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五四”圖史

東方歷史評論2019-09-11 12:38:13

撰文:陳佔彪

《東方歷史評論》微信公號:ohistory

大戰爆發


1914年7月28日,“一戰”爆發。圖為德國年長男人響應號召、奔赴前線的場景。圖片選自Current History Vol1,NO5,February,1915


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視察時,被塞爾維亞青年加夫裏若·普林西普槍殺。一個月後,奧匈帝國在德國的支持下,以薩拉熱窩事件為藉口,向塞爾維亞宣戰。接着德、俄、法、英等國相繼投入戰爭。交戰的一方為同盟國的德意志帝國和奧匈帝國,以及支持他們的奧斯曼帝國、保加利亞。另一方為協約國的英國、法國和俄羅斯帝國以及支持它們的塞爾維亞、比利時、意大利、美國等國。


二十一條


日本趁列強忙於歐戰,無暇東顧,遂於1915年初向袁世凱政府提出奴役中國的“二十一條”。圖為漫畫《蛇吞犬食》。圖片選自Millard's Review,August 2,1919


日本駐北京公使於一九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向中國大總統提出二十一款之要求,頗令中國寒心。此項要求現已膾炙人口。計分五號,其第一號即涉于山東省問題磋商之事。延至五月,日本政府遂於是月七日以最後通牒送達中國政府,限四十八小時以內為滿意之答覆。同時,有滿洲、山東日軍增多之消息傳至北京。中國政府實逼處此,舍屈從日本外,他無可擇。不得已於一九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與日本簽訂關於山東省之條約,附以三項換文暨其他各約。雖非所願,只以欲維持遠東之和局,使中國人民免受無端之痛苦。

——《中華民國全權代表在巴黎和會關於山東問題的説帖》1919年4月


對德宣戰


中國“以德國施行潛水艇計劃,違背國際公法,危害中立國人民生命財產”為由,於1917年8月14日,對德宣戰。圖片選自Current History Vol2,NO3,June,1915


爰自中華民國六年八月十四日上午十時起,對德國、奧國宣告立於戰爭地位,所有以前我國與德、奧兩國訂立之條約、合同、協約及其他國際條款、國際協議屬於中德、中奧間之關係者,悉依據國際公法及慣例,一律廢止。我中華民國政府仍遵守海牙和平會條約及其他國際協約關於戰時文明行動之條款,罔敢逾越。宣戰主旨,在乎阻遏戰禍,促進和局,凡我國民,宜喻此意。

——《大總統關於中國對德奧立於戰爭地位佈告》1917年8月14日


公理戰勝


1918年11月28,29,30,放假三天以慶祝大戰勝利。圖為慶祝協約國勝利之商家廣告。上圖選自《益世報》1918年12月28日,12版;下圖選自《益世報》1918年12月3日,4版


歐戰結束。北京各學校放了三天假,慶祝協約國的勝利。一般學生頗受“公理戰勝強權”的口號的影響,以為戰後的世界將是公理的世界。

——陶希聖:《潮流與點滴》,傳記文學出版社1979年版


歸還空瓶


1919年5月1日,三國會議通告中方代表,日本將繼承德國原來在華特權。《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罷休》,“啤酒已盡,乃以空瓶歸還原主。此種計劃,未免侮人太甚。”圖片選自《上海潑克》


一九一九年五月一日,英外部斐福爾君代表三國會議,以議決山東問題辦法面告中國代表,中國代表藉悉此項列入和約之條款極為寬泛。德國昔時有之政治上權利歸還中國,而以經濟上權利給予日本,即青島設立租界及合辦以來之膠濟鐵路,暨相連之礦產與擬築造之其他鐵路兩道。

——陸徵祥致外交部,1919年5月


憤然拒籤


1919年6月28日,凡爾賽和約在凡爾賽的鏡廳中籤字,中國代表拒絕簽字。圖為當時簽字之情形。圖片選自Current History Vol10,NO2,August,1919


那是大清晨。彼時情形我記憶猶新,我自己驅車駛離醫院。那真可謂一次旅行——在清晨五、六點鐘時分,從聖·克盧德到巴黎,竟用了十五甚或二十分鐘。汽車緩緩行駛在黎明的晨曦中,我覺得一切都是那樣黯淡——那天色、那樹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這一天必將被視為一個悲慘的日子,留存於中國歷史上。同時,我暗自想象着和會閉幕典禮的盛況,想象着當出席和會的代表們看到為中國全權代表留着的兩把座椅上一直空蕩無人時,將會怎樣地驚異、激動。

——顧維鈞:《顧維鈞回憶錄》第一分冊,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譯,中華書局1983年版


助段武統


“借債對內,此真所謂遠交近攻”。圖片選自《上海潑克》


又曹雲對日借款是助段實行武力統一政策,這一政策的正當性如何,我們不必加以評論,但曹本人也知道,不僅南方集團反對段的武力統一,即北洋軍閥內部,除段系之外,也都是反對段的武力統一。要武力統一必須有錢,曹之能向日人借款,固然使他重要,但也使他遭受一切反對武力統一的軍人、政客集團所嫉恨。這即是曹潤田當時的真正處境。

——王撫洲:《曹汝霖與五四運動》,《傳記文學》第17卷第1期


三一運動


五四運動前夕,1919年3月1日,被日本吞併的朝鮮民眾集會,要求獨立,慘遭日人鎮壓,是為朝鮮的“三一運動”。圖片選自Millard's Review,August 2,1919


且朝鮮之與日本,以血統言,較中國為尤親;以文化言,更為啟發日本之恩人。以怨報德,尤東洋道德所不許。此次朝鮮人民無抵抗之獨立運動,日本言論界絕乏為之表同情者。以視英之於愛爾蘭,美之於菲律賓,相去誠不可以道里計矣。

——《張繼何天炯戴傳賢告日本國民書》1919年5月8日


齧指血書


圖片選自《益世報》1919年5月13日,10版


五月三日下午七時,第三院大禮堂中擠滿了人羣。北大同學一千多人幾乎是全體出席,其他各校熱心同學趕來參加的也有幾十人。在易克嶷主席宣告開會,説明宗旨之後,我即登台發言,提出我上述的主張。這是我第一次在重要的羣眾大會中發表演説,情緒不免有些緊張。……繼我上台演説的是有名的“大炮”許德珩,他的講話具有甚大的鼓動力量。還有同學謝紹敏的當場齧破中指,在一塊白手巾上血書“還我青島”四個大字,更激起全場的憤慨。大會於是一致決定聯絡各校同學,於次日正午在天安門集合,舉行示威遊行;各校到會的同學們也當場表示熱烈贊成。

——張國燾:《我的回憶》第1冊,東方出版社1998年版


法政集會


5月4日上午,學生在法政學堂集會,討論下午的遊行事宜。圖片選自《民國日報》1919年5月20日,12版


四日上午十時,各校代表數十人,集於法政專門學校會議。蓋遵前日之會議進行者也。當時到者,有北京大學、高等師範、中國大學、朝陽大學、工業專門、警官學校、法政專門學校、農業學校、匯文大學、鐵路管理學校、醫學專門學校、税務學校、民國大學等代表。到後遂商議如何演説,如何散佈旗幟,如何經過各使館表示請求之意,如何到曹汝霖住宅表示國民不甘受賣之意。隨各分頭製備小白旗。製備略妥,遂散而赴天安門。時天安門前學生已陸續至矣。

——大中華國民:《章宗祥》,愛國社1919年6月再版


憤然罷課


北京各校學生知政府挽留蔡、傅,並無誠意,安福系且圖以胡仁源出長北大,田應璜繼任教長,遂聞而大憤,乃開會決議自十九日起一律罷課。《最近之花花世界》,圖片選自海上閒人:《上海罷市實錄》,公義社1919年


學生忍無可忍,十八日開緊急會議,公決:十九一致罷課,積極進行,務期貫徹初衷而後已。其罷課之宣言書,有三大失望之理由:(一)政府未表示山東問題不簽字之明決態度,且勤於對內,無對外之決心。(二)政府對於國賊極稱許,對於傅蔡諸公則相反,近且有離奇更換之主張,危及教育界之基本。(三)政府對於留東學生之被捕而不問,北京學生之呼號而不顧,反下令禁止學生集會言論及發行印刷品之自由,如臨大敵。是以學生無可再忍,取罷課之手段,作最後之要求及運動,且望全國一致贊助。云云。

——龔振黃:《青島潮》,上海泰東圖書局1919年版


誓不反顧


6月4日,學生繼續出動演説,軍警繼續拘捕學生。上圖選自《益世報》1919年6月9日,10版;下圖選自海上閒人:《上海罷市實錄》,公義社1919年


昨日(6月4日)各校學生仍四出講演,被捕者較前此尤多,大約有七八百人之譜。綜合前後,已達千人以上,各講堂遂有人滿之患。乃更拓理科大講堂為補充之地,因之而理科大學昨日亦成為拘留所矣。

……

又一消息雲,昨日午前十一時北京大學學生講演第九團遊街演説。至哈德門大街,有警察數人,始而勸解,繼而強壓。警察約二十人一排,蜂擁而來。並有步軍統領所屬之兵二名,將聽眾遣散,學生等亦被斥去。至十二時,該學生等又在會門首演説,聽者甚眾,警察呼止不肯,旋有騎兵三十餘名馳至,遂將學生等捕去。

——《晨報》1919年6月5日,2版


上海罷市




北京大舉逮捕學生之警電傳來,遂於五日晨八時許,開始罷市,初尚限於華界之南市及閘北,繼而延及英、法兩租界,至十一時全體一律罷市,銀錢業亦停止營業。上圖為西捕印捕駕修理電線之有梯汽車,取去各店所懸愛國表示之旗幟的漫畫。圖片選自海上閒人:《上海罷市實錄》,公義社1919年版;下圖為上海街頭懸掛的愛國標語。注意,其中“寧為救國死,毋作亡國奴”這十個字當是後來書寫上的(一、字竟然出乎竿上,二、其時有風,而字卻平展),或為旁邊所懸標語的文字。另一標語文字為“願我同胞一致力爭,海枯石爛此仇不忘”。圖片選自中國歷史博物館編:《中國近代史參考圖錄》下,上海教育出版社1984年版


北京教育會、總商會、各報館;各省省議會、教育會、商會、各公團、各報館鑑:

北京政府庇護國賊,主籤亡國條約,北京學生為國請命,突被濫捕毒刑至四百餘人之多,高壓毒手,顯非空言所能挽回。此間工商界於本日起一律輟業,與學界一致進行。賣國賊存在一日,商工學界即輟業一日,誓不反顧,乞與應援。上海商學工報聯合會叩。歌。

——上海商工學報界緊急會議6月5日電文,吳中弼編纂:《上海罷市救亡史》,上海中華國貨出版社1919年版


青島交還


1922年2月4日,中日在在華盛頓會議期間簽署了《中日解決山東懸案條約》,確定日本交還青島於中國。6月2日,中日換約。圖為12月10日午,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樓頂換掛中國國旗時,中國警察行禮情形。圖片選自班鵬志:《接收青島紀念寫真》,商務印書館1924年版


為呈報中日解決山東懸案條約互換竣事,仰祈鈞鑒事:竊於民國十一年六月一日奉總統委任狀開,中日解決山東懸案條約業經批准,茲委任外交次長沈瑞麟為全權,與日本國全權將批准約本彼此互換此狀等因。奉此,遵即約定日本全權委員駐京公使小幡酉吉於六月二日下午四時來部,將所奉全權委任狀彼此閲看,均屬合例。當將兩國批准約本彼此校對無訛,繕立文憑,隨即互換訖。除將約本照案交部收藏外,所有中日解決山東懸案條約互換竣事緣由,理合呈報大總統鑑核備案。

——沈瑞麟呈文1922年6月3日



作者授權刊發,圖文已收入《五四圖史》,九州出版社,2019年8月。









點擊 藍色文字 查看往期精選內容:

人物|李鴻章|魯迅|胡適|汪精衞|俾斯麥列寧|胡志明|昂山素季裕仁天皇|維特根斯坦|希拉里|特朗普|性學大師|時間|121518941915|1968|1979|1991地點|北京曾是水鄉|滇緬公路|莫高窟香港|緬甸蘇聯|土耳其熊本城事件走出帝制|革命|一戰|北伐戰爭|南京大屠殺|整風|朝鮮戰爭|反右|納粹反腐|影像朝鮮古巴|蘇聯航天海報|首鋼消失|新疆足球少年|你不認識的漢字學人余英時|高華|秦暉|黃仁宇|王汎森|嚴耕望|趙鼎新|高全喜史景遷|安德森|拉納米特|福山|哈耶克|尼爾·弗格森|巴巴拉·塔奇曼榜單|2016年度歷史圖書|2017年度歷史圖書|2018年度歷史圖書|2016最受歡迎文章|2017最受歡迎文章|2018最受歡迎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201351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