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人類的終極家園(深度好文)

貴州衞視2019-09-15 23:33:04


這是一篇關於貴州之美的撰文。


走過千山萬水,卻總有一個畫面,與遠方無關。


畫中是堂安侗寨的那個黃昏。

我坐在炊煙裊裊的梯田,

看着羣山的夾縫裏,夕陽慢慢落下。

山谷裏的肇興千户侗寨已經用盡了餘暉,

燈火星星點點地亮起。

抬起眉,視線彷彿能穿過紅色的天際,

一直向遠方飛去。


 西江千户苗寨,萬家燈火在夜色中點亮。

圖 / cocoanext instagram


飛過西江苗寨的萬家燈火,

飛過加榜舞動的翠綠梯田,

飛過小黃侗寨的天籟大歌。


飛過黃果樹大瀑布的水簾,

飛過梵淨山老金頂的雲海,

飛過荔波孔雀藍色的深潭。


飛過畢節的洞天與杜鵑花,

飛過赤水的竹林與桫欏樹,

飛過羊肉粉館蒸騰的熱氣。


一直飛到老家。


 梵淨山,雲海之上的紅雲金頂。

 圖 / nk7 instagram


 安順滴水灘大瀑布,疑是銀河落九天


 荔波小七孔鴛鴦湖,森林中的孔雀藍。

圖 / 盧文


 通往地心的洞穴,遍佈世界級的喀斯特奇觀。

圖 / 李貴雲


從到外地讀書開始,離開貴州已經十七年了。

但我沒有第二故鄉,貴州永遠是唯一。

那裏有一輩子都溺愛的小吃百味,

那裏有環遊世界後仍然最愛的風景,

那裏有爸媽。



 龍裏的梯田,秧已插好,人歸何時

圖/曦哥很忙 500px



什麼是貴州

- 是物華天寶,卻低調超然 -


貴州在哪裏?

這或許是每一個在外地的貴州人都曾被問起的問題。


“小眾”的貴州,在中國的版圖上一度缺乏存在感,

也被高調的鄰居雲南和四川搶去了不少光環。

地道的黔菜往往被冠上川菜頭銜;

風趣走紅的貴州方言段子被誤以為是四川話;

雲貴高原廣為人知,

卻有不少地理小白以為貴州只是雲南的一個地區;

同樣以少數民族的原生態旅遊為特色,

雲南卻靠着早早開發的大理、麗江、西雙版納,

“輾壓”了貴州的“後知後覺”。


 安順平壩萬畝櫻花,全球最大的櫻花園。

圖 / @ wlh232


 加榜梯田,人間通往天堂的路。

圖 / 李林 1020


更諸如,

貴州人是不是用布包頭?

貴州人是不是騎驢上學?

貴州是不是遵義的省會?

貴州是不是窮山惡水?


令人噴飯的誤解,不一而足。


 從江,美麗的侗族姑娘。

圖/fy 影


但是貴州人不在乎。

我的印象中,貴州人很少會去爭一時意氣之長短。

你誤解我或沒聽説過我,與我何干?

我是水生火熱還是快活神仙,又與人何干?

因為若有一天,

你們親身來到貴州旅行,

那麼一切謎題,

將全部解開。


 讓霸氣外露的侗族老婆婆給你補補貴州的課。

圖 / 圖蟲


這幾年來,即便是我,

也快跟不上貴州的七十二變了。

似乎一夜之間,

與貴州有關的一切消息都格外地高上大。


貴陽、遵義成為GDP增速全國前三的城市;

貴陽更是成為了全國頭牌的大數據中心

各大互聯網巨頭的數據都存於貴陽,

蘋果的iCloud也在此選址,

也許貴陽已不覺間“接管”了你的手機


 貴陽,在大山深處一日千里地發展。

圖/西大街遊民


 連擎天柱也來貴陽躥門


高鐵通車、高速縱貫,

貴州成為西部第一個縣縣通高速的省;

以北盤江大橋為冠,

貴州有五座高空大橋排名世界前十

全球前一百貴州佔了一半。


 綠野仙蹤,這是貴州公路的寫照。

圖/咩咩和大王


 鴨池河大橋,貴州大橋不停刷新世界紀錄。

圖/飛蝗


 貴陽科幻片般的立交橋,只有老司機能搞定。

圖/幼兒園卧底


世界最大的射電望遠鏡,

被安置在平塘的喀斯特峯林中,

代表人類探索宇宙。


 平塘,世界最大的射電望遠鏡


梵淨山申遺成功後,

加上荔波、赤水、施秉雲台山,

貴州一共擁有了4世界自然遺產,

數量全國第一


 赤水,中國丹霞世界自然遺產


 荔波,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


 施秉雲台山,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II


 梵淨山,貴州最新的世界自然遺產。

圖/黑白分明 0821


春晚分會場選在了肇興千户侗寨;

短視頻APP中貴州的網紅美景與美食漫天飛;

《陳情令》、《將夜》、

《風味人間》、《無名之輩》、

《地球最後的夜晚》、《我不是藥神》,

等與貴州有關的影視作品

也讓貴州被更多人關注。


 陳情令的雲深不知處,在貴州的都勻拍攝


貴州人不重名利,不善辯駁,

深山煙火,我自超然。

但當傾羨與認可的目光投來時,還是會欣喜的。

記得奧運聖火傳遞到家鄉遵義的那一年,

老爸驕傲得不得了。

《舌尖上的中國》屢屢來貴州取材拍攝時,

也能感受到老鄉們對自家美食濃濃的自豪感。


 貴州的糯米飯,也許是天下最好吃的糯米飯。

圖/liveinguizhou instagram


 絲娃娃,最能代表貴州性格的小吃 

還記得童年時一手託着麪皮一手使勁塞的樣子嗎?


小時候,總希望貴州更發達,更多高樓大廈。

現在,卻越發珍惜貴州的返璞歸真


北京偶爾下雨時,會想起老家;

去趟京都看到嵐山竹林,會想起老家;

看白蛇緣起,小船穿過水洞,會想起老家;

看魔道祖師,瀑布中的雲深不知處,會想起老家;

咬到一顆青花椒,會想到老家;

吃到一口折耳根,更會想起老家。


 每每看到瀑布,都會念叨,還是貴州的更漂亮。

圖為赤水十丈洞 @ zhangzirong


十二年前剛開始旅行的時候,用了兩年的間隔年,

揹着帳篷,走過了中國的每一個省。

繼而又把魔爪伸到了國外,看過了萬水千山。

幾年之後,大概是幡然醒悟,

突然有了一種使命感,

覺得需要把貴州的大美,也説給人聽。

於是踏上了若干次貴州之旅。


 肇興千户侗寨的清晨。

圖/漫步的貓


在自己家鄉旅行是什麼感受?

就是和爸媽去省親的感覺。

沒有未知世界的不安全感,

沒有流浪的酷勁兒,

沒有打起精神眼觀八方耳聽六路的獵奇心。

瀑布從小見,

梯田不稀罕,

少族民族可以是同桌,

一口方言走遍天下。

然而,時不時發現自家的風景如此超凡時,

心中又會掀起一抹暗爽

此謂一半稀鬆平常,一半自豪滿溢。


 最美的風景裏,會掉落最美的精靈。

圖/楓梓 Lee


夏天,

放眼天下也難有比貴州更好的旅行目的地了。

藏區的雪已經化得差不多,

北方草原上的花期也過了,

高原的秋色還沒有開始,

熱帶海島是大浪呼嘯的雨季,

歐美也擠滿了放年假的遊客。


而貴州,正到了每年最精彩的時刻。

十萬大山裏的無數瀑布,彷彿一齊解開了封印。

25度的夏日,彩虹漫天,

水做成的仙境,在貴州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黃果樹大瀑布,在亞洲最大的水簾洞清涼濕身



 赤水十丈洞大瀑布,感受自然的力量。

圖/林文強


 興義馬嶺河峽谷,飛舞的是瀑布還是敖丙?

圖/一羣網深


貴州之美,總在看不見的地方。

曾經的難以到達,像結界一樣保護了那些祕境。

現在高速全開,崩不住了,

貴州進入“大發現時代”,

整個地圖都在熠熠生光。


 整個貴州地圖都在熠熠生光



黔之水

- 地平線上全是世界級的瀑布 -


從省會貴陽開始説起。

這應該是我僅次於家鄉遵義第二熟悉的城市。


兒時經常去貴陽看姨媽,

在表哥的店門口一盆一盆地吃烤豆腐

小學時在花溪的天河潭瀑布

拉着表姐鑽過水簾洞的畫面還記憶猶新;

工作以後也在貴陽出過長差,

做過一個長達半年的項目,做得並不開心,

那時安慰自己的就是貴陽的小吃,

酒店樓下的絲娃娃與裹卷,

是我每一天的療傷聖藥。


 貴陽的米皮春捲,包進百物的滋味


這一次的貴州之旅,帶上了老媽。

老媽有心事,説想出門走走。


以黃果樹大瀑布作為第一站。

童年時在黃果樹大瀑布有過一張照片,

那時的我只有老媽齊腰高,

暈了一路的車,鼻孔上堵着止血的紙,

身後的瀑布在冬天裏絲絲清秀。


 安順黃果樹大瀑布,久負盛名的亞洲最大瀑布。

圖/LusuAviation


此番再闖大瀑布,

就像在看自家成名已久的大閨女,

沒有任何陌生感。

多年以來,亞洲第一

黃果樹大瀑布一直守護着貴州旅遊的驕傲,

此行再次見到,心裏莫名冒起一陣感激。


夏季的水勢極為浩蕩,我們披着雨衣,

被瀑落深潭濺起的水汽吹得像兩個塑料袋,

大笑着穿過真正的“花果山水簾洞”。


 黃果樹景區內,未見瀑布已聞其聲


 環繞棧道,從另一側欣賞黃果樹大瀑布


 俯瞰黃果樹大瀑布

這是中國唯一能夠360度欣賞的瀑布


黃果樹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羣落。

白水河、灞陵河在大山中層層跌落,

接連形成了黃果樹、銀鍊墜潭、陡坡塘、螺絲灘、

滴水灘、衝坑、落葉龍潭等數十個瀑布。

我們在天星橋的森林中徒步,

湍急的水流就在腳邊,震盪心脾。

那是第一次體會到,

被有生命的水元素包圍是那麼舒服。


 天星橋的銀鍊墜潭瀑布,彷彿星辰在旋轉跌落


 陡坡塘瀑布,86版《西遊記》師徒在此走過


 滴水灘瀑布,410米的震撼高差,中國之最。

圖/休閒 116


 蜘蛛巖瀑布,暗河從洞中傾瀉而出


 衝坑瀑布,160米的高差,

卻只是黃果樹瀑布羣中的平凡一員


是夜,在大瀑布的客棧外吃了烙鍋。

滿足地躺下,

耳邊仍能聽到這方天地中的若干瀑布水聲,

互相交織着,遠遠地,

卻並不吵鬧,像是搖籃曲。

閉上眼,一種回家的感覺瞭然於心。


 瀑布客棧外,烙鍋裏的烤豆腐


從安順前往黔西南的興義,

會依次經過壯觀無匹的壩陵河大橋北盤江大橋

天墊變通途的戲法,

在貴州如家常便飯。


 壯觀的深切峽谷。

圖/ liveinguizhou instagram


黔之北境的山,

連綿偉岸,高峽深谷,

正如六盤水的烏蒙山

遵義的大婁山

銅仁的梵淨山(武陵山脈);


 烏蒙山,貴州西北的神祕高原。

圖/飛蝗


 畢節百里杜鵑花海,仙境般的花橋

圖/飛蝗


 烏江百里畫廊,峽谷邊的公路如游龍相伴

圖/飛蝗


而黔之南境的山,則温柔嬌滴,

遍佈的喀斯特峯林

無邊無際的綠色饅頭,

山間青草如茵,繁花似錦,

與雲南羅平、廣西桂林接壤,

氣質如出一轍。


 《白蛇緣起》,捕蛇村外全是饅頭狀的小山錐


黔西南,興義的萬峯林,

與《白蛇緣起》中捕蛇村外的場景,

幾乎一模一樣。

從高處俯瞰萬峯林,

崇山峻嶺間,

旋轉的油菜花田如同一個天地孕育的巨大陣法,

不知道在這裏住久了是不是也能吸收靈氣。


 興義萬峯林,納灰河畔的可愛村落

圖/Chen Jianping & liveinguizhou instagram


馬嶺河峽谷

被譽為地球上最美麗的傷疤

一個葱蘢的深澗,

上百條高逾百米的瀑布依次垂落,

仙境一般。

我和老媽徒步穿越了深谷裏的棧道,

只可惜沒有試一下這裏盛名在外的漂流。


 上百條瀑布,在馬嶺河峽谷中依次跌落

圖/liveinguizhou instagram


我們在納灰河畔徒步,

路過一個個可愛的村莊。

夕陽落山前的一剎,

陽光從萬千山峯後射下光柱,

明晃晃的梯田一下子全部變成金色,

鏡子般倒映着流淌的畫面:

暮歸的村民扛起鋤頭回家,

老嫗拉着孫女走在田坎上,

歸途上匯合的人們比劃着手勢談起天。

畫面無聲,全是人物的剪影在移動。

那一刻,

我彷彿看到了“千里江山圖”裏沒能畫出的人間事。


 興義,千里江山與人間煙火。圖/被遺忘的時光_



黔之洞天

- 關於地底世界的終極想象 -


《白蛇緣起》是這幾年我最愛的動畫電影。

觀影之時,許多場景自己好像都曾造訪過,

格外親切。


 《白蛇緣起》,阿宣與小白泛舟溶洞


阿宣與小白泛舟的那場戲,

阿宣唱起《何須問》,小船緩緩駛入水洞,

波光閃爍在巖壁,如夢如幻。

於我來説,那就是老家的模樣。


 紫雲格凸河,與動畫裏的場景一模一樣


貴州是個集喀斯特之大成的地方,

上有青冥之長天,下有淥水之波瀾。

省內處處皆是峯林瀑布、巖溶洞穴、

天坑地縫、鈣華台地、漏斗森林、地下湖泊。


 貴陽清鎮的羊皮洞瀑布,徒步才能抵達的祕境

圖/自由的影子


記得初中時愛聽地理課,

因為酷酷的地理老師愛講他年輕時,

在貴州探洞的故事。

在閃着幽藍銀光的鐘乳石湖泊中洗澡,

在生長着神劍般的石英結晶洞裏被美哭,

還有一次摔進暗洞,順着地下河一路漂流,

最後竟撿回一條小命。

我看着他半真半假地吹着那些故事,

就像在看一個傳奇。


 地底深處,有琅嬛福地。

圖/8264


小時候怕進洞穴,主要是怕黑。

現在長成這一身探險精神,

大概沒有比洞穴更讓人血脈噴張的地方了。

穿過無盡的黑暗,

地底是否有文明,

有史前遺蹟,

有巨型的水晶,

有修仙的傳承,

有龍族的墓地。

沒事開一開腦洞,旅行的路上,樂趣更多。


 遵義探洞隊伍,進入洞穴探險。

圖/遵義洞穴探險


 末日科幻片的即視感。

圖/遵義洞穴探險


畢節織金洞,是貴州成名最早的洞穴。

《中國國家地理》曾經評選其為

“中國最美洞穴”冠軍。

實至名歸,織金洞內一座宮殿挨着一座宮殿,

無數的絕品巖溶奇觀,隨便拿出一件,

就足以充當其它溶洞的鎮洞之寶。


 織金洞的大壁畫


 織金洞的鎮洞寶貝之一,霸王盔。圖/楊秀勇


在織金洞內遊覽時,我沒有跟隨嚮導,

而是等待熄掉燈效時,

獨自一人去感受大自然的偉大。

微光中,能看見巖溶立柱的立體感,

安靜下來後,能聽見水滴落下的聲音,

那才是溶洞真正的生命。


 織金洞,感受溶洞真正的生命


現在,貴州各地“後起之秀”的洞穴景觀,

頗有了一種要超越織金洞的衝勁。


遵義綏陽的雙河洞

經過中法聯合隊30年的科考,

257公里的長度(仍然在探),

已經躋身亞洲第一。


 户外愛好者,在遵義的洞穴垂降


 雙河洞,地底的鏡像世界


 雙河洞,探祕地底的湖泊。

圖/無影


 雙河洞,發現每一處大自然的物華天寶


 雙河洞深處,還有多少未被發現的窒息之美

圖/李貴雲


大方九洞天,泛舟洞中暗河,

九個巨大天窗,依此射下光束,就像神諭。


 畢節的九洞天,九洞連穿。

圖/peoples_daily instagram


紫雲格凸河,更是世界級的探險聖地。

全球各地的攀巖大神在這裏朝聖,

一整座山上全是巨大的穿洞,

暗河似乎能夠漂流到地球的中心,

這是隻有科幻電影裏才敢發揮的想象力。


 紫雲格凸河,一人一艇,闖入隱祕之地


 紫雲格凸河,滿足對洞穴的一切想象


 這裏是世界級的攀巖聖地。

圖/drizzle222


 全球各地的户外大神都來這裏朝聖。

圖/李林 1020


 而當外人把這裏當作探險聖地時, 

本地人卻已在洞裏安然建立村落


貴州,用神奇回答一切。



黔之南

- 愛麗絲夢遊的仙境在這裏 -


你去過夢裏的地方嗎?


年少的時候愛做夢,

也一度相信夢裏反覆出現的場景,

與現實必有映射。

第一次學潛水的時候,

連續做了一個星期有關大海的夢,

划着獨木舟漂在平滑如鏡的海面,

星空倒映在海里,

和電影《少年派》裏一模一樣。

更是經常夢到雪山,反覆夢到同一個地方,

夢裏的雪山也叫梅里,但又和現實中的不同。

但是大海是真實的,梅里雪山是真實的,

所以我知道夢境可以是現實的延伸,反之亦然。


 黔南,愛麗絲夢遊的仙境在這裏

圖/陸風 LandWind


有段時間,夢裏時常出現一個湖,

透着寶石般的藍。

夢裏是第一人稱的視角,

坐在小舟上,無聲地漂。

低頭看,水底有落花,有彩色的葉子,

像是萬花筒。

抬頭望,水面很多霧氣,

參天的大樹從水裏長出,像是一座漂浮的森林。

小船就在大樹之間穿行,

直到前方出現一個瀑布。

每次穿過瀑布的瞬間,夢就結束了。

不是醒來,只是不記得再之後的事。


 秋天的荔波,孔雀藍是這裏的基色


我一直用 “千華夢地”來形容這個地方。

多次在橫斷山徒步時,

心中也不忘去尋找夢裏的場景。

在九寨溝時,似乎很像,卻仍舊不是。

直到去到荔波,我才知道自己找到了。


在2007年被評為世界自然遺產前,

黔南的荔波,無人聽聞。

那時的小縣城,鮮有遊客,

街上只有一家門面很小的遊客中心,

小妹用蹩腳的普通話熱情地介紹起荔波的好去處,

牆上掛着一幅合成的巨畫,

畫中是窩窩頭般的綠色山包,環繞着澄藍的湖,

心頭一陣熟悉。

晚上有街邊美味的燒烤,和特色的冰鎮楊梅湯


 荔波,小七孔古橋


 小七孔的拉雅瀑布


小七孔美到肝顫。

流水像一條連貫的游龍,

時而是綠松石,時而是孔雀藍,

在這片叢林裏上演了驚人的魔法。

形似九寨溝,但神韻不同,更為精緻。

小七孔古橋開始,沿着68級瀑布一路攀山,

穿過水上森林,直至卧龍潭

一路三魂不見七魄。

老媽對我説:

“兒子,謝謝你把我帶過來,這裏好美好美,

媽媽的心事一下子就放下了!”

我開心得跟喝了蜜一樣。


 小七孔,68 級瀑布


 卧龍潭的水幕瀑布,一面平靜,一面浩蕩

圖/一鏡走天涯 1314


我和老媽在小七孔走了兩天,仍舊沒能玩遍。

最難忘的記憶,是誤入了龜背山深處荒廢的步道。

那裏幾乎沒有遊客涉足,

失修的棧道上積滿落葉和青苔,

不少路段需要穿過纏繞的藤蔓才能前行。

我們防着滑,小心地走到山谷的深處,

然後發現了此行最仙的祕境。


 闖入龜背山的祕境,瀑布與青苔粧點的世界


 龜背山深處,發現了若干盛滿潭水的冰臼


270度環繞的翠綠山谷,把一個深潭包圍了起來。

潭水透明似果凍,水裏長滿小樹,枝頭開着花。

十數條瀑布,從每一個方向傾瀉下來,

像是珠簾,遮住絕壁上的洞穴。

我小心攀至洞穴入口,略微探進,

深手不見五指,便不敢再入。

不知是否連通着另外一個世界。

回頭俯瞰山谷時,陽光垂直灑下,

畫出兩條彩虹,首尾相連地浮動在瀑布之間。

這種境界的美,我早已神思迷失。

此處本不是遊客們會到達的常規路線,

不知小七孔還有多少這樣未被發現的仙境。


 270度的深谷,圍起了一汪深潭


 陽光瀉進山谷,點燃了潭水上方的彩虹


最後的時間,是在鴛鴦湖的探險。

森林將湖面分割成紛繁的水路,

我和媽媽前後着力划着船漿,

悠悠穿行在這片水上迷宮。


水色是礦物質的純藍,

水底是樹枝、落葉、藻類,層疊的

數不盡的參天大樹,從水中生長而出。

頭頂的森林撐開樹冠,合蔭住天空,

只有碎裂陽光透下。

我們這一葉小舟,

彷彿漂浮在一個鏡向對稱的童話世界裏。


 泛舟在鴛鴦湖水上迷宮,

富含礦物質的水色,美到迷醉


媽媽如往常一樣,側身捧起一掌的湖水,

仔細端詳。那一刻,我終於恍悟。


千華夢地,

我在夢裏來過這裏。


 小七孔鴛鴦湖,是我荔波最眷戀的回憶


第一次荔波之旅結束後,始終魂牽夢縈,

心心念念着小七孔。

幾年之後,我又捲土重來

選在了一個春天的末尾。


第二次荔波之旅,雨水很豐沛,

小七孔裏的水勢更為浩蕩

春天的林子裏開滿了鈴鐺狀的花,

翠谷瀑布的棧道已經修得很好。


小七孔依然美麗,

一切都很熟悉,

但很多感受卻不同了。

最終沒有再去龜背山,也沒有去鴛鴦湖,

已經過去的事,

也許不該總惦念着找回來。


 小七孔翠谷景區


 翠谷瀑布從山間傾下,

這也是《跟着貝爾去冒險》的拍攝地


茂蘭自然保護區的那一天,

穿越原始的漏斗森林,溯溪探洞,

下着雨,徒步得很辛苦。

但茂蘭之美,非親臨不能言喻,

是我心中永遠的綠野仙蹤


 荔波茂蘭自然保護區,世界遺產地真正的精華

圖/中易水寒


 穿越神仙洞、黑洞、九洞天,茂蘭的頂級體驗


 拿着手電筒在黑暗中前行,驅散內心的恐懼


第二次的荔波,也與那時的一段感情有關。

因為太眷戀所以回來,

卻終要離開。

走的時候,開車在盤山公路上,

山間全是霧,仙境一般。

車裏放起AMEI的《我最親愛的》,一路淚目。


夢總有醒的時候。


 再見荔波,夢總有醒的時候



黔東南

- 十萬大山裏的終極祕境 -


如果説貴州的其它旅行片段都是短篇故事,

那麼黔東南,就是一本長篇小説。

這是貴州的終極目的地。


 肇興千户侗寨,鼓樓在夜色中亭亭玉立

圖/cocoanext instagram


關於黔東南的頭銜實在太多。

《紐約時報》評出的一生必去旅行地,

更是聯合國欽點的全球

“返璞歸真、迴歸自然”旅行地,

亞洲僅有西藏與黔東南入選。


黔東南與貴州的其它旅遊勝地都不同,

不以絕頂風光勾人,

交通又極為不便,

國人鮮有涉足。

誰又能想到,

原生態的祕境在這裏達到了奇蹟般的密度,

它早已是歐美揹包客影影綽綽的天堂。


 黔東南,每一座大山背後都有一場人間煙火

圖/漫步的貓


 黎平黃崗侗寨,千百年的時光在這裏定格


距離最近的凱里,是黔東南的門户。

一路往南,首先便是聞名遐邇的西江千户苗寨

便利的交通,讓這裏成為了最早開發的景區。

白天的苗寨人流熙攘,

但到了晚上,看見漫天的燈盞亮起,

苗寨的星點勾勒出了大山的形狀,

彷彿能看到蚩尤大神不滅的英魂。


 西江千户苗寨,中國最大的苗寨。

圖/nk7 instagram


 西江苗寨依山而建

圖/nicholasku instagram


 夜的苗寨,燈火亮起,彷彿千與千尋裏的畫面

圖/嗯嗯 764


在西江苗寨小住的日子,正值事業滇沛。

記得廣場上表演苗族歌舞的時候,

趕上一個電話面試,

還讓老媽帶着相機一個人跑到演舞場去拍照片,

我則關上木窗,

在客棧裏佯裝鎮定地回答着面試官的問題。


 苗寨之夜,燈火勾勒出了大山的形狀。

圖/微塵_


 每每想到蚩尤與九黎部族的傳説,總有一陣感動 

圖/harimaolee instagram


剩下的時間,吃了無數的現打餈粑

看過黎明時分寧靜的炊煙

聽過入夜時河邊的醉酒人哼唱的情歌。

失意的人總不少。


西江的最後一天,

我在早晨的梯田遊走拍片,

回頭看見稻禾中的亭子,

亭中的苗族阿姐頭戴大花,

媽媽坐在她身邊,探頭望着我,

好像我是一個忘了回家的孩子。


 夜夜笙歌的西江,失意的人總不少


離開西江千户苗寨,

翻過雷公山裏的峯巒疊嶂,

便來到了黔東南的深處,榕江


十年前的加榜梯田,路還沒有修通。

從榕江出發的公交車,把我和老媽在半途放下,

進山的路很遠,我們走在雙腳寬的田坎,

徒步了十公里,方才抵達。

我拍照片時,老媽總怕我曬着,

在背後給我打着傘,卻對她的疲勞不言不語。


 加榜梯田,真正的桃源鄉。

圖/行攝快樂


加榜梯田是真正的桃源鄉。

“不知有漢,更無論魏晉”只會發生在這樣的地方。


我們在加車村,住在村支書家的簡陋板牀,

與屋外無邊無際的梯田,認真相處了兩天。

這裏沒有遊客,不通車輛,苗人不識漢語,

但是善意的表達從來不用依靠語言。

在山間漫步時,田裏勞作的人,會放下鋤頭,

驚訝地看向我們,繼而努力地揮手示好

穿肚兜的姑娘們看見外來的我們,

羞澀地披上外衣,嘻笑着跑開;

還有樹蔭下正在做手抓糯米飯的老奶奶,

一個勁兒地要與我們分享她的午餐。

語言的力量消失,微笑代替了一切。


 月亮山裏的童話。

圖/何兆賢


 語言的力量消失,微笑在這裏代替了一切

圖/何兆賢


貴州加榜、雲南元陽、廣西龍勝,三大梯田,

同樣的波瀾萬頃,也有各自不同的美。

加榜梯田最美的攝影季節也是早春,

注滿水的梯田會像萬千碎裂的鏡子,倒映長空。


 在仙境中日出而作,該是人間最美的風景

圖/紫月 184


但我更喜歡加榜的夏與秋。

夏季的月亮山,梯田好似毛絨絨的綠毯子,

糯稻已經長得很高,

在山風的吹拂下海浪般舞動,香氣漫山飄


 夏秋之季的加榜,好像毛絨絨的毯子。

圖/風流藝術家


我們坐在田坎上,就像坐在龍貓的肚皮上。

老媽説:

“以後再你老爸吵架了,

我就一個人跑到這裏來住上幾天,尋個清淨。”

我笑道:

“前提是媽媽你不暈車啊!”


 我們都是走在龍貓肚皮上的孩子 @ 行攝快樂


榕江開始,

一路經過從江黎平,直至鎮遠

黔東南的祕境之旅才真正揭開帷幕。

宰蕩侗寨、銀潭侗寨、邑沙苗寨、

小黃侗寨、高華瑤寨、黃崗侗寨、

地捫侗寨、肇興侗寨、堂安侗寨,

像掉落在凡間的星宿,

等着旅行者一個一個去摘取。


 鎮遠古城,舞陽河邊的青龍洞古蹟。

圖/浪浪超


 高華瑤寨,泡一次祕傳的瑤族私湯

圖/浪浪超


 肇興千户侗寨,鼓樓在夜色中華燈初上

圖/不要説話 ylc


 懷念在肇興住過的每一個夜晚

圖/張子量


我們在榕江吃了著名的榕江西瓜

在從江嘗過黔東南的黑暗料理羊癟火鍋

在小黃聽了天籟般的侗族大歌

在高華泡了大山裏的瑤族祕湯

地捫的少男少女們在河裏嬉水,

還是人類未曾偷吃禁果前的原始模樣;

洛香與肇興的烤肉糯米飯

讓我流了一個月的口水。


 侗族大歌,從黔東南傳出的天籟之聲,

卻讓全世界為其屏息驚歎

圖/fy 影、Tomas690


 小黃侗寨,可愛的小娃,也會唱大歌

圖/蔬菜的糖果會


 岜沙苗寨,中國最後的持槍部落

圖/拍照的阿亮


 侗鄉和苗鄉的迎門酒,小心別被灌醉咯


 苗家的長桌宴,盯着看的是美食,

還是漂亮的苗家姑娘?

圖/李林 1020


黔東南最難忘的一晚,在肇興山外的堂安村

徒步到山頂的那個下午,

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壞了,

無法辦公,無法收郵件(彼時),

就像最後一根稻草,

讓被失業籠罩的情緒徹底崩塌。


跑遍了小山村,卻找不到修電腦的地方。

突然,一抹紅光穿過雲層,打在臉上,暖暖的。

轉頭看,是漸落西山的夕陽,

鵝蛋黃般,無慾無求的樣子。

就是那一瞬間,焦慮感從頂點轟然釋放,

竟炸出了一種破罐子破摔的爽快。


 堂安侗寨,夕陽從梯田後的遠山落下

圖/何兆賢


於是有了那個念頭通達的黃昏。

坐在堂安的梯田間,望着染紅的天際。

這裏的生活很簡單,

這裏的人卻很快樂,

這裏已是十萬大山的另一端啊。

事業一時成敗,又何以論英雄!


老媽懂我,牽着我的手走過侗族的風雨橋,

這是她的儀式感。

她説,

一起走過風雨橋,永不回頭,

風雨之後總會有彩虹。

這就是侗族風雨橋的寓意。

那一次,我看向她的眼,用力地點頭。


 風雨之後,總有天高任鳥飛的時候。

圖/採石


黔之北

- 鄉愁是歸途,是舌尖上的一口飯 -


大學時放假回老家,

總是先飛到重慶,再坐巴士回遵義。

冬季的祟遵高速,兩側峯林環伺,

山頭噙滿冰霜,在車窗外飛速掠過。

歸途的一路風雪,就是鄉愁。


 遵義的高架橋,連通着歸鄉的路。

圖/有如果的遙遠瞬間


後來遵義有了機場,就省卻了輾轉。

就像貴州的許多地方一樣,

千山萬水的阻隔,被蟲洞般地縮短了距離。

以前在貴州旅行,

去隨便偏遠一些的目的地,

動輒經歷十個小時的盤山公路,

暈得七葷八素,

如今卻只需要三分之一的時間。


 黔西南著名的晴隆 24 道拐, 代表着貴州以往的通行之難 

圖/李林 1020


黔之北境,遵義赤水,

榮登世界自然遺產名錄的那一年,

我幾乎是逢人就要大肆宣傳一番。

並且在第一時間,踏上了旅途。


 赤水世界自然遺產地,燕子巖瀑布


赤水之美,在於地球紀元的穿越感。

數千條瀑布,在赤水的大山裏閃耀。

丹霞在這裏發育得尤為成熟,

瀑布化作溪水,流過赤紅巖石,

也被染成紅色,所以才有赤水一説。

這裏有中國最為原始的森林,

世界罕見的桫欏樹與捲曲的蕨類植物,

分秒間把人拉回恐龍時代的侏羅紀。


 赤水十丈洞大瀑布,敢向黃果樹叫板


 披好雨衣,在大瀑布的水幕中釋放自己

圖/pplee6778


 無處不在的桫欏,分秒間把人拉回侏羅紀的地球

圖/貴陽一休


 從燕子巖的水簾洞後,俯瞰葱蘢山谷


 四洞溝,每一個瀑布都有水簾洞

圖/馮陽


 紅石野谷,赤紅的丹霞地質奇觀


我卻最喜歡赤水的竹林。

這裏深藏着中國最大的竹海。


在晨曉的寶源梯田等待日出時,

看到一位身材矮小的白髮老婆婆,

穿着藍色的布依族服裝,

肩扛着一條茶杯口粗卡車般長的楠竹,

信步走過,世外高人的氣場。

一番搭訕,老婆婆邀請我們去到她的家裏做客。

瓦片房外,我聽着老婆婆擺談着遠方兒女的瑣事,

眼前是霧鎖的梯田,倒映着竹林。

恍惚間像回到了童年時的奶奶家,

也有百草園,也有竹子,

也有奶奶講故事的叨叨聲。


 赤水深藏着中國最大的竹海。

圖/Lynn 沁


在黔之東北的銅仁,

梵淨山成功地申遺,我又驕傲了一次。

從國家地理,到ins,

關於梵淨山有多仙的盛讚已不絕於耳。


我也還記得和老媽在山上旅舍過夜時,

聽了一宿的大雨,與清晨磅礴的雲海

山中見到了數十種野生動物

生態之好在其它景區不敢想。

拉着鐵鏈攀登紅雲金頂,絕險無比,

但是站在雲端的剎那,任誰都是仙人了吧。


 梵淨山,仙氣繚繞的紅雲金頂。

圖/ jordhammond Instagram


 梵淨山中,雲霧是永遠的常客。

圖/茶小二 plus


 從老金頂遙望紅雲金頂的經典角度


 蘑菇石,梵淨山的浪漫。

圖/老李菜刀


對貴州人來説,最濃的鄉愁,在舌尖。


是一碗茅台,是一碟蘸水

烏江魚,是腸旺面

泡蘿蔔,是黃糕粑

臘肉,是豆花

水城烙鍋,是洋芋粑粑

涼拌折耳根,是戀愛豆腐果

更是那出神入化的吃辣文化


 勁道的腸旺面,只有貴陽才能吃到的口感


 香甜的五色糯米飯


 青巖古鎮的糕粑稀飯


 一口蹄花,一碟蘸水,人間至味


 夜市裏的炒田螺,舌頭唆出的江湖


《舌尖3》裏有一集,解説道:

“辣椒對貴州人而言,是患難與共的情誼,

對四川人卻是兩情相悦。

貴州的辣椒到了四川,是它最好的歸宿。”

我為這句話毆氣了一年。

為什麼貴州與辣椒就不是兩情相悦了?

憑什麼貴州就不是辣椒的歸宿?

希望以後的美食節目團隊,

能夠再多瞭解一下西南飲食文化,

不要再為了寫作文而生造句子


 糟辣椒,人人家裏都必備一罐


遵義是中國最大的辣椒產地和交易市場,

而辣椒文化也早已紮根在每一人貴州人的靈魂。

黔之北,有着和川渝相近的口味,

重麻重辣大行其道;

黔之南,則把酸辣發揮到了極致,

所謂“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躥躥”。


在貴州逛一逛菜市場的辣椒攤販,

眼睛都要被閃瞎。

常年在北京,廚房裏從不可少的,

必是從老家帶來的

糟辣椒、油辣椒、

幹辣椒麪、糊辣椒麪、

餈粑辣椒、筒筒辣椒……

外地人暈頭轉向的辣椒製法,

我們卻為其中的味覺差別洋洋得意。


 糟辣椒裏撒上冰糖,融化出更豐富的滋味。

圖/ liveinguizhou instagram


 貴州的全桌辣椒宴,敢不敢來嘗試一把 

圖/liveinguizhou instagram


貴州之美味,就像貴州的山野一樣,

無形中總有一種力量,

把它“拘禁”在貴州,

不讓它出去“興風作浪”。


酸湯魚出了黔東南,

就吃不出辛香的山野味;

茅台酒出了茅台鎮,

就再釀不出那飄出一里的濃香;

烏江魚出了烏江鎮,

就沒有了與其惺惺相惜的豆花;

羊肉粉出了遵義,

就再也沒有那一口欲仙欲死的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