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9歲才當女主角,一當就拿國際影后,你説酷不酷?

拾遺2019-09-11 10:02:49


拾遺物語

“如今你的氣質裏,藏着你走過的路,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

這句經典台詞,就像是詠梅一生的批言。



最近很多人都在説:

“看了一集《小歡喜》,就喜歡上了劉靜。”

“作為女人,真是太羨慕劉靜的氣質了。”

“一看到劉靜就忍不住感歎: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有氣質的人啊?”

今天,我就講講劉靜的扮演者——詠梅。

看完你就知道了:

是怎樣的修養才能沉澱出這樣一個劉靜。


1

1970年2月14日,

詠梅出生於內蒙古呼和浩特。

詠梅原名叫森吉德瑪,

因父親太喜歡《詠梅》這首詞了: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

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便將她的名字改成了“詠梅”。


2

詠梅的父親是一名大學生,

那時候大學生極少,

詠梅父親原本應該很吃香,

但因為家庭成分不好,

他被“下放”到國企做了一名電工。

詠梅父親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

那時候父親給孩子送書,

一般都會選擇童話故事,

但他卻送了詠梅三本“另類”的書:

一本是山口百惠相冊,

一本是《共產黨宣言》,

一本是印滿裸體人像的油畫冊。

詠梅問:“爸爸,為什麼要送我裸體畫冊啊?”

父親説:“這是藝術,這是美。”



上世紀80年代後期,

詠梅父親帶的徒弟們,

紛紛選擇了下海經商,

“掙該掙的錢,也掙不該掙的錢。”

這些徒弟到詠梅家做客時,

屢次遭到詠梅父親的責罵:

“怎麼能昧着良心掙錢呢……”

罵得徒弟們都不敢上詠梅家了。

父親總是讓詠梅多讀書:

“你不能像他們那樣,

去跟慾望賽跑。

不要去追那些東西,

那些東西會把你帶到深淵裏。”



有一次,詠梅給父親寫信。

為了追求時髦,

詠梅用打字機打了一封信,

然後在最後簽上自己名字。

結果父親收信後非常憤怒,

在回信中質問詠梅:

“為什麼要用機器寫信,

你的情感在哪裏?

做人,一定要真誠和真實。”



詠梅父親總是以身作則,

要求詠梅做一個真實的人,

做一個純粹的人,

做一個獨立的人,

做一個有尊嚴的人,

做一個有思想的人。

詠梅父親對詠梅影響極大,

“他從小的教誨,

讓我懂得了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


3

1991年,詠梅大學畢業後,

來到改革開放的前哨深圳,

進入一家外貿公司做了普通員工。

1993年5月份,

在開往北京的一趟火車上,

詠梅認識了黑豹樂隊主唱欒樹。

也許是緣分吧,

老天爺把他倆安排到了一節車廂。

詠梅一直很喜歡黑豹樂隊,

而欒樹也對詠梅印象超好,

一路歡談後,兩人交換了BP機號碼。

隨後不久,

黑豹樂隊出新歌要拍MV,

導演要找一位漂亮姑娘,

欒樹立馬想起了詠梅,

於是撥通了詠梅的BP機。

就這樣一來二去,

詠梅和欒樹就相戀了。

1994年,詠梅辭去深圳的工作,

來到北京,跟欒樹住到了一起。


4

回到北京後,

詠梅在許戈輝工作室找了份工作——嘗試做電視節目主持人。

1995年,導演高希希要拍電視劇《牧雲的男人》。

其中有一個角色,

高希希覺得許戈輝特別適合,

於是找人聯繫了許戈輝。

但許戈輝對錶演沒啥興趣,

於是向高希希推薦了詠梅:

“我覺得詠梅的氣質,跟劇中角色很吻合。”

就這樣陰差陽錯,

詠梅踏入了演藝圈,

“也許命中註定要我做演員。”

演完《牧雲的男人》後,

詠梅就喜歡上了表演。

於是她辭掉工作,

開始了全職的演藝道路。


5

詠梅沒學過專業表演,

但在表演上很有天賦。

所以一開始進入演藝圈時,

她身上有一股傲氣:

“有戲來找我時,

我還看不上小角色,

跟人家説不是女一號就別找我。”

但1997年,

在參演葉京執導的電視劇《夢開始的地方》時,

詠梅被一些演員給震撼了。

比如陶虹。

有一場戲,

陶虹來到李雪健家中,

兩人一直聊天,

聊着聊着,陶虹問:“我餓了,能給我整碗麪條嗎?”

李雪健把煙放到煙灰缸,

轉身就進裏屋下面去了。

陶虹瞟了一眼裏屋,

拿起那根煙,狠狠嘬了兩口,

嘬完再輕輕放回煙灰缸裏。

一旁觀看的詠梅被觸動了:

“這個細節是劇本里沒有的,但很好地表現了人物性格。”



比如傅彪。

有一場詠梅下跪磕頭的戲,

要磕出血,

傅彪為了幫助詠梅拍出效果,

就脱了鞋,

用腳後跟使勁跺地,

結果把跟腱都跺傷了。

這些專業演員這些大腕,

對演戲的那種認真和嚴謹,

把詠梅深深地震撼了:

“原來演戲真的是一門藝術啊!”

從此,詠梅告別了輕狂,

開始用心琢磨表演技巧。

她也不再拒絕小角色:

“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

這一演,她就演了八年配角。

在這八年裏,詠梅演技突飛猛進,

在圈內也有了一點小名氣,

被譽為“中國好老婆專業户”。


6

1994年,詠梅回京後不久,

欒樹就退出了黑豹樂隊,

組建了一支專業馬術隊。

朋友們都勸欒樹不要幹傻事:

“黑豹正火呢,你為什麼要退出樂隊?”

“玩馬術太燒錢,搞不好就傾家蕩產。”

只有詠梅很支持他:

“我知道,比起音樂,你更愛馬術。”

“如果這是你想幹的事,那就去做。”

在詠梅的支持下,

欒樹組建了中國第一家民營馬術俱樂部。

玩馬術確實太燒錢了,

建馬場、買馬、聘外教……

欒樹前幾年掙的錢很快就花光了。

沒有房子住,

他倆就在馬場邊蓋了兩間陋屋。

“冬天沒有暖氣,

得靠燒鍋爐取暖。

廁所的水管經常被凍住,

所以只好忍着少上廁所。

洗衣機洗着洗着就上不來水了,

所以經常得用手搓……”

陋屋的生活很艱苦,

但詠梅陪欒樹一住就是八年。

欒樹也非常爭氣,

在第八屆全國運動會上,

他幫助北京隊奪得馬術場地障礙團體賽冠軍。

在欒樹最窮的這八年裏,

詠梅在演藝圈漸有聲名,

有好些富商欲追求詠梅,

但都被詠梅一口拒絕了:

“我要的不是錢,而是跟我有着一樣靈魂的人。”


7

2004年最火的一部劇,

就是《中國式離婚》。

因在劇中出演了女二號肖莉,

詠梅也終於被很多人認識。

走在外面的時候,

她經常被人叫住:“誒,你就是那個肖莉吧?”

接着,她的手機被打爆了。

很多媒體打來電話:

“可以採訪一下你嗎?”

很多商業項目打來電話:

“這個活動你感不感興趣?”

各種誘惑洶湧而來,名譽上的,金錢上的。

要是一般演員,

估計都要樂瘋了,

但詠梅卻幹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

“我決定不再接電話,

把電話呼叫轉移到了中國移動祕書枱。”

詠梅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一是我不想把時間浪費這些無聊的事情上;二是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太浮華,讓人難以做真實的自己。”

大家想找她,只有發短信:

“我一兩天看一次短信。

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

這一呼叫轉移就是15年。

連經紀人想找她也只有通過短信。


8

從2006年開始,

詠梅覺得電視劇行業的風向變了。

追求“快”成了潮流。

“不管你的感受,不管你的表演,就是要求你要快,趕快換衣服,趕快搶進度。”

一開始,詠梅還據理力爭:

“拍戲怎麼能這樣馬虎了事呢?”

但詠梅發現,

自己越是堅持認真演戲,

就越是在給導演和劇組添麻煩,

“很多導演也沒有辦法,

因為投資方規定他必須多少天之內拍完,

完不成,損失就得他自己承擔。”

但如果不給劇組添麻煩,

表演的品質就會下降很多,

“工作變成了純粹的掙錢,

跟藝術沒什麼關係了。”

於是詠梅又做了一個決定——放棄大部分演出,只演有品質保證的劇。



這一放棄,

詠梅的生活就閒了下來。

閒下來的時光,

詠梅就像普通家庭主婦一樣,

過起了非常普通的日子。

買菜,做飯,做家務,

讀書,練瑜伽,看電影……

很多人覺得詠梅這樣挑戲,

是因為家裏面有錢。

其實完全不是。

“我一直住着很普通的房子,

一直開着很普通的車。

我不買名牌包,

不買超過一千塊錢的衣服……”


9

但在接戲很少的這段時間裏,

詠梅的演技卻又上了一層樓。

因為在這段時間裏,

詠梅學會了觀察生活,

“我觀察生活,觀察所能看到的一切。”

詠梅説過一件趣事,

有一次她盯着一個小孩看,

觀察這個小孩的動作表情,

一直盯一直盯,

最後竟然把這個小孩給盯哭了。

“這些年,我觀察了太多普通人。”

越觀察,詠梅越發現:

最好的表演其實就來源於生活。

“越是好好生活、認真生活,

就越能認識生活、深入生活,

你的表演就會越加貼近生活。

所以在認真生活和觀察生活中,

詠梅漸漸褪去了表演的痕跡,

變得越來越接近於普通人。


10

在這幾年裏,

詠梅參演的影視劇雖然少了很多,

但因為在表演上的大幅進步,

詠梅開始一點點嶄露頭角。

2011年,她出演《懸崖》後,

終於拿到了人生的第一個獎——首屆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表彰大會“優秀女配角獎”。

接下來,一個個幸運接踵而至。

因為出演《懸崖》獲獎,

她被知名導演劉傑看中,

出演了電影《青春派》。

因為出演《青春派》,

她獲得了第10屆電影頻道傳媒大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因為在《青春派》中表演出色,

劉傑又把她推薦了侯孝賢,

所以詠梅又出演了《刺客聶隱娘》。

因為出演《刺客聶隱娘》,

她又獲得提名第16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女配角。

…………

詠梅的潛心耕耘,

終於一點一點有了回饋。


11

正在詠梅獲得回饋的時候,

不幸的事情發生了。

在2013、2014兩年裏,

詠梅的母親和父親相繼去世。

雙親的離去,

讓詠梅消沉了好長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裏,

詠梅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

“作為一個演員,

總得留下幾部拿得出手的作品,

才算得上沒有辜負這一輩子。”

於是詠梅又做了一個決定——把工作重心轉向了電影。

“電影對人性深度的挖掘,

對人物性格的塑造,

都比電視劇強很多。

我的精力是有限的,

我更希望我的有效能量,

可以在一個作品裏盡情釋放,

所以我把工作重心轉向了電影。”

所以詠梅幾乎推掉了所有電視劇,

她想等一個好角色。

這一等,就是近四年。

等得粉絲們都坐不住了:什麼時候拍新戲啊?

詠梅在微博上回答:

“我在等那個屬於我的角色,我不急你也別急。


12

快到2018的時候,

詠梅接到王小帥團隊的一條信息:

“是否有空看一部劇本?”

大概是2012年的時候,

王小帥閒暇時看看電視,

正好看到了詠梅參演的《懸崖》,

詠梅不着痕跡的表演,

給王小帥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2017年,《地久天長》劇本完成後,

王小帥想找一個好的女主角,

劇組推薦了很多女明星,

但王小帥都不是很滿意:

“她們都太像演員了。”

製片人劉璇説:“現在不像演員的演員太少了。”

王小帥突然想起來詠梅,

“詠梅就是一個沒有演員感的演員。”

於是劇組立馬聯繫詠梅。

一看劇本,詠梅就被震撼了,

眼淚一直止不住地流:

“這對夫妻的命運,太打動我了。”

哭夠了,詠梅給王小帥發了一條短信:

“非常希望出演。”

詠梅在做了20多年的配角後,

終於第一次當上了女主角。


13

為了演好這個戲,

詠梅做了很多準備工作。

因為她扮演的角色是一位失獨母親,

為了體會角色的內心,

詠梅專門聯繫了一位失獨母親,

跟她進行了一場心靈對話。

“這位母親讓我知道了,

失去孩子的母親,

痛的邊界和深度在哪裏。”

為了拍好幾個織網的鏡頭,

七八月份最熱的時候,

詠梅竟然跑去福建體驗生活,

向當地漁民學習如何織網,

學了一個星期還不過癮,

她又把漁網帶回北京繼續練習。

…………

正是因為如此用心,

詠梅在電影裏獻上了精彩至極的表演。

2019年2月17日,

第69屆柏林電影節頒獎典禮。

當評委宣佈最佳女主角是詠梅時,

幾乎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

連詠梅自己都難以置信,

情不自禁地説了句:“oh my god

得獎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電影節評委會主席朱麗葉説:“我從未在銀幕上看到像詠梅和王景春那樣自然的夫妻。"

49歲的詠梅,

終於拿到了第一個國際影后。

詠梅的這段人生經歷,

讓我想起了餘世存的一句話:

“年輕人,

你的職責是平整土地,

而非焦慮時光。

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


14

得獎之後,有記者問詠梅:

“你馬上就50歲了,你害怕變老嗎?”

詠梅這樣回答説:

“我不害怕變老。

二十多歲的女孩青春洋溢,

充滿了活力,很美。

三十多歲的女人,

眼睛裏開始有了故事,也很美。

四五十歲的女人,像我,

雖然皮膚的質地沒那麼漂亮了,

但眼神的光芒卻是年輕人沒有的。

每個年齡段都有自己的美。

你去把那個美綻放出來就OK了。

一個人不能太過關注面容的東西,

因為你不能永遠像20歲那麼好看,

我覺得一個人最重要的要學會滋養內心。”

很多人不明白詠梅氣質為什麼會那麼好?

看完林清玄這句話你就明白了:

“三流的化粧是臉上的化粧,

二流的化粧是精神的化粧,

一流的化粧是生命的化粧。


15

從柏林回國之後半個月,

詠梅就回歸到了普通生活裏。

每天買菜做飯,

每天擦地做家務,

每天讀書練瑜伽……

儘管得了國際影后,

詠梅的電話依然保持呼叫轉移,

屬於她的時間,

依然是那麼安安靜靜的。

有一天,欒樹陪她去醫院拔牙,

他倆排隊的時候,

身後有一對老夫妻,

老太太坐着輪椅,

老大爺後面推着她。

每次老太太跟老大爺説話,

老大爺就會蹲下身子,

一邊給她揉腳,一邊認真聽。

看着這幕場景後,

詠梅和欒樹竟然同時説出了一句話:

“等咱們老了也要這樣。”

詠梅喜歡這樣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無奇,

但是靜水深流。

最好的演技其實也是這樣,

雖然平淡無奇,但是靜水深流。



喜歡,就給我一個“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49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