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悉當下:黃奇帆最新演講實錄

FMBA2019-09-12 12:50:42


源:橙先生,整理採編

作者:黃奇帆


2019年8月24日我去上海國家會計學院蹭了一堂課。如此吸引我的是因為今天的報告者是著名的經濟學家黃奇帆。


黃奇帆,為人熟知的身份是曾經的重慶市市長。其實,他也是上海浦東開發的功臣1990年4月至1994年其任浦東開發辦副主任,浦東陸家嘴、金橋、外高橋和張江四大開發區的運轉都由他策劃。2001年至2017年他先後出任重慶市副市長、市長,建設了一個全新的重慶,重慶人民給予黃市長很高的評價。


我知道他是因為他作為一個經濟學家,活躍於網絡。當我的朋友莎莎姐推薦給我這個活動的時候,我決定去聽聽他對當前經濟形勢的看法。


報告結束,最讓我感慨的是,黃市長全程脱稿演講兩個半小時,簡直不像是一個接近七十歲的老年人。其對於經濟數據的引用信手捏來,對於目前國際經濟形勢的新格局、新趨勢,以及對中美貿易摩擦的觀點,都給我以啟迪。


以下是我的現場記錄整理。


演講人:黃奇帆

01

新特徵篇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的開放格局和基礎條件發生了深刻變化。一方面,貿易保護主義、“逆全球化”思潮抬頭;另一方面,國內勞動力成本和經濟要素成本上升。在這種背景下,過去的開放路子已不相適應,必須與時俱進地進行改革和調整。步入新時代,在“一帶一路”引領下,我國對外開放格局呈現出五個新的特徵:


一是從引進外資為主,轉變為引進外資和鼓勵對外投資並舉。


二是從擴大出口為主,轉變為鼓勵出口和增加進口並重。


三是從沿海地區開放為主,轉變為沿海沿邊內陸協同開放、整體開放。


四是從關貿總協定和WTO框架下的貨物貿易為主,轉變為FTA框架下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共同發展。


五是從融入和適應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為主,轉變為積極參與甚至引領國際投資和貿易規則的制定修訂。


在這五點的具體闡述中,有這麼這句話我認為比較經典:


1.開放是一種制度安排,要的是這個制度是開放的,跟地理位置無關。


2.以前是工業體系開放為主,服務業點綴式開放,現在是工業,服務業的協同開放。


3.出口大國未必是經濟強國,因為出口可能大量是勞動密集型產品、來料初加工產品。而進口大國一定是經濟強國,進口大國將極大地提升國際貿易的話語權和定價權。


4.貨幣強國是通過進口將造幣税發向全球。


5.從商品要素的流量型開放,進一步轉化為制度規則型開放。

02

新格局篇


第一,這三十多年來,世界貿易的格局發生了變化。國際貿易的產品結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一個是貨物貿易中的中間品比重上升到70%以上。第二個是服務貿易和貨物貿易的總貿易量中,服務貿易的比重從百分之幾變成了百分之三十。因為這二十幾年全球服務貿易始終表現為15%到20%的增長率。


世界貿易格局變了,表現為貨物貿易中的零部件、原材料、中間品以及服務貿易的比重得到了極大地提升。整個生產力體系這方面的變化,正在影響和產生新的世界貿易規則。


第二點,由於產品交換,貿易格局的變化,生產產品的企業組織、管理方式也發生深刻的變化。


現在世界的製造業不像幾十年前,看單個企業規模,而是看產業鏈的集羣、供應鏈的紐帶、價值鏈的樞紐。誰控制着這個集羣,誰是這個紐帶的核心、價值鏈的樞紐、龍頭老大。


第三點,由於世界貿易格局特徵和跨國公司管理世界級的產品的管理模式的變化, 也就是“三鏈”這種特徵性的發展,引出了世界貿易新格局中的一個新的國際貿易規則制度的變化,就是“三零”原則的提出。


零關税:WTO是為了降低關税,推動自由貿易發展,中國為了加入WTO,關税比例逐步下降。


零壁壘:取消關税的貿易壁壘(軍火、黃、毒等行業負面清單;國內法律法規,如知識產權保護;同等國民待遇;勞動保護;生態保護;市場開放度等),實現營商環境的八個方面國際化、法制化、公開化。


零補貼:不能對國有的、本土的企業給予各種保護、補貼。


以三零原則為格局,為基礎的自由貿易推動了WTO的改革,也推動了雙邊、多邊自由貿易協定的發展。


03

貿易摩擦篇


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挑起貿易戰完全違背三零原則,逆全球化,逆三鏈發展的要求。


會上有個小插曲,黃市長在談到特朗普的時候,這樣感慨:“他每天發推特,我懷疑他背後的智囊有沒有準備好,很多不符合經濟原理。但我想着他是一個房產商,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説的也很誠信,不像騙人的話。


台下哈哈大笑。


由於這部分是當下所有人最關心的話題,所以我也格外上心。


會上,黃市長駁斥了萊特希澤的五個謬論,分別是:


1.中國入世,美國吃虧論;
2.中國沒有兑現入世承諾;
3.中國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
4.中國的鉅額外匯順差造成了美國2008年的金融危機;
5.中國買了大量美國國債,操縱了匯率


關於“中國入世,美國吃虧”論


中國入世之後,中美雙方互予最惠國待遇,互為重要貿易伙伴。2018年,雙方貨物貿易達6335億美元,是1979年建交時的250多倍,是2001年入世時的7倍多;服務貿易達1250億美元。中國和美國是互為重要的投資夥伴,2017美國在華投資企業約6.8萬家,實際投資超過830億美元,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存量約670億美元。


萊特希澤聲稱,由於中國入世,美國對中國貿易赤字在過去10多年幾乎漲了4倍,美國吃虧了,並以貿易逆差為理由,挑起貿易摩擦。


先不説雙方對赤字數額統計有異議,美國認為4000多億美元,中國認為是3000多億美元。只要仔細分析一下中美貿易赤字的結構和來源,就能理性判斷:


(1)中美貨物貿易,美國屬價值鏈中高端,資本品、中間品居多;中國屬中低端,以消費品和最終產品居多。


(2)中國對美出口的產品,60%是美國企業在華生產的產品返銷美國。2007年,福布斯雜誌報道説:“中美之間懸殊驚人的貿易赤字很大部分來自美國在華企業生產後運往美國出售的商品上。”


(3)中國對美出口高科技產品被萊特希澤報告確認為“在計算機設備、器具和組件方面,對華貿易赤字已呈井噴之態,迅速增長的計算機和電子元件進口已超過美國對華貿易赤字增長量的40%,讓美國計算機電子行業減少62萬份工作”。事實是,這些高科技產品大多是來料加工、代工組裝的電子產品,進出口貿易值包含零部件、中間產品與國際轉移價值。聽着很多,實則營業收入和附加值很低。


比如一台銷售價為500美元的筆記本電腦,從美國等各國各地進口的原材料、零部件、中間品成本為250美元,美國的品牌商企業在研發、品牌專利、售後維護等收入為110美元,各類物流銷售成本為80美元,中國代工企業組裝加工收入只有60美元,區區12%的代工附加收入,讓美國跨國公司獲取了豐富的中國製造業的比較利益,卻要揹負鉅額貿易逆差之名,究竟誰吃虧,誰賺便宜?


分析美國貿易赤字問題,不能僅僅看貨物貿易總量差額,片面研判中美經貿得失關係,還要從美國的經濟結構、金融特徵深入分析,才能搞清為什麼美國不僅和中國,事實上和全世界各國幾十年來都是貿易鉅額逆差的原因。


(1)這是美國國內儲蓄不足的必然結果。美國國民淨儲蓄率只有1.8%,必須通過貿易赤字大量利用外國儲蓄才能平衡。


(2)這是中美產業比較優勢互補的客觀反映。


(3)這是國際分工和跨國公司生產佈局變化的結果。跨國公司利用中國生產成本低、配置能力強、基礎設施好等優勢,來華組裝產品、銷往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各地。


(4)這是美國對華高技術產品管制出口的結果。美國對中國出口管制的產品多達10大類3000多種物品,由於冷戰思維,讓美國人自己關閉了增加對華出口的大門。


(5)這是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結果。一方面收鑄幣税,幾美分成本的一張紙,要世界提供100美元的商品;另一方面,通過逆差不斷派出美元,美國逆差背後有着極其深刻的利益考慮和國際貨幣根源。


關於“中國違反入世承諾”問題


一是關税方面。中國在入世前的關税總水平是15.3%,入世承諾到2010年降到10%以內。事實是中國在切實履行加入WTO承諾後,還主動單邊降税,擴大市場開放。2010年中國貨物關税承諾全部履行完畢,關税總水平由2001年的15.3%降到9.8%。


但並未止步,而是通過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方式,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據WTO數據,2015年中國貿易加權平均關税率已降到4.4%,低於韓國、印度、印尼等發達和新興經濟體,已接近美國的2.4%、歐洲的3%。


在農產品和非農產品方面,已低於日本農產品和澳大利亞非農產品實際關税。2018年中國將汽車整車最惠國税率降至15%,零部件税率從25%降至6%。目前,中國關税總水平已進一步降為7.5%。


二是不斷擴大開放。中國入市以來,開放了外資投資領域;開放了商業零售、物流運輸、金融業、律師、會計、管理諮詢等服務貿易領域;開放了東西南北中,在中西部內陸地區同步設立了保税區、新區、自貿試驗區。


三是深化改革。按照WTO要求,推動了營商環境國際化、法制化、公開化;推動了非公經濟發展,非公經濟佔GDP比重從2000年的40%左右提升到2018年的60%以上;推動了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一大批國有集團、大型銀行、金融機構進行了股份制改造,IPO上市。


四是健全了法律。全國人大批准了生態環保、勞動保護、知識產權保護等一大批法規。


關於“中國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問題


眾所周知,引進外資、擴大開放不僅會帶來外國資本,也會帶來產品、技術、管理經驗和市場渠道,這些都是根據市場契約、企業之間的合同產生的結果。在中外企業合作中,中國政府從來沒有強制要求外資轉讓技術的政策做法。中外企業都是基於自願原則實施契約行為,雙方從中獲得各自實際利益。


一般來説,外資企業技術收入有三種方式:


一是一次性轉讓。按轉讓價結算或入股折價;
二是銷售產品中,包括技術收入;
三是技術許可,收取許可費。


這些都是國際貿易常規方法,萊特希澤把企業通過商業合同建立夥伴關係、轉讓技術、資源合作叫強制技術轉讓,荒謬透頂,完全是歪曲。


2009年以來,中國R&D;(研究與試驗發展)投入每年達20%的增長,2018年達到2萬億元,僅次於美國,位居全球第二,佔GDP的2.13%。除了2600所高校、10萬家研究所、600多萬研究人員之外,中國研發投入中,企業佔到77%。


對此,美國前財政部長、著名經濟學家拉里·薩墨斯曾評論説:“中國的技術進步來自哪裏?來自那些從政府對基礎科學鉅額投入中受益的優秀企業家,來自推崇卓越、注重科學和技術的教育制度,主導地位就是這麼產生的,不應抹殺中國保護知識產權的巨大努力和成效。”


通過商標法、專利法、反不正當競爭法和建立知識產權法院等,中國短短十幾年建立一套完備且高標準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完成了西方几十年、上百年才完成的路徑。


萊特希澤在聽證會報告説:“中國外匯儲備從2000年的1650億美元增加到2009年的2.4萬億美元,很大程度歸功於不斷擴大的對美順差。這些儲備是如何導致2008年的經濟危機的呢?中國購買美國國債,使其價格上漲,從而導致美國國債收益率低於應有水平。


長期利率降低使得美國家庭消費水平提升,並擴大了儲備和投資之間的差距。而且,因為外國儲蓄主要通過政府或央行之手,流向美國國債之類的安全資產,私人投資者為了尋求高回報便轉向別處,刺激了金融工程師開發新的金融產品。比如抵押債務,引發了次債。確實,貿易赤字顯然在製造2008年破滅的金融泡沫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天下人盡皆知,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原因是2001年科技互聯網危機後,當時股市一年裏跌了50%以上,再加上“9·11”事件,美國政府一是降息(從6%降到1%),二是採取零按揭刺激房地產,三是將房地產次貸在資本市場1:20加槓桿搞CDS,最終導致泡沫崩盤。


2007年,美國房地產總市值24.3萬億美元,佔GDP比重達到173%;股市總市值達到了20萬億美元,佔GDP比重達到135%。2008年危機後,美國股市縮水50%,剩下10萬億美元左右;房地產總市值縮水40%,從2008年的25萬億美元下降到2009年的15萬億美元。將這種危機歸之於中國,虧他們想得出來。


關於“中國外匯儲備購買了1萬多億美元美國政府債券、操縱人民幣匯率”的問題


萊特希澤在聽證會報告説:“中國購買美國債券,並不是基於支持美國經濟的無私幫助,那些購買行為是中國想要阻止人民幣兑美元升值的必然結果。中國領導人將利用出口來創造中國賴以維持穩定的必然。”


這個觀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誰都知道中國作為美國國債最大的外國政府買主,對維繫美元的信用、世界貨幣的穩定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竟被曲解成為了人民幣貶值,如此這般讓人情何以堪,誰還會有投資美國國債的熱情。


事實上,由於美國經濟的結構、體制,美國必須保持較大的逆差,向全世界輸送美元,為此,美國不斷降低本國製造業比重(只佔國民經濟的15%),以確保美國不斷增加進口,輸出美元;美國必須確保較大的國債發行能力,以確保政府收入維繫美國的社會保障和軍事能力,這是美元霸權的條件。


誰都知道,美國需要外國投資者對美國國債擁有較大的熱情,這是美國國債得以發行的重要保障條件。美國國債的發行過程也就是美聯儲美元貨幣發行的過程,這個過程除了美聯儲購買國債之外,亟需外國投資者購買。中國購買美國國債,到底誰是真正獲利者?


201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有過一番評論,大概意思是説:“當今世界有個奇特的怪圈,發展中國家辛辛苦苦給發達國家打工,好不容易收入了美元,又將這些美元低利息地、上萬億地借給發達國家,買了發達國家的國債,而發達國家又將這些低息外匯投資到發展中國家,賺取10%以上的高額回報。”這個論斷被經濟界稱為斯蒂格利茨怪圈。可見,誰是誰非,大家心知肚明。


通過以上五論,可以看到美國聲稱的中國是美國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是美國至今為止最大的貿易問題等論斷完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蠻不講理、倒打一靶的行徑


入世以來,包括美國等國家的跨國公司對中國投資大幅度增長,原因在於中國有好的基礎設施、好的開發區、好的且低成本的勞動力素質、好的營商環境、好的要素供應,包括能源、水電氣等,最重要的是有上中下游產業鏈配套。明明是好的進步,怎麼變成問題和根源?


須知這中間沒有任何人能強迫老闆投資,只有利潤可觀、法治清明,才能讓跨國公司蜂擁而來。


臨近結束,黃市長講了中美貿易戰的三個必然背景:


(1)修斯底德陷阱
(2)制度、道路、發展模式不同
(3)美債危機的臨近


黃市長也指出,研究美國,需要搞懂三個羣體的動機:


(1)總統。這是選舉原則產生的。
(2)萊特希澤這類。屬於理論派,陰謀家。
(3)無黨派的精英、事務官。捍衞美國利益,挑戰中國製度的關鍵力量。


其他羣體都是牆頭草一類的,隨着形勢的變化而站隊,但是這三類立場邏輯明確。


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的升級化可能性:


(1)貿易戰(關税戰)
(2)科技壁壘戰
(3)匯率戰
(4)金融戰(美國最厲害的美元結算清算體系)
(5)打仗


黃市長認為打鐵還需自身硬,中國需要做好自己的事:


(1)市場是王牌


中國經濟不是一個小池塘,是一片汪洋大海,因為中國廣闊的市場,才使得可持續的大規模進口擁有可能性。


(2)產業鏈是王中王


產業鏈的一體化、供應鏈的相互交錯、價值鏈各方面的利益融合,是推動全球化的重要動力。“三鏈”融合發展必將是捍衞全球化的萬里長城,也將是抵禦各種貿易摩擦的“殺手鐗”。


(3)金融是關鍵


至少這幾年要保持三萬億的外匯儲備,不增加也不減少。努力發展人民幣清算的網絡系統,實現跨境人民幣清算的規模增長,致力於人民幣硬通貨的發展。


(4)核心環節必須極大投入


美國在產品方面無法撼動華為,以致於只有通過“安全概念”打擊,中國的5g在這個賽道上已經處於領先,但依舊需要加大投入,5g是未來產業鏈升級的關鍵。


當今世界經濟最重要的特徵就是中美兩國經濟共生體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中美兩國在多方面有很強的互補性,比如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力量所在國,中國是世界產業市場最大、增長最快的發展中國家;美國有很高的技術發展水平,而中國有很強的工程製造能力;在消費習慣上,美國人比較喜歡消費,中國人則喜歡儲蓄,等等。


中美兩國經濟共生體的內涵是客觀存在的,是影響世界的。中美兩國之間合則兩利,鬥則俱損。只有合作才能讓兩國經濟共生共贏。


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税,最終會將商品的成本壓力轉嫁給美國民眾。此外,在加徵關税的產品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美國企業在中國投資公司生產的產品返銷到美國的。因此,加徵關税會連帶打擊到美國在中國的投資企業。


長期以來,美國有10大類3000多種產品對中國是封鎖的,不提供。這種保守讓美國在中國喪失了很大市場。


在貿易摩擦中,美國對中國企業進行的核心零部件、芯片、操作系統等方面的封堵,固然會對中國企業帶來損傷,但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美國高科技公司20%-50%的市場份額是服務和出口於中國的。這種封堵的行為會讓這些美國企業損失市場,甚至會發生虧損、倒閉。


04

聽完講座,我有自己的幾個思考,在這裏和大家交換一下意見。


1.我們擴大進口,從根本上來説是要滿足老百姓的消費需求,可是當下我們的收入分配製度是否支撐的起我們的消費需求,錢從哪裏來?


2.從BAT、京東、拼多多、美團的中報來看,都是超預期的,可是很多中小企業都是虧損狀態,在這一輪的經濟調整中,可以看到行業利潤在向頭部企業靠攏,行業集中度的提升是大勢所趨,中小企業如何求變?


3.黃市長的以上觀點都是站在經濟學的立場上分析的,對於宏觀的分析,其實是一個政經邏輯,政治週期乃至意識形態和經濟是交織的,我認為要想對形勢看得更明白,需要理解什麼是政治。


4.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我們今天能與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掰手腕,本質上就已經説明,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是,這條路可能並不好走,因為成功的模式從來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我相信百鍊成鋼。

百萬讀者都在讀

特朗普:一個不為靈魂低吟紛擾的存在——美國西北大學心理學教授萬字長文剖析特朗普的性格與心理

“美國人就像被慣壞的孩子,跟他們談判非常困難!”

美國人眼中的中國崛起 | 哈佛教授TED演講

黃奇帆:中國如果實施零關税,會發生什麼?

中國最賺錢的公司,要開始去庫存了!

成年人的崩潰,都是靜悄悄:你能挺過多少坎,就能成多大事

成年人的沉默,是最大的體面:笑罵由人,灑脱做人

人生不僅是一場康波,還是一場超級債務週期

楊錦麟:只要不走回頭路,中國的前途是光明的

大家是否誤判了:房租、滯漲與消費降級

寫給40不惑的我們:被時代的浪潮推動還是被時代拋棄?

為什麼有的人年紀輕輕,思想深度卻遠高於常人?

貿易戰持續升級,中國應採取“無視論”的智慧

私企的衰退:那些正在消失的、慘淡經營的、痛苦掙扎的公司……

劉強東事件,馬雲到底嗅到什麼危險?

美銀美林警告:一切都像極了1998年

想要辭職的第896天

600億的背後

在菜市場,老百姓從不説降級

“浙江幫”,資本市場最豪華朋友圈:金科文化3年做局,大佬步步驚心!

樑建章:為什麼我對中國經濟還是謹慎樂觀

諾獎得主:房租管制是摧毀一座城市的最好武器

去槓桿成果:超11家地方國資平台拿到A股殼

正在消失的中產,釋放了一個危險信號

「至暗」時刻,「涅槃」時刻

槓桿的輪迴,眾生的焦慮

請做好5年內隨時失業的準備

年度最扎心視頻:不愛惜身體的人,會被懲罰!

50句驚豔世人的電影台詞:請原諒我戳痛了你所有記憶

最可怕,是書生熱衷於江湖;最可敬,是江湖客捧起了聖賢書

任正非最新內部講話:中國最大的武器是13億人民的消費

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做好泡沫破滅準備

孫立平: 當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國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百姓的希望感

違約進入下半場:從民營企業接盤到居民破產!這真是一個偉大的時代!

從美蘇冷戰的歷史來看即將到來的中美冷戰

高善文:中國槓桿表面上是金融問題 本質上是財政問題

這是今年最犀利的演講: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

至暗時刻,“不死鳥”照亮未來

證監會為啥要力推獨角獸?

股災三年祭:從狂熱到崩塌


由FMBA歷屆校友推薦的文章集錦,版權屬於原作者



https://hk.wxwenku.com/d/201362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