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大佬”的倒下,資本市場的一代梟雄,如今栽在P2P上

商界2019-09-11 10:36:31

點擊上方△藍字可關注我們

編者按:戴志康的墜落,給中國企業發展史、金融發展史留下了一份悲情底稿。


現在登錄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的校友網,在“校友風采”一欄還能看到戴志康的專訪和演講視頻。過去,有着“中國私募教父”之稱的戴志康,是金融業和地產業的傳奇人物,甚至讓金融界的“黃埔軍校”五道口金融學院引以為傲,即便戴志康並沒有在該校獲得學位。


然而,曾經榮登“胡潤排行榜”、站在這所中國最頂尖金融學院的講台上講座的“教父”,正在成為媒體拆解商業敗局的反面教材。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的一份案情通報分隔開了戴志康的兩種人生。


通報顯示,2019年8月12日以來,警方陸續接到羣眾報案稱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旗下“撈財寶”平台及“證大財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資。8月29日,“證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並稱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兑付。


據此,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證大公司”立案偵查,對戴某康、戴某新等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查封相關涉案資產。



戴志康曾給金融下過定義:“金融就是掌握資本的能力”。但他忘了,這場金錢遊戲中,控制不住的金融猛獸定會反噬自身。


早有徵兆的“爆雷”



早在8月12日,上海證大集團旗下上海證大文化創發展有限公司控股的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所運營的金融平台“撈財寶“宣佈停止新增業務,擬良性退出。


涉案的“撈財寶”,是由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運營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平台。自稱“以技術驅動金融創新,堅持做小額分散的合規業務,致力於為高成長性人羣和大眾富裕階層提供的線上借款及出借撮合服務”。


根據撈財寶官網披露的2019年7月數據顯示,其截至7月底,累計交易金額為296.37億元,利息餘額為5.58億元,累計出借人數量達33.53萬人,借貸餘額49.96億元,約50億元。


其實,近三年,”撈財寶“撈到的財一直在減少。根據公開信息,撈財寶2016年淨利潤2811萬元,2017年淨利潤2144萬元。而其2018年財報顯示,平台營業收入為2.58億,淨利潤為1163.23萬元,與2017年同期相比,淨利潤減少43.43%。


就在”撈財寶“撐不下去的同時,證大金融旗下上海證大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被爆宣佈大裁員,涉及數千人。證大金融投資的“證大投資”向全體員工發郵件稱:根據政府監管要求,即日起公司暫停所有貸款新增業務,保留正常的貸款催收,並決定提前終止公司總部及下屬全部分公司人員勞動合同。


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投資者驚呼上當。


“行業路標”戴志康



曾有人説:“戴志康在哪裏,哪個行業必火。


的確,在金融領域,戴志康在學生時代就展現出了極強的天賦。作為中國第一批金融創業者,戴志康是科班出身的金融人才。


從人大金融系畢業後,1985年,21歲的他進入五道口金融學院深造。僅僅待了1年半,不安分的他便扭頭離開五道口,被推薦去《金融時報》做記者。

1987年進入中信實業銀行總行,擔任行長辦公室祕書,那時的他白天埋頭處理文件,晚上就幫助民營企業做融資顧問,積蓄能量;靠着天分和努力,他迅速摸清了銀行業的門道,半年之後毅然下海,去海南辦了個信託公司,20出頭的他,大敗而歸。


1988年回到北京,在當時德國德累斯頓銀行北京代表處覓得一職;1990年亞運會後,不甘心的他又回到曾經夢碎的海南,從海南證券公司的祕書做起,3個月成為辦公室主任,1年便升為基金籌備部的部長;1992年組建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島基金公司,出任總經理和法人代表。在其運作下,基金首次融資就募集到了6000萬元。


不論是快速提升的職位還是亮眼的業績,都證明了戴志康的獨到之處,他開始在金融領域聲名鵲起。


這之後,他幾經沉浮。


1993年,戴志康創建上海證大並任董事長。同年,國家強有力的宏觀調控令股市大跌,用了槓桿的戴志康不僅賠光了之前賺到的錢,還負債一個多億。


轉機出現在兩年之後。1995年,股市一片低迷,有的股票其股價甚至跌到淨資產以下。戴志康決定抄底,出一出之前鉅虧的“惡氣”。


最終,他和同事找到了一家企業,願意出5000萬與其合作。以這筆錢加上之前籌借到的2000萬現金作槓桿,戴志康豪擲2億資金投入股市,押注“蘇常柴”。


幸運女神又一次光顧了他,這一戰大獲全勝,套利2億多,徹底翻身。


在這期間,證大還書寫了一個後來被人津津樂道的傳奇故事:在1995年的“327國債事件”中,有“中國證券教父”之稱的管金生當時選擇做多,證大則選擇做空。結果,管金生大敗,證大賺了幾百萬元。

 

1999年,戴志康掉頭進入房地產行業,成為早期中國房地產業的開拓者。


老戴的房子有着獨特的標籤和魅力,帶着鮮明的戴志康風格。


在中國樓市黃金十年中,戴志康另闢蹊徑,進軍文化地產,先後開發了大拇指廣場、九間堂等極富文化內涵的地產項目,吸引了馬雲等大佬的爭相購買。


戴志康曾以300萬元,購得法國超現實主義大師愷撒的畢生傑作—— 大拇指雕塑,並將其引入證大集團旗下的“水清木華”樓盤。隨後,戴志康再次以巨資購得美國著名波普藝術家羅伯特·印地安那的著名雕塑作品— LOVE。


這一切,都是戴志康人文主義情懷使然。


不僅如此,他還想用一座耗資30億的上海喜馬拉雅項目,來象徵着中國人精神生活高度。


這個項目不僅充滿藝術表現力,更極富預算張力——花費從預想的10億飆升到30億,但這個項目實現了戴志康的夢想!


除了他心心念唸的美術館外,還有容納1650名觀眾的大觀舞台、修養身心的會所式酒店、五星級商務酒店和精品商場。這座由國際著名設計師磯崎新設計的建築還被中國中央電視台評為“為世博而設計”之“詩意的建築”。


正是承載了他對美學、文化理想的追求的喜馬拉雅項目,把戴志康帶上了財富的新高度——以過百億身家列胡潤房地產富豪榜第28位。


但“行業路標”有時也會迷失方向。


2010年2月1日,證大以92.2億元人民幣的天價奪得上海外灘8-1地塊。戴志康要真正做個大項目。


按規劃,該項目建築體量將是喜馬拉雅中心的三倍,但項目開發時間僅為後者的三分之一。然而,此時證大賬上僅有5億元,銀行存款加淨資產總額也不過30億元。雪上加霜的是,國家對地產業的宏觀調控不期而至,銀行承諾給證大的貸款沒有了下文。


於是,到第二期46億土地款到期時,捉襟見肘的證大實在拿不出來,每天的滯納金就高達460萬元。無奈之下,證大不得不忍痛將黃金地塊轉手。

 

戴志康真正的地產滑鐵盧來自於其信心滿滿的國際產業佈局。


2010年,在一圈環球考察後,戴志康開啟了非洲佈局計劃。並稱,“中國夢的實現,就在於非洲夢的實現”。3年後,證大終於落户非洲,以10.61億南非蘭特(約合人民幣6.63億元),從南非最大上市公司AECI手中收購了一塊20平方公里的土地。


這20平方公里,將用來打造一個南非的“陸家嘴”!


證大試圖用10至15年時間,投資80億到100億美元,來建設未來非洲的新金融貿易中心城——沐德坊。


但他還是沒能闖過資本關。僅一年多之後,2015年1月,證大發布公告,集團董事長戴志康將其和女兒手中持有的上海證大42.03%的股份以每股0.2港元“甩賣”,該價格相當於每股0.446港元資產淨值的一半。


隨後,已經易主的上海證大以總價18.1億蘭特(約9.99億港元)出售掉了南非約翰內斯堡沐德坊的物業,為期三年的投資,以虧損3082萬港元畫上句號。


如今,中國領事網上還掛着“駐約翰內斯堡總領事孫大立考察上海證大南非約堡新城項目”的新聞,彷彿訴説着老戴的夢想和不甘。


“那是殺頭的罪”



如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捕,戴志康成為了自己最不想成為的那種人。


他曾在一次演講中説,小微金融拿不到銀行貸款,但非法集資更行不通,“那是殺頭的罪,動不動就槍斃”。


戴志康之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因為他把P2P、微金融、小貸視為國內奮鬥“最好的方向”。


“我們國家最缺的就是小微金融服務,但銀行不做這個生意”。戴志康曾在演講中表示,做小微金融服務公司即便獲得當地政府批准,也拿不到銀行貸款。


為了保障銀行體系的安全,便規定類金融公司不能負債,戴志康認為:“證監會只考慮內部體系的安全,不考慮國民經濟的需要。”他對銀監會在金融革新的保守主義立場頗有微詞。


他看到了小微金融的巨大需求和供給的嚴重不足。決定發力微金融,在2014年底,讓公司的金融業務體量超過房地產,並在次年把小貸公司送上市,併成立P2P互聯網金融機構。


戴一向對自己的判斷很自信。可以説,他的身上,有一塊反骨。


戴志康堅信,成功的永遠是少數人,他要做的就是那個少數派。他認為,資本要尋找獨特的機會,要背離常識和大眾。


“人多的地方去了就是炮灰”,但是,很少走眼的老戴,這次真的誤判了行業。


但這一次的失誤,葬送了一代“教父”的所有可能。曾經口口聲聲“理想要靠資本推動,但資本本身不是理想”的老戴,最終還是倒在了資本之路上。


戴志康的經歷不免令人唏噓。然而,感慨之餘,在P2P連環“爆雷”的大環境下,戴志康對小微金融的執念或許能給我們更多的思考。


一面關停,一面疏導,政府在化解金融風險上打出了組合拳。


銀保監會於2019年8月至11月在江蘇、河南、湖南、重慶、大連五個省市,試點開展銀行業金融機構“百行進萬企”融資對接工作。銀保監會將督促銀行業金融機構真正貼近小微企業,找準銀行業金融機構在機制、產品、技術、流程等方面不足,進一步研究改進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長效機制,惠及更多小微企業。


説回戴志康。


紮實的功底,強大的自信,獨到的眼光,成就了他的傳奇,但這分視紅線於無物的“勇氣”也給證大留下了巨大隱患。


戴志康的墜落,給中國企業發展史、金融發展史留下了一份悲情底稿。


Interactive Topic

互動話題


你如何評價“證大崩盤?



    關 於 本 文 

  • 作者:樑坤

  • 來源:鋭公司(ID:shangjiezz)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創平台所有。

     精 彩 文 章 

  • 1.日化企業“驅蚊大戰”

  • 2.是誰動了華強北的龍脈?

  • 3.2019會成為陽澄湖大閘蟹的絕唱嗎?

  • 4.教輔App亂象叢生,BAT難成“救世主”

  • 5.你和大佬最大的差距,就是你總想搞個大的


致力為讀者提供精彩、深度、有料的商業財經內容

為企業提供全媒體品牌策劃、內容創作、推廣傳播


Hi,U can also follow us

 編輯 | 蓋蓋

出品 | 商界傳媒內容編輯部

合作 | 18716408368 18680896255 同微信

 你再主動一點點   我們就有故事了


↙點擊閲讀原文,下載商界APP,享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5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