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屏了!他放棄兩百萬年薪,分文不取到貴州大山當校長,三年後……

貴州衞視2019-09-15 23:33:07

視頻:CCTV1時代楷模


杭州市學軍中學校長陳立羣要退休了,
作為全國重點高中校長、
教育部中學校長培訓中心兼職教授、
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他在全國教育界都廣獲認可,
有民辦高中開出年薪兩百多萬挖他,
但這個“名校長”卻做了一個決定,
讓很多人看不明白。


2016年,
他來到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縣,
當這個國家級貧困縣唯一一所中學的校長。
這是所高考成績在全州墊底的“差校”,
而他開出的唯一條件是:
解決吃住,分文不取。


陳立羣的自我評價是,
不置一分錢房產,
不炒一分錢股票,
寫過16本書,
當過5所中學的校長。
他要在這所“差校”實踐平民教育的理想,
在苗族人口占比98%的“天下苗族第一縣”,
給這幫苗族孩子開啟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更要影響成千上萬户苗族家庭的未來。



全國名校長在小地方遇難題


來台江前,他最放心不下90歲的母親,
老母親得知兒子要去支教,非常支持:
“我身體好着呢,不信我跟你打賭。”
而台江縣教育局局長龍峯不知道,
他大膽的邀請,能否得到陳立羣的同意。



邀請説出口,龍峯自己都覺得不切實際,
況且就算陳立羣答應了,
台江這座偏遠且貧困的縣城,
又能拿什麼招待好這位名校長呢?
然而陳校長沒開條件,“解決吃住就行”
卸任浙江省的國家重點高中校長,
來到距離杭州1400公里外的貴州山區,
陳立羣開啟了他分文不取的支教生涯。


支教絕不是一次理想的浪漫之旅,
一身西服、打着領帶、揹着雙肩包,
師生都被這位空降的校長“帥”到了。
但剛在學校轉了一圈,
陳立羣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哪像學校的樣子啊?
3000多名學生只有一個食堂,
剛端出來的菜盆邊上,
密密麻麻停滿了蒼蠅。
幾十個人擠在一間宿舍,
公共廁所氣味撲鼻……
陳校長從硬件着手,改善食堂環境,
從一口鍋,變成三個食堂六口鍋。


學生搬進了六到八人、
帶獨立衞生間的宿舍。
偏遠山區硬件條件不好能夠理解,
可民中的教師狀態和學習氛圍之差,
才更讓陳校長感到詫異。
校園本是寧靜之地,
可是台江民中晚自習,
吵吵嚷嚷好似菜市場,
老師不管,學生不學。


剛來,他面對的便是險灘硬茬。
陳校長決定從課堂氛圍下手,
他帶着小板凳旁聽一節高三語文課。
結果老師不負責任、照本宣科,
把作文的開頭當作了結尾去講。
還有教師遲到早退,
45分鐘的課20分鐘講完就走了,
這讓他感到詫異,並痛下決心,
準備改變。



不破,不立。
對待“亂校”須用“鐵腕”,
他的“雷霆手段”接踵而來,
直擊學校沉痾。
隨後,陳校長又將另一名老師調離崗位,
因為他上課沒有教案,跟着感覺走。
不到一個月,兩位老師接連被撤崗,
這件事震動了黔東南教育界。
很多習慣鬆散的老師,
一下子把精神都繃緊了。
課堂大於天,
這個理念喚醒了全縣的老師。
陳校長制定新的規章制度,
把這所原本渙散的學校拉回正軌。



愛與責任


“一所學校最重要的學生是老師。”
他用“雷霆手段”喚醒老師們的責任心。
顯然,一味“雷霆手段”也不是他的初衷,
如何提振教師士氣、激發教師潛能,
成了陳校長急需解決的另一道難題。
新學期開學,他收到一封辭職信:
“我是鐵了心要走。”
這突如其來的辭職信是劉明老師寫的。
陳校長趕到台江縣人民醫院,
原來劉明的妻子頭天晚上生了第二個孩子。

 
劉明坦言,
3000元要養活家裏六口人,難。
不得已才想離開工作了15年的民族中學,
去薪水更高的民辦中學。
聽了這,陳校長挽留的話實在説不出口。 
他何嘗不知道教師收入微薄的難處?
他只能説,學生們都很想你,
盼你能回來。
劉明聽了眼睛一紅“辭職信我收回吧……”
陳校長几乎每個月都要面臨這樣的挽留。
因為待遇跟不上,
台江民中每年都有十幾位教師離職。
為了解決教師待遇問題,
他沒少跟當地教育部門爭取,
增設目標考核獎、教學質量獎等,
但當地財力實在有限,
到手的補助杯水車薪。

他把20多萬元獎金捐出來,
那是國務院特殊津貼和杭州傑出人才獎,
在台江設立“獎教金”,
每年獎勵9名教師,每人5000元。
他拒絕了年薪200多萬的高薪,
來到貧困山區,分文不取。
反而資助學生、獎勵老師。
陳校長在貴州支教三年期間,
走訪過100多名學生的家,
資助學生家庭的累計達10多萬元。


他去過最遠的一個孩子的家,
需要先開車一個半小時,
再坐燒着柴油的小船45分鐘,
最後走路半個小時。
更讓陳校長焦慮不安的是,
另一座橫亙在人心裏的“大山”,
台江縣至今仍然沒有脱貧,
羣眾依靠外出打工賺取微薄收入,
留守在家的兒童數量居高不下。


當地流行的觀念是“讀書無用論”、
“早點打工好”:
大節三六九,小節天天有;
喝酒、鬥牛、打麻將;
等着別人送小康。
陳立羣到任後召開家長會,
看到有的班家長還沒老師多,
可見教育在當地人心中的位置。
台江民中作為全縣唯一的高中,
過去幾年,高考成績在全州墊底。
一些學生靠着國家和社會的資助,
注重享受而不思進取,
學生對手機的迷戀超乎想象,
早戀、抽煙、沉迷遊戲等現象,
每年都有百餘名學生輟學。
面對這樣的孩子和家長,他又能如何?



他打的第一張牌就是嚴格管理,
宣佈進入校園安靜環境學習月。
原先像是四處撒歡兒野馬駒的學生,
突然被新校長的這根韁繩一拉,
像是有一記無形的教鞭抽在了心上,
一盤散沙式的學習氛圍在逐漸改變。
浮躁止於寧靜,
驚雷響於無聲。


如果説行為習慣可以刻意培養,
那麼對學生精神層面進行引導,
才正是陳校長大顯身手的時候。
通過國旗下演講、成人儀式,
他去激發學生的鬥志。
這些學生們從沒有聽過的活動,
給他們打開了一扇人生的新大門。
經常有學生給陳校長寫信:
“是您的到來,才讓我
有了走出貴州這個不平凡的想法。”




他改變的

不只是這羣苗族孩子


因為陳校長,
台江民族中學的一大批學生,
改變了生活的選擇,
改變了命運的軌跡。
2017年6月,他帶的首屆畢業生高考,
全縣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這唯一的高中,
當揭開榜單看到成績的那一刻,
從家長到親友無不感到欣喜。
一本從40多個翻到100多個。


往年,台江中考前100名的學生中,
留在台江民族中學的只有十來個人,
而2018年這數字翻了幾倍,到95人,
全縣中考狀元也第一次留在民中。
2019年,全校885名學生參加高考,
有561人考取了本科,
本科成績完成率達到了183%。
老師們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得到老百姓的認同,尊嚴感就上來了。



無論是對學生,還是老師、家長,
他都重視“心靈喚醒”、“精神教育”,
通過激發學生們的進取心和責任心,
改變了很多貧困家庭的命運。
尊師重教的民風慢慢形成。
陳校長號召老師們走進寨子,
把社會最底層撬動起來,
讓苗民們充分認識到教育的意義:
考出一個孩子,
脱貧一個家庭,
帶動一個寨子。
陳校長的微信頭像,
是台江縣小江小學,
那是一所教室用木板釘起來、
四面通風的老舊小學。
陳校長以此激勵自己,
爭取給孩子更好的求學機會。
才能用教育阻斷貧窮代際傳遞。


“給錢總是要花光的,給物資總是要用完的,唯有把農民的孩子培養好,才能使家庭的貧困不會成為世襲。”

——陳立羣:《我的教育主張》



他謝絕了省州縣一切獎金補貼,
也謝絕了一切宴請飯局,
別人宴請時,
他總以“我是來支教的”來謝絕。
他要為台江培養一支不走的教師隊伍。
所有的幫扶總是暫時的,
所有的支教總是要結束的,
關鍵在於增強可持續發展的造血功能。
台江縣周邊縣城的小初高校長,
都是他的徒弟。
不僅僅是台江民中的老師受益,
全縣老師都受益。


一批貧困生被扭轉的人生


陳校長34年中當過5所學校的校長,
面對不同的生源和起點,
他都把後進的學校帶到拔尖的水平,
成就了響噹噹的“全國名校長”美譽。
19年前,陳校長在杭州長河高級中學
創辦了浙江省首屆宏志班。
2001年,正在一個小作坊打工的董永軍,
突然接到電話讓他回家,他還不知道,
家裏來的人,
將是改變他一生命運的人。
那天下雨,他沒想到眼前這位是校長,
而陳校長也沒有想到,
這個用泥瓦搭蓋、多處漏風的土屋,
竟然就是董永軍的家。
因為父親常年賭博,
董永軍家裏幾乎一貧如洗。
陳校長按捺着內心的詫異,
把錄取通知書交給了董永軍。



陳校長專程送給董永軍的通知書,
是浙江首個宏志班的首屆錄取通知書。
宏志班招收品學兼優、家庭困難的學生,
為他們免除一切費用、提供補貼。
“人生而平等”,
帶着這樣的初心,陳校長摸着石頭過河。
為了籌集資金,
他數不清敲了多少家企業大門,
走訪了多少山區中學,
吃了多少次閉門羹。



這些宏志生們的性格問題逐漸顯露。
體弱多病、內心自卑,
不願意和外界接觸。
為了改善宏志生們的性格,
他教學生怎麼生活,不能死讀書。
他提議成立銅管樂隊、長跑隊,
孩子們變得陽光、樂觀、自信了。
陳校長對這些寒門學子的改變,
不僅僅是命運上的,
還有心理上、心態上的。


擁抱着這樣的愛與責任,
浙江省首屆宏志生交出優異成績單,
首屆宏志班51人中有45名上了一本線,
第一名被清華大學錄取。
陳校長一共帶出了12屆宏志班,
招收的951名學生全部考上大學。
相比於成績,他更堅信一句話:
“教育首先是精神成長,
其次才成為科學獲知的一部分。”


在董永軍看來,陳校長給他最珍貴的,
是給了他“精神支柱”。
有一次高中放假,陳校長送他回家,
一眼看去房子沒了,
他家變成了一片廢墟,
牆全倒了,什麼都沒了。
董永軍一下子崩潰了,
呆呆地站在廢墟上,
眼淚止不住地流。
陳校長走過來拍着他的肩説,
這個家沒了,你在杭州還有一個家。
董永軍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句話,
此後放假,校長都會帶他去家裏住兩天,
即便他的成長過程中缺失過愛,
但在宏志班,他得到的全都是愛。


反哺這個時代 

當年的宏志生在回報


“兒去貴州,不為功利,
不求功德,只為心願。”
這是陳立羣告別老母親的話,
不止如此,
他還把一個人的支教,
變成一羣人的勠力同心。
從創辦宏志班,
到現在辦好一所宏志校,
陳立羣走過這麼一條路,
“愛與責任”的辦學理念,
影響到更多學生和老師。
一批批宏志生已經長大成人,
將宏志精神傳遞到更多的土壤上。
朱華彬和宏志班的同學一起去看望校長,
看着苗族孩子身上的那種無力感,
和想要改變自己命運的眼神,
直勾勾地戳進了朱華彬心裏,
就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他們決心像校長那樣去幫助更多的孩子。
正在籌備宏志基金,
以幫助更多的孩子實現求學夢。


陳校長當年用心呵護的幼苗已經長大,
他喚醒的不只是孩子們的宏圖大志,
更是用愛喚醒了他們那份感恩的心。
這樣的一種傳遞,
這樣一種奇妙的命運相系,
跨越時間和地域,
讓我們看到愛的力量,
人性的光芒,
以及這片土地的希望。
教育的最大魅力,
不僅僅是錦上添花,
讓好的更好,
而是雪中送炭。



在《時代楷模發佈廳》的現場,
中宣部副部長樑言順頒發獎章和證書,
授予“時代楷模”陳立羣以國家榮譽。
在很多學校都挑剔生源質量的今天,
那些聚光燈照不到的貧困家庭孩子,
那些所謂的“差校學生”、
基礎薄弱的“留守兒童”,
我們如何給他們光明的前途?
他用“花甲之年入深山”的行動,
給了我們答案:
人,生而不同,稟賦不同,
成長的環境也不同。
教育的神奇,
就是千百萬像陳校長這樣,
有理想、敢擔當的老師創造的。



在第35個教師節來臨之際,
當年宏志班的前三屆學生代表
和台江中學的苗族孩子們,
特意為陳校長送上節日的禮物,
首屆宏志班班長陳水珠,
在浙江化工進出口公司任高級主管
第二屆宏志班班長高堅強,
在華媒控股任董事會祕書,
第三屆宏志班班長張巧月,
在自主創業。
他們代表陳校長帶出的951名宏志班學生,
為校長準備了宏志生邁向社會後的成績單,
教人無問貴賤,
育人不分優劣,
讓我們一起道一聲:
老師,您辛苦了。


來源:時代楷模發佈廳(本文已獲授權轉載)


編輯:熊懿 | 編校:趙泳鬆 | 審發:潘源


=更多精彩=


國慶出遊可以開始策劃啦!貴州旅遊聖地詳盡攻略三連發

母子1死1休克,這種“致命菌”你家可能也有,千萬謹慎!

這三首好歌,唱火三座城,每首都值得慢慢品味……


https://hk.wxwenku.com/d/20138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