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看完了這一百萬字

新星出版社2019-09-11 16:07:02

未來事務管理局把2019年科幻春晚主題定為“故鄉奧德賽”,他們對此的解析是:無論何時宏大時代下的人間煙火,永遠是故事的原材料。科幻不一定都關於星空,它還可以來自故鄉。

 

劉慈欣在《太空時代,我們將用一生去回家》中寫道:“當人類太空大航海時代到來的時候,故鄉的觀念將再一次回到人類文化之中,而且其強烈程度遠勝於以前的故鄉”雖然目前還沒有達到劉慈欣預測到的這樣一個宇宙征服時代,但對於這一片廣袤空間的探索卻已經開始,無論是美國發射的火星探測器還是CCP開發的科幻戰爭遊戲,均以“奧德賽”這個充滿迴歸意味的單詞命名,在探索無邊星系之後必定要踏上回家之旅。



奧森·斯科特·卡德在“回家五部曲”中以人工智能上靈引導納飛一眾人回到地球生活為主線,洋洋灑灑寫了一百萬字,就在不久前它的最後兩部《失控的地球》《地球的新生》也出版完畢。“回家”與“奧德賽”算是同義詞,在和諧星上生活了幾千萬年的人類受到了地球的感召,終於乘坐着前人小心保存留下的星艦用幾十年的時間回到故土,讓“科幻來自故鄉”。

 

如果用一句話把奧森·斯科特·卡德這一百萬字概括一下,這更像是一個小AI找媽媽的故事。在五部曲裏,即使在故事後期納飛表現出了人類對於故土的感情,但上靈回到地球的願望卻依舊要比納飛等人強烈得多,它費盡周折用盡威逼利誘各種方法讓這一個家族踏上回家路。一開始我以為這是他的使命使然,然而在結尾中上靈第一次以一個真正平等並且有人情味的態度去和謝德美交談,它坦言了自己的失落:

 

過了這麼多年,我一定是希望發現地球守護者其實和我一樣,都不是有機生物,都是被編程設計而成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就有希望通過升級硬件容量和性能,獲得像地球守護者那種級數的影響力。可惜事與願違,我還是原來的那個自己,只是一件用來模仿地球守護者的工具,永遠也不可能變成我模仿的對象。

 

謝德美默默地答道:這只是目前來説是這樣……

 

不,這是一條永遠也不可逾越的鴻溝,我始終不是一個有感知能力的生命體。我只是特別擅長假冒自己有感知能力,以至於在很短的一個瞬間內,甚至把自己也騙了。

 

上靈對它的“母親”地球守護者孜孜不倦追求了百萬字,目標在於“機器學習”。機器學習是人工智能的子域,1957年誕生了最早的機器學習裝置使人工智能成為了可能。“人工智能的目標是教會計算機完成現在人類做得更好的事,而機器學習可以説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事:沒有學習,計算機就永遠無法跟上人類的步伐;有了學習,一切都與時俱進”。


著名人工智能演員:HAL9000


上靈期求自己可以超越母體,地球上其他生物也在人類在地球上的空缺時間中超越着人類。納飛等人回到地球后發現這個世界上存在的兩大種族:以蝙蝠為原型的“天使”,和以老鼠為原型的“掘客”。它們誕生了自己的語言,建立了自己的社會等級結構,它們互為捕食關係,也互相依賴。人類的出現對於它們而言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穿着星艦寶衣發出強光的納飛被掘客以為是神,而天使為表達友好認下綠兒做乾女兒,部分掘客和天使彼此接納,發誓不再以對方作為口糧,建立了和人類共居的納飛國。同時也有陰狠好鬥的掘客在納飛的哥哥耶律邁的領導下另立國土。一種更為現代化的社會模式就此誕生。


 如果天使和掘客可以進化成這個樣子應該也不會互罵了


幾百年之後通過血脈遺傳,曾經的解構者接受真夢識別真實的三種能力也被分別賦予阿克瑪的母親車貝雅,公主艾坦迪雅和王子孟恩。身處不同陣營的孟恩因為跟隨阿克瑪反對地球守護者,因此即使知道自己有這樣的能力也極力忽視它。

 

他們在《地球的新生》中做的事情類似於西方宗教改革,打破了只有祭司才能閲讀的規矩,教授給平民真理,並且立地球守護者殿堂為國教。地球守護者是比AI上靈還要更加抽象化的東西,它只出現於艾坦迪雅的夢裏,用展示未來的方式左右人們的決定。也正因為它不曾向普通人展露些什麼,曾經被掘客監工鞭打的阿克瑪向它祈禱卻並沒有得到救贖,因此在他成人後成為了堅定的反地球守護者派,聯合三個王子鼓吹地球守護者根本不存在以及掘客不配和天使、人類生活在一起,

 

而此時被納飛贈予星艦寶衣的謝德美結束了自己在飛船裏的休眠再一次回到人羣中來,星艦寶衣延緩了她的衰老也延長了她的壽命,因此即使過了幾百年,她的外表依舊是四十多歲的樣子。上靈與她的關係更像是一對搭檔,謝德美對AI顯然沒有太多的敬畏心,有時候用上靈和我們用siri差不多。上靈在這兩部裏也動用了他的感情模擬系統,讓他説起話來像北京遛彎大爺還特別愛和謝德美抬槓。


IBM開發的天空“陪伴”AI:CIMON

 

在兩方的對峙中人族、天使和掘客的關係在迅速惡化,奧森·斯科特·卡德選擇了一種更貼近現實的處理方式,沒有在和諧美好中讓故事戛然而止,在《失控的地球》和《地球的新生》中,陣營雙方不斷在發生衝突,解決衝突,把冰冷的機械科幻融化成種族之間的情感紛爭,屬於易讀並且不缺波瀾的軟科幻。

 

不同於作品中的“聖湖先知”綠兒,科幻作品並不需要對它所預言的未來負責。就像目前為止真正具備自我認知能力的只有人類、海豚、黑猩猩和烏鴉,蝙蝠和鼠類或者更多的動物的額葉是否真的如同現代智人在將來出現飛躍性發展,擁有記憶、語言和想象的能力,一切不得而知。但奧森·斯科特·卡德在“回家五部曲”中對人類近未來的預警是值得關注的。納飛的祖先之所以選擇打造飛船穿越太空遷居到和諧星球,歸根結底是因為人類挑起戰爭和對自然資源的污染濫用,導致地球不堪重負。

 

一百萬字的大手筆科幻環保作,看完就不要再抱怨垃圾分類啦!(慣例昇華一下主題嗯嗯)


點擊購買第四部《失控的地球》及第五部《地球的新生》
簡介:和諧星球的主機已經不再是它自己了。換一個角度看,它其實有了兩個自我,它將主程序中與人類有關的數據複製出來,上傳到女皇稱號飛船的主機中。從這兩套程序分離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各自異化,承擔起不同的任務。女皇城飛船升空以後,在警報程序出發之前,和諧星球的主機就不會再考慮這艘宇宙飛船,這個任務已經完全交給了飛船上的主機,而它此刻已經在制定其他的計劃了……

簡介:本書是卡德“回家”系列五部曲的完結篇,在這個史詩般的結尾中,當和諧星球上的人類返回地球時,他們發現了一個大不相同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出現兩個新的智慧種族開始挑戰人類,而謝德美和上靈則開始尋找“地球守護者”……


————可以在這裏看到我們的新書喔(

https://hk.wxwenku.com/d/20135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