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跨國藥企摩拳擦掌 準備在中國大幹一場

醫藥魔方數據2019-09-11 14:06:45

作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中國醫藥行業近幾年的政策改革給跨國藥企在中國的發展也帶來了強勢利好。優先審評、臨牀默許制、醫保目錄談判等新制度,讓大批臨牀急需的新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中國獲批上市甚至進入醫保。很多跨國藥企在過去幾年裏都享受到中國藥改的紅利,進一步增強了對中國市場的信心,從而及時調整策略,紛紛摩拳擦掌準備在中國大幹一場。

阿斯利康:中國創新葯市場令人振奮


阿斯利康堪稱是近年來中國市場的最大贏家。

2019年8月20日,阿斯利康和FibroGe聯合開發的羅沙司他在中國收穫全球第二個適應症,即非透析的慢性腎性貧血(NDD-CKD)。作為全球首款、中國首發新葯,羅沙司他於2018年12月獲批在中國上市,讓阿斯利康收割了一大波關注。

醫藥魔方數據庫顯示,除羅沙司他外,過去四年裏阿斯利康還有奧希替尼、達格列淨、奧拉帕利、沙格列汀二甲雙胍、利那洛肽等多款重磅新葯在中國獲批上市。

阿斯利康在中國市場的財務回報也非常可觀。根據其發佈的財報數據顯示,2019Q2在華收入達11.66億美元,增速高達44%;上半年收入達24.08億美元,增速高達35%。

“未來,阿斯利康將繼續發力中國全球新葯物的孵化和中國首發。”阿斯利康全球首席執行官蘇博科(Pascal Soriot)表示:“中國創新葯市場發展勢頭令人振奮,中國不僅是阿斯利康全球第二大業務市場,更是阿斯利康的全球創新中心和生產運營基地。”

近年來,阿斯利康對中國的投資也在不斷加碼。2016年阿斯利康斥資5000萬美元在無錫高新區新建小分子創新葯物研發生產基地。2017年1月,阿斯利康宣佈將擴大在華戰略投資力度並公佈了其在華戰略規劃。其戰略投資主要包括三個方向:創新生物藥、小分子創新葯物研發生產基地及藥物製劑研發中心。在創新生物藥方面,阿斯利康將與藥明康德共同在華開發並生產MEDI5117,這是一種用於炎症及自體免疫疾病的創新型生物藥。未來阿斯利康或將通過總額約一億美元的投資,收購藥明康德在無錫的生物製藥產能。

此外,阿斯利康將在中國設立除英國和瑞典之外的全球第三個藥物製劑研發中心,整合現有的小分子及生物藥的早期與後期開發團隊。這一戰略規劃被市場認為是阿斯利康在進入中國市場以來規模最大的戰略投資計劃。

2017年,阿斯利康宣佈與國投創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先進製造產業投資基金達成戰略合作,在中國成立一家股權均等、獨立自主經營的合資公司。合資公司專注於創新葯的探索、研發和商業化。

另一方面,阿斯利康還在逐步加大與中國多個公司的深入合作,如與和瑞基因合作共建肺癌診療生態圈、與臻和科技簽署精準醫療戰略合作協議、與泰格醫藥簽署在創新醫藥產品的臨牀研究和開發過程中進行全方位戰略合作的協議等。

“未來,我們將繼續紮根中國,深化佈局本地市場,加強創新與合作,繼續加大在中國的研發投入。”阿斯利康董事長雷夫約翰森(Leif Johansson)表示。

諾華:5年50個新葯申請


2019年7月,諾華全球藥品開發負責人兼首席醫學官蔡正華(Dr. John Tsai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諾華公司預計2023年之前將在中國提交50項新葯申請,包括創新葯和過專利期的品牌藥。這一數字遠遠大於同行們。

諾華無疑也是近幾年跨國藥企在中國市場的大贏家之一。據醫藥魔方數據庫顯示,過去四年裏,諾華有12個新葯品種在中國獲批。此次2019國家醫保目錄調整,諾華有卡巴拉汀透皮貼劑、鹽酸二甲雙胍維格列汀片、艾曲波帕乙醇胺片、鹽酸莫西沙星滴眼液等4個新葯新增進入國家醫保。

根據諾華髮布的2019年上半年財報顯示,報告期內,諾華全球銷售收入達到約229億美元,按固定匯率計算增長了8%。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來自三大藥物:可善挺(司庫奇尤單抗)、諾欣妥(沙庫巴曲纈沙坦鈉片)、Lutathera(lutetium Lu 177 dotatate)。同時,該公司也表示在中國也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重磅銀屑病藥物可善挺(司庫奇尤單抗)於今年3月28日在中國獲批,該藥也是第一個在國內上市的抗白細胞介素-17(IL-17)抗體治療藥物。對於其在中國市場的上市情況,諾華首席執行官Vas Narasimhan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司庫奇尤單抗在中國市場開局良好”。

大量新葯在華獲批上市也讓諾華信心高漲。2019年6月接受採訪時張穎透露,從2019年開始的5年裏,諾華製藥將有32個新產品和適應症來到中國,針對這些上市計劃,諾華製藥也正在調整在華研發策略。諾華製藥(中國)希望爭取同步加入全球III期臨牀試驗,甚至在合適的疾病領域參與II期或更早期的臨牀試驗。

據瞭解,自1987年進入中國以來,諾華在中國已經投資了近10億美元,完成了四大核心業務、三大工廠和兩大研發中心的戰略佈局。2016年諾華上海園區投入運營,成為繼瑞士巴塞爾、美國劍橋之外的諾華全球第三大研發中心。

強生:實現在華近20年來的最高增長


“中國從世界上最大的創新進口國轉變為創新出口國,只是時間早晚問題。”西安楊森(強生子公司)總裁安思嘉(Asgar Rangoonwala)曾表示。2018年,西安楊森實現了近20年來在華的最高增長。


過去4年,強生有10個新葯品種在中國獲批,包括卡格列淨、烏司奴單抗、戈利木單抗、達雷妥尤單抗等多個重磅品種。2018年,其重磅藥物伊布替尼通過談判降價80%進入了醫保目錄,先發和醫保優勢將為伊布替尼的高速增長提供了新的動力。2019年醫保目錄調整,戈利木單抗憑藉具有優勢的價格直接進入到了常規目錄。


2018年 5 月 ,西安楊森公司宣佈投資 3.97 億美元在西安建立全新供應鏈生產基地,將於 2019 年下半年投產,將服務於中國和亞太地區其他市場的需求。對此,強生集團全球製藥業務負責人傑奎因· 度瓦特表示,中國是除了美國以外全球最大的市場,楊森製藥在中國的投資和合作將從製造方面向加速創新的方向轉變。一方面跟中國的本土企業展開合作,重點研究在中國的發病率比較高的重大疾病,如乙肝和肺癌;另一方面在上海建立亞太創新中心,幫助楊森公司與當地、國內甚至是亞太地區更多研究機構、高校和醫療機構展開合作,可以更快了解到研發技術,建立合作關係,加快將新療法、新技術、新產品推向市場。


2019年6月27日,強生上海JLABS實驗室開始運行。據瞭解,這是北美之外,全球佔地面積最大及亞太區首家JLABS。總建築面積達4,400餘平方米,可以容納約50家生命科學與醫療健康領域創新實體。這被稱為是本土創新科技的發展反推跨國巨頭加速佈局“孵化器”。

默沙東:近年來最大規模投資在中國


創新葯物在默沙東中國市場收入中的佔比已經越來越重。根據默沙東發佈的財報,中國市場Q1業績銷售額實現高達67%的同比增長至7.25億美元,Q2的銷售額同比增長41%至7.45億美元。

2018年獲批上市的PD-1藥物可瑞達(帕博利珠單抗注射液)和9價宮頸癌疫苗(佳達修9是其在中國業績增長的主要驅動力,而這些藥物在中國的快速獲批主要得益於中國藥監局優先審批審評通道的開通。

醫藥魔方數據庫顯示,在過去四年中,默沙東共有10個新品種在中國上市。其種被稱為“抗癌神藥”的帕博利珠單抗於2018年自2月11日提交上市申請,到7月26日正式獲批上市,僅用了5個多月時間。而同樣也是在2018年獲批的人乳頭瘤病毒(HPV)9價疫苗在中國從申請上市到獲批僅用了9天時間,且至今在市場上供不應求。

伴隨着創新葯物在默沙東中國市場銷售額中佔的份量越來越重,默沙東也在逐步調整在華策略。

2017年,默沙東中國戰略“1-2-3”發佈,即造福一億的大眾,每年要有兩個新產品的審批,以及將默沙東的業務躋身三甲之列。有消息顯示,默沙東中國研發中心今年預計將開展約40個臨牀試驗,達到建成以來單年最大量,並將繼續開展可瑞達等創新葯品及疫苗的審批申請。

默沙東研究實驗室負責人羅傑·珀爾穆特(Roger Perlmutter)曾透露:“公司產品管線中大約有60%-70%是創新產品。”

默沙東整個公司在中國有近5000人,包括主要位於上海的商業中心和位於北京的研發中心。據瞭解,默沙東中國研發中心是其在美國本土以外全球第二大研發中心,總投資3億美元,建築面積約47000平方米,主要專注於心血管疾病、感染、免疫疾病、呼吸系統疾病等領域的創新葯物研發,是默沙東公司唯一一個針對中國人羣疾病譜開展藥物研究的中心,也是默沙東公司近年來最大規模的研發中心投資項目。

賽諾菲:中國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場


對幾乎依靠波立維(氯吡格雷)一款藥在中國打天下的賽諾菲來説,帶量採購和一致性評價等政策正在讓其在中國市場面臨着考驗。

2018年底,賽諾菲宣佈了全球架構調整的計劃,將設立基層醫療事業部、中國和新興市場事業部兩個全球事業部。同時調整的還有中國區負責人。2019年3月1日,賽諾菲宣佈,即日起Pius S. Hornstein擔任賽諾菲中國與新興市場全球事業部中國區總經理,兼賽諾菲中國區總裁,常駐上海。向賽諾菲全球執行副總裁直接彙報。

“中國的醫藥市場正處在快速變革中,我的首要任務是讓創新產品更快地進入中國,同時聚焦賽諾菲中國強大的人才團隊發展。”Pius S. Hornstein表示。

除了架構調整之外,賽諾菲在中國的投入也在通過多種方式持續加大。

2017年1月,賽諾菲與喜康生物正式啟動建立戰略聯盟夥伴關係,賽諾菲投資8000萬美元入股武漢喜康,成為喜康的第二大股東。

2018年7月,賽諾菲宣佈投資5億人民幣,在成都設立賽諾菲中國中西部運營與創新中心。同年11月20日,蘇州建在中國的第一個全球研究院計劃於2019年第三季度正式落成並投入使用,預計未來5年內每年投資額將達到2000萬歐元。

2018年財報,賽諾菲新興市場貢獻了114.53億美元,同比增長7.5%。據悉,2018年中國區增速達12.7%,是賽諾菲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場。

輝瑞:《我不是藥神》引起的共鳴


2019年剛剛上任的輝瑞CEO艾伯樂(Albert Bourla),已經在短短半年裏來訪中國兩次。

艾伯樂第一次在中國公開亮相是參加3月23日-25日相繼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和第二屆國際醫藥創新大會,並受到了總理的親切接見。

艾伯樂在會上表示,“《我不是藥神》這部電影引起了我的共鳴。藥品即使有用,患者沒能力支付的話,藥品就沒有意義。我們希望和政府合作,解決這一問題。中國已經建立了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醫療體系,未來患者能夠獲得更多的選擇和藥品。”

6月21日,艾伯樂再次到北京參加“全球首席執行官委員會”特別圓桌峯會,並和其他出席峯會的跨國企業高層一起受到國家主席的會見。

作為2018年全球製藥企業排名第一的宇宙大藥廠,輝瑞在中國的收穫和投入都在加大。

據醫藥魔方數據庫顯示,從2016年至今,輝瑞共有8個新葯品種在中國獲批上市。根據其最近發佈的2019Q2財報顯示,其生物製藥部門在中國二季度的收入增長了26%。哌柏西利、阿哌沙班、託法替布等品種增長良好。

5月15日,輝瑞治療肺癌的創新靶向藥物多澤潤(達可替尼片)在中國獲批,此次獲批在中國首次實現幾乎與美國、歐洲、日本等國家的全球同步遞交併獲得監管部門的批准。 

在投入方面,輝瑞2016年6月28日宣佈斥資3.5億美元在杭州成立輝瑞全球生物技術中心,是輝瑞在全球第三個、同時也是在亞洲的首個生物技術中心,將提供高品質和可負擔的生物類似藥惠及中國乃至世界各地的患者。據瞭解,這是輝瑞近年來在美國本土以外最大的一筆海外投資。

與此同時,輝瑞還在加強與中國公司的合作。2019年8月13日,輝瑞製藥和AI醫藥研發公司晶泰科技簽訂戰略研發合作,將融合量子物理與人工智能,建立小分子藥物模擬算法平台,提高算法的精確度和適用廣泛度,驅動小分子藥物的創新。

結語

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奠基者徐悲鴻曾説:“道在日新,藝亦須日新,新者生機也;不新則死。”

中國藥改進程的推進正在一步步打破着舊有秩序,給國內外藥企帶來了巨大挑戰的同時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所謂“不破不立”, 舊的格局正在被打破。除了文中列舉的這些企業之外,還有很多企業在做積極調整應對挑戰和機會,有的已經收穫頗豐,也有的沒有及時改變進而錯失了中國第一波藥改紅利。

新形勢下,醫藥市場一場洗牌正在進行,被洗的不只是本土企業,還包括跨國巨頭們在中國的未來。誰會在挑戰面前應變不及走上下坡路,甚至被時代拋棄?誰能擁抱變化,及早捕捉先機順勢向上,甚至佔領全球制高點?未來誰輸誰贏,我們將持續關注。


點亮“在看”,好文相伴
https://hk.wxwenku.com/d/201352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