鍊遠海體系作戰能力,形成了常態化的訓練體系。

記者:第一次去,遇到這樣的所謂查證。你後來再去,他們還會這麼做嗎?

劉鋭:後來他們就遠遠看着了。

記者:什麼叫遠遠地?

劉鋭:從一開始有查證的飛機,後來距離只是能夠目視判斷,後來遠到目視判斷不了了,再往後,只能從我們態勢畫面上看,兩三百公里以外了。尤其是海上和地面的警戒雷達,他們就不像以前那樣全看着你。

記者:他們對我們的這種軍事存在,也已經習以為常了。

劉鋭:已經習以為常。

記者:這種變化意味着什麼?

劉鋭:這種變化意味着我們的實力在飛速提升,到達的區域在逐漸擴大,他們適應這種常態了。

記者:承認這種存在?

劉鋭:對,承認這種實力存在。

現在,無論是中國空軍的南海戰巡,還是西太平洋遠海訓練,都已經實現了常態化。2016年9月,劉鋭再度出航,飛向遠海的距離刷新紀錄,為空軍部隊常態化開展遠海訓練積累了寶貴經驗。

記者:我查閲過一些資料,飛行員尤其是空軍飛行員,危險係數是很高的。甚至在戰爭時期,每一次升空可能都意味着不再回來。

劉鋭:我覺得各行各業都有危險性。我們的工作危險係數肯定很高,但這種危險是可控的。但是如果是戰爭,那就不好説了,因為戰爭畢竟有對抗性在裏面。

記者:你們現在這種日常的戰巡,從心理上的緊張程度來説,是處於一種戰爭狀態嗎?

劉鋭:我覺得不是緊張,而是讓自己有一種隨時保持作戰的狀態。保證這一種心態以後,真的去作戰時,你的心態就更平和。

更多新聞


監製/楊繼紅  主編/李浙 

編輯/孫毛寧

©央視新



為藍天英雄點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