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蘿蔔”奚望|不是一隻貓,在希望

女報2019-09-12 10:02:32



奚望很低調,這是她給我的第一印象。

奚望很愛貓,這是她給我的第二印象,微博裏,朋友圈裏,她放了很多“花總”的照片。粉絲們叫奚望為“望望”,叫她的貓為“花總”,奚望叫他們為“小蘿蔔精”。

7 月26 日,《特赦1959》在中央一套和騰訊視頻播出,她在微博動態裏説:“小蘿蔔精們,你們期待的新戲來啦!”粉絲回:“啥是蘿蔔精哈哈哈哈哈。

奚望很愛看書,這是她給我最深的印象。她滔滔不絕地説着她讀過的書,仔細地描繪書中的情節,若非採訪時間有限,我們大概會聊上一整天,聊書中的某一個人,説每一個時期讀同一本書時給她帶來的不同感受,她説:“《德伯家的苔絲》讓我懂得了自尊。”還有關於她對兒童遭受猥褻、性侵的看法,她説:“如果可以,我想站在他們面前,替他們説出他們不敢説出的話,保護他們。

書裏世界很精彩,很快樂,也很悲傷。相較於從小學習的畫畫,她更喜歡演戲,演繹一個人物,體會這個人物,彷彿活在書中。這個世界,可以是現實,卻也是別人的。她在博客裏寫道:“其實每次快到殺青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感覺,能活在這個人物裏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該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奚望知道,自己的世界其實並沒有人物那麼精彩,為演戲,5 點起牀,11 點也不一定能睡覺,喜歡聽的歌都已經在候場的時候聽厭煩,愛玩的遊戲都通關了。期間更多的是等待,演員成為這個人物的時間並沒有多少。她享受在劇組所待的三個月左右的時光。

2011 年,奚望飾演《美麗謊言》中的孫子平,正式進入娛樂圈。而後,被打上“星二代”的標籤,開始時,她介意。後來,她説釋懷了。她想的是,既然有這個基礎,何不讓自己更積極、更努力,更上一層樓?她敏感、脆弱,但獨立,奚望希望自己可以在演藝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女報Story = S

奚 望 = 望


S:在微博上宣傳新劇的時候,為什麼用“小蘿蔔精們”稱呼自己的粉絲們?


望:很可愛~ 小時候,媽媽(茹萍)給我取了個綽號“蘿蔔”,當時,我就覺得它的發音特別有意思,又因為我跟粉絲們之間的互動特別像朋友,相互間還會調侃互懟。不是説“建國之後不能成精”嗎?所以,我就用“小蘿蔔精們”來逗他們。


S:如果要做個短評的話,你會怎麼評價《特赦1959》和自己在劇中所飾演的“護士”角色呢?


望:《特赦1959》是一部正劇,比較厚重。在這部劇裏,樑冬芳是一個像彩虹一樣的人物,單純、簡單,也很甜。導演説,她可以有點傻傻的,也可以有點甜甜的,但最重要的是善良。所以,在劇裏,人們都叫她天使。並不是説她有多美麗,而是説她的善良、她的温暖就像天使一樣在感染着別人。


S:從11 年至今,你飾演了那麼多的角色,最喜歡哪部作品裏的色?


望:《特赦1959》裏的樑冬芳。在之前,我飾演的角色的個性都很強,她們直接、灑脱,她們命運多舛,經歷跌宕起伏。我是第一次飾演一個看上去很單純,帶點傻氣,還總喜歡傻笑的角色。但她所散發出來的温暖的能量,讓我覺得她不比那些個性濃烈的角色差。環境對人的影響特別重要,而不被環境影響的人特別厲害。雖然樑冬芳是一個很年輕的小戰士,但是她處在一個那麼灰色且讓人鬱悶的環境中,還是可以與她所表現出來的單純一樣堅定內心、温暖他人。


S:對於“星二代”這個身份,你此前説已經釋懷了,能説説在釋懷之前和釋懷之後的狀態嗎?


望:我是一個自尊心特別強的人,我會想要回避這個關係,也不想他人拿這個標籤來包裝自己,也不需要大家因為我是誰的孩子就對我有多照顧。在劇組裏,快收尾的時候,若有以前和我母親合作過的老師注意到我,他們就會説:“呀!你是茹萍的女兒?怎麼不早説?”我只能笑笑打打招呼。如果我足夠優秀,我可以得到這個角色,也可以得到大家的尊重;過了幾年,當我積累了一定的作品之後,內心也變得足夠強大,我便也無關乎他人怎麼看我,因為要的是自己怎麼看自己。而且,我應該為有這樣的母親感到自豪。同時,我也希望她可以為我感到驕傲,別人可以很高興地對我媽説:“奚望是你的女兒呀!太棒了!”如果我可以做到這樣,我會更高興;如果別人因為我母親的關係而照顧我,我也只會更感激,更努力。


S:對於你來説,什麼是最享受的?


望:每當接了一部新劇,我可以在這三個月裏經歷一次不同的人生,我可以去體會每一個角色,可以經歷我一生都可能不會有的事情,而她們也會在我的身體裏留下一些東西。


S:看了你的博客《那些想被遺忘的過去》,想知道當你重新拿起你曾不喜歡的筆墨時的心情?


望:當我們不得已處在一個環境裏的時候,都會想要掙脱。我從小就學鋼琴,學畫畫,在學的時候,會感覺受到壓迫,會想要反抗。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那些全部都是無可替代的財富,它豐富了我的世界,影響了我的審美、我的思想。其實這個道理和我現在不再介意“星二代”這個標籤是一樣的。當你跳出了這個環境,你對自己的認識變得更深以後,也就會開始去面對曾經不敢面對或者不想面對的事情。當我與飾演的角色有相同的經歷和才華的話,我也會知道這對我來説是多麼重要的助力,比如畫家、設計師。


S:如果要用幾個關鍵詞來描述和理解自己,你會用?


望:很矛盾。敏感,細膩,但又很獨立。我是一個有着貓性的人,但又不是一個柔軟需要依賴他人的人。


S:看了微博,想不到你是貓奴,貓在你的生活中充當了什麼角色?


望:它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親人和夥伴。看上去,演員的生活很精彩,但其實,我並不愛熱鬧,我更喜歡一個人看看書,看看電影。但在生活和工作中,我總會碰到一些鬱悶的事情,此時,貓是給我帶來温暖的源泉。當我感到孤獨的時候,有一團毛茸茸的,暖暖的小貓挨着你,還會把尾巴放在我手上,我就會覺得自己是極度地被需要着。我在依賴着它對我的依賴,我會感到特別幸福。


S:往後,你在自己的演藝道路上有什麼目標嗎?


望: 每年都可以演一個會讓我會心一笑的角色,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積極的人,把握住我所得到的角色。


S:《特赦1959》的樑冬芳讓你會心一笑嗎?


望:是的。




https://hk.wxwenku.com/d/201361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