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幸福也許會遲到,但只要最後來了就好

女報2019-09-12 10:04:12


圖片來源於網絡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來源 | 豬小淺(zhuxiaoqian0214)




01


和前男友姜恆分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田美嘉有些抗拒愛情。


倒也不是對姜恆多念念不忘,而是她的心已經死了。


要怎樣細數那些過往呢,彷彿回憶扯到哪個點都是傷。


田美嘉七個月大的時候,父母離異。母親不要她,遠走他鄉。田美嘉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後來父親娶了後媽。


後媽是個好媽媽,但家裏實在經濟拮据,田美嘉沒有零花錢,穿的也是姐姐的舊衣服。周圍攀比之風的影響,田美嘉下意識地變得怯懦和自卑。


後來還遇上校園霸凌。


田美嘉身材高挑,長相出眾,漸漸就被孤立。那些流言蜚語撲面而來,她不知道怎麼應對,卻也不敢告訴家裏。


大學去了外地,以為是個新的開始。可是卻經歷了更大的一場噩夢。


漂亮的田美嘉在大學裏不缺追求者。不過那時她已經有了男朋友,初戀是高中同學,兩人異地。所以對於那些示好的男生,田美嘉很認真的拒絕。


然而並沒有用。


有個男生表白不成,就在田美嘉的飲料裏下藥。幸虧朋友及時趕到,才沒有被侵犯。


侵犯沒成功,這個男生就打電話給田美嘉的男朋友,説他把田美嘉睡了。


從此初戀疑神疑鬼。


再然後就經歷了姜恆。明明是兩情相悦,卻被認為是第三者。


大抵是因為這樣,田美嘉對愛情的心漸漸也就淡了,冷了。


不如就孤獨終老吧。


02


田美嘉一心工作,不談愛情。


父母很着急,尤其是後媽。她是個可愛的小老太,對田美嘉視如己出。田美嘉被她催得實在沒法了,也會去相個親。


走個過場,不接受下文。


戀愛沒談成,相親的趣事倒是一堆。有剛見面就言語挑逗的,也有剛聯絡就想佔便宜的,沒嚐到甜頭還反過來説田美嘉保守。


所以談個狗屁戀愛。


田美嘉就這麼晃悠了兩年,直到有一天,已婚人士姜恆突然給她打電話。


猶豫了幾秒鐘後,到底還是接了。他像是她一道懸而未決的數學題。


不知道聊什麼好,她想了下,問他,你現在過得好嗎?


姜恆遲疑了半天,歎了口氣説,其實並不快樂。田美嘉,我挺想你的。


就是這樣的一句話吧,堵在田美嘉心裏的那個結好像“嘭”地一聲解開了。


那一刻的心情很複雜。怎麼説呢,有同情,有釋懷,但更多的是慶幸吧。慶幸當初不爭不鬧地離開,他並不值得自己去搶。


也好巧不巧的,是在那天晚上回家時,樓道里的感應燈壞了。


角落裏突然閃出一個人影,黑黝黝的,田美嘉嚇得幾乎靈魂出竅,回到家還心有餘悸。


就是那麼一瞬間吧,田美嘉突然意識到,也許她的身邊是應該有個男人了。


張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


不早不晚,剛剛好。


03


田美嘉第一次見張闖,不知為何,好像怎麼看都順眼。


長得小帥,聊得來,不輕浮不油滑。


吃完飯出來時,兩人還在大街上撿到一張百元大鈔。張闖樂呵呵地説,咱倆很合財誒。走,請你吃冰激凌。


田美嘉被逗笑,好像很久沒有這樣發自內心地笑過了吧。


回到家,後媽急着來問情況,田美嘉難得沒有抱怨,而是笑盈盈地説了句,除了個頭沒有一米八,其他的都還好,可以嘗試下。


後媽一聽樂開了花。


那時是大東北的冬天,寒冬臘月,天寒地凍。田美嘉每天早晨等公交車上班,特別受罪。有天兩人在微信上聊到這事,張闖説,以後每天早上我來送你上班唄。


田美嘉下意識地拒絕。


雖然有好感,但畢竟還不是男女朋友。在沒確定這段感情之前,她不想虧欠他。


但張闖一門心思要來。


後媽知道後,在一旁煽風點火説,他要來就讓他來唄,給個機會。


大道理講了一堆後,田美嘉只好鬆口説,好吧。


第二天一大早,田美嘉果真在樓下看到張闖。他站在一台破破爛爛的麪包車旁邊,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説,這是我的車,以前拉貨用的,你別嫌棄。


田美嘉噗嗤一聲樂了。


她哪裏是在乎這些的人啊。於是大大方方地打開車門坐了上去。車裏有一袋小籠包,滿車廂都是熱氣騰騰的包子味。


張闖説,你慢點吃,應該還是熱的,我剛放在口袋裏捂着呢。


田美嘉的心猝不及防地被觸動。


這時,張闖將車子一個掉頭開出路口,大片的陽光透過車窗灑進來,曬在臉上暖洋洋的。


這樣微小尋常的幸福,有點久違了。


04


可是感情的進展有點慢。


張闖明明看起來很像男朋友啊,但他從來不説表白的話。田美嘉主動約他,他卻聽不懂她的意思。


女孩子主動,肯定不能太直白吧。田美嘉假裝問,最近有個電影不錯呢,女主很漂亮。


張闖回,她啊,整容臉,不自然。


勾搭失敗。田美嘉決定直白點問,週末你打算做什麼呀?


直男張闖回,在家休息唄,看看電視打打遊戲。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田美嘉有點喪氣,懷疑他對她是沒意思的。但要命的是她好像動了心。這可怎麼辦?


閨蜜説,你長這麼美,完全可以嫁個富二代好嗎。這個張闖哪裏好?


開個破爛麪包車來接田美嘉的張闖,確實沒什麼好,美女田美嘉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但田美嘉固執地覺得,她那顆想要重新相信愛情的心,是被張闖打開的。


有天他來接她,她問他,你是在追我嗎?


張闖愣了下,笑着説,是啊,可以做我女朋友不?


田美嘉回,你早該説這句話了。


張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説,我沒錢沒車,怕你不同意。


沒錢沒車的張闖,是個實在人。


有天晚上,田美嘉正在家裏敷面膜,張闖打來電話説,我在樓下,有東西要給你。


問是什麼,人家回,你下來就知道了。


田美嘉下樓,懵了。張闖面前是一大堆水果,各種水果。柚子,葡萄,蘋果,橙子,草莓,獼猴桃……


張闖一邊從車裏搬水果,一邊説,我也不知道你和叔叔阿姨愛吃啥,就把這些都買了一些。回頭你告訴我哪樣好吃,我下次再買。


田美嘉站在那些水果面前有些哭笑不得。


父母剛好出門散步,她和張闖手忙腳亂地把這些水果拿上樓,堆滿了家裏的半個小餐廳。


後媽回來看到,樂呵呵地笑着説,我看這孩子不錯,很實在。


父親在旁邊插嘴説,改天帶回來看看。


田美嘉躲進房間裏去了。她要如何告訴他們,她和張闖戀愛三個月,其實連小手都還沒拉過呢。


在這個男人動不動就揩油的年代裏,張闖有點像稀有動物。


05


張闖像是不好意思,又像是不敢冒犯田美嘉。


有次在微信上説,其實剛過馬路時,挺想借機會拉你的手來着。


田美嘉樂了半天。頂着一張帥臉,談個戀愛怎麼就這麼害羞呢,不應該啊。


怎麼辦呢?


後媽知道後,比田美嘉還着急。


有天兩人出去吃海鮮小龍蝦時,田美嘉喝了點啤酒。藉着酒勁,她鄭重其事地拿起他的手,將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裏。


張闖這才敢緊緊地握住。那副樣子看起來純純的,蠢蠢的,可愛得不行。


只是沒想到田美嘉那天突然酒精過敏,呼吸緊蹙,渾身戰慄。


張闖嚇壞了,拉着田美嘉要送她去醫院。田美嘉説,沒事,躺會就好了,不用去的。


張闖還是不放心,給後媽打電話。後媽很擔心,但因為有張闖在,她也沒急着趕過來。而是説,你找個地方帶美嘉休息會就沒事了。


張闖半信半疑。跟田美嘉一再確認,然後帶她去旁邊的酒店開了個房間休息。


也是在那晚,他們才有了親密關係。


而後媽居然也沒打來電話質問她為什麼夜不歸宿。從小到大,後媽對田美嘉的家教一直很嚴。不能在外留宿,哪怕是在閨蜜和同事家也不行。不管多晚,都得回家。


現在好了,費盡心思地給張闖創造機會。


第二天回去,後媽説,怎麼樣,有進展了沒?


田美嘉紅着臉説,媽,你這次不擔心我啦,還是急着要把我嫁出去?


後媽説,別人我擔心,張闖不會。媽看好他。


張闖來過家裏幾次,父母對他越看越喜歡。而後媽的神助攻,可不止一次。


有次田美嘉陪張闖去參加朋友的聚會,回來時有點晚。


田美嘉開門時卻發現打不開,反鎖了,給後媽打電話,老人家居然説,我看天已經晚了,以為你不回來了呢。我和你爸已經睡了,讓張闖收留你吧。


説完,就把電話掛了。


田美嘉傻愣在門口半天,這是之前那個晚回來十分鐘就會電話不斷的老媽嗎?張闖在旁邊嘿嘿地笑,阿姨這是在幫我吧。


沒辦法,只能去酒店開個房。


感謝老媽的神助攻,加快了這場愛情的進程。


06


是甜蜜過一段時間的,但沒過多久,鬧了一次分手。


只是個小誤會,但在氣頭上,分手兩個字輕易就説出了口。田美嘉剛轉身就有些後悔了。


可是愛面子又有點傲慢的田美嘉,當然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悔意啊。


於是油門一踩,把車子開了出去。


心裏其實在不停地祈禱,快攔住我啊,快哄哄我。你只要給我個台階,我就下來了。


剛開出一個路口,張闖的電話打了進來。


接起來,聽到那頭説,你要走可以,把我的銀行卡還我再走。


田美嘉回,你是要我回去,還是要卡回去?


張闖説,你不回來卡怎麼回來?


田美嘉心裏還在賭氣,但也知道這是個台階,於是掉頭回去。


張闖等在路邊,剛停下來,他就拉開車門不由分説地坐進來,摟住她説,以後不要説分手的話了,多傷感情。我一個大男人要面子的,要不是想到那張卡在你手裏,都不知道怎麼把你留下了。


張闖的眼圈泛紅,表情有點委屈,看起來很可愛。他是個直男,特別實在,不知道怎麼哄人。但那一刻,田美嘉的心裏像是認定他了。


愛上一個人的表現是什麼呢,大抵是情不自禁地在外人面前維護他。


有一次,張闖和同事在外面聚餐。喝了酒,田美嘉開車去接他。


趕到的時候,大家都喝得歪歪扭扭的。


看到田美嘉進來,都張羅着給田美嘉點串。田美嘉忙説,不用不用,我吃過飯了。


但同事們仍然堅持,對張闖説,你看看你媳婦想吃什麼,你給她點。


張闖笑嘻嘻地挺着腰板,用帶着點指揮的語氣説,她説不要那就不要了,順路讓她送大家回家吧。


田美嘉順着他的意思説,對對對,我開車技術還不錯,是個可以放心的女司機。


那幫男人們瞬間炸開鍋,我的天,闖哥厲害了,這麼漂亮的媳婦還訓練得這麼聽話。


張闖一臉得意,不用訓練,我媳婦天生就是這麼優秀。


田美嘉笑盈盈地配合着他,果真是聽話懂事的小媳婦。


將幾個同事陸續送回家後,張闖突然讓田美嘉靠邊停車。


田美嘉以為他喝多了要歇一會,結果車子剛停穩,他就湊過來捧住她的臉説,媳婦,你剛太給我面子了。畢竟是AA制的聚餐,你要是真點了,其實也不太好弄。沒想到你這麼會處理,沒讓我為難,又給我漲了面子。


田美嘉享受着他的表揚。


心裏想着,真好,那些她為他着想的得體,他都懂,也都記在心上,這就夠了吧。


07


張闖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他有那麼一些缺父愛。


和田美嘉父親相處的時候,她能感覺到他的緊張和不知所措。


有一次,後媽不在家,田美嘉和張闖陪父親去外面吃四川涮串。兩人一來一回喝了很多啤酒,酒勁上來後,父親突然變得很感性。


他拉着張闖的手説,美嘉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你別看她看起來獨立堅強,其實內心很脆弱。這些年,她太苦了。答應我,以後對她好點。


張闖聽完這些,倒了滿滿一杯酒一飲而盡。


而他一張口,田美嘉嚇了一大跳。他説,爸,您放心,我會一輩子對她好的。我從小缺父愛,以後您就是我爸,我會和美嘉一起孝敬您。


兩個男人豪邁地碰杯,田美嘉在煙霧繚繞的熱氣裏,紅了眼睛。


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兩個男人,説着掏心窩的話,像是在完成一場交付。


田美嘉原本以為自己是不會幸福了,可是她遇到了張闖。


張闖有點直男,張闖不會甜言蜜語,但張闖真誠得有點可愛。


他並不是無限制地寵溺她,但她和他在一起,身上那種大女人的強硬越來越少。她整個人變得柔軟下來,有時會像個小孩子那樣和他撒嬌。


曾經的田美嘉,倔強要強,心裏有天大的委屈也一個人兜着。但在張闖面前,她會下意識地卸下偽裝,做內心最真實的自己。


曾經的田美嘉看再感人的電影也不會哭,可現在啊,她動不動就哭鼻子,變成了一個愛哭鬼。


可能這個世界上真有這樣一個人吧,因為他,你那顆強硬的心會一點點融化。


田美嘉嫁給了張闖。


現在她的肚子裏已經有了一個小寶寶。回想起從前,可能那些不容易,都是為後來的幸福做鋪墊吧。


幸福也許會遲到,但只要最後來了就好。




https://hk.wxwenku.com/d/20136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