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集體“下海”當網紅,流量明星比不過帶貨網紅?

DoMarketing-營銷智庫2019-09-11 22:39:27

作者丨路編輯部,來源丨運營研究社(ID: U_quan),授權發佈。


這段時間,有一位電商網紅上了熱搜,據説花費 5000 萬邀請了 42 位明星為自己的婚禮撐場面。這位網紅就是快手知名主播 @辛巴


這場婚禮上,辛巴邀請了成龍、張柏芝、鄧紫棋、王力宏等明星,雖然人數沒有網傳的 42 人那麼多,但也算是非常有牌面了。


作為一名電商主播,辛巴也沒有耽誤賣貨,一場婚禮下來,辛巴賣出 1.3 億,漲粉 241 萬。




而就在前段時間,曾經的“宅男女神”柳巖也開始在快手直播賣貨,2 個小時就賣出 1500 萬,還邀請了很多快手網紅一起“撐排面”。
 


明星與網紅合作,明星當網紅賣貨,這兩年來越來越普遍,而由此也引發了很大的爭議,有人説,明星怎麼越來越掉價了?明星已經比不過網紅了嗎?
 
今天的文章,我們就來聊聊這個話題,為什麼明星都要當網紅呢?當明星真的不如當網紅賺錢了嗎?

明星為了當網紅有多努力?

 
説到明星網紅化,不得不提的就是薛之謙,他可以算是第一批真正網紅化的明星。
早在 2005 年,薛之謙就參加選秀出道,一首《認真的雪》火遍大街小巷。然而,由於經紀公司的原因,薛之謙很快就成了一名“過氣歌手”。
 
2014 年,薛之謙開始在微博發段子。到了 2015 年,薛之謙憑藉微博段子手的身份成功出圈,終於又紅了起來,甚至開始通過寫段子接廣告。
 

成為段子手的薛之謙迎來了演藝事業的第二春,開始瘋狂參加各種綜藝,例如《極限挑戰》、《火星情報局》、《蒙面歌王》等。


薛之謙參加《極限挑戰》
 
而這些也讓他的音樂事業重新跑了起來,在這幾年裏,薛之謙實現了當初靠段子、綜藝養音樂的目標。他長期霸佔各個音樂平台的榜單,他的歌重新成為大街小巷的爆款。
一出新歌就霸榜的薛之謙
到了這兩年,説到明星網紅化的陣地,就不得不提小紅書了。去年上半年,很多明星扎堆轉戰小紅書當起了美粧時尚博主。
 
而范冰冰可以算是美粧博主屆的一個明星典範。

范冰冰在 2018 年年初入駐了小紅書,半年時間就發佈了 50 篇筆記,迅速積累了近 1000 萬的粉絲。
 

範爺的帶貨能力非常驚人,她安利過的 PDC 酒粕面膜,一個月內銷量提升了 750%,以至於代購圈流傳出這麼一句話,“範爺一張嘴,代購跑斷腿”。
 
代購們真的很喜歡范冰冰
 
在小紅書成為帶貨女王后,范冰冰自創了美粧品牌 Fan Beauty。
 
 
儘管范冰冰的演藝事業在“逃税”風波後沉寂了下來,但小紅書的帶貨工作一點都不怠慢。今年 4 月在小紅書復出後,范冰冰一直很努力地在小紅書更新,安利自家的產品。
 
不過,在娛樂圈帶起這股“美粧博主”風潮的第一人,應該算是林允。早在 2017 年,林允就入駐了小紅書。
 
其實,林允這兩年拍的戲評分都不是很高(陳述事實,沒有貶低的意思)


 
但作為一個美粧博主,林允可以説是非常成功了,甚至有人稱她是“被演戲耽誤的美粧博主”。

她在小紅書坐擁千萬粉絲,發佈筆記超過 250 篇,相當於每 3 天發佈一篇筆記,對於一位女明星來説算高產了。
 
為了保證視頻的質量,據説林允私底下也會研究剪輯和後期。
 

而林允在小紅書非常接地氣,基本上都是素顏出鏡,推薦的主要是一些平價好物,偶爾也會在評論區跟粉絲互動。


成為“小紅書博主”後,林允的商業價值一路飆升。去年年初,林允被評為"最具商業價值潛力女藝人" TOP 1 。


 
同時,林允也贏得了不少路人緣,為早期校園暴力等“黑料”做了一次不費力的公關。
林允的路人評價
 
而同樣靠“網紅化”拯救了路人緣的明星還有歐陽娜娜,她的小紅書也運營得風生水起,甚至都自稱是“小紅書博主”。
 
歐陽娜娜的小紅書主要發佈的是穿搭,基本上兩三天就會發一次,而歐陽娜娜也成為各大時尚賬號的常客,被稱為“娛樂圈最會穿的女明星之一”。
 

當然,現在看來,歐陽娜娜最為大眾熟知的身份應該是 Vlogger。
 
2016 年,歐陽娜娜休學進入娛樂圈。在休學的兩年間,歐陽娜娜在娛樂圈的評價並不算太好,先是因為休學被質疑,而後又被羣嘲演技不行。
 
2018 年 9 月,休學 2 年多的歐陽娜娜回到伯克利音樂學院學習。而恢復學業後的歐陽娜娜並沒有停止營業,在繁忙的學業之外,她每個週五都會在微博更新自己的 vlog,至今累計有 51 個 vlog 了。
  
 
而歐陽娜娜也確實因在 vlog 中的真實可愛圈粉無數,目前微博話題 #娜娜的vlog# 閲讀數已達 12.1 億。
  

而在今年,由於直播大火,很多明星也開始做起了直播帶貨網紅。
 
今年 3 月,淘寶直播開啟了“啟明星計劃”,並且在淘寶設置了申請入口。根據淘寶官方透露,截至今年 7 月,入駐淘寶直播的明星已達 200+ 。


而這其中帶貨能力最強的應該算是李湘。在淘榜單聯合淘寶直播共同發佈的《淘寶直播明星帶貨力排行榜》中,李湘榮登明星帶貨排行榜第一名。


今年 5 月,李湘入駐了淘寶直播,基本每週至少直播 1 次,甚至 3 次,月成交累計突破 1000 萬。


如今,李湘已經把微博暱稱“李湘”改為“主播李湘”,微博除了更新家庭日常外,基本上都是跟淘寶直播相關的內容。
  
 
就在前不久,李湘還開了自己的淘寶店,開始自營賣貨了。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明星都在當網紅。比如,抖音明星排行榜第一的“搞笑藝人”羅志祥,娛樂圈最會穿的小花之一——“小紅書博主”宋祖兒,最近剛剛在快手直播 3 小時帶貨 1500 萬的柳巖……
 

為什麼明星都想當網紅

從微博段子到小紅書,到 vlog,再到直播,明星在網紅這條路上走得越來越遠,也越來越寬。為什麼明星都熱衷於當網紅呢?
 

1)網紅正在瓜分明星的粉絲

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搶佔了用户的大量時間,早在 2018 年年初,我國移動用户數已經接近 11 億。
 
而根據 QUEST MOBILE 的《中國移動互聯網2019半年大報告》,Z 世代(95後)是移動互聯網的主力用户 ,活躍用户規模達到 2.75 億。


作為互聯網的原住民,這批人對互聯網有着天然的依賴,他們的生活基本上與電視沒了交集。那種在電視上拍綜藝、唱唱歌的明星很難贏得關注。
 
新華網 2017 年發佈的《95後迷之就業觀》顯示,超過一半的 95 後夢想當網紅。這也從側面説明了網紅在 95 後羣體中的巨大影響力。


移動互聯網帶動了各種公眾號、微博、抖音、小紅書等內容、視頻平台的興起,進而帶動了網紅這個行業的發展。
 
在幾年前,大家眼中的網紅要麼是“大眼睛、錐子臉”,要麼是“以醜博眼球”,“網紅”這個詞充滿了貶義。
 
而如今,網紅的邊界逐漸拓寬,不管是 B 站鬼畜 up 主、微博段子手,還是小紅書博主、抖音小姐姐,亦或是快手老鐵等,都可以稱為網紅。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網紅類型。
 
艾瑞諮詢 2018 年的《中國網紅經濟發展洞察報告》顯示,國內網紅人數和粉絲規模都在大幅增長。
 
2018 年,粉絲規模在 10 萬以上的網紅數量增長了 51%,超過 100 萬的頭部網紅增長達到了 23%,而這還僅僅是微博的大數據統計。



甚至,有些頭部網紅的粉絲量、互動量和影響力比明星都要高。比如 @深夜徐老師
作為時尚領域的頭部網紅,目前已有近千萬的粉絲,最新視頻《毛戈平整容級化粧術》播放量超過 3500 萬,並登上微博熱搜,在互聯網掀起一股“毛戈平仿粧風潮”。


你身邊的某一個人,或者就是你本人,不一定有説得上來的最喜歡的明星,但一説到網紅,可能就會有某個喜歡的 up 主、博主或是段子手。
 
網紅正在瓜分明星的粉絲,瓜分明星的流量。因此,明星網紅化可以説是一場“供給側”改革,粉絲越來越稀缺,明星必須努力去爭取粉絲。

明星生活工作裏的所用所見,是很多普通人非常好奇的。而接地氣、網感強、大眾化,這些是網紅的天生優勢。
 
因此,網紅化就是明星們接近粉絲、提升粉絲粘性和路人緣的一種方式。這可以幫助他們維持流量,甚至幫助一些過氣明星重新獲得關注。
 
比如歐陽娜娜,回去上學意味着在娛樂圈的關注度會下降,但 vlog 幫助她在網絡上保持了熱度;比如薛之謙,之所以能夠重新回到大眾視野,也離不開他段子手的身份。

2)網紅正在壓縮明星的商業價值

我們都知道,明星的收入都非常高,當紅明星可能光是一部片子的片酬就夠我們賺一輩子了。
 
不過,這兩年來,網紅的收入並不比明星差。
 
圖片來源:三言財經
 
這也得益於網紅變現方式的多元化。電商、廣告.、代言、直播,基本上明星能做的事情(商業行為)他們都能做,甚至他們比明星的選擇還要多。


在這之中,廣告和電商是網紅最主要的變現模式,而網紅也在這兩個方面壓縮着明星的商業價值。
 
① 網紅正在瓜分品牌的預算
 
根據艾瑞諮詢 2018 年《中國網紅經濟發展洞察報告》,2018 年開始與廣告主簽約的網紅人數佔比達到 57.53%。
 
而願意藉助網紅髮布品牌廣告的廣告主早就從傳統的美粧時尚行業擴展到汽車、餐飲等領域,廣告主的預算也在不斷提高。通過網紅推銷自身品牌或產品的方式日趨受到各大廣告主的青睞。
 
甚至,我們可以説,網紅正在跟明星瓜分品牌的預算。


為什麼品牌越來越願意找網紅而不是明星呢?
 
明星的流量可以通過打榜衝數據,存在一定的水分;而網紅的流量,尤其是直播網紅的流量,是可以通過真真切切的轉化數據看出來的。
 
淘寶直播負責人趙圓圓曾就周杰倫VS蔡徐坤的打榜事件調侃了一下明星流量這件事情。從趙圓圓老師的觀點來看,我們也可以説,網紅化是明星們論證其商業價值的一種方式。

② 電商直播是更穩定的商業變現模式
 
明星雖然比網紅的知名度更高,粉絲羣體更廣,但現在明星也受到很多限制,例如“限娛令”、“限古令”等,都壓縮了明星拍戲、拍綜藝的空間,很多明星可能花很長時間拍了一部戲都不一定能播。
 
而對於老牌明星來説,他們的粉絲可能會隨着年齡增長逐漸“脱粉”,而流量明星不斷湧現,他們的變現能力也會不斷減弱。
姚晨之前在星空演講提到的“中年女演員無戲可拍”,正是當下很多老牌明星的危機。


淘寶直播的負責人趙圓圓在接受我們採訪時提到,做直播是一個穩定而長期的收入保障,演藝生涯跌宕起伏,但是明星帶貨是可以做一輩子的事。
 
“淘寶直播一姐”薇婭在一次採訪中提到,(藝人)沒有那麼輕鬆,太忙,沒有做服裝輕鬆和賺錢。在成為主播之前,薇婭曾在娛樂圈待過,和林俊杰拍過廣告、和戴軍主持過節目,還與成龍一起參加過演出。

不過,這不意味着明星在直播帶貨上會比網紅差。
 
今年 3 月,淘寶就推出了“啟明星計劃”,邀請明星入駐淘寶直播。我們也針對這個計劃對淘寶直播負責人趙圓圓進行了採訪。
 
趙圓圓老師提到,在目前這個內容營銷大環境下,如何吸引消費者關注是個大問題。除了提供優質的產品和售後,有趣的內容也是消費必選項。
 
而無論是傳統媒體時代,還是新媒體時代,明星一直是在內容領域最有影響力的羣體之一。
 
因此,對於明星來説,他們的網紅之路也是一個逐步“奪回”自己的影響力和商業價值的過程。

 

結語

在互聯網上,針對明星網紅化這個事情一直頗有爭議,很多人説,明星去當網紅就是掉價,也有很多人説,如今流量明星比不過當紅網紅了。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其實並不是説明星比不過網紅,而是明星躲不開網紅化這件事情。
 
“網紅化”對明星來説,其實是一個新的機會。這能夠讓他們更接近粉絲,也是他們實現商業價值的新方式,這對他們來説是一件好事。
 
我認為,我們不應該把明星網紅化稱為“明星下海當網紅”,明星網紅化展現出來的其實是“網紅”邊界的進一步拓寬。
 
引用趙圓圓老師在我們的採訪中的一句話:

在這個網絡社交時代,網上有影響力的人都是網紅,明星也不例外。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運營研究社,一個讓運營人快速崛起的公眾號,你所關心的運營問題,這裏都有答案。微信號:U_quan


投稿或商業合作請加微信:

Domarketing(註明你是誰,來自哪家機構)

如喜歡這篇文章,記得點“在看”哦

點擊下列關鍵詞 讀更多精彩文章


易烊千璽 |宜家 | NFL |劉希平 |養蛙 | 品牌復刻 | 前任3 | MUJI酒店 | 無問西東 | 渣渣輝 | 生肖營銷 | 肯德基 |Blue Bottle | 豬豬女孩 |跨年 | 污營銷 | 日清 | 喪營銷 | 髒髒包 | 差評危機公關 | 電影廣告 | 余文樂 |Nike | YSL |奢侈品 |黑公關 | 熊青雲 | 品牌MV | 劉昊然 | 霍普金斯 | 奚夢瑤 | 正義聯盟 |John Lewis | 戛納改革 |TFBOYS王源 |喬治·路易斯 | 演員的誕生 | 媽寶男 | 户外廣告 | 廣告節 | 金拱門 | 酒品營銷 | 擼貓 |創意中插 | 微信改造 | 抖音 | 中國新歌聲 | 虛擬代言 | 白夜追兇 | 品牌自黑 | 羞羞鐵拳 | 返鄉報告 | 明星品牌 | 電線杆廣告 | 魔幻的零售 | 鹿晗 | 薛之謙 | MarTech |信息流廣告 | 甲方告乙方 | 保温杯 | 蟑螂咖啡 | CP營銷 安卓營銷 | 海底撈危機 | 二次元營銷 | 姜思達 | 4A的憂傷 | 二十二 | 喜茶 | CMO魔咒 | 台灣廣告 | 日本廣告 | 亞文化 | 化粧品文案 | 物化女性 | 我的前半生 | 快閃店營銷 | 星巴克的杯子 | 爆款 | 李叫獸 | 馬薇薇 | 李三水 | 明星醜聞 | 歡樂頌 | 羅永浩 | 雙IP運營 | 贊助商宮鬥 | 明日之子 | 蘇寧818 | luckin coffee | 火箭少女101 | Dior  | 華帝 | 江小白式營銷 | 劉昊然



https://hk.wxwenku.com/d/201356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