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李鏡池周易著作全集》收入的《周易通義》,和以前出過的單行本有何不同

中華書局19122019-09-12 02:42:52



李鏡池(1902—1975),廣東開平人。曾為華南師範學院(今華南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師從陳垣、顧頡剛、許地山等名師,是二十世紀《周易》研究最重要的學者之一。其一生著述,主要圍繞《周易》展開,內容涉及易學研究的許多領域,既有對經傳的註釋校勘,又有對義理的闡述抉發,對當代易學研究產生了巨大影響。2019年4月,中華書局推出了四卷本《李鏡池周易著作全集》,收錄了作者不同時期的易學研究成果,包括《周易探源》《周易通義(1970》《周易校釋(1949)》《周易校釋(1965)》《周易校釋(1970)》《周易韻讀》《周易通論》《周易釋例》《周易類釋》《周易今論》《周易章句》。除《周易探源》《周易通義》因中華書局曾推出單行本而聲聞易學界外,其他品種多為首次面世,學術價值巨大。


《李鏡池周易著作全集》,2019年4月出版


《全集》所收,《探源》文字與單行本相差無幾,除修改了原書明顯的排錄錯誤、引文錯誤外,僅對標點做了規範性處理,而《通義》一書,則與單行本有較大差別。據《全集》整理前言可知,《通義》一書,曾有三個稿本:“1962年4—7月初稿,19萬字,1965年修改為16萬字,1970年再修改為14萬字。今存為1970年稿本。”1962年與1965年稿本惜已亡佚,無法得窺三個稿本差別之所在,但就字數統計推測,蓋內容差別不大、只是對文字有所刪削。中華書局於1981年推出、至今仍在發行的《通義》單行本,是由李鏡池的學生曹礎基先生據1970年稿本整理而成,除體例與原稿有些出入外,對文字亦做了很大刪削,篇幅約為原稿一半,可以説,單行本《通義》已經無法完整呈現原貌,故《全集》捨棄未錄,而是“據1970年稿本整理,體例、文字均依其舊,僅對引文進行校訂,段落及文字繁宂或文義不連貫者稍有梳理”(見《整理前言》)。


《周易通義》,1981年9月出版


那麼,單行本與《全集》本有何具體區別呢?本文擬以乾卦為例略作説明,以釋讀者之疑。


在談乾卦之前,先從整體上比較一下二者不同。在結構上,單行本包括前言和正文兩部分,正文不分卷,只分上經與下經,上經為乾卦至離卦共30個卦,下經為鹹卦至未濟共34個卦;《全集》本包括説明、自序之一、自序之二、正文四部分,正文分四卷,為上經卷一(乾卦至大有共14個卦)、上經卷二(乾卦至離卦共16個卦)、下經卷三(鹹卦至井卦共18個卦)、下經卷四(革卦至未濟共16個卦)。


左為單行本目錄首頁,右為《全集》本目錄首頁


通過比對,單行本前言與《全集》本的説明及兩篇自序均不同,亦非撮錄而成,蓋曹礎基先生整理時所撰。《全集》本的自序之二,明確指出了《通義》與《通論》《釋例》《校釋》《韻讀》之內在邏輯關係,稱:“《通論》《釋例》,是《通義》的參考資料。1963年冬編寫《周易校釋》《周易韻讀》,作為《通義》附錄。”可見,作者對於《周易》研究,有個通盤考慮,我們在研讀《全集》相關品種時,若能對此有所措意,或許會事半功倍,受益良多。這一點,在單行本前言中未施片語。


乾卦作為六十四卦之首,一些體例性內容,其中均有呈現,因此,通過比對該卦文字、結構等方面的同異,蓋可瞭解兩個版本之梗概。概而言之,不同處,要點如下:


單行本刪削原稿不少內容


如上所述,僅就篇幅言,單行本只佔原稿一半左右,刪減之甚可以想見。當然,曹先生對原稿有所刪減,自有其合理考慮,通過比照二本異同,讀者自可意會,無須贅述。我們僅舉一例,以供參考。


《全集》本於每卦起始處列一表格,將本卦內容分“卦爻”“象佔”“貞事”“貞兆”四項。乾卦如下:



左為單行本乾卦首頁,右為《全集》本乾卦首頁


通過該表,相關內容一目瞭然,而單行本則未加採錄。


單行本對原稿略有增補


雖然單行本對原稿刪削近半篇幅,但也有意識地補充了一些內容,比較明顯的例子是對六爻的簡括説明。如解釋乾卦“初九”為:“意指本卦第一爻,屬陽性。”“九二”為:“意指本卦第二爻,屬陽性。”“九三”為:“意指本卦第三爻,屬陽性。”“九四”為:“意指本卦第四爻,屬陽性。”“九五”為:“意指本卦第五爻,屬陽性。”“上九”為:“意指本卦第六爻,屬陽性。”


這類內容,在《全集》本中是沒有的,推測是曹礎基先生整理時所加。坤卦之“初六”“六二”“六三”“六四”“六五”“上六”亦有此類註解。


由於乾、坤分別為純陽、純陰之卦,其他六十二卦均由陰陽二爻錯綜排比而來,故單行本於此二卦之下發凡起例、加入這類文字已經足矣。


語意一致而表述不同


這類情況隨處可見,如對乾卦“用九”、坤卦“用六”的解釋。


《全集》本為:“‘用九’,占筮數策,佔得一卦又佔變爻,‘乾’、‘坤’二卦全陽全陰,固有‘用九’、‘用六’之佔。‘用九’即全陽爻盡變,即變‘坤’。‘用六’即全陰爻盡變,即變‘乾’。‘乾’、‘坤’二卦説佔法,六爻全變的。”


單行本則為:“用九:每卦本來都只有六爻,但乾卦多一爻‘用九’,坤卦多一爻‘用六’。因為乾坤兩卦是全陽全陰。古人占筮時,佔得一卦,又佔變爻。一個卦的卦畫,只要變動一爻,就成了另一卦的卦畫。……所以‘用九’就是表示全陽爻盡變為陰爻,‘用六’就是全陰爻盡變為陽爻,亦即乾卦變為坤卦,坤卦變為乾卦。這種六爻都變的現象在別的卦是沒有的。所以乾、坤兩卦各多了一爻。”


單行本和《全集》本關於“用九”的不同表述


在這個例子中,《全集》本表述較單行本簡要很多。


調整論述次序


在乾卦中,單行本調整原稿文字次序有多種表現形式,比如調整一段文字內部先後次序、調整前後段落的次序、調整經文註釋的次序等。最明顯的是對經文次序的調整。


《全集》本註釋經文次序為:


乾。元亨。利貞。

初九:潛龍。勿用。

上九:亢龍。有悔。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九四:或躍在淵。無咎。

用九:見羣龍無首。吉。


而單行本則為:


乾。元亨。利貞。

初九:潛龍。勿用。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九四:或躍在淵。無咎。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上九:亢龍。有悔。

用九:見羣龍無首。吉。


可以看出,單行本所述次序嚴格按照現在的通行本《周易》,而《全集》本則有較大調整,而且,單行本是於每句經文之下施以註解,而《全集》本則有所歸併,註釋位置分別在“乾。元亨。利貞”之下、“初九”“上九”二爻之下、“九二”“九五”二爻之下、“九三”“九四”二爻之下、“用九”之下,將八句原文分為了五組。


這種調整,自是有意為之。作者謂:“説《易》者對爻位的排列,多作附會,謂初爻在下,上爻到了極點,都不好;二、五爻得上下卦的中位,而且還説五是君位,是好的,就是從乾卦的爻位附會出來的。……《易傳》總説二、五得‘中’得‘位’,上為窮、極,初為下、賤。《繫辭》:‘二與四同功而異位,其善不同,二多譽,四多懼,近也。’謂近於五即君。‘三與五同功而異位,三多兇,五多功,貴賤之等也。’彷彿他在找出《易》的組織體系似的,其實這是倫理等級思想,為統治階級服務。……”由於單行本對次序有所調整,所以,這類文字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全部刪掉了。


以上以乾卦為例,簡要總結了《周易通義》兩個版本之間存在的區別。其他各卦,情況類似,不再贅述。



| 推薦閲讀:



易學名家李鏡池相關著述首次結集面世
張繼海:《李鏡池周易著作全集》的出版是跨越57年的緣分



《李鏡池周易著作全集》

李鏡池 著  李銘建 編

簡體橫排

32開  精裝

9787101137026

230.00元



李鏡池先生是現代著名易學專家,其一生著述,主要圍繞《周易》展開,內容涉及易學研究的許多領域,其中既有對經傳的註釋校勘,又有對義理的闡述抉發,對當代易學研究產生了巨大影響。特別值得説明的是,作者將《周易》經、傳分開研究,採取“古史辨”的科學方法論和進步的歷史發展觀,對《周易》加以系統整理、科學闡述,破除了長久以來學者將《周易》神聖化的傳統,認為《周易》成書於西周晚期,是出於政治目的對占卜資料的有意識彙編整理。


此次推出的《李鏡池周易著作全集》,由其哲孫李銘建先生根據相關手稿加以整理,涵納了作者不同時期的易學研究成果,包括《周易探源》《周易通義(1970》《周易校釋(1949)》《周易校釋(1965)》《周易校釋(1970)》《周易韻讀》《周易通論》《周易釋例》《周易類釋》《周易今論》《周易章句》,共計11個品種,其中大部分品種為首次面世,極具學術參考價值。


(統籌:陸藜;編輯:思岐)

https://hk.wxwenku.com/d/201358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