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事後,他不再抱我了”

方不見和你講個故事2019-09-12 21:58:12



飛機在南昌的上空緩緩降落,氣流有些顛簸,我靠窗看着機翼沉入雲海,然後地面的高樓漸漸清晰起來,南昌,我生活了四年的城市。


隨着人羣走出機艙,風吹過來讓我一瞬間有些恍然,我一直覺得四季是藏在空氣裏的,那陣風讓我忽然間嗅到了久違的秋天氣息,在深圳待了六年,四季並不明顯,已經漸漸忘了曾經的四季,站在機場外,看着人來人往。


春霞的電話打進來和我説,她馬上就到,我坐在行李箱上,腦袋裏浮現出了大學時候的場景。


等了幾分鐘,春霞把車停在路邊,後備箱打開,她過來幫我拿行李,我笑着説,我還沒到那麼脆弱的地步,然後自己把箱子塞進了後備箱,春霞笑起來,搓了搓手説,有好些年沒見了。我坐進車裏説,是啊,都快忘記秋天的感覺了。


春霞把車啟動,然後往前開,開上主幹道的時候看了一眼我説,秋天的感覺?你還是那麼多愁善感。



我到一時間不知道説什麼了,她帶我去了曾經那片荒涼的紅谷灘,如今已經是高樓林立,春霞畢業的時候在這邊買了房,如今是大賺了一筆,我笑着打趣説,沒想到幾年沒見,你是富婆了。


春霞轉頭看着我,你別開玩笑了,房子只是用來住,我總不可能賣了住天橋去吧,房價再高也不關我的事。


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春霞説,一畢業就六年了,以前大家聊天都是夢想,現在都是車子房子和事業,有些時候想想大人真的很無趣的,我們總是在失去最好的時候才發現,就像以前那麼好的年紀,就想着可以出去闖蕩。


我説,你和大斌怎麼樣了?


春霞握着方向盤的手微微緊了一下,然後説,可能會結婚吧,也可能就這樣了,不知道能不能挺過七年之癢,這麼多年,比愛情更多的是親情,今天大斌有事,晚點他再過來,他那個人啊,真是太頑固了,這些年我覺得我們越來越遠了。


我説,大斌人挺好的,以前上學的時候就特別固執,他認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好,那年我們化學實驗,時間明明不夠了,他硬是完成了,在實驗室睡了一個月。


春霞苦笑起來説,我現在開始懷疑這是缺點還是優點了,這些年生活越來越好了,可是我卻越來越覺得沒有安全感,我和他都在各自的軌道上奔波,很多時候都覺得,沒有他生活是一樣的,是不是特別可怕?


我擺了擺手講,不説這些了,世事變遷,看看這座城市,以前上學的時候連地鐵都沒有,要去中山路,得先坐一個小時的公車到老福山,然後走個20分鐘路過八一廣場才到,現在地鐵直達了。


車子停在地下車場,大斌打電話過來給春霞説,位子我訂好了,我有點事,要待會才到。


春霞説,剛發信息不是説已經請好假了嗎,怎麼又有事了?


大斌説,你別問了,我一忙完就過來,你和不見説説,讓他別見外。


春霞冷冷地説,我開着外音,他聽着呢?


我趕緊説,沒關係沒關係,你忙就好了,我這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只要有口吃的就好。


大斌説,待會一定賠罪。


春霞把電話掛了,無奈地看着我説,他就這樣,走吧。


我從春霞的眼裏看到了失望和疲憊,當一個人變的沉默和順從,不是世事讓她變的成熟,而且心累到不想再去爭吵。

坐在餐廳,菜已經上來了,大斌依舊沒到,春霞説要去下廁所,其實我知道她是去和大斌打電話,過了很久,春霞回來,我説,沒關係的,我們再等等就好,我也不餓。


春霞歎了口氣説,大學那會多好,我們在前湖,他在瑤湖,那一年禽流感,學校不讓我們隨便走動,我又特別不爭氣感冒了,他悄悄從瑤湖跑出來到前湖看我,帶了一大堆零食溜到醫院,最後沒辦法,他在隔壁的病牀陪我躺倒感冒好了。


我説,還有一次下大雪,你從老家回來,但是火車停開了很久,大斌在火車站等你,非常不幸的是,你的手機還被偷了,他就在那裏一直等,我的電話都被他打爆了,然後我就去問同學誰知道你的消息,結果沒人知道,真怕大斌那傻子會做什麼事,就去火車站陪他,那十多個小時,我從來沒見過他那麼憔悴。


春霞嘴角輕輕上揚,他曾經真的很好,當我委屈的時候,他會很耐心地幫我開導,然後抱着我,我們勤工儉學,剛開始去是酒吧當服務員,但是那裏面魚龍混雜,有些客人不規矩,大斌為了我打架,後來我們只能去餐廳,每天很晚下班,下班的時候,在餐廳前面的路口,他總是喜歡抱我一下,好像就是為精疲力竭的一天注入新的能量。


我説,那時候大家都羨慕你們,雖然在一座城市,但是見一次面要坐很久的公車,我知道你悄悄把生活費省下來給他買球鞋,他悄悄去商場做兼職給你買項鍊,所有人都覺得你們肯定能走到一起,畢業的時候同學們説,要是你們都不能結婚,這世上愛情就真是狗屁了。


春霞咬了咬嘴脣説,你知道嗎,剛出來工作的那兩年,他每天晚上回到家裏都要加班,但是不管多晚,他都會抱着我睡,可是現在他已經很久都沒有抱過我了,我不知道是時間讓他覺得一切都變的不再重要,還是他的心已經越走越遠,女孩子總是那麼敏感,我真怕有一天失望攢夠了我會離開。


大斌依舊沒有到,春霞説,吃飯吧,邊吃邊等。


我沒有客氣,這個點餐廳里人不多,大斌很晚才到,他大汗淋漓,抱着一束鮮花站在門口。


春霞愣在那裏,大斌走過來説,今年是我們認識七週年的日子,你能嫁給我嗎?


春霞有些不知所措,還沒到七週年,還差兩個月呢?


大斌説,那我不管了,我説是今天就今天。


春霞説,那這也太突然了吧,這還有別人呢?


我説,沒關係沒關係。


大斌從口袋裏掏出一枚戒指,單膝跪地和春霞講,霞,嫁給我吧,以後我不管多忙多累,我都抱着你睡。


春霞的臉忽然間緋紅。


我低着頭默默吃飯,遠處的服務員站在一起竊竊私語,多是羨慕的笑。


大斌把聲音又提高了好些分貝,春霞姑娘,嫁給大斌先生好嗎?


春霞點了點頭,眼淚就掉了下來。



下午的時候,春霞要去公司,大斌陪我。


開車送我去酒店,大斌説,謝謝你,把語音通話一直開着,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疏忽了那麼多,我總是覺得都這麼熟悉的兩個人了就不需要愛情裏的那些儀式感了,我就像個大直男,沒想到她那麼在乎,我這些年一直愛她,只是越來越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把疏忽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我以後會心細一些。


我説,女孩子要的安全感,是不管時間如何推移,你永遠都別對她疏忽,她們很敏感,你的每一次疏忽就會讓她的心涼一次,女孩子的愛和好脾氣,都是需要呵護出來的。


大斌側頭看着我笑,你這麼懂女孩子,為什麼現在還是一個人?


我忽然間心口一痛,因為如今的懂,是用五年的代價換來的。



https://hk.wxwenku.com/d/20136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