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光大證券踩雷MPS引爆蝴蝶效應

網易財經2019-09-12 22:22:41

作者:馬莉   
主編:戴鷺
爆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光大證券踩雷52億MPS項目引爆的蝴蝶效應,仍在不斷擴散。
 
光大證券(601788)近日發佈的半年報裏,披露出:於2019年6月30日,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光大資本)投資的杭州光大暾瀾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光大暾瀾)等7家企業已被司法凍結。根據天眼查,這7家公司的司法協助信息,基本指向了執行裁定書(2018)滬0106財保法37號和執行裁定書(2019)滬74民初601號。
 
這背後,光大證券2016年踩雷暴風MPS項目一事仍在引發蝴蝶效應。華瑞銀行、招商銀行、深圳恆祥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夥)(下稱深圳恆祥)先後對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稱光大浸輝)、光大資本提起了仲裁或訴訟。其中,招商銀行在今年5月底起訴光大資本,要求索賠34.89億元,並凍結了光大資本旗下銀行賬户、股權、基金份額,合計接近44億元。
 
網易財經發現,光大資本旗下涉及MPS案、因司法協助被凍結股權的企業,遠超7家。
 

多家光大旗下公司因MPS被凍結3年

 
光大證券2019年半年報指出,在長期股權投資項目下,於2019年6月30日,光大資本投資的光大暾瀾、光大常春藤(上海)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嘉興光大美銀壹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嘉興光大礴璞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北京文資光大文創貳號投資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光大文創貳號)、上海浸鑫投資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上海浸鑫)和嘉興資卓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7家企業已被司法凍結。
 
具體來看,上述執行裁定書(2018)滬0106財保法37號的申請人為深圳恆祥,被申請人為光大浸輝、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暴風天津)和上海羣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羣暢)。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於2018年11月16日判決凍結3個被申請人名下銀行存款人民幣167,806,9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等價值的財產或財產性權益。
 
而上述文號為(2019)滬74民初601號的案子則是招商銀行因《差額補足函》相關糾紛對光大資本提起的訴訟,要求光大資本履行相關差額補足義務,訴訟金額約為人民幣 34.89 億元。8月12日,曾有投資者提問光大證券的董祕,詢問該案的結果,董祕沒有正面回覆,表示以6月1日披露的《關於全資子公司重要事項進展暨涉及訴訟的公告》為準。
 
根據上海法院庭審公開網,2019年7月16日,上海金融法院審理上述(2019)滬74民初601號合同糾紛一案。在半年報中,涉及該案的部分顯示“目前,案件尚未判決”。網易財經尚未獲得該案更進一步的信息。

根據天眼查,上述8家企業的凍結期限為3年,具體信息如下:
 


申龍電梯、匹克體育等或受影響

 
除了上述7家被凍結3年的公司,光大證券受MPS影響的範圍或許更廣。
 
根據半年報,在光大證券的主要參股公司中,其通過光大資本、光證金控持有85%股權的光大幸福國際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光大幸福,註冊資本10億元)由光大資本持有的35%股權受MPS風險事件影響已被凍結。光大幸福還持有近日原董事長被逮捕的東北特殊鋼鐵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7%的股權,認繳出資額7214萬元,認繳時間為2018年6月30日。
 
根據天眼查,光大證券的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對外投資了55家公司。
 
網易財經梳理髮現,光大資本投資過的公司中,除了上述8家,至少還有北京光大浸輝三六零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光大資本持股64.29%)、昆明以購代建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光大資本持股9.99%,大股東為中國建設銀行旗下的建信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嘉興光資外信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光大資本持股9.99%,大股東為中國對外經濟貿易信託有限公司)、申龍電梯股份有限公司(光大資本持股6.9%)4家公司,也因光大資本或光大浸輝的上述案件,部分股權被凍結。
 
而上述8家公司又對外投資了多家公司。比如光大文創貳號對外投資了深圳道格四號體育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57.66%),後者又對外投資了廈門匹克體育用品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9%)。
 
因此事的影響,2019年3月以來,上海證監局對對光大證券分別出具《關於對光大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採取責令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並提交合規檢查報告行政監管措施的事先告知書》、《關於對薛峯採取監管談話行政監管措施的決定》、《關於對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採取責令改正監管措施的決定》、《關於對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 限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監管的決定》、《關於對光大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採取責令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行政監管的決定》。
 
7月4日,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上海分公司向光大證券出具《關於對光大證券採取書面警示措施的決定》。
 

人事風暴與尷尬
 

人事層面,光大證券目前處在極為尷尬的位置,多人被問責,而因為需要有人擔責,多個已經離職的高層,在子公司層面仍存在於工商信息中。
 
在半年報裏,光大證券指出,公司成立專項工作小組,妥善進行風險處置工作,積極維護公司和全體股東的合法權益。同時,公司依規依紀對 MPS 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追責,並將視風險處置情況採取進一步處理措施。
 
就在MPS事件發生後,光大證券董事長和首席風險官相繼離職。今年4月28日,公司董事會收到薛峯的辭呈,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職務。今年8月1日,公司董事會收到王勇的辭呈,不再擔任公司首席風險官職務。不過,後者辭職的公告指出,辭職原因是職業發展原因。
 
在2019年中期業績説明會上,7月3日正式就任光大證券董事長的閆峻説,今年以來,公司深刻反思MPS事件中的深層次問題,同時已啟動了風險體系的全面梳理和徹底整改,調換了風控領域的一系列負責人。對於MPS事件相關責任人,公司加大問責力度,8名主要人員已被嚴肅問責。
 
根據天眼查,4月28日辭職的光大證券原董事長薛峯,目前還是2家光大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這2家公司分別是光大中船新能源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船新能源,光大實業持股40%)和光大雲付互聯網股份有限公司(光大證券持股40%光大集團持股30%)。中船新能源的主要人員中,還有仍舊擔任董事的光大資本原總裁代衞國,根據媒體報道,他是MPS事件的另一個重要經手人,已於2018年上半年被免職。
 
根據光大資本的變更記錄,代衞國在2018年4月26日退出經理備案和董事備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由代衞國變更為範南。不過8月1日提出辭呈的王勇,在工商資料上,依然是光大資本的和光大證券的董事。
 
根據此前財新的報道,代衞國被免職後並未離開公司,也被要求繼續留在光大資本處置MPS風險。目前,代衞國依然擔任光大浸輝的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不過他在2018年3月5日退出了該公司的經理備案,上文提到,該公司已被凍結。此外,他還是光大常春藤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湖南發展光大私募股權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註銷,註銷日期2018年8月2日)的董事,光大春合股權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已註銷,註銷日期2018年10月17日)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延安光大城市發展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註銷,註銷日期2018年12月17日)的董事,後3個已註銷公司的清算組成員備案信息中,均無代衞國的身影,其中後2家公司的清算組成員均有李真聖和朱茜泓的名字。
 
此外,光大資本持股51%的甘肅讀者光大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2018年6月26日,董事兼總經理由代衞國變更為範南。
 
除了代衞國,薛峯也退出了一些光大系的公司。比如光大易創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薛峯在2018年3月5日退出董事備案,也不再擔任法定代表人。更早一點,薛峯在2017年11月20日,和代衞國一起退出了已經於2019年3月26日註銷的北京文資光大文創產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管理層。這家公司對外投資的北京文資光大文創壹號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合夥)在2018年10月29日已經註銷,而上文提及的光大文創貳號被凍結。
 
【網易號外】出品人:姚長盛 齊棟樑

 
——END——


你,怎麼看?


➤  往期精彩回顧


◆阜興系陰影下的東海證券

◆特斯拉車主怒了!相差一天,多繳納近4萬元!聯名要求退税

◆當你哭窮“吃不起豬肉”的時候,有人已經賺翻了!

◆連續三年漲薪!平安、招行上半年人均超30萬!但這類銀行待遇更高!

◆奧克斯怒了!“我抓住了你的把柄”,喊話董明珠週一見!格力深夜迴應

◆牽動48萬股民的心!剛剛,徐翔妻子發聲:徐翔同意離婚,存在炒股祕籍!

◆一代鞋王破產背後:服裝業進入致命寒冬!行業將迎整體洗牌,多數企業或步富貴鳥後塵

◆10億不要了!剛剛,董明珠與雷軍又開新賭約:再賭5年!

◆人民幣再創11年新低!100萬一個月蒸發4萬,特斯拉緊急宣佈全系漲價

◆怎麼打敗“霸王”迪士尼?

◆炒幣不如炒鞋?4天暴漲9倍!購物分期還可加槓桿,炒幣虧錢的人已靠炒鞋回本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366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