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朋友圈在刷“不想長大”時,他們這樣定義“成功”|資訊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7-02-12 20:26:17



“我們家祖祖輩輩,書,畫,是我們的生存方式和生存狀態,這是對的狀態,就像狼吃肉、羊吃草一樣。”


鏡頭前,CCTV少兒頻道主持人、著名書畫家董浩斜靠在吉利博瑞的後座,若有所思,隨後在書畫間,娓娓而談。



這是吉利旗下中高級座駕—吉利博瑞誠邀四位精英人士拍攝的一條視頻,與董浩一起出鏡的還有:康恩貝集團董事長鬍季強、一點資訊副總裁付繼仁、合潤傳媒集團總經理王一飛。


能看得出視頻的格局被做了精心設計:四位精英人士其實隻字不談博瑞,就圍繞“成功”這個主題,從美學、精益、創新、平衡四個角度,做了平實、精闢、真誠的評論,沒有大話、空話,只有精英們關於生命、工作、生活的真實感悟。


平實、誠懇可能具有最打動人的力量。這條視頻能夠被理解為廣告,但又不是人們習以為常的廣告。它不會直接告訴觀眾,吉利博瑞的設計有多精妙、品質有多好,而是試圖輸出一種價值觀,這種價值觀又來自四位精英人士。在過去,可能只有成功的外國品牌,才有底氣拋開產品甚至品牌,直接與受眾進行價值觀層面的精神接觸,如今,吉利也終於有了這樣的底氣。


在這樣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有企業願意投入資源,來打造和輸出一個主流的、有社會責任感的概念與價值觀,而不是一味追求流量、眼球與關注爆發力,是一樁有社會意義的行動,而不只是營銷策略。就如胡季強説,“從做人的角度講,做人是一輩子的事情,所謂的成功,是做人的成功”;付繼仁説,始終保持一個做到最好,然後追求更高的狀態,才是最重要的。


王一飛説工作和生活要平衡,他喜歡户外,他回憶自己就是要邁開那雙腿,爬上去,跑出去,騎出那一公里……當年輕人沉醉在“鴿子、遠方、姑娘”,當我們的朋友圈在刷屏某些所謂民謠歌手“不願意長大”的牢騷的時候,博瑞在用不迎合的態度,將精英人士自我凝練的人生經驗與正能量的價值觀傾囊而贈。

 




就像董浩説:美是什麼?柏拉圖已經告訴我們了,真實是美。這句簡單的話是不是值得那些沉迷在美拍的年輕人仔細斟酌?真實是什麼?真實是不加修飾,面對現實。而不是逃避責任,沉醉在“鴿子遠方”的夢境裏。


其社會意義在於:事實上,我們的年輕人正好趕上了過去經濟高速發展、全球化進程加速的黃金十年,但他們的生活條件可能太優越了,所以很少考慮我們才剛剛擺脱了弱國帽子幾十年,我們製造業的人口紅利正在消退,我們正面對着外來文化的全面入侵。


可能有人會説:“無所謂呀,只要我們爽就好了”,但如果多出國看看,多留意全球化進程的大格局,就會發現我們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需要我們自己的、能夠響徹世界的品牌,我們在製造層面已經足夠好,但我們需要掌握自己的底層技術、掌握自己的文化輸出能力,也就是軟實力。


只有這樣的企業越來越多,我們才能在下一個競爭時代,繼續維持我們的增長。如果一成不變,不謀求突破與創新,結果和日本一些電器企業,歐洲美國一些IT企業一樣,逐漸被這個時代淘汰,而最終影響我們的生活。


所以,可能不會被許多年輕人所理解的是,當我們見識越廣,思考越深,越會珍惜我們擁有吉利這樣的企業:在今天很多新興企業致力於攢快錢、玩資本的時代,吉利真正把中國第一代企業無所畏懼、勇於突破、精益製造的精神保留和傳承了下來。


如果多出去走走看看,就會發現網購、物流、互聯網金融讓消費者的購買行為越來越便捷,但產品層面,我們的企業普遍並沒有真正的突破,我們的國人還是習慣去海外採購。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如吉利推出博瑞一樣,企業再進一步,突破產品的品質和設計,真正改造我們的生活。而只有在產品層面達到了這個要求的企業,才有實力和資本,對內與對外,輸出文化與價值觀。


董浩在視頻裏講過一段話:“藝術家和畫家,最高的境界是我登上去了,我悄悄地下來,我悄悄地、默默地登,最後過了一百年,人們會説,珠穆朗瑪峯的山尖上,早就有一雙皮鞋。”這也許就是吉利博瑞的情懷。


本文不代表本刊觀點

長按識別二維碼,商評君等你來哦↓↓↓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2017年1月新刊↓↓↓

新媒體傳播合作

華南:020-83000476

華東:021-64265583

華北:010-59540804

↓↓↓訂閲雜誌,請猛戳

閲讀原文

閲讀原文

TAGS:董浩博瑞企業精英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