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手機廠商打響5G軍備競賽:華為、小米、OV誰快誰慢?

騰訊科技2019-09-12 06:22:58

點擊上方“騰訊科技”,“星標或置頂公眾號”

關鍵時刻,第一時間送達


來源 / 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

獨家首發 / 騰訊科技

作者 / 王飛

編輯 / 郭娟

歡迎下載騰訊新聞APP,查看更多科技熱點新聞



劃重點:


  1. 到了2020年,5G手機的年銷量將會達到6500萬部,屆時,產業鏈滲透率將突破100%,5G將成為通信市場的主導技術環節。


  2. 從手機廠商的另外一個角度,5G終端的推出也伴隨着運營商的階段規劃:率先推出5G版也是為了和運營商一起做驗證。


  3. 手機終端廠商參與5G產業鏈的角色主要是:參與中國標準制定測試,推出手機產品,研發5G終端上的應用等。


  4. 有分析認為,中國第一部傳統意義上的消費者版5G手機,其實來自於華為:一是因為產品核心部件全自研,不會被卡脖子;二是因為中國市場上市的時間點,卡着運營商的節奏來。


自華為率先上市首款5G手機以來,5G技術連同NSA(非獨立組網)和SA(組網)的話題算是出圈了——一位手機從業人士曾告訴PingWest品玩:現在不僅僅是產業關心5G技術,連一些三四線的非潛在用户都會問上一句:你們的5G網絡是SA還是NSA的?


作為聯通5G技術的手機終端廠商,5G的發展對於他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5G技術實質上是一個連接管道,更大的速率意味着管道內可以填充更多的內容,而最終內容的升級將會直接影響用户。從這個角度來看,手機廠商其實是一個連接器,它的左手是用户,右手是應用和內容。


Gartner的一份研發報告曾指出,到了2020年,5G手機的年銷量將會達到6500萬部,屆時,產業鏈滲透率將突破100%,5G將成為通信市場的主導技術環節。


5G技術已經是手機廠商們面向未來的必要儲備技術。“我們幾乎是公司70%、80%資源都投入到5G研發中。”Redmi品牌總經理盧偉冰對PingWest品玩説。


圍繞着未來的用户和內容,中國手機廠商已經展開了一場5G軍備賽。


在這場戰爭中,有人率先發兵,有人囤積糧草,有人軍備實力雄厚提倡軍團作戰……一切的動作表明:沒人會忽視5G技術對於手機終端廠商的意義。


先發先有用户 


誰率先發布了5G手機?


“聯想是全球第一個推出了可以在市場上拿得到的5G手機廠商。”今年上半年,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曾告訴PingWest品玩,他提到,5G最早是在美國推出,聯想moto Z3通過疊加一個5G模塊,完成了首台5G版手機的上市。


聯想2019年3月在美國上市5G手機,三星S10 5G版在5月正式登陸美國市場。在美國市場上市的5G手機不在少數,原因在於:一方面是因為美國特定的城市先規劃了5G網絡,另一方面,在美國市場率先推出5G手機也是為了驗證技術。


所以,中國手機廠商們上半年發佈的5G手機基本都針對海外市場。


PingWest品玩從公開信息統計:聯想2019年3月在美國市場發佈了moto Z3的5G版;OPPO Reno 5G版在5月瑞士上市;小米MIX 3 5G版2019年2月在MWC上正式發佈,5月在瑞士、英國等地正式發售;華為Mate 20X(5G)也是在5月份在瑞士發售。


圖片引用自網絡


先發手機意味着先擁有5G用户。“面對5G,用户想要什麼,在思考什麼,這是手機終端廠商最想了解的東西”——過去,在不少採訪中,多家廠商發言人都多多少少都提到了這樣的思考。而從手機廠商的另外一個角度,5G終端的推出也伴隨着運營商的階段規劃:率先推出5G版也是為了和運營商一起做驗證。


“讓用户用起來,應用的市場才會跑起來。”vivo通信研究院總經理秦飛提到。


從2019年年中開始,中國市場上市的5G手機不在少數。


2019年7月26日,華為Mate 20X(5G)正式發佈,8月正式發售,售價6199元——這也是當前唯一商用的支持NSA(非獨立組網)和SA(獨立組網)的5G雙模智能手機。中興天機Axon10 Pro 5G售價4999元起, 8月5日上市銷售,被稱為“全國首款開售的5G手機”。


在中國手機廠商中,vivo在5G方面表現得非常激進。8月22日,vivo正式發佈旗下首款5G手機iQOO Pro,最讓人注意的是,iQOO Pro擁有幾近頂級的配置,但這款5G手機的起售價僅為3798元,它“刷新了5G手機終端的入門價”。vivo通信研究院總經理秦飛表示,“作為頭部企業,有義務推進5G的快速發展。”


三款上市的5G手機中,最特殊的還是華為:華為自研了巴龍5000 5G基帶芯片,同時支持NSA和SA組網。而採用高通驍龍855平台手機則是外掛了高通X50基帶,基帶技術來自於高通。


據PingWest品玩了解到,更多的中國5G手機已在路上:比如小米品牌國內的首款5G手機“應該就是這一個月了”,榮耀首款5G手機V30將在今年年底上市。


根據工信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在此前國新辦發佈會上公佈的消息:目前約二十款5G手機可上市,5G設備與終端均已步入成熟階段。


而在短時間內,快速穩定的推出5G手機終端,本身就是對廠商在設計、研發以及生產等多個領域的考驗。


走出不同的路徑


手機終端廠商們在幹什麼?從手機產品的角度其實更好理解。


以vivo為例,作為手機終端廠商,第一要務是如何服務好用户。從終端研發的角度考慮,比如工程團隊如何解決手機天線問題,對5G手機的耗電量進行測試,與運營商開展連接穩定測試,測試應用的體驗等。


OPPO曾提到,5G通信標準的複雜性給手機設計帶來很多難題,比如手機內部天線數量、射頻器件數量大幅增加。另一方面,當前5G集成也給手機內部設計提出高要求,比如90%以上的全面屏設計會進一步擠佔天線的淨空區,阻礙5G信號的發射。


一位通信領域的媒體人也曾對PingWest品玩提到,5G芯片在散熱和耗電上比之前還是要增加了不少。


當然,解決產品研發的問題只是第一步,在手機產品研發之外,終端廠商也要覆蓋應用。


根據OPPO向PingWest品玩提供的一份資料,OPPO將利用5G技術在應用場景方面探索更多可能,比如針對5G大帶寬、低時延的技術特徵,在5G 3D視頻、5G AR/VR、5G雲實時遊戲、5G邊緣計算與AI等方面正在開展探索。


除了智能手機這一傳統移動終端形態,OPPO也在積極探索適合5G應用的新型終端形態,如VR/AR設備、用户物聯網設備等。


OPPO 5G,圖片引用自網絡


據PingWest品玩了解,手機終端廠商參與5G產業鏈的角色主要是:參與中國標準制定測試,推出手機產品,研發5G終端上的應用等。


不過,5G技術聯通手機廠商,但有的手機廠商研究的不僅僅是終端技術。5G不僅僅是消費,也有商用,圍繞5G商用、民用技術,在5G方向上各家的路徑也所有不同。


比如5G和物聯網技術連通,聯想的目標之一在於行業智能。“聯想有更大的企圖心,在5G的基礎架構方面,我們的網絡虛擬化技術(NFV)會促進網絡設備的標準化,我們在這方面做了一定準備。”楊元慶對PingWest品玩説。


小米研究的5G技術和AIoT緊密關聯。“我們集團今年開始更新的未來五年的戰略是手機+AIoT,其實5G是覆蓋這兩塊都串聯其中的。”小米集團公關部總經理徐潔雲告訴PingWest品玩。


搞“特殊”的還有華為。“華為不是為了5G而去追趕做5G。”華為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向PingWest品玩透露,他提到,華為的5G更具系統性。


有分析認為,中國第一部傳統意義上的消費者版5G手機,其實來自於華為:一是因為產品核心部件全自研(麒麟和巴龍5000芯片),不會被卡脖子;二是因為中國市場上市的時間點,卡着運營商的節奏來。而此前在2019年MWC上展示的5G產品,大多數都是針對海外市場,中國市場的產品則慢了很多。


除去手機終端所在的消費者業務,華為的5G業務更多的體現在運營商業務當中。


“這也是華為和其他手機公司最大的不同”,他提到,華為是從5G整個產業系統的做5G,而不是隻有5G手機。他的感受是:別人是5G來了,怎麼去追趕一下,華為是5G還沒來的時候,從通信技術、終端、產品等方面系統的投入做點東西。


快和慢,深和淺


華為在5G上投入了多少資源?華為5G產品線總裁楊超斌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自2016年開始,華為就在5G方面投入了與產品相關的開發工作,主要涵蓋核心網、承載網、接入網,也包括我們的手機終端。


“我們純粹看系統側,華為2019年在5G系統側投入,人數差不多是1萬多人,因此,整個預算的金額,在5G系統側不含終端,整個研發費用的投入超過100億人民幣。”


這其中包括研發人員成本、大量的儀器設備以及海思半導體在芯片開發和投入。


如果把5G研發比作馬拉松長跑,誰會獲得最後的勝利其實並不是誰在起步時更快決定的。“如果想要比一下誰做得深誰做得淺,其實還是要看全面的信息,比如投入的人力、資金,就算是專利,也要看關鍵技術的掌握情況。”這位華為內部人士透露。


對於華為來説,5G研發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華為研發的技術會輻射到各個業務線,比如海思半導體、運營商業務的5G基礎設施、華為賦予榮耀的技術授權,消費者業務的5G終端等。


公開信息顯示,華為一年研發投入上千億,PingWest品玩很難找到華為在單獨5G終端上投入資源的情況。這也意味着華為作為一家手機終端公司,在5G手機研發上特立獨行的一面。華為消費者業務一直強調“全場景智慧連接”,所以5G技術在多設備終端體驗上,也有一定的發揮空間。


iQOO Pro,圖片引用自網絡


PingWest品玩試圖根據公開信息整理出各家手機廠商研發投入的大概數據。比如華為在5G系統側就超過100億(2019年6月份提出),萬人左右研發團隊;OPPO 2019年研發預算投入100億,“其中很大部分資源都將投入到5G中”(2019年4月份);vivo 2019年研發預算投入超100億,vivo通信研究院是負擔vivo在5G標準方面工作的主要部門,擁有數百名專業技術人員(2019年3月)。


小米CEO雷軍曾提到,“過去三年,小米在研發費用上累計投入111億元人民幣,僅去年就投入了58億元。”(2019年4月),而盧偉冰對PingWest品玩提到,“我們幾乎是公司70%、80%資源都投入到5G研發中了。”


在5G相關標準和專利數據方面,PingWest品玩整理公開數據顯示:中興手機在5G領域的專利申請已經累計3500件(2019年5月);OPPO已經向3GPP提交了超過2600篇技術提案,並擁有全球超過2000族專利申請(2019年6月);vivo已經向3GPP標準化組織提交了2200多篇技術提案。


亦有分析人士向PingWest品玩表明:關鍵是核心專利的數量,還是要看質量而不僅僅是數量。


圖片引用自網絡


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曾發佈一份報告,截至2019年4月,華為擁有1554項5G標準必要專利,中興擁有1208項,OPPO擁有207項。中國有四家公司擁有全球36%的5G標準必要專利,最後一家是中國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


前景和未知


數據顯示,從7月26日發佈到8月15號,華為Mate 20 X(5G)在中國預約數已近百萬。


在京東平台上,僅僅是一天時間,vivo的5G手機iQOO Pro已預約了近10萬台。


中興天機Axon10 Pro 5G已經正式上線銷售,暫未透露具體的數據。無疑,華為、vivo以及中興三家已享有5G手機的先發優勢。尤其是華為和vivo,他們已擁有一大批5G用户。


vivo、中興和眾多采用高通驍龍855平台的手機廠商類似,其產品採用外掛高通提供的驍龍X50 5G基帶芯片,而相比起來,華為Mate 20X(5G)配備的麒麟980處理器,其外掛的巴龍5000是業界首款7nm 5G單芯多模終端芯片,它把2G/3G/4G/5G集成到了一塊芯片上,在能耗、設計管理上享有優勢。


高通已經宣佈全球發佈第二代5G基帶芯片X55,7nm工藝製成,支持2、3、4、5G全網絡,並支持NSA、SA組網,但相關手機產品上線時間應該在明年。那些希望使用上高通X55平台方案的手機廠商,他們應該會選擇等待。


通信產業網發佈的《5G手機發展白皮書》提到:之所以目前的5G基帶芯片並未完全整合,並非廠商能力不足,而是廠商考慮到5G最終的標準還未完全落地,頻譜的分配方案和5G牌照的相關發放工作還在梳理,運營商的組網方式也在測試過程中,這時如果完全押寶一種方案,則存在的風險無法評估。


關於產品、5G芯片、標準必要專利以及搶佔用户的戰爭還在繼續,仍有太多未知。


但在這場長跑中有一個公認的東西——還是得跑起來,研發投入不能停。




近期精選

華為破解最強人臉識別系統

為什麼華為Mate 30選擇在德國發布?

黃章:我就是魅族

https://hk.wxwenku.com/d/20136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