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歲月靜好的樣子

玫瑰音悦台2019-09-12 23:01:08

【悦讀時光】

活出歲月靜好的樣子

作者:桃園野菊   主播:扎西德勒

作者:桃園野菊,原名吳沛,一個在文字裏舞蹈的女子。微信平台:桃園野菊(tyyj8788)、菊香文苑(tyyj2799)。個人微信(QQ):2788109213,bsxy2409。
誦者:扎西德勒,一個熱愛生活的青海人 ,摯愛朗誦。希望用聲音來傳遞一切真善美。微信:shoujife430895。

編輯:玫瑰音悦台(meiguiyinyuetai)  QQ:330496358


徜徉於人生的叢林,我總是那樣無意,不想驚動風,不想驚動雨。總嚮往着一種生活,不去打擾別人,亦不被別人驚擾,以梨花似雪的菩提之心,將歲月靜好婉約出細水長流的詩意,將現世安穩逶迤成淡若清風的恬適。


在這樣楓葉飄飄的暮秋,些許薄涼,些許蕭索,卻也淡定自若。

有時我總會沉思,人之一生,到底需要修得怎樣的福祉,才能以平步青雲的姿態度過;到底需要幾生幾世的潛心修練,才能以微瀾不興的模樣走過;到底需要一顆怎樣堅強而勇敢的心,才能漫不經心地跨過風雨路上的溝坎與泥濘。


人到中年,秋風瑟瑟,記憶零散,思緒時而凌亂,好多的話,再也説不出口,好多的情懷,再也回不到從前。有時想來,心是多麼的強大,可以安放一片海,藏起翻騰的潮水,也可以鋪開一片草原,按捺住奔騰的野馬。



這多情的秋,流年的風嘩嘩作響,誰曾從我的青春走過,留下了笑靨?誰曾在我的花季停留,攪動了心湖?誰又曾從我的雨季路過,模糊了清眸?想來,每一個理智淡定的現在,都有一個很天真很懵懂的曾經。


這多思的秋,水波微漾,光影瀲灩。是誰翻閲了記憶的信箋,把心事揉碎成風,落寞了心緒?是誰徘徊在歲月的河岸,把往事吟詠成詩,搖曳在心空?是誰拾撿起五彩的貝殼,把心語託夢給月,撩動了心湖?



多想以一棵樹的姿態,生長在無邊的曠野,無人打擾,寂靜歡喜,自顧自地站成永恆,你來或是不來,我都在自己的世界裏不動聲色,靜悟着季節輪迴,沉澱着時光靜好。


人生,得失並存,擁得了清風,就要交出明月;生命,悲欣交集,得到了歡愉,就要捨棄紛爭;生活,瑣碎繁蕪,收穫了安靜,就要摒棄喧囂。


有些事,努力一把才知道成績,奮鬥一下才知道自己的潛能。花淡故雅,水淡故真,人淡故純。做人需淡,淡而久香。不爭、不諂、不豔、不俗。淡中真滋味,淡中有真香。心若無恙,奈我何其;人若不戀,奈你何傷。痛苦緣於比較,煩惱緣於心。淡定,故不傷;淡然,故不惱。慾望是壺裏沸騰的水,人心是杯子裏的茶,水因為火的熱量而沸騰,心因為杯體的清涼而不驚。當慾望遇涼,沉澱於心,便不煩,不惱。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不要輕視他人的成績。每個人的價值不同,無需對任何人不屑。在你眼中的無用價值,未必真的無用。不輕一人,不廢一物。活不是戰場,無需一較高下。人與人之間,多一份理解就會少一些誤會;心與心之間,多一份包容,就會少一些紛爭。不要以自己的眼光和認知去評論一個人,判斷一件事的對錯。不要苛求別人的觀點與你相同,不要期望別人能完全理解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觀點。人往往把自己看得過重才會患得患失,覺得別人必須理解自己。其實,人要看輕自己,少一些自我,多一些換位,才能心生快樂。所謂心有多大,快樂就有多少;包容越多,得到越多。而光腦,則是梅克斯博士在研究矩陣模擬系統程序的時候,意外發現靈能晶石的特異之處,不同於光電等任何物質和能量,靈能晶石藴含的能源本質類似於精神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


   命一場, 或喜或悲,都是一次洗禮,一次歲月的歷練;或濃或淡,都是一抹綻放,一抹美麗的風景。春風得意時,不必張揚驕傲, 淡定從容一些,沒有人能永遠一帆風順。一切得與失、隱與顯,無非風景與風情。淡看世事,靜對春花秋月,即使遭受別人的不看好和擠兑,不必辯解討好,雲淡風輕一笑,用時間來證明自己。何必追慕名車香宴,我只需清茶淡飯,愛相隨,情也真。該來的自然來,會走的留不住。不違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放開執念,隨緣是最好的生活。不管這世上會有多少寒涼,依舊會有不一樣的煙火。遇山過山,遇雨撐傘,有橋橋渡,無橋自渡,淡若清風,含笑走過。人世喧囂,名利來往,放下浮躁,心靜自安。淡淡的歲月,淡淡的心。人生的味道,淡久生香,安之若素,人淡如菊。淡淡地做人,淡淡地生活,淡淡的日子,每天都散發着淡淡的芳香。在某種程度上來説,機甲就是駕駛者,駕駛者就是機甲。而光腦的運算能力,也足夠負擔機甲運行時所需要的全部運算。


   但由於靈能的特質,導致機甲對駕駛者的精神強度要求較高。同時也出現了駕駛機甲的精神強度和精神契合度的問題。精神契合度是天生的,也是幾乎恆定的,契合度越高,那麼駕駛者與機甲的協調度也就越高。機甲的動作也更快更精準,更接近駕駛者使用自己肉.體的層次。世上最酸的感覺不是吃醋,而是無權吃醋。吃醋也要講名份,和他相愛的是另一個人,他的醋也就輪不到你吃,自有另一個人光明正大地吃醋。原來,吃不到的醋才是最酸的。最難過的,莫過於當你遇上一個特別的人,卻明白永遠不可能在一起,或遲或早,你不得不放棄。曾經以為,傷心是會流很多眼淚的,原來,真正的傷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淚。什麼事情都會過去,我們是這樣活過來的。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漲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坐着,躺着,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風輕悄悄的,草軟綿綿的。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裏帶着甜味兒;閉了眼,樹上彷彿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着,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吹面不寒楊柳風”,不錯的,像母親的手撫摸着你。風裏帶來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混着青草味兒,還有各種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裏醖釀。鳥兒將巢安在繁花嫩葉當中,高興起來了,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這時候也成天嘹亮地響着。雨是最尋常的,一下就是三兩天。可別惱。看,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着,人家屋頂上全籠着一層薄煙。樹葉兒卻綠得發亮,小草兒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時候,上燈了,一點點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和平的夜。在鄉下,小路上,石橋邊,有撐起傘慢慢走着的人,地裏還有工作的農民,披着蓑戴着笠。他們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裏靜默着。天上風箏漸漸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裏鄉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趕趟兒似的,一個個都出來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擻抖擻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剛起頭兒,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它生長着。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春天像健壯的青年,有鐵一般的胳膊和腰腳,領着我們上前去。精神強度到達一定程度後可以提高駕駛者與機甲的契合度1%—5%,但也僅止於此。                           往日時光,有那麼一種情結,經年難解,有那麼一件事,想做卻沒有勇氣做,有那麼一個人,自己沒有篤定的意念追隨。歷歷種種,都成為今天時而感歎的源由。然而,當機會擺在面前,依然會顧慮重重。當那個深戀過的人再次遇見,卻一樣沒有勇氣做什麼!滄海桑田的變幻,並不是一句:物是人非,可以解釋的了的!時過境遷的無奈,也不是一句:此情可待成追憶,能夠詮釋的心境!或許,留在光陰深處的,總是最珍貴,念念不忘的,總是最美好吧!我們時常在別人的故事裏,一遍遍温習着自己曾經的心境,而所有有關年輕的記憶,都帶着迷人的醉意。茫茫大地的影子,似流光拉長的歎息,路旁夭折的情意,灑淚,為祭。太多想做的事、想見的人,沒有固執到底,都丟在了舊年的風裏;記下那人最初的樣子,堅持着最真的自己。不言不語,將一扇往事的門,輕輕關上。人生中經過的每個人,或温暖,或涼薄,都感恩於一場交集的緣分。留一抹綠意在心底,回眸,一個純粹的微笑,便是一朵盛大的春天。做個不算糊塗的人,明瞭一些善意的委婉,也會發現流動風景的美麗。時間是一切生命哲學的定理,羈絆與遺憾都將散落塵埃。從未預約的前程,永恆着心上的希望與光明。有生之年,不貪求事事皆如人意,不奢念所有想要的都得以圓滿,只希望,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不曾浪費便好。每一天醒來,做着自己該做且喜歡做的事,每一段空閒,陪着自己該陪且珍愛的人;拈花惹草的心情,侍奉一些愛好情趣,品茶捧書的雅緻,供養心靈與思想,如此,便不辜負命運優渥相待的靜好時光。光陰舊,覆水難收,再回首,敬往事一杯酒,説好,永不回頭。向前走,穿過一段歲月的風煙迷霧,走到山清水秀……

生活,或許一地雞毛,但仍要踏歌而行,一念滄海,一念桑田,我們只需做一個從容坦然的人,每一步裏都種上花開,每一眸裏都種上雲朵,以一顆琉璃心欣賞眾生萬物,讓光陰的記事本上留下細細碎碎的小美好。


“假如生命是無趣的,我怕有來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經足以。”這個世界上,太多隻能相見一次的人,太多隻能盛放一次的花,一心一意一塵緣,一生一世一雙人,和你一起走進黃昏,和你一起坐落雲霞,足矣。



以歲月為楫,棹起生命之舟,自渡彼岸,任風吹,任雪來,把自己活成一種方式,活得沒有時間和年齡,與光陰化干戈為玉帛,把塵世的荒涼和蒼老做成一朵花別在衣襟上,活出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樣子…

往期薦讀:讀書,靈魂優雅地行走
https://hk.wxwenku.com/d/201367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