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後,首批“二孩”入園難、入園貴怎麼破?

城市怎麼辦2019-09-13 22:58:57


今年9月,“全面二孩政策”後出生的首批適齡兒童將陸續開始進入幼兒園。根據西南大學教育政策研究所的一份研究報告預測,從2019年開始,學前教育資源需求開始大幅度增長,2019年學前教育階段將因“全面二孩”政策新增適齡幼兒接近600萬人,預計到2021年,幼兒教師和保育員缺口超過300萬人。



“入園難”是新舊問題的共同結果


幼兒園入園難、入園貴問題早已存在多年,不能完全算在“全面二孩政策”頭上。當然,“全面二孩政策”確實帶來了一波嬰兒潮,增加了適齡幼兒數量,從而加劇了這一問題。而各地對於學前教育不夠重視,沒能對學前教育起到兜底作用,這導致學前教育有些不規範,入圍難、收費貴問題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全面二孩政策”推出之後,就讓這一問題變得更加嚴重,所以“入園難”是新舊問題的共同結果。


 “入園難,進公辦園更難”已成為一種普遍現象,一些幼兒園收費已遠遠超過大學,然而入園卻比進大學還難,這顯然是不合理的。這種現象既與幼兒教育的過度市場化有關,更與我國對幼兒教育的投入不足有關。


在優質公辦幼兒園日益成為社會稀缺資源前提下,我們看到了各種怪狀:徹夜排隊報名、家長“比賽”交錢、“條子生”氾濫……而隱藏其後的一個事實是:有關統計數字顯示,在我國,幼教佔公共教育經費的比重僅為1.3%,這一數字遠遠低於東南亞的泰國16.4%,也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專家觀點:政府主導是解決學前教育所有問題的突破口


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副理事長王化敏認為,政府應保障每一個兒童公平接受教育的權利,不能總依靠民辦園解決問題,應大量建設公辦園。“首先應該加大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即使在金融危機下,美國等發達國家對學前教育的經費投入也在增長,而我國對學前教育的經費投入,一直佔整個教育經費支出的1.3%左右。”


王化敏指出,“還要做好規劃,在城市社區、城鄉接合部、農村都要興建高質量的幼兒園。”在上海,70%的幼兒園是公辦園,也實施對民辦園積極扶持政策。如果小區裏有民辦園,小區孩子的收費標準只相當於公辦園,政府會給予補貼。這相當於由政府出資購買服務。“解決學前教育問題,獲益最大的也是政府。這對社會穩定發展和國家、民族的未來都有好處。”


原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杭州城市學研究理事會理事長,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首席專家王國平指出,2010年7月國務院發佈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中提出,中國教育體系由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中階段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民族教育、特殊教育八大部分組成。


王國平強調,《綱要》第一次把學前教育作為中國的國家教育體系組成部分,而且是基礎部分,排在第一位,是“金字塔”的基座。《綱要》中要求,建立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辦民辦並舉的辦園體制,這就提醒我們,政府主導是解決學前教育所有問題的突破口。目前學前教育出現問題,主要原因就在於政府主導沒有真正體現。解決學前教育的問題,必須首先研究解決好政府主導這一命題。



解決“入園難”的政府“兜底”舉措


對於“入園難”的問題,國家及地方相關部門也是頻頻出招。早在2009年,杭州市委、市政府《關於進一步推進名校集團化戰略的實施意見》就對學前教育提出了“儘快在杭州形成15年一條龍式的優質教育體系”的要求,計劃在全省乃至全國率先形成15年一條龍式的優質教育體系,包括了3年的優質學前教育。


2010年,國務院《關於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中指出,要把發展學前教育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多種形式擴大學前教育資源。


2018年底,中共中央、國務院再次聚焦學前教育,出台《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到2020年,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在園幼兒佔比)達到80%。


2019年7月29日,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議召開,要求多渠道辦好學前教育,重視解決“入園難”問題。


據教育發展統計公報統計,2010年,學前教育較快發展。幼兒園數、在園幼兒數、幼兒園園長和教師數均有增加。全國共有幼兒園15.04萬所,到了2018年,幼兒園數量與8年前相比,已達到26.67萬所。


今年4月,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各省(區、市)黨委、政府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抓緊研究制訂《若干意見》實施意見和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方案,推進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


比如,北京通過利用疏解騰退空間新建改擴建幼兒園、支持國有企事業單位和街道辦園、以租代建等多種方式,擴大普惠性資源供給,2018年新增學前學位超過3萬個,2019年擬再新增學位3萬個。今年4月的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教委副巡視員馮洪榮表示,對所有普惠性幼兒園,不管公辦民辦,只要提供安全的、有質量的教育,都納入生均定額補助、一次性擴學位補助及租金補助範圍,並對於由非普惠性民辦幼兒園轉為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給予一次性獎勵。2018年,北京市學前教育經費佔財政教育經費的比例由3%提高到10%。


天津2019年計劃新建、改擴建幼兒園150所、新增學位4萬個。河北提出到2020年實現行政村普惠性學前教育全覆蓋,每個鄉鎮至少辦好一所公辦中心園,每個常住人口在3000人以上的村至少建成1所標準化公辦園。


山東2018-2020年每年新建改擴建幼兒園超2000所,新增學位50萬個以上。河南2019年計劃新建、改擴建幼兒園1000所,新增學位10萬個。


國家及地方政府部門在解決“入園難”難題時積極作為,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隨着適齡兒童的增長,缺口仍然很大。要能破解這些難題,需要地方政府、相關部門能夠繼續做大學前教育資源這塊“蛋糕”,要對學前教育起到兜底責任。在人口紅利消失、老齡化加速的當下,降低育齡夫婦的生育成本、鼓勵生育,有利於國家利益與民族未來,破解幼兒園“入園難”問題,也就更顯緊迫而重要。


【參考文獻】

1. 王國平:《城市怎麼辦》第8卷,2010.8;

2. 快資訊:《幼兒園入園難,不能完全算在“全面二孩政策”頭上》,2019.8;

3. 搜狐新聞:《“入園難”是家事更是國事》,2019.8;

4. 搜狐新聞:《幼兒園入園難將至少持續五年 入托難難於上大學》,2010.7;

5. 北京青年報:《解決二孩入園難應強化政府“兜底”》,2019.8


供稿:江明霞、林玥玥

審核:方誌明

推 薦 閲 讀  ↓ ↓ ↓

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源頭及破解對策——從中學校長髮出“救救孩子”的呼聲談起


從冠軍搖籃到天元公學


新安江、富春江、錢塘江:跨越時空的對話

喜歡本篇內容請給我們點個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77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