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洋次郎:在這個瘋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態

日本通2019-09-11 15:38:06

由於日本年輕人自殺率不斷增長,日本讀賣新聞在暑假結束前,為這些處於痛苦中的年輕人組織了一場名為“STOP 自殺,給痛苦的你”的活動,讓一些曾經歷過煩惱、痛苦以及受到過不公對待的各領域名人,給現在正處於“痛苦”的你寫一封信。
今天,為“你”寫信的是RADWIMPS搖滾樂隊的主唱野田洋次郎。他是一個音樂人,最近上映的電影《天氣之子》的主題曲就是由他獻唱。

▲ 野田洋次郎
你肯定不知道,他在10多歲的時候也曾經歷過校園欺凌、不去上學,與父母關係僵硬等各種煩惱。所以,現在抱有類似煩惱的年輕人,請聽聽野田洋次郎的心路歷程,看看他是如何走過那段痛苦的過去。

“你要堅信與現在不一樣的未來一定會到來。

你可以盡情逃避、大叫、或是哭泣。我想讓你知道,

你就是你自己的主宰者。”

僅小學,我就換過4所學校,美國3所、日本1所。每次轉校時,新學校的規定、環境以及班級的教學內容都與以往大不相同,每次都要從零開始。感覺自己不論去到哪裏都很消極,一直覺得就像個異物,與他們格格不入。
在美國洛杉磯有很多日本人,因為我一直和熱情的美國人交朋友,便受到了日裔圈子的議論和排擠。被他們邊緣化,被他們毆打,這讓我討厭日本人。
回到日本後,因為我這個名字很少見,於是我就成為他們的嘲諷對象,經常被他們挖苦“説英語啊!不是從美國回來的嘛”。連日本小學生標配的雙肩包都沒有,我這樣果然是個怪物吧。不論是在日本還是在美國,我都經歷過像這樣被同學捉弄討厭,所以我一直都很自卑。我只是在等待着“討厭的日子”趕快過去。低着頭,默默等待。

這樣的狀態大概持續了半年左右,我終於受不了了,我開始反擊,朝着他們大吼“你們真是夠了!”一直積壓忍耐的怒氣終於發泄了出來。那時候正好我個子發育的很快,再也不是以前那個瘦小被他人欺負的自己了。就這樣我突然就沒有招他們嫌棄了。
我非常鄙視那些隨意挪動別人的位置,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隨便去嘲弄他人,但在老師和家長面前卻裝作是一本正經乖巧的天才的人,他們的這幅嘴臉讓我感到噁心。這些欺凌他人的人永遠不覺得自己做了這樣的事。直到現在我曾受到過的霸凌仍舊曆歷在目,而他們可能全都忘了吧。而且到了這個年紀他們應該理所當然的為人父母了吧。


- 音樂是一個聖地- 

回到日本後不久我就開始在家練習吉他了。到了初中我漸漸地沉浸在了音樂的世界裏,學校籃球隊的活動結束後,家人互道晚安後我依然抱着吉他邊彈邊唱。第一次嘗試寫歌詞是在初二的那會。在班上我有了朋友,在籃球隊裏也有玩的不錯的哥們,還積極活躍在棒球隊。但是我依然覺得無處容身,這種感覺時而強烈時而低沉。不知道是偶然還是必然,我覺得音樂是我最好的容身之地。
從中學開始,我開始叛逆。反抗父母,不信任他人,矛盾苦悶的各種情緒在我心中肆意生長。我也説不清這是否與我的家庭有關。從我記事開始,父母就嚴厲要求我們必須對他們使用敬語。我的家庭比大多數家庭都要嚴格,從小我就羨慕別人和父母的關係如此親密。

小時候,只要父親在家我就覺得家裏的氣氛很恐怖,全家人都是看他的眼色行事。我也是一直緊繃着,直到父親離家去公司上班我才能喘口氣,放鬆緊繃的神經。父親生氣的時候甚至會出手打人。那時候我總覺得他真是像極了昭和時代的父親(昭和時代的父親形象:脾氣暴躁,大男子主義做派,嚴於律人,寬於律己)。這一直持續到我的個子突然拔高,在力氣上也勝過他的時候才開始免遭毒打。
即便如此,我從來沒有反抗過他。這到底是好是壞不得而知。每次當我想要還手的時候我都是從二樓跳下去,或者是從開着的車上跳下去,以這種方式發泄我的不滿。當被他們怒吼時,被他們打得受傷時我就在想“為什麼要生下我”。我也不知道要逃跑,如果逃跑了可能就不會有這種苦痛的經歷吧。
在我20歲出頭的時候,有一次與父母見面時,我問父親“我是不是從一出生就被你嫌棄”。聽完這句話,父親羞愧地回答説“我也是突然就當上了父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和你們相處。”我想這是他的真心話吧。因為沒有做父親的經驗,所以他就乾脆端着架子,以彰顯自己作為一家之主的絕對威嚴,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他們也會感到不安。當我自己為人父的時候我應該也會為如何成為一個好父親而煩惱吧。
當時那個脾氣暴躁的父親現在已儼然是個脾氣温和的白髮老頭了。我們的關係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每次見面都能敞開胸懷地暢談了。我很感謝他。

我高一的時候成績很優秀,但是進入到高二後我退出了籃球部,也不怎麼去學校上課。我們學校是根據成績分班的。所以到了高三,班上同學成天都在議論誰被學校推薦去了哪所大學,誰的成績很差,同學之間開始為了成績明爭暗鬥。甚至曾經關係要好的朋友也板着個臉,關係漸漸冰冷。有一些人自尊心很強,對這樣的競爭都嗤之以鼻,漸漸的當中部分人開始逃課,坐着電車慢慢搖去江之島,然後又朝着反方向的新宿前進。
那時候我感覺這一切都很荒誕無稽。我彷彿失去了知覺,一直遨遊於宇宙之中。我討厭大多數人,他們看起來真是無聊之極。我也鄙視那些拼命學習的人的某些地方,所以我就轉身繼續做自己的音樂了。但即使這樣我也沒有勇氣退學,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要做什麼,我試圖在拖延一切,暫時先這樣過着吧。

高三的那個秋天,我迫不得已暫時放棄了樂隊開始學習,也沒有勇氣在高中畢業後無目的的踏入社會。不可思議的是,我竟奇蹟般地考上了大學。到了入學那天,我剛出車站,各大企業擺台招聘把車站門口堵得水泄不通,看到這陣勢我扭頭就往回走了,沒有參加入學典禮。19歲的時候我下定決心退學,決定出道,做出這樣選擇其實我也很害怕,所以我可能還是個膽小鬼吧。從小學開始一直到高中到大學,包括現在在音樂界,不論是家族還是我自己組建的樂隊,我都想逃離,從那些地方逃離出來跑到遙遠的地方去。我不屬於任何羣體,也不想與任何東西有沾染,或許是因為我想成為一個沒有實體,一個虛幻的東西吧。對於一直被這個世界視為異物的我來説,這將是我畢生的願望。


- 寫給想自殺的你 -

我不知道你的痛苦。但是你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而且你的痛苦還將持續折磨你的身心。你痛苦的原因,肯定是因為不知道要如何去度過這段艱辛的日子。我可能也不知道你到底在經歷怎樣的痛苦。早上起來,吃飯,上廁所,出門,走路,回家,泡澡,入睡,你的痛苦一直如影隨形。
你們肯定會這樣幻想,早上起來,所有的心痠痛苦都是夢境。別想了,這是不可能的。明明我連你們正煩惱的事情一件都不知道,卻還在旁邊不痛不癢的這樣説教你們,這聽起來我很不負責任。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堅強的活下去,直到你們都成了白髮蒼蒼的老爺爺老奶奶。
即使我們生活在一個不温柔、不平等、殘酷而又充滿謊言的世界裏,但你們仍要堅持向前走。

因為這個世界是一個如此瘋狂的世界,所以你會感到痛苦,感到悲傷,還感到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這都很正常。你想逃離這個世界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裏,有很多人不帶任何的疑問理所當然的生活着,與你們相比他們其實更奇怪。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們缺席這個世界。因為我討厭沒有你們的這個世界。
現在支配你的悲傷和痛苦,我敢保證它們不會持續一輩子的。現在你的生活看似被這些紛雜的痛苦所籠罩,無力改變任何東西。但事實上不是如此。隨着時間的推移,一些事和物是會發生改變的。你將會看到全新的景象,找到新的角度去看待你所經歷的一切。你要相信與現在全然不同的未來它一定會來。希望你能等到那個時候。現在的你想逃跑,想大叫,想大哭,這都沒什麼,盡情的去發泄你的情緒吧。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你是你自己命運的主宰者,所以請你保護好自己。謝謝你讀到這裏,希望你堅強地走下去。

本文由日本通編譯

首發於日本通網站
https://www.517japan.com/viewnews-109052.html
翻譯:卡餅



- 完 -



小通長期撩想兼職投稿的小夥伴
後台回覆【投稿】即可見詳情



日本通丨517japan.com
轉載原創請聯繫我們,獲得授權
致力於做新鮮有趣的日本相關科普
給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日本



戳原文,看新鮮有趣的日本相關科普
https://hk.wxwenku.com/d/201353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