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錄:她25歲,我42歲,她愛上我,卻不是為了錢

毒舌女2019-09-13 11:53:49

今天給大家推薦一個優質作者

來自女神書館的池槿文

下面是她和她小夥伴寫的故事,請欣賞



 


認識穆貝貝時,她25歲,我42歲,單身。

 

一開始我沒把她往女朋友方面想。畢竟我已步入中年,連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她年輕漂亮,腰細腿長,符合很多男人理想的擇偶標準。

 

那天晚上幾個朋友一起吃飯,其中有穆貝貝。飯局臨近結束時,她悄悄問我能不能送她回家,我忙點點頭,受寵若驚。

 

途中聊天,她問我孩子多大了,我回答還沒結婚。她説是不是你太挑,我説不是,只是習慣了一個人,而且基於父輩的影響,對婚姻有些恐懼。

 

説到這裏她看了我一眼。我感覺自己這句話觸動了她的某根神經,產生了共鳴。

 

她要了我的手機號碼,此後經常發信息聊天,天馬行空地聊,聊着聊着,我就喜歡上她了。

 

慢慢地我瞭解到,在家庭缺失感方面,穆貝貝和我差不多。

 

我自小父母離異,由奶奶帶大。


穆貝貝12歲時母親離異再婚,帶着她與繼父一起生活。


她害怕繼父,常年住校,高中畢業來到這座城市打工,很少回老家。

 

喜歡歸喜歡,還談不上有結婚的念頭。年齡差是主要問題,另一個問題是:我不知道自己能給她什麼。

 


那天我開車回鄉下看望奶奶,穆貝貝陪着我去了。

 

正逢初夏,一年中農村最好的季節。

 

傍晚,我端了盆熱水給奶奶洗腳,穆貝貝走過來,笑着將我推到一邊。


她蹲下來,手伸進水盆,一邊給奶奶按摩,一邊陪着老人家聊天。那一刻,我感到心中十分温暖。

 

穆貝貝和奶奶睡裏屋,我睡外屋。夜裏,我聽到裏屋門吱嘎響了一聲,穆貝貝赤着腳出來了。她像只小貓一樣無聲無息地爬上炕,鑽進我被子裏。

 

那是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

 

藉着月光,我看到她左胸上有一塊黃豆粒大小的褐色疤痕,問她怎麼回事。她説小時候不聽話,被繼父用煙頭燙的。

 

那一刻,我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可是這個位置......


我疑問地看着她。

 

她不説話,將臉撇向一邊。那一刻,我看到一滴淚珠從她臉上滑向枕邊。

 

從小到大,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不堪回首的經歷,別人能做的,就是儘量不去觸碰它們,讓它們靜靜地癒合。



 



從農村回來,我和穆貝貝同居了。

 

她從出租屋搬進我的兩居室,興高采烈的像個孩子。

 

她不會做飯,我告訴她,那本來就是男人的事兒。她碗刷不乾淨,我就悄悄重刷一遍,後來乾脆不讓她刷了。用我的話説,你和我在一起,只管肆無忌憚地幸福好了。

 

我在一家商業貸款公司給老闆當司機兼保鏢,通宵達旦地工作是常有的事兒。我不在家時,穆貝貝就點外賣,家裏衞生什麼的等我回來再搞。

 

35歲以前還好,過了35歲,那種日以繼夜的工作身體就有些吃不消。我漸漸產生了危機感。

 

為此,我加倍表現,在老闆面前儘量不表現出老態。

 

可這一天還是來了。

 

那天,老闆帶了個新人來到公司,介紹是他的新任司機兼保鏢。然後將我單獨叫到他辦公室,對我説,他已經安排我去保安部任副經理,工作相對悠閒。

 

他説:


你放心,你跟了我這麼多年,只要有我在,有公司在,這輩子短不了你什麼。

 

保安部八個人,包括一個打更老頭兒。我去之前,他們只有一個隊長,副經理這個職務根本不存在,説白了,八個人的隊伍也談不上什麼經理之説。

 

不過我知道,作為老闆,他無可指責。就算他找個藉口將我一腳踢出門,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這年頭工作也罷,家庭也罷,都不讓人踏實,時刻繃緊了神經,稍有鬆懈就發現,自己被隔離了。

 


那天傍晚回家,在小區門口,我看見穆貝貝和一箇中年女人面對面站着,正激烈地説着什麼。

 

我正要過去,只見中年女人抬起手,猛地扇了穆貝貝一個耳光。穆貝貝捂着臉,哭着轉身跑了。

 

我沒去追穆貝貝,而是打量着那個中年女人。

 

隔着十幾步的距離,我發現她與我年紀相仿,與穆貝貝眉眼相似。由此我判斷她應該是穆貝貝的母親。

 

她原地站了會兒,轉身走了。

 

回到家,穆貝貝臉上淚痕未乾。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搖搖頭説沒什麼。

 

我説我都看見了,是你媽?

 

穆貝貝點點頭。

 

為什麼打你?

 

她不吭聲。

 

我想了想。

 

因為我?

 

她移開視線,依舊不説話。

 

我明白了。

 

沒關係。


我冷靜地説:


如果你家裏不同意,我們可以分開,你是自由的,隨時可以走。

 

穆貝貝哇地哭了。她伏在我懷裏,抽噎着説:


哥,你別趕我走,離開你,我連個屬於自己的家都沒有。

 

我告訴她我現在和失業差不多,前途渺茫,除了這房子和一輛半新不舊的普拉達,就什麼都沒有了,給不了她任何保障。

 

她説:


我不要什麼保障,只要你,哥,我愛你。

 

這句話讓我眼圈發熱。

 

她伏在我懷裏,喃喃地説:


哥,等你老了,我還年輕,你什麼都不用管。我以前賣過化粧品,幫人家看過孩子,辦過少兒輔導班,能幹的事情很多,到時候我照顧你。

 

“可你圖什麼呢?”我艱難地説。

 

“圖你能是真正疼我愛我的男人。”她説,定定地望着我。“我知道你是。”



 



在穆貝貝之前,我説不清自己有過幾任女友。

 

如果説上過牀,保持過一段穩定的親密關係就算,那大概有四五任;


如果僅僅以戀愛的名義來往過一段時間就算,那真的數不清了。

 

我不覺得自己爛。作為年過四十的未婚男人,這太正常不過了。相反若不是這樣,倒真讓人感到奇怪,認為我這個人有問題。

 

那些女人中,沒有哪個在我心中留下過難以磨滅的印象。不是我無情,而是感覺上,她們很少打動我的地方。

 

她們説“我愛你”時,聽起來跟説“你好”“再見”差不多,走嘴不走心。

 

穆貝貝不同。她身上有什麼東西是直接觸及我內心深處的。就好像冥冥中有根線將我和她緊密地拴在一起,扯她那一邊,我這邊就疼。

 

我決定結婚,時間定在十一長假。

 

還剩下半個月時,穆貝貝回老家取户口本,被她母親和繼父扣在家裏,不許回來。

 

那一幕而今想起,真的十分狗血。

 


她家在四五百公里外的一個小城。我趕到時,穆貝貝光着腳站在客廳窗台上,手裏拿着户口本,正威脅着要往樓下跳。

 

她母親和繼父站在地中央,一個手足無措,一個臉色陰沉。

 

見到我,穆貝貝跳下窗台,飛快地朝我跑過來。

 

她母親罵罵咧咧,説什麼專門勾引老男人、賤之類的話,她繼父也咕噥着,罵得十分難聽。

 

我拉起穆貝貝的手打算離開,聽到她繼父的咒罵聲,腦海中浮現出穆貝貝乳房上的瘢痕,握緊拳頭,轉過身。

 

我一步步朝那個男人走去,他向後退縮一步,驚懼地看着我。

 

我照準他兩眉中央,揮起拳頭狠狠砸去。

 

在穆貝貝母親的尖叫聲中,我帶着穆貝貝下樓,上車回家。

 

第二天,我們就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

 

當夜,我帶着穆貝貝去這座城市最高檔的酒店開了間房。

 

夜深人靜之際,穆貝貝睡熟了。

 

我獨自站在陽台上抽煙,規劃着工作上的事。

 

我打算辭職自己幹,就從商業調查事務所做起。

 

這些年我跟着老闆東跑西跑,見過形形色色的人,金融領域這一塊結交了一些朋友,搞商業調查比較容易上手。

 

四十二歲,對一個男人來説,差不多是最好的年紀了。

 

有了穆貝貝,我感到美好生活正在向我頻頻招手。

 

兩個月後我才知道,一切並不像我希望的那樣。



 



我是在穆貝貝所在的小學生課後輔導班樓下撞見她和那個男人的。

 

那男人正向穆貝貝不停地説着什麼。他看上去年紀和我相仿,一副落魄的樣子。

 

穆貝貝低着頭,一言不發。

 

我將車緩緩停靠在路邊,遠遠地注視着他們。

 

過了會兒,穆貝貝轉身上樓,那男人伸手去拽她胳膊,她掙脱了,反手使勁兒推了他一把,跑了幾步,關上身後的防盜門。


(全文完)




故事寫到這就結束了。


女神還寫了下集,想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關注“女神書館”即可閲讀續集。



掃下方二維碼

到女神書館的公號後台去回覆:年輕 

閲讀

《她25歲,我42歲,她奉上年輕的身體,卻不是為了錢(下)》


(長按二維碼,關注女神書館




女神書館是一個非常好看的故事號。


無論是文筆,還是故事,都極其吸引人。


她寫過很多香濃味美、虐心催淚的真實故事。



關注“女神書館”,回覆“尤物”即可閲讀全文


關注“女神書館”,回覆“結婚”即可閲讀全文


關注“女神書館”,回覆“逼婚”即可閲讀全文




每天12:00,她都會準時來到你身邊,為你講一個動人的故事。


在那裏,你可以看見人間萬象。


看見都市裏隱祕的愛恨情仇。也看見每種風光背後的黑暗掙扎。


然後你會更瞭解人,也更瞭解世界。


來,一起去女神書館玩玩吧。


關注女神書館

你一定會感歎

原來故事也能如此活色生香



https://hk.wxwenku.com/d/201374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