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戴志康“罪與罰”:證大系P2P爆雷始末

網易財經2019-09-16 00:25:13




出品: 網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樑耀丹
主編:趙妍



九月的第一週,上海的天氣時雨時晴,聚集在位於芳甸路185號的證大金服總部的投資者們陷入了迷茫。

9月1日,證大集團創始人戴志康投案自首的消息,讓許多原本以為平台將按計劃良性退出的投資者們願望落空。投資者徐雯聽到消息後,當天就發起了燒,直到兩天後才真正接受事實。無法接受事實的還有證大金服的銷售員工郝麗,她在證大旗下的P2P平台撈財寶投資了七十多萬,事發之後,她幾乎一到晚上就失眠。

戴志康,中國金融市場一代梟雄。四年前,他從房地產行業退出,把全部心思放在了互聯網金融、文化投資以及大健康產業上,直至東窗事發。在受訪過程中,許多投資者坦言,當初正是考慮到戴的履歷,他們才選擇更為信任證大系的P2P平台。

但事態的發展讓所有人所料不及。清流工作室瞭解到,在P2P清退潮之下,戴志康自首或是與投資者、監管部門多方博弈之後的結果。正如上海一位不願具名的著名企業家對清流工作室的分析,在P2P監管持續收緊的態勢下,導致目前情形的一個重要因素可能是戴志康的“不願兜底”。


爆雷始末


證大系P2P的爆雷早有預兆。

一位撈財寶的投資者回憶,在事發前一個月,對接他的銷售經理突然讓他提現所有已經到期項目的資金,不讓他再把資金投入平台。正是此舉,這位投資者目前解套了一半的資金,但仍有七十餘萬在平台。

而據《中國證券報》報道,投資圈傳言,在很早之前,戴志康就已經被“邊控”(邊境控制)。前述上海企業家也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聽到過相關説法。

8月中旬,危機開始廣泛發酵。8月12日,證大集團旗下的資產端公司、主營借貸諮詢業務的上海證大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被曝暫停業務、解散數千名員工。同一天,證大系旗下的P2P平台“撈財寶”公告稱停止新增業務和停止債權轉讓服務。

一位投資者向清流工作室回憶,8月12日當天,聽到消息後,數百名投資者聚集在證大金服總部討要説法。

8月13日,戴志康向“撈財寶”投資者的發出第一封公開信中表示,“有能力實現平台的良性退出”。

8月26日,戴志康在對“撈財寶”投資者的第二封公開信中表示,未來的工作重心會放在債權資產的還款管理、催收上,並稱對於存量債權資產“有信心可以管到底”。

但讓人始料不及的是,僅僅三天後的8月29日,戴志康選擇向警方投案自首。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發佈公告稱,證大集團法定代表人戴某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已於8月29日向警方投案自首,並稱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兑付。據此,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證大公司”立案偵查,對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封相關涉案資產。


戴某康即戴志康,戴某新為戴志康的侄子戴衞新。在投資者及員工之間一個廣為流傳的説法是,戴志康並非主動自首,而是浦東新區金融服務局曾找戴志康談話,要求其在一定時間內“兜底”拿錢全部償付給投資者,但戴志康堅持對接債權,催收後再自己補償一部分,雙方意見僵持不下,於是才有了後面的情節。

“如果你跟老戴相處過,就知道他這個人很自負,脾氣很倔。”郝麗如是評價。另一名證大員工則表示,“將近一百億的債權,讓他全部兜底,他肯定難以接受。”

投資者和員工的上述説法,與《國際金融報》早前報道基本一致。該報道援引證大金服員工的説法稱,戴志康曾去金融監管局要求增資5億備案,但金融監管局方面要求清退,如果不退後果自負。

“戴總後來問金融監管局是不是可以給政策,金融監管局説是企業行為,自己處理,但是不能出亂子,做好維穩工作。只要出問題,經偵出面就沒有迴旋餘地。”上述報道還稱,戴志康後來還曾聯繫過他在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的同學,寄希望於將證大併入捷越聯合,但被告知沒有可能。

此外,投資者徐雯向清流工作室回憶,8月29日,也就是警方通報中戴志康自首的當天,約有六百名投資者集體簽字,派代表到上海市政府門口維權。有投資者懷疑,正是此舉促使經偵最終決定介入此案。

“我感覺他(指戴志康)處理的方式不對,還是捨不得。”前述上海企業家向清流工作室分析,“他只表態證大集團會支持,而不是説證大集團會兜底。其實政府希望有兜底,比如陸金所就有平安兜底。警方也可以配合去催收,但你首先得兜底,得穩定。這個表態沒有處理好,也會導致投資者恐慌,投資者肯定也希望兜底。”

9月5日,清流工作室來到上海市浦東新區金融服務局所在的寫字樓,被前台告知需提前預約才能進去。清流工作室嘗試撥打浦東新區行政服務中心所提供的電話號碼,未能聯繫到浦東新區金融服務局對此説法作出置評。當天,清流工作室跟隨投資者前往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經偵支隊瞭解案件詳情,出來接待的一位辦案人員拒絕透露案件信息。

清流工作室向證大員工瞭解到,9月2日,包括戴衞新在內的十餘人已經被放出來,目前戴衞新正在主持平台工作,目前戴志康仍在接受警方調查。此外,出借人委員會已於9月4日成立,該委員會將於9月9日與撈財報平台開會協商兑付方案。


一代梟雄的大敗局


戴志康,出生於1964年,江蘇海門人。

戴志康過往的經歷幾起幾落,充滿着傳奇色彩。據悉,他本科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1987年畢業於“金融黃埔軍校”——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1987年,戴志康進入中信銀行總行,擔任行長辦公室祕書;1988年,戴志康辭職前往海南創立了“國際金融公司”,然而由於創業失敗,戴志康回到北京,轉而擔任德國德累斯頓銀行北京代表處中方代表;1990年他在同學的邀請下再度前往海南擔任海南證券公司部門經理。

1992年,戴志康再度創業,組建了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島基金公司,最終依然以失敗而告終。隨後,他又創立證大集團,並擔任董事長。

到了1995年,年滿30歲的戴志康,在“327國債事件”中賺了幾百萬,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隨後,戴志康炒股“蘇常柴”、“四川長虹”等股票大賺,“中國私募教父”的名聲開始傳開。

1999年之後,戴志康開始進軍長三角地區房地產業,先後在上海、杭州等多地開發了證大大拇指廣場、證大五道口廣場、證大喜瑪拉雅中心和九間堂等多個知名地產項目。戴志康曾激進拿下外灘地塊,刷新了當時上海地王記錄;也曾壯志收購南非約翰內斯堡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豪言“建設成南非的陸家嘴”。不過後來,受困於文化地產的佈局,證大集團現金流日趨緊張,戴志康心生退意,於是在2015年退出房地產業務,將上海證大(00755.HK)股權悉數轉讓。

也就是從那時起,他開始全心投資互聯網金融。在多個公開場合中,戴志康曾反覆強調對小微金融和P2P業務的看好,稱“金融體系裏所有發展方向,我最看好P2P”、“微金融是最好的行業”。

上海一位金融圈人士向清流工作室感慨,戴志康在商界沉浮了二十幾年,沒想到還是沒有挺過去。

財經評論員郭施亮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證大案折射出P2P行業在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網貸平台的生存現狀。“監管的定位就是讓P2P迴歸信息中介的本質,但現階段(國內)很多平台想要賺錢,出於資金成本的考慮,本質上其實是信用中介。”郭施亮分析,“不僅是證大,許多P2P平台都牽涉資金池的問題,存在期限錯配的可能。一旦平台決定良性退出或者(監管部門)對平台採取清退的措施,有可能就會形成資金兑付的風險。”

今年1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了《關於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範工作的意見》,提出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嚴格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餘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

根據網貸之家的數據,截至2019年8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台數量繼續呈現下行的態勢,下降至707家,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數量達到了5914家。

與戴志康有過幾面之緣的上海智信世創智能系統集成有限公司總經理、新滬商聯合會理事魏星為此感到可惜,他認為,P2P作為一種創新金融模式,由於行業制度建設相對滯後、早期監管缺位,才導致了後期的爆雷,戴志康也是受害者之一。


博弈與營救


戴志康自首後,多位受訪投資者向清流工作室表示,他們一直猶豫着是否要去公安登記備案。根據證大金服員工對他們的説法,一開始正是報案人數過多,才導致經偵介入此案,也使得證大之前承諾的“良性退出”存在變數。

另一部分投資者則認為,無論是否向警方登記備案,戴志康自首已成現實,不應該影響調查結果。

一位經偵辦案人員否認了投資者報案人數過多經偵才介入此案的説法,其表示,如果警方對此立案,一定是查出了問題,其建議投資者儘快到公安機關登記備案。

對於證大金服的員工而言,戴志康投案後的日子同樣異常難熬。一位在“撈財寶”投資了超過八十萬的員工對清流工作室,同普通投資者們一樣,他們直到看到警方發佈的公告才知道老闆已經自首。“我現在恨不得他馬上出來,還不還錢都給個説法。”該員工表示。

事發之後,證大金服總部的門口每天都會聚集一批投資者。目前,總部員工照常上班,只不過前台每天都有將近十位保安保持秩序,一位經偵辦案人員每天都在現場查看情況。多位證大金服員工對清流工作室表示,目前公司催收部門正在戴衞新的主持下加班加點工作,加快回款。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對清流工作室表示,P2P平台要實現良性退出,有幾個關鍵要素:一是兑付資金來源清晰可見,即大股東兜底還款或者借款方逐步還款;二是掌握還款時機,對借款企業有控制和把握;三是安撫好出借人情緒;四是把握好地方政策和決定。

但戴志康之後是否願意兜底還款,仍是未知數。

警方通報出來後,此前與戴志康有過交集的上海證大(00755.HK)、喜馬拉雅、上海證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等均澄清與證大系已再無股權關係及業務往來。

不過,上海新滬商聯合會的一份關於“證大案”的文件近日開始在網上廣泛傳播。文件顯示,戴志康為上海新滬商聯合會創始輪值主席,商會致信上海市工商聯主席王志雄,請求政府對戴志康採取保釋措施,一旦其出來主持證大集團工作,商會全體會員企業願意發起5-10億元援助基金,支持證大集團渡過難關。

上述文件提到,證大網貸平台應收債人本金總額113億元人民幣,涉及全國範圍內26.6萬借款人;待付本金總額76億元人民幣,涉及全國範圍內26.6萬借款人;待付本金總額76億元,共約出借人3萬人,上海及上海周邊省市佔70%。

上海新滬商聯合會向清流工作室確認了該文件的真實性。據瞭解,上海新滬商聯合會主席團成員除了戴志康,還有鄭永剛、樑信軍、徐子望等商界大佬。商會會員企業超過1000家,包括復星集團、杉杉集團、證大集團、亞商集團、綠地集團、紅杉資本等。商會兩名理事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該請求由商會主席團開會討論後作出。

人和集團董事長、新滬商聯合會常務副會長朱聖傑對清流工作室表示,知道戴出事後,商會全體成員都感到意外和遺憾。“我們和他相識多年了,經常一起喝茶交流,我們都相信戴志康先生是一個有家國情懷、有誠信的企業家。我們將齊心協力幫助他度過這次危機。”朱聖傑表示。

在朱聖傑看來,事情之所以發展到這個地步,一方面可能是由於戴志康跟監管層的溝通出現了問題,另一方面與P2P平台整改的大環境不無關係。

據清流工作室不完全梳理,戴志康目前持有證大集團(即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80%的股份,間接持有撈財寶(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66.4%的股份,證大財富(上海證大大拇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46.8%的股份,以及上海證大投資諮詢有限公司80%的股份。據悉,“證大財富”線下理財門店資產規模約在50億左右,而撈財寶的官方信息顯示,截止7月份,其累計交易額已高達296億,借貸餘額為50億。

此外,證大集團旗下有一家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證大文化”),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戴志康間接持有證大文化60.23%的股份,為證大文化實際控制人。目前,證大文化總值11.7億元。截至今年6月底,其淨資產3.29億元。

與此同時,戴志康收藏的藝術品價值不菲。據21世紀經濟報道,戴志康從拍賣市場購入《文徵明山水手卷》、龔賢的《靜壁飛泉圖》與《人馬圖》、徐悲鴻《醒獅圖》、李可染《韶山》、64頁一套的乾隆書法、黃道周、董其昌、王原祁、任伯年的精品字畫,其價值保守估計不少於10個億。(文中徐雯和郝麗為化名)

樑耀丹是清流工作室作者,常駐廣州。
劉培、張蔚曦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END——



你,怎麼看?



➤  往期精彩回顧



  ◆萬達4名管理人員貪腐近億元被開除!王健林很生氣,訓話半個小時

  ◆5個月賺足50萬!深圳違建搖身一變成商品房,舊改3年房價翻了5倍

◆號外|光大證券踩雷MPS引爆蝴蝶效應

◆阜興系陰影下的東海證券

◆特斯拉車主怒了!相差一天,多繳納近4萬元!聯名要求退税

◆當你哭窮“吃不起豬肉”的時候,有人已經賺翻了!

◆連續三年漲薪!平安、招行上半年人均超30萬!但這類銀行待遇更高!

◆奧克斯怒了!“我抓住了你的把柄”,喊話董明珠週一見!格力深夜迴應

◆牽動48萬股民的心!剛剛,徐翔妻子發聲:徐翔同意離婚,存在炒股祕籍!

◆一代鞋王破產背後:服裝業進入致命寒冬!行業將迎整體洗牌,多數企業或步富貴鳥後塵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384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