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全網誇「反派」

劇角映畫2019-09-11 19:41:50

陶虹是素顏到機場的。

整天舉着相機在機場蹲守明星的小孩兒都看不下去了,跟她説:姐,你就敢這麼出來讓人拍啊?好歹化個粧啊!

沒經紀人,也沒助理跟着的她,跟人家眯眼笑:我就出個機場,還為你們化個粧呀?下班兒了,不營業啦!



她好像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僅限戲外)。

陶虹愛笑,記者採訪她就笑:

我這人就是盲目自信吧。我不覺得一定要天天在人家眼前晃悠才不會被觀眾忘記。我也不怕被人忘記,忘了就忘了,因為我沒有參加遊戲;但是我回來參加的時候,我會很努力,我不會跟你糊弄


確實沒糊弄。


肉叔印象裏上次見陶虹演戲,還是4年前的《亂世書香》,一回來,就是暑期最熱劇《小歡喜》裏的宋倩。

陶虹自己都説,如果《小歡喜》裏有反派,那一定就是宋倩這個角色。

很多觀眾卻誇她演得好。

好到觀眾紛紛喊話山爭哥哥:不要再藏着我們的陶老師啦!趕緊讓陶老師多出來演戲!


徐崢朋友圈轉發甜蜜暴擊

確實,自打2008年兩人生下女兒後,陶虹的事業就有一搭沒一搭,除了在《紅色》等自己挑的劇本里主演,剩下的要麼是在徐崢導演的電影裏串個角兒,要麼是在徐崢監製的電影裏縫個邊兒。


(肉叔插句話補個段子,當年甯浩的《瘋狂的石頭》,劇本發徐崢和陶虹合用的郵箱,是陶虹看到後,強推徐崢去演的,這把幕後強推,一不小心就湊成了日後中國喜劇電影鐵三角,甯浩+黃渤+徐崢)


她彷彿只是“徐崢老婆”。


來,今天我們來聊下——


演員陶虹。



1

本色出演


用陶虹自己的話來説,她是被姜文從水裏“撈”上來的。


1993年,陶虹作為花樣游泳國家隊的一員,獲得了第七屆全運會冠軍。



巧了。

當時姜文正在為《陽光燦爛的日子》的“於北蓓”選角。

姜老師事兒多大家是知道的,面了一堆漂亮姑娘都不滿意,“都是濃粧豔抹的病態形象,我想找本色的、青春的、健康的陽光女孩”。

他在北京花遊隊訓練館看見陶虹第一眼,心裏就有譜兒了:就她!



演員吧,門檻兒是低,你得老天爺賞飯啊不是——


99%的演員,剛入行都跟陶虹一樣,全靠本色出演。


當時的陶虹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以一名運動員的身份參演這部電影。

沒有任何表演痕跡,自然,充滿靈性,一顰一笑讓人移不開眼。



那年她21歲,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裏。


憑着開場一個笑容,如春風般,暖化了很多人的心。


北蓓大大咧咧,不拘小節,混進男孩堆裏,和他們打成一片。

被問到要和誰約會的時候。



她若有所思地晃晃腦袋,定睛一看,目光鎖定對象,配合肢體動作,“他”字一出,嘴角有點得意地上揚。


沒有多餘的動作技巧,質樸明媚,天真爛漫又淘氣,將一個活潑少女青春悸動的勁兒演活了。


剛接觸表演的她,與其説是表演,不如説是把“陶虹”原樣照搬進了電影。

陶虹外形確實出色。

天然流暢的面部線條,像月牙般彎彎的眉眼,飽滿的卧蠶和蘋果肌,讓她的笑容感染力爆棚,簡直就是人間水蜜桃本“陶”。


立體的眉骨,賦予她眼神靈動的更多可能性。

稍微外翻,且上脣略薄於下脣的脣形,使她多了一絲少女感的倔強。


不過話又説回來。


對於年輕演員來説,本色出演,討喜但是偷懶——


演技青澀,對於那些豐富立體的角色,可能相對難以駕馭。選擇一個和自己相似,方便“本色出演”的角色,無疑是一種更為討巧的方式。


一來可以讓自己在更鬆弛的狀態下進入角色,更快地提升演技,也能迅速通過作品建立起與自身形象相符合的公眾形象和人設,作品和流量兩不誤。



但捷徑走多了,就成了徒勞的繞圈。


陶虹不一樣。


作為沒有接受過科班教育、半路轉行的演員,姜文發現,頂尖演員們的那個共性,在陶虹身上也有——

開始拍的時候,發現她是一個好演員
不但能演這個角色
她在理解方面、表達方面都是非常出色的



什麼叫“理解和表達”,看陶虹“半本色出演”盲人運動員的《黑眼睛》。


説實話,盲人不好演。


很多演員演盲人的處理方式是,目光稍低,望向遠方,用渙散的眼神營造一種空洞感。


難就難在怎麼不把“空洞”,演成“發呆”。


一個反面教材:



再看看陶虹:


判斷事物和方向全靠觸感。

先是一番慢慢摸索,走路也是遲疑地往前,手繼續在前摸索。

碰到障礙物的慌張,判斷障礙物後的欣喜,最後她還有個微微地側頭,那是因為聽到了自行車的叮鈴聲。

注意到她的眼睛。

不是純粹的空洞,也不是藉助某物定住,而是帶有飄忽的迷離。

因為盲人的視力和正常人不一樣,他們從來不依靠眼睛,而是依靠聽覺、觸覺和嗅覺等感官。

這個角色一舉讓她拿下了大馬士革電影節、華表獎、金雞獎的最佳女主角。


第一次演戲,就是影史經典《陽光燦爛的日子》。


第一次拿獎,就是華表+金雞雙料影后。


把起點走成最高點的演員很多,比如《歲月神偷》的李治廷,比如《神鵰俠侶》的楊冪。


不想這樣,就必須要經歷一個階段——



2

演角色


光有天賦指定不行。


跟大家説個真事兒,陳道明有天賦吧?


但他演完自己的戲,不走,也不説話,就在片場那看。


拍《我的前半生》時,馬伊琍見他在角落裏旁觀見得多了,實在沒忍住問:陳老師您在這幹嘛呢?


陳道明跟她説:


我們這一批老演員的表演,是帶有我們那個年代的痕跡的,到現在這個年代來演,就有可能脱節。我是抱着一個學習的角度,來看看你們正當年的人是怎麼演戲的。

這段話可以當做“為什麼有些演員出道即是巔峯”的最佳註解——

如果就此打住,不再學習琢磨,往後就等着走下坡路吧。

陶虹決定去考大學。

本來吧,她以為“大學全都是清華北大那樣的,我想這不完了麼,一輩子也考不上,幸虧有人給我指了條明道兒,有那文化課不需要特別高分的,就去考了”。

一考,就過了中戲、北電、上戲三所頂級院校。


後來選了中戲,當了班長,還創造了中戲一個歷史——


中戲表演課考核極為嚴格,從來沒有人表演課拿過100分。


這個歷史被兩個人打破,一個是陶虹,一個是段奕宏,他倆的組合,在中戲拿到了前無古人的100分。


是去學習的,還是去鍍金四年遊的,一眼便知。


畢業之後,她去了中央實驗話劇院工作。


或許是中央戲劇學院和中央實驗話劇院的學習和工作經歷,陶虹的表演方式,更習慣話劇式的外放。

都説電影是導演的藝術,電視劇是編劇的藝術,而話劇是演員的藝術。

話劇《四世同堂》


話劇是現場表演,佈景單一,可以藉助的外界手段少,所以全靠演員自己的表演傳達給觀眾。


演員張譯在知乎上回答關於話劇的技術性問題:


話劇表演平台一般是劇場的舞台,或者是電視台的演播大廳,往往和觀眾的實際距離比較遠,觀眾時常看不清演員的面部表情,所以需要演員放大台詞音量,以及肢體動作,才能更好地向觀眾傳達自己的表演。


陶虹的表演,開始有意無意地加入或者放大一些肢體動作,向觀眾傳達自己的表演情緒。


吳秀波老師還沒糊那會,説過一件事,當時身為師兄的吳老師初出茅廬,陶虹大方指導他:孩子,別緊張,演戲就像開車,油離配合好了就能成。


在一次對手戲中,吳發現在兩個分鏡頭裏,陶虹脖子上的鈕釦一次繫了一次沒系,這不就穿幫了麼?


他把這件事兒告訴了陶虹。


沒想到陶虹這樣回答:如果我演戲的時候讓人能看見這顆釦子,那我就不演了!


——話劇的磨練,讓她有自信把觀眾的注意力牢牢放在她的表演上。

在《春光燦爛豬八戒》的第一集,她遇到一個民間大户人家的女兒妙妙,對方問她家住哪兒的時候。


在遠處的眼神先是呆住,然後馬上收了回來往左瞟了一下旁邊飾演妙妙的翁虹。

接收到對手的探頭觀察後,她目光往右下角躲閃,嘴角掛在了最後一個發音上。

遲疑地咬了咬手指,然後停留在脖子的位置不知怎麼放才好,最後對上翁虹的眼神後才放了下來。

這個鏡頭,她是很明顯在“演戲”的。

特別是眼神飄忽轉移的瞬間和咬手指的小動作,她想要告訴觀眾,小龍女在面對妙妙的提問時,有點心虛而且不知所措的心理狀態。

類似的還有在電影《美麗新世界》裏。

她飾演一個精明世故的上海姑娘金芳。她是小鎮青年張寶根的遠方親戚小阿姨。

寶根因為剛到大城市遇到麻煩,所以暫住在金芳家。

有一次兩人聊着天,寶根發了個呆看着金芳,當時金芳換衣服忘了拉簾兒。


於是她氣得跑下來破口大罵。

為了表達憤怒,她罵罵咧咧地指手畫腳,甩了甩頭髮,還轉個身又叉着腰坐了下來,惡狠狠地盯着他。

光憤怒還不夠,於是她繼續傳達委屈的情緒。

一轉身用手託着腮幫子哭了起來,眼神還不忘向左瞟一眼寶根。

因為金芳是有男朋友的,她可能是覺得寶根的做法是冒犯了自己。

可她還穿着一身吊帶下來,坐在凳子上的哭狀,不像是被冒犯,反倒像是跟男朋友撒嬌呢?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片中寶根的人設是個老實的男孩,所以她也就做做樣子來嚇唬嚇唬他,加上金芳的人設就是大大咧咧,於是陶虹選擇這樣處理。

對比兩個人的坐姿,反倒陶虹還相對粗魯一點

説不上特別誇張,但也動作稍大,略顯累贅。

還有在《漢武大帝》裏。這部劇是陶虹第一次飾演反派劉陵。

有一場戲是漢武帝劉徹來寵幸劉陵。

兩個人激情過後,劉徹要走,劉陵捨不得他,帶着哭腔挽留。


他留下一句“朕對待女人,只會睡,不會愛”,頭也不回地無情離開。

留下劉陵在空蕩蕩又亂哄哄的房間裏哭泣。

這段哭泣是有承上啟下的作用。

一場歡愉過後,男人絕情離開導致這個女人心痛不已,是之後由愛生恨的情緒鋪墊。


她先是順着男人離去背影的方向望去,看到他遺漏的一個小鈴鐺,她拿着鈴鐺捂在嘴邊,肩膀抖動,抽泣。

覺得這段表演有些“過”了麼?

對。

一個人,哪怕再傷心,哪怕再難過,自己躲在房間哭的時候,會自己捂嘴麼?

陶虹的處理,我們可以理解成是為了讓觀眾感受到她的痛苦,有意識通過捂嘴這個動作説服觀眾。

她有意識地加入小動作,去放大她的痛苦。


是還挺打動人,但打不到你心窩裏去——

這些多餘的小動作,架不住你細琢磨,一琢磨就感覺不對勁,彷彿成了角色和觀眾之間隔離的一層油膜。


最頂級的演技,是刪繁就簡地刪除這層油膜——


3

就是角色本身


2008年懷孕後,陶虹很長時間沒怎麼正經演過戲。

父母的相繼離世,讓她一度患上抑鬱症。

我覺得我的父母過世,對我來講是一個特別強的被動推動力,我覺得他們重重地提醒了我。
就是你需要你的內在成長,你的內在情緒的控制,你對事物的態度,還有你對自己情緒的態度。



成為一個好演員特別遭罪。

肉叔記不得誰説的了,大意是:人家特別難過的時候,該哭哭該崩潰崩潰,演員不行,演員還得死死記住當下自己的狀態和模樣,再演到類似的情節時,迅速把自己調整到那個時間點的狀態,重現自己當時的真實模樣。

什麼是真實模樣?

是收斂。

2014年,這部肉叔見人就安利的國產劇《紅色》開播。

《紅色》最開始找到陶虹的時候,她並沒有馬上接。因為陶虹覺得,從劇本上看,田丹這個人物性格比較單薄。


陶虹回去想了一個星期,給自己定了個要求:


我要賦予她什麼東西,賦予到這個人物身上是合理的,而且可以讓這個角色,最終讓你覺得是鮮活的。


陶虹定的這個要求,讓她開始從“演”角色,到遊刃有餘地成為角色本身。

前年,陶虹擔任《演員的誕生》飛行導師。

陶虹搭配彭昱暢完成了一場堪稱整季最佳,最具電影質感的短片。短短10分鐘內,完成《末代皇后》這麼厚重的作品,從佈景到表演,陶虹反而一直在建議劇組做減法——

婉容的房間裏不應該有任何生氣,所以綠色植物要全部搬走;

牆上原本照片的位置不對,婉容的照片絕不可能在溥儀的上方。

這些還好説,45歲的陶虹,要演16歲到29歲的婉容更難。


陶虹怎麼處理的?


16歲:


含了含下巴,眼神有點怯怯往右瞄,看到心上人後定格了一下。怕被發現,馬上又害羞地收回,還不由自主地微笑了。

這是新婚燕爾的少女含羞,心尖微顫的含苞待放。

她的這般嬌羞,讓你完全忽略她本人已經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感受到的是一個少女懷春的心跳悸動。

多一分則溢,少一分則缺。

緊接着畫風突變,眼前這個少女變成鬱鬱寡歡的瘋癲女人。

這個特寫鏡頭太傳神了。


仔細看,眼裏先是滿滿的哀求。

溥儀低頭看她的時候,眼神又轉變成像溺水的人獲得拯救般,開心地釋放出笑容。

當溥儀把她丟棄在冰冷絕望的冷宮中,甚至將她的孩子狠心扔進火爐時。

最後一根稻草徹底被壓垮。


她痛苦、沉淪,精神開始不正常,出現幻想。


挑眉,輕輕一笑。

這一笑和上一個截然不同,這裏是絕望的,是欲哭無淚的。

悲傷也有很多種,有時候平靜的悲傷更戳人心。

宋丹丹就説過:

好演員要根據故事情節和人物設定,選擇一種自己對角色深入理解後最貼近角色的表現方式,這才是表演藝術。


從16歲演到29歲,演員的作用就像陶虹自己説的:

演員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工作:二度創作,把看起來不合邏輯的事情,演得特別合邏輯——要是劇本百分百完美了,你不就真成了一個道具嗎?

播出後,好評如潮。


但陶虹自己異常清醒:好東西需要通過一個綜藝節目才能看到,這是可悲的


然後,就有了《小歡喜》。

陶虹在《小歡喜》裏,就有一場有情緒鋪墊,釋放痛苦張力的哭戲。


一家三口啊
好,你們好好做飯
慢慢兒吃哈~

她先帶着瀕臨崩潰邊緣的平靜,硬撐着連頭都在顫抖,冷冷地説出這些話。

這是一個單親母親,面對前夫和前夫的女朋友,還有孩子,用最後的理智來控制情緒。

硬氣,決絕。

從前夫家出來以後,她情緒開始繃不住了,她下意識用手擋臉。


你看,這個時候擋臉捂嘴的動作就很必要了。

在街上,還剛好有個熟人跟你打招呼,出於成年人的體面,會不自覺地掩蓋自己的脆弱。

回家後,女兒的道歉像是自揭傷疤,讓這個充滿控制慾的母親的心理防線一下子崩塌。



不受控的面部表情,絕望的哭喊,強烈的肢體動作。

氣不打一處來,嫉妒、憤怒、悲傷一下子爆發出來了。


一個母親早早起牀熬了幾個小時的燕窩,自己都不捨得吃一口,就為了給女兒補身體。結果她轉個身就拿去給前夫的女朋友喝了。


你説氣不氣?

更要命的是,馬上就要高考了,不僅瞞着自己裝病逃學,還跑去爸爸那和他女朋友其樂融融地做飯。

彷彿自己才是那個外人,能不崩潰麼。


這一段流暢的情緒爆發戲,層次分明,邏輯清晰,由內而外。

沒有多餘的動作,將一個控制慾極強的單親母親演繹得入木三分。

很多人看了以後,都驚呼陶虹演技炸裂。


所以發現了麼,雖然陶虹接的戲不多,但勝在夠精。


每個角色都是立體豐滿,扛得住觀眾拎出來仔細分析的。


我們把時間再拉回最初的1993年,姜文之所以把陶虹“從水裏撈出來”,是因為她的——


天賦。


沒天賦當然不行。

但只有天賦……

傷仲永的例子我們看得夠多了。

怎麼從“有天賦”,變成“真正的演員”?


被問到這個問題,愛笑的陶虹又眯眼笑了:

這是一個自己慢慢地揣測自己不足的過程,當我發現原來我不停地訓練自己,不停地學習,不停地去吸收這些東西,我攢了那麼多經驗,在後來的使用過程中,它確實是在發揮效用的時候,你就會對自己的這份工作有信心。



編輯:郵差叔叔


就想看到這些好演員多多營業
↘↘↘
https://hk.wxwenku.com/d/201355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