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最有權勢的那個女人去世了

騰訊科技2019-09-12 06:23:05

點擊上方“騰訊科技”,“星標或置頂公眾號”

關鍵時刻,第一時間送達


來源 / 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

作者 / 小滿

歡迎下載騰訊新聞APP,查看更多科技熱點新聞



馬雪徵逝世的消息突然傳來,無數業界人士感到驚詫。


楊元慶第一時間在朋友圈做出反應:



馬雪徵一生經歷豐富,但最廣為人知的,依然是她在聯想公司的17年。


談論馬雪徵和聯想的淵源,還得從31年前一次香港的活動説起。


1988年,聯想在香港開業,馬雪徵陪中科院周光召院長前去剪綵。


當時的聯想,還是一個只有十幾個人的小公司,員工們都擠在一個破舊的小廠房裏辦公。


馬雪徵走進辦公室時,柳傳志正在雄心勃勃地向眾人描繪聯想未來的宏偉藍圖,這場熱血沸騰的演講深深感染了她。


兩年後,馬雪徵放棄了近在咫尺的副局長職位,正式加入聯想,她説:“企業家與政治家有類似的魅力”。


柳傳志則打趣説她是“資產階級鬧革命”。


從馬雪徵後來的人生軌跡來看,她當初的這個決定,並不亞於一場浩蕩的“自我革命”。


1978年,馬雪徵從首都師範大學畢業,分配到中科院做對外合作項目。


二十幾歲的馬雪徵工作熱情很高,在同行中出類拔萃。


比如,她曾和幾位同事一起組織過青藏地區的地質考察項目。


三年時間內,馬雪徵先後進藏五次,從南到北穿越了整個青藏高原,完成了地質考察。


那個充滿朝氣的時代裏,憑藉簡明幹練的工作風格,讓馬雪徵很快在人羣中脱穎而出。


不久後,馬雪徵成為了中科院最年輕的處長。


在30歲時,馬雪徵就能享受到專家級的薪水待遇,這是別人五六十歲才能達到的水平。


她還曾為鄧小平做過翻譯,所接觸大都是著名學者、諾貝爾獎獲得者、外國大使、科技部長等這類大人物。


加入聯想前的馬雪徵,已經是中科院兩個處的處長,她負責中科院國際合作局的合作項目,距離升任副局長僅是一步之遙。


從馬雪徵人生前半段的履歷來看,她的仕途可謂是順風順水,令人豔羨。


但正在春風得意之時,馬雪徵選擇棄政從商。


這既是際遇使然,也是馬雪徵自身性格選擇的必然。


馬雪徵為人幹練務實,工作積極嚴謹,做事鋒芒難掩,不擅圓滑世故。


但在中科院,她曾聽到這樣一些議論:“千萬不能讓馬雪徵當局長,否則局裏的人得走掉一半。”


或許就是官場這種“高處不勝寒”的情況,讓她開始嚮往外面的自由空氣。


無獨有偶。


柳傳志在1984年創立聯想之前,也是中科院人事局領導幹部處的幹部。


在時代春風吹起的浪潮之下,兩個滿懷雄心的人,就這樣碰到了一起。


在那時,誰也不會想到,這個叫馬雪徵的人,會在日後成為聯想最具權勢的女人。



放棄如錦的仕途,進入“小公司”聯想的馬雪徵,並非信心十足,她這樣描述那段時光:


“90年代初下海,根本看不清任何方向,壓力很大。”


心裏打鼓的人,還有柳傳志。


一個即將升任副局長的人,為什麼突然要來自己的小公司?


為此聯想還特別召開了會議,討論馬雪徵的“真實意圖”,但會議最終還是全票通過了馬雪徵的加入。


一開始,柳傳志讓馬雪徵去做生產線的工人,當售貨櫃前銷售員,馬雪徵毫無怨言。


在聯想,馬雪徵再次表現出超強的工作能力。


6個月後,憑藉一口流利的英語,她就晉升為香港聯想總經理呂譚平的總裁助理。


再後來,馬雪徵升任為香港聯想的副總經理。


1994年,馬雪徵主持完成了聯想的香港上市。


圖:1994年聯想集團在香港成功上市


聯想香港公司總經理呂譚平的黯然出局,給了馬雪徵更多的機會。


1997年,馬雪徵操刀完成了香港、北京聯想的合併,一個嶄新的聯想瞬間誕生在國際資本市場的前沿。


馬雪徵逐漸獲得了柳傳志的充分信任,她也愈來愈接近聯想公司權力的核心。


從那時起,她成為了聯想高級副總裁,並與楊元慶、郭為作為執行董事進入董事會,這也奠定了聯想未來的權力格局。


1998年,聯想陷入空前的危機中,公司資產負債率高達將近200%。


為籌措資金,馬雪徵和柳傳志為銀行高管擺下飯局,結果根本沒有人來吃這頓飯。


最後,聯想的控股公司拿出聯想所有股票做抵押,馬雪徵和柳傳志拍着胸脯保證一年還款。


10個月後,聯想提前完成還款。


在度過危機之後,2000年聯想集團完成了分拆,馬雪徵正式出任聯想集團CFO,主管香港分部,策略投資和投資者關係工作。


這一年,她被《亞洲金融》雜誌評為“最佳首席財務官”。


作為聯想的首位CFO,馬雪徵交出了一張完美的成績單。


她不僅把聯想的資產負債表打理得井井有條,還主持聯想入主贏時通,和電訊盈科與AOL戰略合作,以及投資搜狐、金山、新東方等。


與此同時,馬雪徵還親自率隊前往洛桑,為聯想拿下了奧運會TOP贊助商的資格。


此後,馬雪徵連續三年榮登《財富》雜誌最有權力的商業女性50強榜單。


在馬雪徵的主導下,聯想建立國際財務標準,引入了美國會計審計標準。


2003年,非典疫情肆虐中國大地,許多企業都不堪重擊。


但是聯想的淨收入卻奇蹟般地增長了4%,這其中,馬雪徵主導的國際商業聯盟戰略功不可沒。


後來,有評論者認為:“馬雪徵本身就是聯想國際化的象徵。


但真正讓馬雪徵在坊間名聲大噪的,則是聯想與IBM個人電腦的併購案。


2004年,楊元慶提交的關於聯想收購IBM PC部門的提議,第二次被聯想控股董事會所否決。


與柳傳志共事14年來,馬雪徵對心存鴻圖的柳傳志十分了解,她判斷,柳傳志從內心裏不會反對收購。


但在當時,聯想的年收入還不到IBM PC部門的三分之一,想要吞併這樣一家公司,風險實在太大。


後來,馬雪徵協助楊元慶找來了3家第三方公司:麥肯錫、高盛和GA投資公司,安排他們向聯想控股公司的董事們逐一分析併購利弊。


結果眾所周知,在當年的12月,聯想集團完成了對IBM PC部門的收購,這則被描述為“蛇吞象”的收購消息曾經轟動一時。


圖:聯想收購IBM電腦業務


收購案最終以12.5億美元的較低價格成交,這個價格出乎許多市場人士預料。


在聯想收購IBM PC部門的發佈會上,有記者問及此在談判的過程中,是否還有其他的附屬條件時,馬雪徵在回答中表示:“你的這個問題是對聯想談判團的最大表揚。”


自此,聯想一躍成為全球排名第三的PC生產商。


收購案結束後,她的注意力逐漸轉向私人股權基金,初生退意,但柳傳志要求她再送新聯想一程。


2006年5月,馬雪徵交出了聯想收購IBM後的第一份財報。


同時,她也遞交了自己的辭職報告。


回憶起在聯想的經歷時,馬雪徵向媒體謙虛表示:


“我一直覺得是聯想給我機會,否則我依然可能還是一個副局級幹部而已。”


而柳傳志也曾戲言:“我是給馬雪徵打工的。”


馬雪徵在聯想的分量之重,可見一斑。



2007年,馬雪徵正式宣佈從聯想退休。


當時這在聯想引發了不小的“地震”,其間,柳傳志也曾極力挽留,但都被馬雪徵婉言謝絕。


馬雪徵也不想去聯想控股和弘毅投資,她説:


“你要知道那邊的能人也很多,又來了一個老大姐?咱也要替人家考慮。”


離開聯想後,馬雪徵完成了人生的第三次轉身,加盟投資基金TPG亞洲,成為TPG董事總經理以及合夥人。


剛加入TPG兩年,馬雪徵就完成了兩個大項目:投資達芙妮和物美,總投資摺合人民幣14億元左右。


而這也是TPG兩年間在中國最主要的項目,無一例外,均被馬雪徵包攬。


“現在投資和基金這麼多,擱在一塊搶一個項目,我覺得90%的項目我都能拿下來。”進入到PE行業的馬雪徵,自信依舊。


2011 年,年近花甲的馬雪徵自主創業,組建了自己的 PE 公司博裕資本,並出任董事長 , 完成了從“女二號”到“女一號”的蜕變。


馬雪徵向來很少接受媒體採訪,從那以後,她更是基本謝絕了所有的專訪。


博裕資本擁有許多知名投資案例,包括在2012年時聯合中信資本、國開金融等一起投資阿里巴巴,投資微眾銀行、網易雲音樂、同程旅遊、愛康國賓等。


此外,隨着藥明康德、B站、基石藥業在去年相繼上市,博裕資本近年來的退出戰績也非常豐厚。


在加盟TPG時,曾有人這樣評價馬雪徵:學習能力強、溝通能力強、 多任務處理能力強。


馬雪徵的“多任務處理”,也體現在平衡家庭和工作的關係。


在女兒剛四五歲的時候,也是馬雪徵最忙的時候,她常常下班後回家先把飯做成半成品,然後再去商業應酬,先生回來再做剩下一半的晚飯。


對此,她説:“要有意識把各種關係處理好,這樣是可以做到的。”


在昨天,柳傳志發文悼念馬雪徵:

“得知雪徵不幸辭世的消息,我的震驚和傷感難以言表。


眾人眼中的雪徵,是光鮮亮麗的CFO、是意氣風發的投資人、是叱吒風雲的商界木蘭、是推動聯想集團國際化進程的功臣。


然而,我格外難忘的,還是她為公司的發展所付出的那些鮮為人知的艱辛。


雪徵聰明、勤奮、樂觀向上、堅韌不拔、永遠充滿能量,她用自己的努力和熱誠感染了身邊的每一個人。她是一個好夥伴,好戰友。


我會永遠懷念她!


雪徵一路走好!”


1952 年出生於天津的馬雪徵,自言從小接受的是鼓勵式教育。


用她自己的話來説:“一直是功課最好的學生,在很多事情上也自信可以做得比別人更好。”


從始至終,馬雪徵都是一個要強的人,她始終思考着如何把事情做好。


在離世前,馬雪徵的頭銜包括聯想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港交所和太古股份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施耐德電氣的獨立董事。


外界曾經把她與柳傳志、楊元慶被稱為聯想的“三駕馬車”。


剛進去商業領域的馬雪徵,其實也有不適應的時候。


曾經作為純粹知識分子的馬雪徵,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在酒場喝酒。


面對那些舉着酒杯的人説,“你要是不喝就是瞧不起我”,後來她也學會了把酒灌下去。


馬雪徵十幾歲的時候趕上了文革,去東北插隊,她自己的韌性歸結為時代的產物。


她説:“在那個時候,我們總覺得事情不能就這麼過去了,還是要堅持老實做事情,把本事學到手,早晚會有用。”


馬雪徵很喜歡小時候熟記的一首古詩,那是明代薛網所作的《蘭花》,後來她也常常在人前背誦:


“我愛幽蘭異眾芳,不將顏色媚春陽。西風寒露深林下,任是無人也自香。”


如今,幽蘭已去,只留傳奇。


部分資料來源:

1.《馬雪徵:併購推手》、張薔、《全國商情》

2.《馬雪徵:優雅的智慧女人》、劉欣然、《南都人物週刊》

3.《馬雪徵:與聯想共舞》、佚名、《中小企業管理與科技》

4.《馬雪徵:聯想輸出的“資本寶貝”》、潘洪秀、《中國企業家》

5.《馬雪徵:中性的特權》、楊楊、《21世紀商業評論》




近期精選

為什麼華為Mate 30選擇在德國發布?

算法預測《哪吒》必火無疑

ofo將在北京推行有樁模式,單車之局未終結

https://hk.wxwenku.com/d/20136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