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解析被耽誤的中國天才,做好一改革,男籃其實還有救

諜報2019-09-16 15:50:30

2019年男籃世界盃的征戰過程當中,中國隊的慘敗也向全國人民展示了自己的實際水平和世界頂級水平的差距。儘管從難度上來説,中國隊想要打進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難度非常大,大概率可能會出局,但無論明年的狀況如何,從當前男籃一年比一年退步的情況來看,或許未來的改革勢在必行。


一、中國籃球的改革方向在哪?

姚明在掌管籃協之後做出了很多實際的行動,不管是國家隊的紅藍兩隊,基層籃球的如火如荼,亦或在CBA施行的市場化運營,所有的這些都為中國籃球注入了新的活力。雖然在亞運會上籃球項目奪得四金,但是男籃在世界盃上的慘敗,依然説明了中國籃球的未來還需要更多的改革。

就當前CBA的情況而言,外援規則始終是個有爭議性的存在,一方面,引進外援的確能夠提升CBA的整體技術水平,但是如果外援過多就意味着本土球員的機會寥寥可數。另一方面,CBA的各個球隊當中引進外援的目的,往往是建立球隊的新核心,而不是球隊的助手。因此,在強力外援在隊的情況下,大多數中國球員只能是幫襯的角色,並且會限制本土天賦超羣的年輕球員的成長。


不過本文並不討論外援機制的好壞,這個恐怕需要多方面的嘗試之後才能得出結果,簡單的理論性分析很難作出正確的判斷。那麼,撇掉外援之外,中國籃球未來改革的方向究竟在哪呢?

從男籃世界盃賽來看,球員的罰球命中率差到慘不忍睹,三分球的準心也是不忍直視。而在籃板球的卡位意識,防守積極性,戰術執行能力等等,也都是被吐槽的地方。而所有的這些都説明了中國的球員基本功太過糟糕,這是必須要重點培養的地方。


然而籃球基本功的培養往往是伴隨着自律性、勤奮和努力,以及球隊對於球員長久而嚴格的要求之下才能培養起來的。就當前的狀況來説,想要在這批國家隊球員裏重新培養基本功太難,因為大多數球員都已經開始成形,因此基本功恐怕要寄望於新一代球員的身上,以及球隊堅持不懈對於球員的日常要求才行。

撇掉內因上的問題,中國籃球如果想要做出新的改變,那麼還需要更多的籃球改革。

二、中國曾經被耽誤的天才球員

中國真正有天賦的年輕球員,卻是被自己強行留在球隊當中進行自我培養,這點參考郭艾倫、王哲林和周琦就可見一斑。

郭艾倫的成名之作是在U17世青賽當中拿到得分王,當時對他的評價是驚為天人,年少老成的比賽風格,嫻熟的個人技術和在青少年比賽裏絲毫不畏懼對手的對抗能力,這是當時的球探報告當中都被圈了重點的。也正是因為郭艾倫出色的表現,他被認為是易建聯之後,中國最有可能的下一個NBA級的球員。


然而郭艾倫的成長環境卻依然還是在CBA,在固有的培養體系之下,郭艾倫的確也是亞洲頂級控衞,卻依然沒能超脱出中國控衞的範疇。甚至現在來看,郭艾倫在世界大賽的發揮當中和當年被吐槽的劉煒和陳江華相比,交出來的答卷更加難看。他引以為傲的運球技術和突破能力,在世界級的身體對抗當中顯得搖搖欲墜。

王哲林的成名之作是在2012年的耐克籃球巔峯賽,當時他砍下19分、8個籃板和2個蓋帽的表現,一下子就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新人,立馬成為引人注目的未來之星。王哲林的得分和籃板比易建聯和王治郅的都高,能夠在這樣一個備受NBA球探關注的比賽裏有這樣的發揮,足以證明年輕時候的王哲林的確非常優秀。


周琦被NBA球探注意也是在耐克籃球巔峯賽當中,2015年,瘦瘦高高的周琦在比賽裏打了11分鐘,拿到2分、3個籃板和2個蓋帽,雖然數據的確有點難看,不過他的身體天賦和運動能力的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也正是因為如此,周琦的天賦被認為比王哲林更高,這也是為何在國家隊當中兩人在地位方面的差距所在。

事實上,能夠在耐克巔峯賽當中有所表現,並且發揮出色,這説明在還很年輕的時候,他們的身體對抗能力和競技水平,是可以跟同年齡階段的其他國家高水平選手相提並論,甚至可能更高的。然而現在長成形之後的差距那麼明顯,這並不是天賦的問題,而是自己的自律性,後天的培養,以及整體籃球氛圍的薰陶等因素綜合起來的。


可以説,郭艾倫、王哲林和周琦,他們本是中國球迷們非常期待的新生代超級球星,是被寄望的霸王級的人物。但是這些在起點方面並不落後於其他人的年輕天才,現在卻在世界級的舞台上已經靠到了最後面,而且未來的差距還會越來越大。

換句話來説,中國的天賦球員其實還是被耽誤了,自身的問題的確存在,這點我們無法否認,然而外界環境的影響和後天的培養機制,這些恐怕是我們不可否認的事情。

三、中國並不完善的留洋機制

既然在爭議性話題方面,有人會認為外援走進來可能影響了本土球員的發揮,那麼為什麼不考慮輸送更多的球員到國外呢?

CBA在亞洲的確是頂級聯賽,不過如果放在世界級的聯賽來看就不是那麼好看了,既然外援機制一直都受到爭議,那麼鼓勵本土球員出去留洋恐怕是個更好的選擇。不管是美國的NBA還是歐洲聯賽,比賽對抗的激烈程度都不是CBA能比得上的,要知道周琦在打NBA發展聯盟的時候,比賽數據也只是發展聯盟中上游的水平,達不到在CBA的遊刃有餘,這説明發展聯盟的水平恐怕比CBA還高——至少身體對抗是如此。


在高強度的身體對抗,和高強度的技術氛圍之內,自然能夠刺激球員自我進步。當前中國的球員已經有不少在NCAA嶄露頭角的人物,但是他們的天賦其實並不是超羣的那一類,最終是否能脱穎而出誰也不知道。

可以説,中國籃球的留洋機制並不是那麼完整。

至少在NCAA的中國球員現在還沒有出現另一個林書豪級別的球員,或者是另一個可能會被NBA選秀前60順位挑中的球員之前,這樣的大規模操作大家還是比較謹慎的。相比之下,本土球員的培養恐怕還是寄託在自己的體系之下,總認為自家的孩子需要自己看護着,重點照料着才能更加健康的成長。

可是,温室裏的花朵永遠經不起風吹雨打,正如2019年中國男籃的覆滅一般。

四、為何一定要盯着NBA不放?

當前中國籃球非常希望能有新的NBA球員出現,這也是萬眾期待的,但是當自己的球員無法在NBA站穩腳跟的時候,他們往往選擇的是回家打CBA,這點不管是易建聯、周琦還是丁彥雨航都是如此。從另一個層面上來説,中國球員內心裏的想法只有兩個,要麼去NBA,要麼就回來打CBA,除此之外再也沒有過其他選項。

這一點恐怕就是中國的球員內心裏根深蒂固的思維,甚至已經成為概念化的準則。


從當前的閲歷來看,打不了NBA之後回到CBA聯賽,還能夠打出名堂的球員只有兩個,一個是王治郅,另一個是易建聯。但是這兩個球員的籃球天賦極高,要麼技術出神入化,要麼就是身體素質堪比黑人球員。中國能夠有這種級別天賦的球員寥寥可數(周琦算一個,可惜後天成長不太給力),其他從NBA回來的球員過得都不是那麼如意。

丁彥雨航因為NBA執念導致自己受傷,這恐怕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傷勢。周琦也回來了,但是還未能證明在CBA一定能比當初過得更好。但是問題也就存在於這樣一個地方,為什麼中國的球員就必須要盯着NBA不放?


事實上,這些中國的頂級球員即便無法在NBA混出名堂,但是去歐洲打高水準的聯賽還是可以的——當然,在那裏他們大概率不可能成為球隊的核心人物。

如果是中國的年輕天才球員能夠在比CBA更高水平的歐洲聯賽當中多薰陶一下,那麼成就未必就真的比在國內差了,更高強度的身體對抗,賽場技術水平,以及更強大的戰術執行能力,這些都能夠在日常的生活當中滲透到球員的本能意識當中,這才是留洋真正的目的所在。

五、被低估了的歐洲聯賽

如上所述,中國球員要麼就是隻盯着NBA不放,要麼就是在CBA自己的圈子裏混跡,讓他們去歐洲恐怕是打自心底的不樂意。

原因很簡單,去歐洲打球遠遠沒有NBA那麼高的關注度,而且歐洲聯賽的整體工資並不高。這些中國的天才球員可以拿到CBA的超大額合同,但是在歐洲聯賽拿到的工資可能比NBA的底薪還低,這點就明顯不划算了。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説,或許中國球員打心底裏就有些看不起歐洲聯賽,所以從來都沒有想過往那邊走。


但是誰都知道的是,歐冠聯賽是世界上僅次於NBA水平的聯賽,甚至是很多NBA球員在那裏都只能打下手。這樣一個高水平的聯賽裏,連NBA球員都要面臨巨大的競爭,那麼中國球員為何不在這樣一個地方里想方設法去佔據一個名額呢?

想要刺激那些有能力打NBA,卻很難站穩腳跟的中國天才球員去歐洲打球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給夠一定的留洋補貼,滿足在金錢方面的需要,那麼就能解決球員的後顧之憂。

正如國足也曾經是能跟韓國足球和日本足球拼上一拼的,但是之後的差距越來越大,如今已經達到無可逾越的鴻溝時,大家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這兩國的進步一方面是自己聯賽方面的提升,增加了競爭機制,另一方面他們鼓勵球員到海外去踢球,以充分提升自己選手的競爭力。而中國足球也曾經想輸送球員到外面去,只是大家並不是那麼熱衷,能力的問題是一個,錢也是個很大的問題。

六、中國籃球還有出路

事實上,如果是把年輕的王哲林就送到國外去打球,比如到歐洲的青年隊去磨練,或者是到美國的籃球體系下訓練,那麼他的身體對抗能力也不至於會像現在那麼糟糕。

從男籃世界盃的比賽裏來看,王哲林表現差的比賽並不是因為他在場上不夠拼,事實上他很玩命,跟對手死纏爛打,但是個人天賦的確不太高,另一方面身體對抗能力也的確跟不上。導致了這個在耐克巔峯賽當中一夜成名的天才球員,在世界盃裏就顯得泯然眾人矣。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如果説王哲林的天賦所限導致了他的上限不高,但只要他的身體對抗能力可以提升起來,光憑他的比賽態度來説絕對有能力成為球隊的支柱型內線。


要知道,在球員的培養法則當中天賦是最重要的。然而,在NBA的球探報告當中,比賽態度是僅次於天賦,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説不遜於天賦的一項評估原則。

如王哲林這種球員拼勁很足,也肯去對抗,並且還在NBA選秀大會挑中的球員,即便是去不了美國打球,但是如果願意降低身份去歐洲頂級聯賽打球,那麼這樣的薰陶之下不但能夠逼迫自己自律,逼迫自己保持更高的競技水平,同時也能夠在更好的對抗環境之下適應下來。


要知道,歐洲籃球的戰術素養並不比NBA差,甚至可以説在團戰當中,歐洲俱樂部的戰術執行能力比NBA更加出色,這也是為何歐洲國家人口如此之少,卻總能給美國隊帶來威脅的原因所在。

當然,我們也不可否認在高強度的壓力之下極有可能會提前導致一名天才球員的崩潰。簡單的説,周琦在中國隊和波蘭隊之戰之後躲在房間裏不敢見人,如果以他這樣的心理素質去高水平聯賽裏被各種壓制,那麼極有可能會導致他的提前崩潰,在培養方面的摧殘可能導致上限比國內CBA的培養機制更低。

但是心理素質本身就是球員的一部分,如果承受不了這種壓力的球員,往往意味着他哪怕是天賦絕好,上限卻可能並不高——參考在NBA當中被噴的“養生枸杞哥”維金斯,他是缺乏足夠的好勝心。而NBA史上最水狀元本內特,則是硬生生被超高壓力環繞之下,導致心理崩潰的球員。


一名球員因為犯了錯而被罵,這些輿論的攻擊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要知道,中國的球迷是最希望能在罵球員的時候,能被自己國家的球員“打臉”的,他們巴不得罵完之後再各種高喊“真香”。

但是很多球迷罵人的目的並不真的是單純的人身攻擊,而是希望能夠逼出球員的一種態度。一名真正強悍的球員,在面對批評的時候往往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回擊的。科比就是典型,他的職業生涯當中充滿了各種爭議,打球太獨,英雄主義,團隊籃球不行等等觀點接踵而來,當球隊因為他的問題輸掉了比賽,科比承受鋪天蓋地的各種怒罵的時候,他沒有做任何的迴應。


他只會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抱着籃球回到訓練館。

而我們作為球迷所希望的,就是中國的球員在面臨失敗,面臨輿論壓力的時候,能夠有科比這樣的態度。


https://hk.wxwenku.com/d/201388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