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缺豬肉,全世界都幫不上忙!

華商韜略2019-09-11 09:45:54

中國人難逃豬週期?

作者丨張靜波

華商韜略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繫客服微信:hstlkf

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圖片:網絡


廣東告急!


廣西告急!


四川告急!


……


過去十幾周,全國豬肉價格進入快速拉昇模式,一舉打破了塵封三年的紀錄。




豬肉價格到底有多瘋狂?來看一組數據。


今年初,全國各地的豬肉價格(如無特殊標註,下文均為批發價)還徘徊在10元/公斤左右,如今很多地方已逼近甚至突破30元/公斤大關。


來自中國養豬網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3日,廣東是全國豬肉價格最高的省份,價格為30.23元/公斤。


四川雅安則以32.00元/公斤的價格,登頂全國豬肉價格最高的城市。


這是9月3日上午的全國豬價圖(圖上顏色越深,代表豬肉價格越高):


▲資料來源:中國養豬網


如果還嫌不夠刺激,來看看近一年來,全國豬肉價格的走勢圖。


資料來源:中國養豬網


事實上,今年年初,全國豬肉價格還處在近三年來的歷史低位,而後卻一路飆升,甚至打破了2016年的歷史極值。


資料來源:芝華數據


在中國人的餐桌上,豬肉一直是核心主角,豬肉價格的漲跌總是牽動着千萬中國家庭的心。


好消息是,中國人已成功解決了14億人吃豬肉的問題。


壞消息是,我們至今無法擺脱上躥下跳的豬週期。




大約9000年前,第一批家豬在河南、廣西等地被馴化出來後,豬就成為中國人餐桌上的摯愛。


中國人有多愛吃豬肉呢?


2018年,全球一共生產豬肉1.13億噸,中國人吃掉了其中的5595萬噸。換句話説,中國以不到1/5的人口,消耗了全球近一半的豬肉。


國外有人對全球各國的豬肉消費量做過一個統計,感受一下:


忽視橫座標,就看這長條,驚不驚喜?膩不膩害?這還不是中國人最巔峯的實力。


2014年,中國人曾創紀錄地吃掉5719萬噸豬肉。那之後,雖然小幅跌落,依舊是全球無敵。


這還是在雞鴨牛羊肉消費量不斷攀升,豬肉佔比連續多年下滑之後的結果。


英國BBC曾“窮盡”世界糧農組織(FAO)、美國農業部和路透社的資料,繪製了一張令美國人崩潰的圖。


圖上每頭豬代表現實中的2000萬頭豬。


過去二十年,美國人平均每年吃掉1億頭豬,幾乎沒有增長。


而中國人每年吃掉的豬,則從4億頭增至7.35億頭。令人震撼的不是增長速度,而是增長的絕對量。


如果從上世紀60年代算起,過去半個世紀,中國豬肉消費量更是增長了15倍之多。


這背後,是中國人均豬肉消費量的突飛猛進,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後。


從70年代人均不到10千克,仰視美國人,到90年代後期,首次趕上對方的步伐,並一騎絕塵而去。


如今,每個中國人平均每年吃掉40千克豬肉。


中國人一舉擺脱了過去那個豬肉限量供應、買肉憑票的年代,創造了一個不小的世界奇蹟。


但更大的奇蹟,是背後的支撐體系。




曾經有外國人説,一旦中國的豬肉出現供給短缺,整個世界也幫不了中國。


這並非唬人。


與嚇人的消費量相比,中國人生產豬肉的能力也首屈一指。


在2018年全球1.13億噸豬肉中,中國人生產了其中的5404萬噸,是整個歐盟的兩倍,更是美國的4倍。


中國人基本實現了豬肉自給自足,沒有給世界添麻煩。


即便在非洲豬瘟肆虐的2018年,豬肉進口也僅為119.28萬噸,在5595萬噸的總消費量中佔比不到2.2%,幾乎可以忽略。


從產區來看,華中三省——河南、湖北、湖南,是全國絕對的養豬主力軍,2018年生豬出欄量達1.67億頭,佔全國的28.78%。


華東以七省市之力,位居次席,總出欄量1.44億頭。西南、華南分列三、四名。


單以省論,四川則是龍頭,2018年生豬出欄量6638.3萬頭,幾乎相當於美國的一半。河南以6402萬頭位居次席,湖南次之。


從2016年的一張圖,我們能清晰地看到全國各省的養豬實力。


注:限於篇幅,圖中未標註南海諸島。


有意思的是,四川人不但能養豬,更能吃豬肉。


在網易味央發佈的《2018國人豬肉消費趨勢報告》中,川、渝兩地雄踞全國人均豬肉消費五強的頭兩名,是新疆地區的近9倍。


緊隨其後的是貴州、廣東、廣西。


四川人是如此愛吃豬肉,以至貴為全國養豬之冠,2018年依舊不得不從臨近的湖北、湖南兩省調入。


此外,北京、上海、天津和浙江也是豬肉消費的主力軍。從下面這張全國各省豬肉調出量分佈圖中,可以一窺全貌。


養的豬多了,就形成一個產業。


過去數十年,四川、河南、廣東這三個全國養豬大省孕育出了新希望、牧原、温氏這樣的生豬養殖巨頭。


2018年,僅廣東温氏的生豬出欄量就超過2000萬頭,位居全球第二。


排名第一的美國史密斯菲爾德(Smithfield Foods),也在2013年被河南雙匯收購。而河南人除了雙匯,還有牧原、雛鷹。


這些大型的生豬養殖企業,單個養豬場的年出欄量動輒數十萬頭。




地處江漢平原的湖北省鍾祥市舊口鎮,廣袤的良田中,坐落了一排排整齊的豬舍。從進場大門口到對面圍牆,直線距離3.7公里。

對,你沒看錯,是3.7公里!


圍着養豬場走一圈,需要整整2個半小時。


這是全球單體養殖規模最大的養豬場之一,由牧原集團投資興建,年出欄量40萬頭。


令人驚訝的是,如此規模龐大的養豬場,卻只有20多名管理員。育肥階段,每個飼養員可同時餵養1萬頭豬。


但跟廣西貴港相比,這還不是最震撼的。


為了滿足全國人民對豬肉的驚人胃口,這裏的養豬人已經不再滿足於平地建廠,而開始向天空要土地。


亞計山地處廣西貴港市,山上道路狹窄,叢林密佈,看上去並不適合養豬。


但這難不倒當地的養豬人。


從2017年開始,揚翔公司在這裏建起了一棟棟高樓,讓4000萬年來一直在泥裏打滾的“二師兄”搬進了“豪華賓館”。


這些高樓多為7層,還有一棟在建的高達13層,全球罕見。


樓裏配置了電梯,豬兒們每天乘電梯上下樓。


豬場採用分層獨立飼養的模式,每一層可養1000頭豬。


這樣的養殖模式不但節約了大量的土地資源,也更加清潔、安全,在人多地少的中國,顯得尤為可貴。


大型養殖場雖好,但在整個中國的生豬產出中,它們還是佔比太少。


2018年,以温氏、牧原、正邦、雛鷹、新希望等為代表的大型養殖集團,在全國生豬出欄量中的佔比僅為7.31%。


大部分的生豬,目前還是靠年出欄量1萬頭以下,甚至是500頭以下的中小型養殖場、個體養殖户提供。


反觀美國,前五大養豬巨頭佔比超過30%,最大的史密斯菲爾德,一家獨佔18%。


這種格局在某種程度上,滋生了中國豬肉市場的一個頑疾。




1982年,31歲的四川知青劉永好,在左鄰右舍鄙夷的目光中,和兄弟幾人養起了鵪鶉。


一年後,比他年長15歲的温北英,在千里之外的廣東省新興縣辦理了停薪留職,聯合7户人家,開始了養雞生涯。


最終,他們以家禽為起點,成就了新希望和温氏兩大生豬養殖企業。


比他們晚十年創業的河南人秦英林,則一上來便以22頭豬起家,用20年時間打造出全國第二大的養豬企業——牧原股份。


無論劉永好、温北英,還是秦英林,他們一開始的起點,都是小規模養殖場,甚至是個體養殖户。


而這個羣體曾經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裏,主宰了中國的豬肉市場。


2001年以前,年出欄500頭以下的小型養殖場和個體户,貢獻了全國90%以上的豬肉。時至今日,依舊佔據半壁江山。


在中國,80年代甚至更早年代出生的人,都有這樣的農村記憶。



以家庭為單位,後院當豬舍,泔水為豬食,數千萬人搞起了個體經營。


最高峯時,這種年出欄50頭以下的個體養殖户,在全國多達浩浩蕩蕩的4800萬户,他們在滿足人們需求的同時,也帶來了諸多問題。


由於泔水餵食,糞便堆積,整個豬圈惡臭熏天,蒼蠅滿天飛,不但污染了環境,還極易滋生各種病菌。


更重要的是,個體養殖户由於信息劣勢,極易跟風,在豬肉高價時補欄,低價時淘汰,客觀上助長了價格的大起大落。


過去數十年,這種周而復始的過山車行情,曾令許多中國家庭手足無措。


從西方的經驗來看,組建更多的大中型集約化養殖場才是出路。


也因此,從2017年開始,國家對農村小型養豬場進行引導,搬遷、關閉了部分處於飲用水源、居民聚居區附近的養豬場。


搬遷的重點之一,是從水網密集的南方,遷往土地遼闊、盛產玉米的東北,也就是“南豬北養”。


不巧的是,2018年8月爆發了非洲豬瘟。


這場起源於非洲,後傳入國內,並席捲全國大多數地區的疫情,雖然不傳染人類,對生豬卻是致命性的。


截至目前,全國100多萬頭生豬被撲殺,在疫情被完全控制之前,這個數字還將不斷增長。


整頓小型養殖場,與非洲豬瘟不期而遇,兩者疊加在一起,對全國的豬肉供給產生了較大影響。


根據芝華數據、申萬宏源等機構的測算,2019年全國生豬缺口或在1億頭以上。


供給大幅減少,再加上因為疫情,部分地區禁止跨省調運,最終導致今年五月份以後,全國豬肉價格的大幅飆升。


這是中國養豬產業邁向規模化、工業化的過程中,一次特殊的洗禮。


形勢突然變得嚴峻,各方也緊張行動起來。


2006年,一場致命的PRRS(豬藍耳病)爆發後,中國政府建起了豬肉戰略儲備。幾天前,農業農村部表示,將適時投放中央儲備豬肉和牛羊肉,增加市場供應。


各地也紛紛推出了豬肉補貼政策,肉票又回到了新時代。



以及,一些老年人又找回了童年。



一些地方過激的禁養、限養行為,也正得到國務院的糾偏。


所以,面對豬肉漲價,同學們不用太過慌張。

 

往大了説,這是中國養豬產業邁向規模化、工業化的又一次特殊的洗禮,風雨過後是彩虹,洗禮過後,豬肉的行情與價格必然理性迴歸,更健康且可持續。

 

往小了説,這也不是不可以避免與克服的問題。

 

比如,實在覺得豬肉貴吃不起的朋友,不妨先用牛羊魚肉,或者海鮮什麼的將就一下。

 

等到豬肉價格回落後,依舊可以為全球吃豬第一大國貢獻綿力。





未經授權,嚴禁轉載,轉載授權敬請聯繫小客服微信:hstlkf

◆◆◆

投稿、約稿、商務合作及建議,敬請聯繫:

010-65580525

[email protected]  周總監

◆◆◆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

“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我就知道你在看!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49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