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興系陰影下的東海證券

網易財經2019-09-12 22:22:44


網易財經 郭晨琦


任何一次風雲變幻,都是新的英傑誕生之時。”
 
在東海證券的官網,掛着這樣一則領導致辭,儘管書寫這位致辭的領導,已經辭職,並帶走調查。
 
顯然,強者和英傑,都無法用來形容如今的東海證券。
 


8月29日晚間,東海證券發佈公告稱,因私募託管業務違規,公司近日收到江蘇證監局出具的警示函。
 
事實上,東海證券年內已經收到多張罰單。
 
7月18日晚,東海證券自曝稱,任期16年的董事長朱科敏正式遞交辭職報告,而在兩日前他就被江蘇省公安廳帶走,接受調查。
 
據媒體報道,此次被帶走調查,與阜興繫有關。
 

董事長被帶走調查
 

7月18日,東海證券董事長朱科敏被調查的傳聞在市場發酵,當日下午,東海證券公告承認其董事長“配合調查”,並披露董事長於兩日前的辭職報告。東海證券董事會決議,推舉陳耀庭代為履行董事長職務。
 
1990年,18歲的朱科敏剛上專科院校,卻已經是湖南省汝城縣政法委副書記。
 
而他往後的履歷也是不清不楚,似乎飄忽在迷霧中,讓人生疑。
 
朱科敏於1993年9月-1996年3月中共中央黨校法學專業學習,獲法學碩士學位。但剛剛大專畢業,就進入中央黨校碩士學習,也與當時普通高等教育申請學位的規定不符。
 
此後,朱科敏1996年5月-1998年3月中國財政部條法司工作;1998年3月-2003年4月中國證監會發行處副處調研員;2003年4月至今東海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
 
如今,朱科敏被警方帶走,據媒體報道,其中似乎牽連到“阜興事件”。
 
根據《華夏時報》,2018年6月底,“阜興系”實控人朱一棟失聯,“阜興系”旗下備案的私募基金大面積“爆雷”。此後證監部門牽頭成立了跨部門、跨省份的工作領導小組進行調查,潛逃海外的朱一棟後於8月29日被抓捕回國。“阜興案”牽涉資金規模達到近300億之巨。
 
綜合多方消息顯示,東海證券與阜興系關聯密切。東海證券2018年報顯示,公司實際控制人常州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21.5868%。但事實上“阜興系”的持股比例也有近20%。
 
這近20%的股份主要包括三部分組成:
華聞傳媒(000793.SZ)全資子公司山南華聞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10.22%;
持股東海證券4.9701%的第六大股東“首譽光控資管-浙商銀行-首譽光控東海證券1號新三板專項資產管理計劃”;
銀川聚信信德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所持東海證券4.9701%股權。

這三家股東背後均有“阜興系”身影。
 
今年6月初,界面新聞報道稱,由於案情複雜,“阜興系”牽涉的相關資產處置進度陸續暫停。銀川聚信信德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所持東海證券4.9701%股權,原定於6月10日上午10點拍賣,但因法定事由暫緩。《華夏時報》記者最新查看阿里拍賣平台瞭解到,這場拍賣至今仍未重啟。
 
不僅如此,《華夏時報》記者還注意到,“阜興案”中的一位關鍵人物——趙卓權,曾在東海證券擔任董事。公開資料顯示,趙卓權與朱一棟是多年好友,二人於2011年共同創立阜興集團,自阜興集團創立起趙卓權就擔任總裁一職。2016年5月,趙卓權開始擔任東海證券董事,但於2017年9月,他在任期尚未到期之前因個人原因辭職。
 
目前,在東海證券現有股東中,有約20.16%的股權與阜興繫有關聯,合計持股比例僅次於第一大股東常投集團。而目前20.16%的股權大部分處於司法凍結或司法拍賣暫緩狀態,東海證券未來或面臨股權變動的巨大不確定性。
 

上市夢碎?
 

湖南人、從證監會發行處來到東海證券的朱科敏,或許曾經被寄予了幫助東海證券“上市”的希望。
 
而如今,受阜興系的影響,朱科敏的離開,也讓東海證券的IPO之路變得遙遙無期。
 
朱科敏是在東海證券股權變更、增資擴股,並由原名稱“常州證券”更名為“東海證券”的重要時點進入公司。
 
事實上,朱科敏任職後前幾年,東海證券發展速度非常快,2006年其已經成立了上市領導小組雖然2006年就開始籌備上市,但及至2015年,這家曾經備受市場期待的老牌券商才終於在新三板掛牌。
 
不少市場人士認為,2003年改制以來,就一直較為分散的股權結構、股東之間的角力導致了其股改難度較大,上市遭遇波折。
 
根據《中國經營報》,從東海證券的發展歷程來看,其地方屬性較強,在常州證券時期(2002年,常州市財政局、常州地方持股企業均將持股轉讓給常投集團)就是常投集團全資持有。
 
在2003年的改制中,東海證券“一攬子”引入了15家投資機構。常投集團的出資比例從100%掉到了20.79%。而並列第二大出資比例9.9%的新進機構有3家,分別是江陰瀛寰資產投資有限公司、湖南海利高新技術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吉林鎳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緊隨其後的是四川路橋、川東電力、長春誠信投資發展有限公司。這意味着,常州本地資本在股權結構中的地位被大大降低。
 
到2006年,上文提及的公司上市備戰期,不少股東雖然有進有出,但出資結構變化不大。而隨着此後的增資,2008年,前幾大出資方的出資比例變為了常投集團14.97%、常州市巨凝建材有限公司6.59%、吉林昊融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5.99%、江蘇華西集團公司5.99%等,出資比例更為分散。而這樣的格局直到2013年公司股改仍未改變。
 
截至2018年末,常投集團持有東海證券21.59%的股權。
 
如今東海證券已經在新三板掛牌4年,朱科敏離開後,來自常投集團的陳耀庭成為了繼任者。能否實現東海證券的A股上市,成為公司發展的下一個議題。
 

前景堪憂
 

2015年7月,東海證券在新三板掛牌。當年,東海證券淨利潤創下新高,達到18.37億元。
 
但隨後東海證券便進入了斷崖式的業績下滑。資料顯示,2016年、2017年,東海證券淨利潤分別為4.79億元、4.50億元;到了2018年,淨利潤更是下滑到9296萬元。
 
根據《時代週報》報道,“業績大幅下滑有市場大環境的因素,2015年股災後整個行業業績都在腰斬;另一方面,在經歷了幾年的快速發展期後,風險也在逐漸暴露。”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中小券商要在大券商強勢的市場中分一杯羹,經營風格往往會較為激進甚至會鋌而走險。IPO市場幾乎都被大型券商佔據,小券商們只能在債券承銷上發力,大力發展債券業務,但債市來錢快,風險也大得多。”
 
激進的風格或許會帶來短期的高速增長,但往往會付出更大的代價。近年來,踩雷、高管被查是最常出現的債市關鍵詞。公開信息顯示,東海證券擔任承銷商或者受託管理人的多隻債券均出現了違約,包括“16丹東港”“16洪業02”“15順風01”等。其中,“16丹東港”的違約還導致東海證券遭到監管警示。
 
8月29日晚間,東海證券發佈公告稱,收到監管機構通知,江蘇證監局決定對東海證券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行政監管措施顯示,公司作為壹澤皓揚證券投資基金的綜合託管人,存在未全部獲取並保存簽署完成的壹澤皓揚證券投資基金合同原件,未謹慎勤勉地為壹澤皓揚證券投資基金提供私募基金綜合託管服務的情況。
 
事實上,除了本次,今年1月29日、4月12日、7月1日,該公司也先後發佈收到江蘇證監局處罰的公告。
 
今年1月,江蘇證監局稱,東海證券作為“15順風01”債券的受託管理人未能勤勉盡責地履行責任,未規定持續監督債券發行人募集資金的使用情況,未能及時發現發行人挪用募集資金、將募集資金轉借他人的違規行為。
 
今年4月,東海證券又因總部合規部門中具備3年以上證券、金融、法律、會計、信息技術等有關領域工作經歷的合規管理人員數量佔比不足受江蘇證監局處罰。
 
緊接着6月,江蘇證監局對東海證券開出了年內第三張罰單,原因是東海證券對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2014年有關資產管理計劃機制調查不充分等,責令要求東海證券整改。
 
半年之內三度“挨板子”,這家江蘇券商創被罰紀錄。
 
8月8日晚,東海證券近期發佈的半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收9.1億元,同比增長59.5%;淨利潤2.36億元,與上年同期的淨虧損2.23億元相比大幅好轉。
 
 “主要原因是2019年上半年國內宏觀經濟繼續平穩運行,資本市場開啟了一輪上漲行情,市場交投活躍,公司證券經紀及證券自營等業務取得較好的經營成果。”東海證券在2019年上半年報告中指出,“報告期內,公司積極執行公司戰略和經營計劃,營業收入及淨利潤均實現了較大幅度的增長,較好地完成了公司年度經營計劃。”
 
然而,事情並非如此樂觀。
 
根據《極客財經社》,7月5日,劵商圈內迎來了一顆“重磅炸彈”,捲起的巨大浪潮讓中小型券商“自身難保”。
 
證監會發布《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明確提出了券商分類管理,綜合類公司要求控股股東“總資產不低於500億元人民幣,淨資產不低於200億元人民幣”,“單個非金融企業實際控制證券公司股權的比例原則上不得超過50%”。
 
新規對大券商的主要股東不會帶來太大影響;但對中小券商的控股股東卻是不小的挑戰,這對東海證券來説無異於是雪上加霜。
 
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在131家券商中,前十大券商收入佔比為52%。中信、海通、國泰君安等頭部券商已經進入“快車道”。
 
市場被擠壓下,東海證券等排名靠後的中小券商收入份額僅佔5%,市場風險抵禦能力不足,業績飽受壓力,艱難度日,幾近無法呼吸。
 
東海證券淨資本近兩年來維持在70億左右,位列行業倒數。相對大券商來説,無論是體量還是品牌,東海證券的“拳頭”沒別人家的硬,缺少競爭力。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曾點評《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他指出,券商分類管理對券商集中主要資源開拓優勢領域和優勢市場有很大好處,如果分類恰當而合理,未來券商行業在業務競爭力和風險控制方面都可能會有所提升。
 
“不過,目前中國的券商在數量上比較多,但具體到單個券商,個體的能力還比較弱,所以一方面券商要提高自身的業務水平,另一方面需要體量更大的券商來提高行業的整體競爭力。未來,證券行業的開放度會越來越大,這意味着外來的競爭會愈發激烈,如果資本實力不夠,必然會遇到更大的挑戰。”趙錫軍説道。
 
如今,在阜興系的陰影下,又疊加監管收緊、暴雷等影響,東海證券的路,並不平坦。
 
朱科敏也許早有預見,所以在文首的那段致辭彙總,他還説了一句話:
 
“我們正處於這樣一個時代:境內市場羣狼逐虎,境外市場外資覬覦,試問誰家可以穩坐這風口浪尖之地而笑看潮起潮落?”


(文章來源:時代週報、華夏時報、極客財經社、每日經濟新聞、中國經營報、中國產經新聞等。)

 


——END——


你,怎麼看?


➤  往期精彩回顧


◆特斯拉車主怒了!相差一天,多繳納近4萬元!聯名要求退税

◆當你哭窮“吃不起豬肉”的時候,有人已經賺翻了!

◆連續三年漲薪!平安、招行上半年人均超30萬!但這類銀行待遇更高!

◆奧克斯怒了!“我抓住了你的把柄”,喊話董明珠週一見!格力深夜迴應

◆牽動48萬股民的心!剛剛,徐翔妻子發聲:徐翔同意離婚,存在炒股祕籍!

◆一代鞋王破產背後:服裝業進入致命寒冬!行業將迎整體洗牌,多數企業或步富貴鳥後塵

◆10億不要了!剛剛,董明珠與雷軍又開新賭約:再賭5年!

◆人民幣再創11年新低!100萬一個月蒸發4萬,特斯拉緊急宣佈全系漲價

◆怎麼打敗“霸王”迪士尼?

◆炒幣不如炒鞋?4天暴漲9倍!購物分期還可加槓桿,炒幣虧錢的人已靠炒鞋回本

◆中國反制,美股崩了!一夜跌去7萬億人民幣,蘋果市值蒸發2800億 ……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366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