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扒一扒香港教育的幕後“黑手”了!

長安街知事2019-09-11 19:30:17


昨日,開學第一天。在香港目前的局勢下,香港的黃楚標中學依然舉行了莊嚴的開學升國旗儀式!



校長在開學典禮的講話中,特意向學生強調“先有國才有家”!


在去年開學,這位校長就曾講過:香港在中小學升國旗唱國歌是天經地義!


這位校長,不禁讓有理哥想起了另外一位校長——-香港專業進修學院校長陳卓禧。在2017年12月16日,香港專業進修學院舉行畢業典禮,兩名畢業生在奏國歌時拒絕肅立,被趕離現場。


在隨後校方與學生的對話中,校長陳卓禧曾嚴正迴應:“這事沒有妥協的餘地。即使在殖民地的年代,我們也沒有因為這個(愛國)而退縮過,我們沒放棄過我們愛國的立場。你如果不知道這些,你就是選錯學校!


這段視頻現在依然在網上熱傳:



然而,令人擔憂是,在香港,這類的校長似乎越來越少了……


近期,香港真道書院教師戴健暉在臉書上詛咒警察子女“活不過七歲”及“20歲以前死於非命”等惡毒仇警言論。而校方卻故意迴避此事,只不斷強調“工作崗位上有新的安排、仍是本校教職員”。


而當被問到該校如何確保警察子女免受欺凌時,相關負責人説,不會特別針對學生的家庭背景進行協助,又不負責任地稱“學校的欺凌不是現在才有”、“學校會做好教育工作”,沒有説出任何具體安排。校方不展開任何修正程序,並任由這種師德敗壞之人留任,校方若不是縱容包庇,又是什麼呢?


實際上,學生罷課甚至支持香港獨立等情況,跟學校教師有直接關係。從某種程度上講,校園“港獨”是社會“港獨”的温牀。比如立法會議員、“熱血公民”主席鄭鬆泰,就在香港理工大學任職多年。現在參與暴力示威的學生,多來源於鄭鬆泰這樣“港獨”教師的洗腦。


校園“港獨”之所以滋長氾濫,是香港校園長期姑息放任鄭鬆泰這樣的“港獨”教師給學生洗腦。同時,像鄭鬆泰這樣的所謂“教師”,還無恥地欺騙香港的青少年,公然教唆年輕人蔘加暴亂,詆譭、攻擊他們的父母,聲稱:反對上街的家長是“豬”、是“港豬”,鼓吹年輕人要“與港豬劃清界限”,並唆使年輕的子女們同他們的父母斷絕關係,終生不相往來。還宣稱“香港的父母從孩子一出生就不停地向孩子索取”,“每一個父母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給予孩子什麼”,“大難臨頭各自飛”,“有事沒事都不斷剝削年輕人”等等。


最後,他們還會得出“結論”:“愛不愛年輕人,在上街這件事會表達的一清二楚。


我們不禁要問,為何這樣的教師、校長仍然可以在香港的土地上逍遙,不斷的荼毒香港青少年呢?


這裏就不得不提一個壟斷香港教育的組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教協)。


教協是一個由香港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各級學校教師組成的工會,現有會員近10萬人,是香港最大的單一行業工會及參與會員最多的民主派組織教協涵蓋了香港幾乎所有現職教師。



教協壟斷香港教育還體現在立法會選舉上。自界別議席設立以來,教育界別的議員一直由香港民主派人士擔任。這些出自教協的參選人都以壓倒性優勢獲勝,票數超過第二名兩倍以上。


教協擁有在香港教育界呼風喚雨的能力,導致從港英政府到特區政府,在各項教育改革事宜上必須首先聆聽教協的聲音。

然而,教協的歷史、定位以及領導人員,決定了它的“港獨”立場。


教協是香港唯一用工會來註冊的教育社團組織,代表教師向政府爭取更多權益。由前市政局議員錢世年於1973年倡議創立,及後葛量洪校友會觀塘學校校長司徒華獲選為首任主席。1972年,政府降低了文憑教師入職薪點,並企圖將教師薪級脱離公務員總薪級表。

當時,香港教協正是在申請註冊等待批准的階段。協會的臨時執行委員會與其他12個教育團體組成了香港教育團體聯合祕書處並領導了“文憑教師薪酬事件”,為非學位教師爭取合理薪酬而舉行大罷課。最終以港英政府妥協、教師大勝結束。

而後,教協於1978年發起反對校長貪污的金禧事件,奠定了它的地位。

香港的教育改革無法推行落實,正是教協一直以來橫加阻攔。教協經常以教改就是砸教師的飯碗為幌子,利用教師的民憤,動員、組織教師遊行示威,不斷壯大自己的政治資本。

教協有如此政治立場,取決於從創立至今幾十年來的高層領導一直由民主黨人員把持。第一任主席司徒華就是一個比李柱銘還有江湖地位的香港民主派大佬,一心撲在“民主”運動上。如果他沒有在2011年去世,如今的“叛國禍港四人幫”恐怕就是“五人幫”了。


除了教協,司徒華還親手創立了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聯合會(支聯會)、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以及後來的民主黨,一直是香港反對派運動中不可或缺的一章。所以説,教協從來都是由支聯會和民主黨把持,有人戲稱教協是香港民主黨教育支部。


教協的現任監事會主席是潘天賜,其還兼任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會長。而職工盟主席則是著名的港獨分子吳敏兒。


這個打着工會名義的“職工盟”,卻從來就不缺錢,因為其具有歐洲勞工聯合工會和國際勞工組織的背景,不斷地接受英美反中組織的資金支持和專業培訓。據知情人士透露,其僅從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接受的資金支持就高達數千萬。並且,其涉及香港90多家工會組織,具有強大的組織發動力量。


所以,可想而知,近10萬的教師們處在這樣一個協會裏,立場有可能中立嗎?他們把個人政治立場滲透到教育裏,比通識教育本身傷害更大。


“政治的歸政治,教育的歸教育”,這句話就是出自教協。然而,教協有如此強大的政治背景,並不斷將政治立場滲透到教育裏。説出這樣的話,不覺得可笑嗎?


不論是2014年非法“佔中”、2016年旺角事件,還是今年的“反修例”,都有教協的“黑手”!特別是今年8月17日,教協發起示威活動,教協副會長葉建源鼓動學界去維園“強力表達”政治訴求。教協理事張鋭輝明目張膽縱容亂港團體煽動學生不上課去搞政治,稱“他們有表達政見的權利”“老師要讓他們實踐”……


教協長此以往以政治操控教育,已將相當一部分香港青少年推入“盲目崇拜西方”的深淵,不僅無法去“殖民化”,反而致使“殖民化”程度不斷加深。



例如,現在香港的很多青年學生被煽動參與街頭政治運動,就來源於教育中的潛移默化,導致他們對內地的政治體制、社會狀況持懷疑態度,反而對西方國家特別是英美介入香港事務持包容、信任的態度。


這種盲目崇拜到了什麼樣的地步?崇拜到其實西方國家也在發生質的變化,但他們卻視若無睹,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方面的變化。


例如,香港人可能對法官的審判不滿意,但只會無奈,因為要尊重司法獨立,很少有人去質疑法官。實際上,英美國家的司法獨立也並非如此極端化、絕對化。為避免法官自由裁量權過大,英國量刑委員會會給出判刑的指導意見,但在香港,卻有相當數量的人認為這是有損司法獨立的,所以才會頻頻出現“司法雙標”的情況。


其實他們的思維邏輯還停留在幾十年甚至是100年前,沒有同步看到西方國家司法制度的進步、演變。



在這樣的教育“洗腦”下,相當一部分香港青少年無論是在思想、認知、立場、司法等各個方面,更偏向激進和極端,稍微加以煽動蠱惑,就很容易出現盲目追隨的情況。


可以説,香港社會目前動亂的局勢,教協難辭其咎!


“政治的歸政治,教育的歸教育”——希望出自教協的這句“名言”,能夠真正在香港落地生根!


來源:微信公眾號“有理兒有面”


據説點“在看”的會變更好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5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