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國維早期教育思想的當代啟示

中華書局19122019-09-16 10:41:05



王國維先生在中國教育學術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中國教育史上第一位嘗試在近代心理學、倫理學、美學的基礎上,構建中國近代教育理論的開拓者。近日翻閲鄔國義教授的《王國維早期講義三種》(中華書局2018年8月出版),很是興奮和欣喜。

 


這本書是王國維先生1904—1906年間在江蘇師範學堂所授《教育學》《心理學》《教授法》三種講義的合刊,其中《心理學》《教授法》為新發現的佚著。這三種講義雖為譯述性質的作品,但它拓展了王國維的學術領域,為學習和研究王國維早期學術思想提供了新的材料,可以説不僅是對王國維學術資料的拯救,也是對中國近代早期教育思想的補充。

 


這三種講義充分體現了王國維教育思想的基礎和源頭,包含了王國維獨到的教育學、心理學方面的創見和方法,尤其是王國維先生關於“完全之人物”的教育目的觀,在《心理學》中找到了理論基礎,在《教育學》中找到了實施方法,在《教授法》中得到了具體體現,進一步印證了他教育思想的完整性、豐富性、實效性,對當代教育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啟迪意義。

 

1


 “完全之人物”教育目的觀啟迪當代教育要培養全面發展的人。在教育實踐中,智育的發展能夠普遍得到學校、老師和家長的重視,但是,如何平衡“德、智、體、美”這“四育”的發展,始終是沒有完全解決的問題。王國維“完全之人物”教育目的觀,對於今天的以智育發展為主線的功利教育來説,意義深刻。

 

一是體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礎。王國維非常重視體育,認為教育之方便(法)有三種:“增進其身體之生活,必由衞生;堅固其道德的生活,必由訓練;長其知識,則由教授。”在三者之間的關係上,強調相依相助;從三者的次序上,提出:“衞生最早,訓練次之,教授又次之。我們知道,體育運動首先是一種以人的身體為本體的活動,簡單來講就是強健人的體魄,同時也促進人的社會化,令人產生責任意識、規則意識、合作意識和競爭意識,給予生命活力和激情。因此,強化體育教育的重要性,增強學生身體素質,已經成為當前基礎教育改革的重中之重。

 


二是德育重於智育。王國維認為:“德情者,人之所以為人所不可缺者也。……若無德情,則全失人之所以為人之價值,而不免責罰者也。”這一觀念,對於當前單純追求分數、注重升學率的教育來説仍具有啟迪意義。我們常講,要想做好事情,先學做人。教育應該首先思考如何對學生進行做人的教育。良好的道德可以彌補一個人知識上的不足,但知識卻無法填補道德上的空白。因此,“德才兼備”“立德樹人”就成為新時代教育的基本內涵和指導思想。

 

三是美育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王國維對美育的宗旨、途徑、特點和中華美育的精神都進行過精彩的闡釋。他認為人對美醜的認知來自人天然具有的情感判斷,這種情感判斷名之曰“美情”,其作用主要體現在使人因崇高而感到快樂、幫助人阻擋低級的趣味、預防人舉止粗野和行罪惡之事三個方面。時至今日,王國維的美育主張不僅沒有過時,反而越發被教育學界普遍重視,且被賦予時代新的要求。在當下物質供應極大豐富、精神問題日益凸顯的社會,美育作為提高人的審美能力的重要手段,其對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的重要功能愈發顯得不可替代。


2


教學訓練中的“示例”觀念啟迪當代教育要重視榜樣的作用。王國維非常注重道德教育的方法,“今舉其第一手段,即使兒童領受善,以為道德上之要件是也。善於一面示例”也就是把“示例”作為道德教育最好的方法。“示例”即榜樣。王國維提出,示範作用主要發生在家庭和學校,示範者主要是家長、教師和學友,基於此,家長和教師要保持教育的統一性。具體體現在:


第一,母親的示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他認為:“示例之最早在家族,而母又其中心也。”第二,強調教師的榜樣示範作用。他認為:“教師平日之為人,所及於兒童之感化,比之教訓、命令等,其效甚大。”第三,同學朋友的示範作用,即“學友之示例,亦有效也第四,強調家校合作統一,認為“父母、教師之意志之堅固,及其行為之統一,自足以感化兒童要求父母和教師在教育孩子時,一定要意志堅定、行為統一,這樣就可以感化兒童,收到良好的教育效果。


王國維的這些觀點,在今天看來依然有其現實意義。尤其是他關於家校合作的教育理念,開闢了我國近代家校合作教育思想的先河。



3


 

教育心理學觀啟迪當代教育要關注教育與心理學的有機結合。從教育對象來看,教育的對象是人,而人有身心兩個方面,故教育分為體育與心育兩方面。然而,“人類所以優於動物者,以其心意也。則身體與心意,雖其為教育之目的,然不可不以心意中之理性,為教育之主眼”。從教育目的來看,教育要始終堅持使人身心協調發展的宗旨,所以,“然常本於人心之上,故不可不加以心理學之研究。此定教育之目的時,心理學所以不可缺也”。從教育的方法來看,王國維提出:“至達之之方法,則可分為身體之養護,知識技能之教授,及心性行為之訓練。而身體之養護,當據生理學之理法。教授及訓練,不可不據心理學之理法。”從教育過程來看,“教育之理法,其大半當於心理學之理法求之。故心理學之於教育,有極大之關係也”

 

王國維的觀點,為我們認識教育與心理學的關係提供了理論基礎和實踐指導。筆者認為,王國維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觀點,與他當時在師範學校任教的經歷相關。從師資培養的角度來看,心理學告訴你學生在不同年齡階段的發展需求,根據學生的發展需求,你應該在什麼時間教會學生哪些知識和技能,才能滿足學生髮展的需求,也就是“教什麼”。只有知道教什麼,才可能有針對性地設計教學活動,也就是我們所謂的“怎麼教”,然後實施教學活動,滿足學生心理成長的需求。



王國維的觀點對於現代教育的啟示,就是我們在人才培養的過程中要始終貫穿“培養什麼樣的人,怎樣培養人”這個邏輯主線。所以,教育離不開心理學,身為老師必須要學心理學。這也就是師範院校開設心理學課程的主要原因,也是招教考試、教師資格證考試中心理學、教學方法與設計要佔據大量分數的主要依據。


4


教授法啟迪當代教育要注重教材選擇的適切性。王國維在講授方法中非常關注教材的選擇。對此,他提出了三個方面的主要觀點:


一是教材的選擇與教育目的相吻合:“一面須適於陶冶兒童之諸能力,一面授以一般國民所必要之實質的知識。”根據這兩個方面的要求,教授的材料應當廣泛採納各種知識和技能。但是,兒童修業有年限,兒童的能力不是無限的,於是不得不根據各種知識、技能的價值,選擇那些比較有用的。反觀當前的教材市場,不僅版本眾多,還附有各種各樣的練習冊,大多是隻專注於幼兒智力、甚至是應試能力而設計的,因此學生有做不完的作業,成套的模擬試卷,揹負沉重的學習負擔,甚至缺少睡眠時間,減少鍛鍊身體的機會,失去童年的快樂。假如教材使用恰當,學生會感到一種學以致用的收穫,也會健康快樂地成長。

 

二是教材的選擇與兒童的發展相適宜。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在教育活動中,儘可能讓學習的內容和教授的方法與兒童發展的身心狀態和發展水平相適宜,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王國維認為:“欲使事物有興味,當使其事物適於兒童之心力,而分量不多,及教授之方法得其宜。”然而,一花一世界,每一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人人各有其個性,故教育者也不可不注意此點,以養成其所長,而補益其所短。”因此,教育者要注重教授的方法,“教授之事項,其性質分量,當與兒童身心之發達相應。”教材的內容也應該隨着兒童的發展逐漸增加難度,適應兒童心理髮展的規律,由直觀漸進為感悟和思考。“而教材之有修養之效,不在其分量之多,而在兒童之能類化。故教材不但當使教師能精確教授之,且當使兒童有十分反覆練習之暇。其實,王國維的這一觀點就是“因材施教”“因地制宜”的教學方法的直接體現。

 

三是教材要統一。王國維從知識的整體性出發,提出教材的選擇要統一,“不然,則亂兒童之思想,且因之而弱意志之能力。若教材統一,則各教科能互相喚發,而兒童之知識亦成整然之一團體”。同時,他提出教材要相互關聯,在算術的問題中,可用地理的里程、歷史的年代等作為內容;作文的問題,可採地理、歷史的材料。“如此相互聯絡,一面增運算、作文之興味,一面練習地理、歷史及理科之知識,使更確實。諸科相助,而教授之效乃見矣。”


應該説,王國維對於教材內容的編寫方法,避免了學科之間知識的割裂,增加了知識的貫通性、教師教學方法的融合性,使每一位任課教師能夠更加全面地瞭解學生,更加有效地實施教學。當今的教材市場,充斥着利益的競爭,教材編寫五花八門,教輔資料參差不齊;更有甚者,一些培訓機構和輔導班,以某種方法自稱,開發不同種類的教材和培訓資料,“自成體系”,各種學習材料令人眼花繚亂,沒有統一的標準和要求。


所以,王國維早期教育思想中關於教材選擇的觀點,對我們當今學校教育和社會培訓機構的教材選擇有着深刻的啟示——必須使用同一的教材,避免各類輔導資料和培訓教材參差不齊的內容影響學生對學習內容的選擇,徒增學生的學習負擔。

 

(胡德海系西北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高閏青系焦作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教授、教育學博士。本文原載於《中華讀書報》2019年8月28日)

 


《王國維早期講義三種》(心理學、教育學、教授法)

王國維 述  鄔國義 整理

繁體橫排

32開  平裝

9787101132106

36.00元



本書包括王氏早年的三種講義《心理學》《教育學》《教授法》,其中《心理學》《教授法》為整理者新發現的王國維佚著。因其資料彌足珍貴,故現將三種講義整理合刊。這無論對於研究王國維早期的學術活動,還是其教育思想及與日本的關係等,都有重要的價值與意義。



(統籌:陸藜;編輯:思岐)


https://hk.wxwenku.com/d/201387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