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熟悉的公交站名,其實是老杭州的邊界

城市怎麼辦2019-09-13 22:59:01


叮咚~武林門到了,請下站的乘客做好準備,注意腳下安全……


坐過杭州公交的朋友們一定很熟悉這句公交報站聲,位於杭州市區環城西路和體育場路交叉口的武林門站,是重要的公共交通換乘點。附近高樓林立,行人繁忙,一派繁華景象。


然而不知過往的行人是否有注意到,雖為“武林門”,然而武林這“門”何在?很少有人能夠給出準確答案。類似的,杭州還有“鳳山門”、“艮山門”、“清波門”、“錢塘門”等公交站名,然而大都是隻聽門卻不見門。


武林門碼頭


杭州有很多地名都伴隨着一段歷史典故,這些“門”亦是,往前倒推一百多年,這些地方可真是有高聳的“門”,是為當時進出杭州的城門。


老一輩人或許還記得,杭州有“十門”之稱,分別是今天的武林門、艮山門、鳳山門、清泰門、望江門、候潮門、清波門、湧金門、錢塘門、慶春門。


杭州十門的基本信息


然我們把時間拉長到杭州建城時期:城垣始建於隋文帝開皇十一年(591年),在鳳凰山依山築城,彼時的杭州只有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四門:錢唐門、鳳凰門、鹽橋門、炭橋新門。隋時,中國的經濟中心不在江南,杭州城規模不大,只“週三十六裏九十步”。


五代時期,吳越錢氏割據東南,以杭為都,休養生息。為了適應首都不斷髮展的經濟水平和居住人口,錢氏對杭州進行了擴建,城門也增長到了十座,但這並非今天的杭州十門。


“老十門”方位圖


南宋時期,再次作為首都的杭州迎來了經濟文化發展的高峯,人口劇增,杭城也再一次進行了擴建,此時杭州外牆共有旱門和水門共十八座,是為歷史最高。


今天的杭州十門成型於明代。有明一代,杭州陸續修復了先前被遺棄的十三座城門(元人禁止修築城牆),有些予以更名,今天我們所説的“杭州十門”,在明末已經成型,有清一代,未曾改變。


南宋杭州城


時間來到了近現代,伴隨着蒸汽動力和熱兵器時代的到來,城牆這種存在了數千年之久的安防措施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其存在成為了城市擴張和道路普及的障礙。


光緒年間,滬杭鐵路從東城牆穿城而過,清泰門城牆被拆毀,接着武林門、鳳山門也因築路而拆除。民國之初,也因建設之需,錢塘、湧金、清波等門拆毀,修築湖濱路、延齡路馬路,城市與西湖成為一體。1959年,因建環城東路,最後一段城牆被拆去,城門自然隨着城牆的失去而一併拆毀。


清末錢塘門掠影

清末武林門掠影


滄海變桑田,守衞杭州千餘載的城牆在短短几十年裏被依次拆除,逐漸湮滅於歷史中,取而代之的是古城門遺址石碑,以及老一輩人遙遠的記憶。他們小時候,杭州十門各有各的故事:有的城門下曾聚集了勤勞的菜農;有的成了大户千金外出踏春的必經之路;有的則是船伕門招攬生意的地點...


因此也留下了這樣一曲民謠:武林門外魚擔兒,艮山門外絲籃兒,鳳山門外跑馬兒,清泰門外鹽擔兒,望江門外菜擔兒,候潮門外酒罈兒,清波門外柴擔兒,湧金門外划船兒,錢塘門外香籃兒,慶春門外糞擔兒。


“十門民謠”釋義


杭州是一座重視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城市。這些遺產凝結着幾千年來杭州先民的勤勞和智慧,承載着杭州悠久的文化積澱和物質財富,不僅是城市“文化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經濟“硬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1994年,杭州市人民政府在最後被拆除的十座城門的原址,立碑紀念。這十座石碑默默地注視着過往的行人,訴説着他曾經的存在:是國野的邊界,是忠誠的武備。


十城門碑記


在杭州環城東路與慶春東路交叉口,原慶春門遺址上,建起了一座杭州古城牆陳列館,在這裏,市民可以讀到杭州城垣變更的歷史。


慶春門遺址上的杭州古城牆陳列館

博物館內景


博物館分左右展區。右展區內陳列着杭州的古城牆地圖、城門老照片以及一些古城磚、護基木樁等文物,直觀地展示了是杭州古城牆的發展史。左展區主要通過繪畫、雕刻、影視動畫等藝術形式,講述杭州城垣歷史中一個個古老故事和美麗傳説。如錢王乘舟保牙城、韓世忠收復杭城等。整個展館與周圍環境相得益彰,不顯突兀,歷史在這裏融入了現代,現代在這裏傾聽着歷史。


供稿:王  俊

審核:施  劍

推 薦 閲 讀  ↓ ↓ ↓

南宋臨安“十二時辰”


一座南宋城池,何以能夠獨釣“中原”三十六年?


新安江、富春江、錢塘江:跨越時空的對話

喜歡本篇內容請給我們點個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77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