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線半年卻無人問津,這麼好的片子可惜了

劇角映畫2019-09-11 19:41:13


近年來,明星各種“官宣”好像越來越密集。
尤其關於感情的動態更是一條接着一條,説到底無非也就是戀愛、結婚、分手、離婚。
繼圈內幾位明星紛紛上演分手幕後,小妹曾週期性的聽無數好友吐槽:
“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雖説小妹至今也沒搞明白頂着明星光環的戀情可信度有多高,
但今天,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用他的畫筆與深情讓小妹感受到:
褪去光環,人間尋常煙火裏,
真的有着不少讓人為之動容的愛情。
不信,你看——
《相思繪本:我倆的故事》
這是一部紀錄片,而且這絕對是今年最值得看的國產片之一,
50分鐘不到的時長裏,道盡了歲月浮沉與愛的本質。
這位老人用他的畫筆,記錄下了他和愛人彼此一生的歲月,
他們的故事平凡,卻閃爍着耀眼的光芒,感動了無數人。
著名主持人柴靜為他們的愛情感動,
為書作序《赤白乾淨的骨頭》,
演員姚晨看後感慨:“愛是永不止息!”
他不是作家,錄製現場卻金句頻出,引無數人淚目與深思,
也非科班出身,卻憑幼年啟蒙所習的書畫技藝便描繪出滿腔的愛與思念,
繪本《我倆的故事》一經上市,便引起海外震動,
國外版編輯聊到此書時,曾數次使用同一個詞語來描述此書,那便是“incredible beauty”,難以置信的美!
而作為以書本為原型拍攝出來的紀錄片,更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美!
旁白與老人的解讀如涓涓細流,就這樣不經意的隨着畫面浸入心間,讓人為之動容。
認識美棠那年,饒平如26歲。
抗日戰爭勝利後,作為國民黨軍官的饒平如回到老家江西探親。
在大伯家,鮮衣怒馬的少年郎抬眼間便看見窗前對鏡梳粧的少女。
少女輕點絳脣,一襲旗袍嬌俏可愛,俊朗的少年一眼就愛上了這位姑娘,兩人很快陷入了熱戀。
含蓄的平如不好意思説出“我愛你”三個字,無奈以歌抒情,將滿滿的愛意盡數付於歌中。
美棠很快回歌給平如:
白石為憑,明月為證,我心早相許,今後天涯願長相憶,愛心永不移。 
也許真的是天定姻緣,正是這初見的一眼鍾情,註定了一世的生死相依。
就在平如美棠情濃之時,戰火重燃,解放戰爭開始了。
平如不得不奔赴前線,繼續槍林彈雨的生活。
遇見美棠前,平如不畏死,不懼遠行,也不曾憂慮悠長歲月。
抗日戰爭期間,平如曾目睹戰友被炮彈擊中,腸子流了一地,
當時的平如心中卻無絲毫擔憂,
老人在採訪中跟我們説:“男孩子,心是粗的,不知道害怕。”
而現在,他對美棠的愛讓他有了牽掛,愛既成為他的軟肋,也成為他堅不可摧的盔甲。
最終他安全歸來,脱下戎裝,從此解甲歸田。
1948年,相戀兩年的二人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結婚了,
那一年,平如27歲,美棠24歲。
最好的愛情,歷經悠悠歲月,卻仍平淡如水不覺乏味。
婚後,平如美棠定居上海,做着平凡的工作,過着平靜的生活。
兩人的感情一如既往的甜蜜,隨着時間的流轉,他們迎來了愛情的結晶,家庭幸福喜樂。
每個人都期待歲月靜好,但生活往往滿地雞毛。
即使像平如美棠這般恩愛的夫妻,也還是有吵架拌嘴的時候。
美棠脾氣暴,當兩人在氣頭上時,平如會急得直跳腳,
他説:“女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呢?”
而美棠就轉過身去低聲嗚咽,背對着平如往牀上一躺,什麼也不説。
這樣的場景,是不是很熟悉,如同生活中鬧彆扭的夫妻一般?
平如生氣的狀態持續不到一個小時,便會來找美棠求和。
估摸着美棠生完氣時去拉美棠,美棠便會立馬破涕為笑,平如也跟着笑,矛盾也在瞬間化解。
原來美棠是在裝哭!
而今97高齡的老爺子説起這段青葱歲月,依舊大笑不止。
正如平如所説,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而是Just Beginning。
愛情最終的結果就是親情,相互扶持,相互信任與理解,有了愛之後,就有了家。
平如與美棠,在這平凡而深刻的愛中,走過了婚姻的頭十年。
1958年,在反右運動中,平如被劃為右派,送到安徽勞教。
事情來得突然,走的時候甚至來不及與家人道別。
老爺子的後代在採訪中説:“母親連夜便給父親送了被褥,回來便痛哭不止,而孩子們也就懵懵懂懂的一起圍着哭。”
平如與美棠誰都沒有想到,這一別,竟是22年。
當時的大環境下,平如怕連累妻子,便寫信請求離婚,和他這個右派劃清界限。
然而,美棠的回覆卻是一張全家福,照片的正面,是一家人真誠的微笑,而背面,則是美棠清秀的字跡:
平如,你看我們不是很好嗎?
爭取早日回家,
我們仍是一個幸福的家庭。
説起這段動盪不安的歲月,老先生的眼裏似有水光閃過,
他説美棠當時很果斷,堅決不同意。
就這樣,美棠獨自拉扯着一大家子,在上海艱難的過活。
在改造期間,平如過的很艱苦,每天面對是重體力勞作,
而美棠過得也並不容易,她不光要擔負家庭的生活開支,同時還得忍受周圍人的白眼,畢竟那個時代對女性並不公平。
省吃儉用,當衣服,賣首飾。
美棠這位曾經如花般嬌養的女子,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用她單薄的雙肩去背水泥,給上海博物館修台階,
用脊背撐起了家庭的重擔。
1979年,改革開放了,平如和美棠終於苦盡甘來,
昔日風華正茂的二人,曾經的青絲已成白髮,可他們的愛情卻仍閃耀着動人的色澤。
或許只有歷經風風雨雨,才能看到愛情的本真模樣。
那一年,平如56歲,美棠53歲。
經歷過熱戀與分離,感受過時代的不公與歲月的波折,兩位老人萬分珍惜相聚的時光。
然而,命運總是喜歡開玩笑,平如平反後大病了一場,
好不容易病癒後,美棠卻罹患尿毒症和老年痴呆症。
美棠的尿毒症,需要做腹膜透析。
六十年的相守歷經坎坷,命運曾讓他們長久分離,卻不曾讓他們對彼此的愛冷卻半分,
而今好不容易在一起了,美棠卻身患重病並且漸漸失去記憶。
不過兩月,美棠的病情惡化,最終離去。
搶救時,美棠在一羣人中,看見了平如,眼睛一紅,流下了最後一滴眼淚。 
美棠去世後,平如剪了她的一縷頭髮,放在身邊。
所謂“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不論青絲白髮,平如美棠都不離不棄。
半年後,平如拿起了畫筆... 
平如把兩人從相識到相處的點點滴滴畫下來:
即使你走了,我對你的愛也早已超越生死與時間,
我只想愛你到白頭,此生惟願。
https://hk.wxwenku.com/d/201355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