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34年取精,被迫親手殺死愛子,最後只能掙扎着死去……

成長公社2019-09-13 01:24:21

作者:樹樹
來源:她視頻(ID:iiivideo)



不久前,一個小熊母子爬雪山的視頻火了,2天點擊過千萬。
 
 
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熊媽媽試圖帶着小熊翻越陡峭的雪山,尚且年幼的小熊,無力抓住山體,一次次滑落又一次次爬起來繼續,看得人揪心又感動。



眼見馬上到達山頂,僅剩半米就能見到媽媽了……


 
這時熊媽媽向小熊伸出了手,沒想到小熊突然墜落,直接滑到山腳。但小熊依然沒放棄,繼續翻山越嶺。


最終母子團聚,一起蹦跳着走入遠處的山林……


 
是不是很暖萌?是不是很勵志?是不是被偉大的母愛感動哭?


可真相果真如此嗎?


仔細觀看視頻,會發現1分16秒處,小熊即將登頂時,熊媽媽根本不是想拉孩子一把,而是故意一巴掌拍在小熊前方,讓它滑至谷底。
 
 
為什麼?


因為一路上都有個不速之客跟着它們——轟轟作響的無人機。
 


縱觀整個視頻,熊媽媽異常焦慮,她四處觀察,頻頻抬頭望向天空。


科學家們認為,小熊快登頂時,熊媽媽很可能將靠近的無人機當成了襲擊小熊的猛禽,才將孩子推開。而且正常情況下,熊媽媽極少帶着孩子攀爬如此危險的雪坡。


被感動的從來都是我們自己,整個登山過程對於棕熊母子來説是焦慮、害怕、恐慌……
 
人類對動物赤裸裸的干擾,卻被我們冠以勵志感動之名。而這也不過是人類站在上帝視角,對動物肆意影響、控制、虐待,甚至殘害的冰山一角。


近年來,因為拍攝技術和工具的發展讓我看到了很多無比“驚豔”的動物影像。可你根本想象不到,某些照片到底是如何拍攝出來的。


一個視頻,拍攝者冠名以《動物大戰無人機》之名譁眾取寵,我卻從中看到了動物們的驚恐與無奈,當它們憤怒地撞向堅硬的機器,要受到多少不必要的傷害。



哪怕在非極端情況下,濫用無人機拍攝也會影響動物的生活。


野生動物學家Mark Ditmer通過研究發現:當無人機過於靠近,棕熊的心率由每分鐘41拍驟增到每分鐘123拍,足足增加了3倍,有的甚至會因恐慌突然開始無目的奔跑,十分危險。


大型哺乳動物都會受到影響,更別提鳥類了。


人民日報曾報道,冬季大量天鵝休憩的青海湖畔,有人動用無人機拍攝,原本平和的天鵝被驚得四散奔逃,棲息數量大幅鋭減,甚至曾發生過無人機將天鵝翅膀打傷的慘劇。



翩若驚鴻的美圖背後,是對動物正常生活的破壞,更有甚者讓它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為了獲得想要的圖片效果
將丹頂鶴追到精疲力竭


北京郊區,一隻大型猛禽
因為拍客開車不停追逐
活活累死


一路上
因倉皇逃竄脱落的羽毛隨處可見


一位大叔為了近距離拍攝
居然笑盈盈地扼住了小鳥的脖子
你這是拍鳥?
你是虐鳥!


誰敢相信,一些看似祥和温馨精美圖片背後是毫無人性的虐待與囚禁。


這幅照片乍看來無比感人
可你不知道的是,正常情況下
未長齊羽毛的幼鳥絕不會離開巢穴
它們很可能被人為捉了出來
甚至是被固定在樹枝上


曾無數次感歎攝影人技術高超
感歎造物之美
卻不知道這世上有兩個詞
叫“棚拍”和“誘拍”


什麼是棚拍?
就是將各種珍稀禽類圈養在狹小的空間
通過各種方式讓其受驚起飛
拍客則拿着長槍短炮,抓取“精美”瞬間


而誘拍是用食物做餌
讓飛禽不斷進食,以達到拍攝目的


比如,將麪包蟲固定誘惑鳥類
拍下合適的姿勢後再將鐵絲和蟲子P掉
有時小鳥會將蟲子和大頭針一起吞下


又比如,把泡沫塞到魚肚子裏
讓魚可以一直浮在水面
以此吸引瀕危的灰頭漁鷹捕食
魚餌和泡沫都進了鳥兒的肚子


為了一己貪慾和私念
人類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誰敢相信
曾經火爆網絡的逗比治癒青蛙
是這樣拍出來的


魚線穿過指尖
拍完後再將魚線P掉


這隻小樹蛙被攝影師
擺好姿勢固定在這裏
下肢因充血變得通紅


蝸牛爬過脊背,青蛙一動不動
因為它被粘住了根本動不了啊
它將保持這個姿勢一直到死
這就是青蛙與蝸牛的温馨相遇


魚線固定、鐵絲捆綁、膠水黏住
所有這些殘忍伎倆
只為拍出滿意的大片


這就是很多道貌岸然之士口中的愛?人類還能更殘忍一些嗎?


悲哀的是,可以。


一段真實的馬戲演出現場:老虎因為身體不適無法繼續,馴獸師用抽皮鞭,潑涼水,拽尾巴的方式刺激它,哪怕老虎不斷抽搐,已經虛脱,還在逼迫它完成演出。


病弱的它癱倒在台上,讓人心疼。這還是威風凜凜的百獸之王嗎?



大庭廣眾之下就如此殘忍虐待,在看不見的地方又將如何?


台前聰明又靈活,十分歡樂的動物們,幕後等着它們的卻是帶血的皮鞭。


馬戲團裏的熊之所以能長時間站立,因為它們從小被用鐵鏈拴住脖子吊起來,腳剛剛碰觸地面,若不保持直立姿勢,就會窒息而死。



馴獸師通過恐嚇和暴力讓其在晃動的板子上保持平衡,跳躍障礙、滾球、倒立…… 莫不如此。



它們很多不到1歲就開始經歷魔鬼訓練,一生受人奴役,一生帶着鐐銬,一生遭受鞭笞,直至最後變得老弱病殘,痛苦死去。



在泰國,大象畫畫是熱門項目,馴獸師的指令一下,大象就用鼻子插住畫筆,畫出小象、樹木等等。觀看者誇讚其聰明,馬戲團也賺得盆滿缽滿。



但你知道嗎?大象用來畫畫的刷子是硬塞到它們的鼻子裏,用交叉捆綁的木棍別在象鼻口,防止掉落,上面隱約還能看見斑斑血跡。



象鼻是大象身上最敏感的部位,難以想象每次拿起畫筆,它們正忍受着怎樣的痛苦。


哪有大象天生會畫畫,它們只是不得不畫。


在泰國,小象2歲左右就被迫與父母分開,被趕進連轉身都困難的囚籠,學習各種取悦人類的技能。



一旦不聽話,想反抗想逃跑,就有這種帶着倒鈎的工具穿過它們堅硬的表皮,扎進肉裏。



目睹過大象受訓過程的人如此描述這一幕:你甚至能聽到皮開膚裂的聲音,伴隨着淋漓的鮮血和難以形容的痛苦慘叫。


這種訓練結局有隻有兩個:


一、無助害怕的小象,在肉體與精神的雙重摺磨下,漸漸放棄抵抗,變得聽話。


二、不斷反抗,直到被打死。



成功被訓化的小象,接下來就是賣藝與捱打的循環,直到再也跳不動、畫不動、走不動…… 然後被處理掉。


下面這頭叫Nandan的大象,被鎖在鐵鏈上長達20年,連睡覺都無法正常躺下。



看到這裏,你還會以為動物們期待聽到來自人類的掌聲與誇讚嗎?


它們需要的從來只有一樣東西——自由。


不打擾,就是最好的温柔。


陸地上的動物被控制,被打壓,被凌辱,海洋中的動物一樣難逃厄運。


今年6月一段馴獸師給白鯨塗口紅的視頻大火。白鯨被按在原地,呆呆地任由馴獸師擺佈,看上去滑稽又無助。


馴獸師博得關注,看客們哈哈一笑,但這個看似美麗的紅脣,卻極可能導致白鯨皮膚感染。



鯨魚、海豚看上去總在微笑,温和治癒,但若你瞭解它們被捕獲、被訓練的過程,就會知道這笑容包裹着無盡的痛苦與悲傷。



雄性虎鯨Tilikum,2歲時在大西洋被捕,隨後被送入海洋館接受訓練。



白天它被逼着做各種固定動作,做不好就不給飯吃。


晚上和兩頭成年虎鯨一起關在長30米、寬15米、高不到5米的池子裏(一頭成年虎鯨長約10米),因為弱小,Tilikum經常被欺負得傷痕累累。



不久後,和很多被圈養的虎鯨一樣,Tilikum出現背鰭倒塌,這情況在野生虎鯨身上實屬罕見。



高強度的訓練表演,以及備受欺凌讓Tilikum患上了胃潰瘍,憤怒和仇恨也日漸增長。


1991年,積壓已久的仇恨爆發了,Tilikum將馴獸師拖入池底,令其溺亡。



隨即,Tilikum被掛牌轉賣。


時間一天天過去,Tilikum慢慢長大,成了新“家”的人氣擔當,最賺錢的“明星”。


本該在海洋中自在遨遊的Tilikum,現在每天要表演8個場次,每次1小時,一週7天,沒有休息。


與此同時它的抑鬱症越發嚴峻,時而陰鬱,時而暴躁,經常被注射鎮定劑。



1999年,Tilikum犯下了第二樁血案。6月的一天清晨,人們在Tilikum的背上發現了一具男屍,身上佈滿傷痕。



2010年的一場演出,Tilikum將相處了10年的道恩拖入水中,幾乎把道恩撕碎,彷彿要將對人類的所有仇恨都發泄出來。


幾分鐘後,道恩失去了呼吸。


道恩與Tilikum


你以為虎鯨天生兇殘嗎?目前為止,從未發生野生虎鯨無端襲擊人類的事件。動物學家認為,Tilikum不是蓄意謀殺,它只是瘋了。


被人類逼瘋了。



這一事件發後,Tilikum被軟禁起來,就在這個頭和尾可以挨着池壁的小池子裏,Tilikum經常一動不動地飄在水面上。



可悲的是,囚禁中Tilikum依然要求為人類利益做貢獻。


直到Tilikum去世,它常年被取精子繁衍後代。Tilikum一生繁衍了21只小虎鯨,但它從未見過自己的孩子。



白天表演,晚上回到黑漆漆的“浴缸”,呼吸困難,肺部感染,胃潰瘍和抑鬱症常年伴隨着它,這樣的生活Tilikum過了34年,直到2017年,36歲Tilikum結束了自己痛苦的一生。


差不多同一時間,一條野生虎鯨壽終正寢,它在太平洋裏暢遊了105年。


Tilikum一生所遭受的痛苦,也同樣發生在其他被囚禁的海洋生物身上。


日本一隻海豚出生僅僅四天就被殺死,被發現時渾身是傷,而兇手竟是小海豚的媽媽。


為了不讓孩子重蹈覆轍,母性很強的海豚寧願選擇親手結束孩子的生命。
 


當你為動物表演掏錢時,海洋館不會告訴你,人工飼養條件下,虎鯨、海豚等死亡率為野外的三倍,壽命只有三分之一。


這些動物用悲慘的命運控訴着人類的殘暴。


所以,別再給它們的“微笑”冠以快樂之名。幼年被迫離開父母,一輩子生活在封閉狹小的空間,無休無止的訓練表演,沒有同伴不見子女……這樣的生活何來快樂?


萬物有靈,它們也是誰的子女,誰的愛侶,誰的父母。


它們的歸宿應該是山河湖海,絕非窄小的囚籠,它們存在的意義是生命本身的神聖美好自由,而不是為博人類一笑。


一頭名叫Keiko的虎鯨被多次倒賣
重回大海那一刻
它快樂地反覆躍出水面


水族館裏的海豹第一次回到了沙灘
打開籠子的剎那
它們激動地衝向岸邊


迴歸山林的老虎
第一次真正地踏入河水
它久久地停在水中
感受那股陌生而舒服的清涼


如果你無法解救它們於水火,至少不要做殘害它們的幫兇,停止購買動物表演門票,告訴子女生命的可貴。


你的每一次轉發,每一次呼籲都是一隻小鳥,一隻灰熊,一隻海豚,一隻虎鯨…… 迴歸家園,快樂生活的希望。



希望終有一天,所有自由的靈魂都不再困於囚籠,鐵鏈被砸碎,水池被摧毀,它們的家園本就是星途大海。


▲來源簡介:她視頻(ID:iiivideo),人生就像一段視頻,你不點擊播放,永遠不知道下一幅畫面是什麼,授權請聯繫她視頻(ID:iiivideo)

本文所有圖片來自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



親子 / 教育

地鐵上,這對母子一夜刷屏:敢這樣做的媽媽,怎麼可能教出熊孩子?

親子 / 教育
如果有來世,你還願意嫁給現在的老公嗎?評論扎心了!

親子 / 教育
凌晨1點,這位媽媽發了條朋友圈,家長羣都炸鍋了!

做個合格的父母

長按識別二維碼

https://hk.wxwenku.com/d/20136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