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山西信託孽緣:泥足深陷破產房企

網易財經2019-09-16 00:25:09


專欄|網易號外
作者|王文華(北京)    
主編|戴鷺
爆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一家破產房企,讓山西信託多個項目陷入兑付危機。
 
日前,網易財經收到爆料,山西信託於2017年發行的信遠36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本應在2019年8月還本付息,但在投資人追問之下,才答覆稱無法兑付,涉及金額達5億元。
 
信遠36號融資稱,所融資金將用於山西沃德建築工程有限公司補充現金流,購買建材。資金最終用到何處仍未確認。但因為一家開平富琳裕邦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進入破產重整程序,無法將工程款支付給山西沃德,導致山西信託無法順利向投資人完成兑付。山西沃德目前對開平富琳裕邦債權為4.67億元,無法收回。

換句話説,信遠36號信託計劃的資金,最終又關聯到了開平富琳裕邦身上。
 
山西沃德與開平富琳裕邦的兩個核心關鍵人,系兄妹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信託支持的開平富琳裕邦房地產開發公司的信託產品,並非第一次違約。在發行信遠36號信託之前,山西信託曾於2016年分五期發行了信卓1號信託產品,用於開平富琳裕邦房地產項目的建設。據知情人士透露,信卓1號出現兑付問題。
 


最新的天眼查信息顯示,開平富琳裕邦的股東中,向上穿透,仍有山西信託的鉅額資金。
 
隨着開平富琳裕邦陷入破產,加上借給山西沃德的信遠36號,山西信託恐有多個信託項目踩雷。
 

信託項目捲入30億破產案
 

近日,網易號外接到知情人士爆料稱,2017年8月-10月,山西信託公司分9期發行了《山西信託-信遠36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發行目的是向山西沃德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用於補充經營活動現金流,計劃融資5億元,實際融資4.7億元。信託期限24個月,另設12個月為或有處置期。
 
山西信託出具的《盡調報告》描述,山西沃德是一家資質信譽高,發展強大的建築類企業,僅在建工程就有8億元,應收賬款為2.5億元。廣東開平富琳裕邦房地產開發公司用裕邦新外灘價值7.19億元的房產和開平市2.27億元的土地作為質押,另有山西裕邦房地產公司提供位於永濟市價值0.77億元的商業房產及永濟市價值2.2億元的土地進行質押,質押物總價12億元。
 
看似高枕無憂的投資,卻在還款付息時,給投資人潑了一盆冷水。按照合同約定,山西信託應在2019年8月底還本付息,但上述知情人士稱,山西信託並未主動聯繫客户通報情況,在投資人的追問下,山西信託回覆稱,融資方山西沃德沒有能力還款付息,暫時沒有辦法解決,擔保方開平富琳裕邦正在破產重組,沒有還款能力。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關於開平富琳裕邦的破產重整進展,廣東省開平市人民法院披露,因為普通債權數額巨大,經申報並確認的已接近24億元,另有8.6億元左右處於訴訟中未定,關聯訴訟案件66件。
 
網易號外致電山西信託客服,對方表示,目前該信託已進入處置期了。對於什麼時候可以給出具體結果,對方表示無法確定,“借款人無法按期還款,要看處置的情況” 。
 

破產重整前三個月山西信託還在發新品


網易號外獲取的一份開平富琳裕邦公司的債權申報表顯示,山西沃德對開平富琳裕邦的債權為4.67億元。
 
按照信遠36號投資人的説法,2017年5月,開平富琳公司因資金鍊斷裂出現停工現象,實際控制人山西信託為讓樓盤繼續建設,在明知開平富琳公司經營狀況出現重大問題時,採取指定評估公司做高資產評估價格的方式,將部分抵押物進行虛高評估,以達到發行信遠36號信託的目的,然後將信遠36號的信託資金髮給債務纏身的山西沃德,用於繼續加大對開平富琳樓盤的施工建設。
 
開平富琳最終未能扭轉頹勢。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2018年10月,廣東省開平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開平富琳股東寧文霞對開平富琳提出的破產申請。值得注意的是,有投資人透露,就在開平富琳提出破產申請的三個月前左右,即2018年7月,山西信託還在發放信遠36號第十一期信託產品。
 
山西信託官網顯示,該公司由山西省信託投資公司改制而成,於2002年4月1日正式獲准重新登記,是經中國人民銀行和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保留的山西唯一一家信託機構。公司註冊資本金人民幣13.57億元,其中美元2414萬元。目前,公司由3家股東單位組成,分別為:山西金融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太原市海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山西國際電力集團有限公司。
 
也正是憑藉着國企的背景,山西信託贏得了大量投資人的信任。有投資人向網易號外表示,之所以購買信遠36號信託產品,主要是看重山西信託的背景,這是金字招牌。
 
另外,投資人稱,信託公司在每個季度都會發布相應的管理報告。但是山西信託始終未發佈相關報告。投資人電話諮詢山西信託有關管理報告問題,對方表示,管理報告不在網上公佈,也不會郵寄給投資人,如果投資人有意查看,需到山西信託公司。
 

山西信託多次推產品援馳開平富琳新外灘項目
 

開平富琳裕邦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01月11日,註冊資本3000萬元,是一家從事房地產開發、銷售等業務的民營企業,在開平市的代表項目為“裕邦·新外灘”。在這家公司的主要成員名單上,一個叫做龐永民的人浮出水面。2016年11月,富琳裕邦進行法人變更,由龐永民變更為李宏偉,2017年9月,又由李宏偉變更為牛加強。
 
儘管已不再擔任開平富琳公司法人,根據開平市人民法院網站上2019年8月份的一條公開報道,龐永民擔任富琳裕邦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龐永民的另一個身份是山西裕邦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90%。在信遠36號信託計劃的盡調報告中,山西裕邦以其多處房產作為抵押,評估總價約3億元。
 
2011年,龐永民來到開平開發裕邦新外灘項目,並擔任裕邦-新外灘董事長。最終裕邦-新外灘項目長期難產。成為後續多個信託項目融資的根源。
 
值得指出的是,公開資料顯示,開平富琳與山西沃德之間存在關聯性。龐永民與山西沃德法定代表人龐秋菊為兄妹關係。
 
山西沃德曾多次向山西信託進行貸款,而這些資金多用於開平富琳裕邦新外灘項目建設中。2015年,山西信託推出信實53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用於補充山西沃德建築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產品期限24個月。在風控措施方面,保證人開平富琳裕邦和借款人實際控制人龐永民夫妻以個人財產為該筆貸款提供不可撤銷連帶責任保證。
 
2016年12月,山西信託推出信卓1號優先級A級5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山西信託與山西卓融投資有限公司共同設立合夥企業並佔比99%,合夥企業向開平富琳裕邦增資並持股34%,用於開平新外灘項目投資。
 
2017年,山西信託推出信遠36號信託計劃,資金用於山西沃德補充現金流,按照事先合同,應在2019年8月兑付,但目前由於開平富琳裕邦處於破產重整,無法將工程款支付給山西沃德,導致山西信託無法順利向投資人完成兑付。
 
據《江門日報》2019年8月報道,2017年,富琳裕邦因經營問題導致資金鍊斷裂,無法及時投入項目後續建設和償還到期債務,繼而引發了一系列建設工程、勞資、民間借貸等債務糾紛,其銀行賬户、房屋、土地先後被全國各地多家法院凍結和查封。
 
2018年9月20日,開平富琳股東寧文霞以開平富琳裕邦經營惡化、資金週轉不靈、不能清償其到期債務為由,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2018年10月8日,法院裁定開平富琳裕邦破產重整生效。
 
富琳裕邦的重整計劃書顯示,富琳裕邦公司將在未來五年內根據計劃完成房屋經營、交付、債權清償等工作,並接受開平法院和管理人監督。其中,職工債權將在一個月內支付完畢,業主個人的債權將在三個月內至少清償十萬元,建設工程款將在兩年內支付完畢。其他債權也有明確的清償計劃和時間表。
 

信託產品多次違約 山西信託業績慘淡


開平富琳裕邦破產重整,導致山西信託的產品無法按時兑付。但對山西信託而言,違約無法兑付的事情曾屢屢發生。與信遠36號違約案例相似,2019年8月份,有媒體報道稱山西信託發行的“信實59號”在逾期一年後仍未兑付,涉及資金5000萬元,募集資金所投的臨汾金洋州房產開發公司開發的榮華世家項目已經爛尾。
2018年1月份,山西信託信託·信實55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山西信託·信達3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信實58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均被曝出違約。同年3月,山西信託就違約事件做出迴應,承諾將在2019年12月底前支付完畢。
 
產品屢次違約背後,山西信託的業績表現可謂慘淡。最新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山西信託實現營收1.05億元,相比於2018年同期的1.59億元,下降34%。2019年淨利潤2562萬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6731萬元,下降62%。
 
此外,山西信託2018年淨利潤為1408.48萬元,同比下滑72.79%;2017年,該公司淨利潤下滑38.35%。 
 
網易號外|出品人:姚長盛 齊棟樑


——END——



你,怎麼看?



➤  往期精彩回顧



  ◆萬達4名管理人員貪腐近億元被開除!王健林很生氣,訓話半個小時

  ◆5個月賺足50萬!深圳違建搖身一變成商品房,舊改3年房價翻了5倍

◆號外|光大證券踩雷MPS引爆蝴蝶效應

◆阜興系陰影下的東海證券

◆特斯拉車主怒了!相差一天,多繳納近4萬元!聯名要求退税

◆當你哭窮“吃不起豬肉”的時候,有人已經賺翻了!

◆連續三年漲薪!平安、招行上半年人均超30萬!但這類銀行待遇更高!

◆奧克斯怒了!“我抓住了你的把柄”,喊話董明珠週一見!格力深夜迴應

◆牽動48萬股民的心!剛剛,徐翔妻子發聲:徐翔同意離婚,存在炒股祕籍!

◆一代鞋王破產背後:服裝業進入致命寒冬!行業將迎整體洗牌,多數企業或步富貴鳥後塵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384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