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400億“招親”二選一,高瓴VS厚朴,背後竟有美的老闆?

華爾街見聞2019-09-11 09:27:46


來源: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綜合 編輯位宇祥,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格力控股股東的爭奪進入了“二選一”階段,對壘的是高瓴資本和厚朴投資。


9月2日晚間,格力電器發佈公告,披露控股股東轉讓部分股份的進展。在公開徵集期內,有兩家受讓方提交了申請,分別是珠海明駿以及格物厚德與 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 組成的聯合體,雙方均已繳納保證金。


這也意味着,從今年3月底就開始的格力混改再進一程,股權轉讓事宜進入到了關鍵階段。


01
兩家超級財團PK,誰會勝出?


此次格力集團為“招婿”設置了極高的門檻,轉讓費用至少為400億元,僅保證金就達63億元。


並且,珠海市國資委和格力集團對受讓方的要求遠不止“有錢”,受讓方還要有能力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術、市場及產業協同等戰略資源,甚至擁有推進珠海市產業升級或產業整合的資源,具備為珠海市導入有效戰略資源的能力。


此次進入決賽的兩家意向受讓方,珠海明駿是高瓴資本旗下的投資公司,而厚朴投資是格物厚德的大股東,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為一家中國香港公司,成立於2019年6月11日。上證報提到,從成立時間看,格物厚德與該公司的聯合體似乎專門為爭奪格力電器的股權而來。


官網資料顯示,高瓴資本成立於2005年,是亞洲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為張磊。


早在2016年一季度高瓴資本便看好格力電器,一出手就買了4536萬股,近8億元,並一直持有至今。最新數據顯示,高瓴資本持有格力電器4339萬股,持股佔比0.72%,為格力電器第8大股東。


中國基金報統計顯示,高瓴資本旗下基金在2019年中報共出現在A股6 只股票的十大股東之中,包括格力電器、美的集團、愛爾眼科、泰格醫藥、賽意信息和君實生物,期末參考在A股的市值合計為84.31億元;高瓴資本在美股有534億元佈局,主要重倉愛奇藝、好未來、阿里巴巴等中概股。


另一方面,厚朴投資成立於2007年,由原高盛高華證券董事長方風雷、原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中國及香港業務主席何潮輝、原高盛亞洲投資銀行部聯席主管王忠信聯合創辦。


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1月,以厚朴資本為首的投資團接下中國銀行H股的32.4億股,耗資55.4億港元;同年5月,厚朴資本聯手淡馬錫共耗資約567億港元,接盤美國銀行預減持的135億股建行H股。2009年7月,厚朴投資耗資60億港元入股蒙牛乳業,創下中國食品行業中交易金額最大的一宗。不久前,厚朴投資因參與哈藥集團混改而引發關注。


今年5月份,厚朴投資分別成立了格物厚德投資管理(珠海)有限責任公司、格物厚德投資控股(珠海)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格物厚德股權投資(珠海)合夥企業(有限合夥)。6月27日厚朴在珠海又註冊了兩家新的控股子公司,分別是厚朴雲投資控股(珠海)有限責任公司、厚朴雲科技(珠海)有限責任公司。相關公司的註冊地均在珠海,被視作為收購格力電器股權鋪路。


格力電器在2日晚的公告中也同時表示,格力集團將盡快組織評審委員會對兩家意向受讓方進行綜合評審。


此前,廣東省珠海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李叢山在接受央視財經採訪時表示,“我們引進戰略投資人的要求,第一是能給格力帶來有效的戰略資源,它在科技創新領域、在一些關鍵核心技術領域,要能走在別人的前面;第二要有利於保持格力電器現有經營管理團隊的穩定。”

雖然最終花落誰家仍未定,但新的大股東進來後,對格力電器的管理,戰略發展方向無疑都將產生影響,屆時大股東如何與強勢的管理層相處也是一大看點。


02
背後竟然出現美的系資本?


根據每日經濟新聞,股權穿透之後,珠海明駿背後竟然出現美的系資本。


寧波美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寧波美域”)成立於2012年,美的創始人何享健認繳金額3億元,持有99.66%股權。寧波美域通過層層投資最終擁有珠海明俊權益。


具體投資路徑為:何享健&寧波普羅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寧波美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珠海高瓴澤遠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夥)- 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夥)-深圳高瓴瀚盈投資諮詢中心(有限合夥)-珠海明駿

圖片來源啟信寶

此外,前文提到,高瓴資本也是美的集團的股東,根據美的2019年半年報顯示,高瓴資本持有美的集團0.89%股權,位列前十名股東的第8位。


03
轉讓15%,為何是這個數字?


格力集團目前持有格力電器總股本的18.22%,此次擬轉讓15%。也就是説,在轉讓格力電器15%股權後,格力集團依然保留了3.22%的佔股。


廣東省珠海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李叢山在接受央視財經採訪時表示:


轉讓15%,實際上我們轉讓了對格力電器的一個控股權,如果你達不到15%,實際上就成了一個完全無實際控制人的企業,不利於格力電器的穩定發展。


之所以保留3.22%,我們就有權提名一個董事,有利於實現格力電器混改過程的有力和穩定的過渡性安排。我們考慮的還是怎麼去實現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效益的最大化,這也是我們當時減持格力電器的一個重要背景。


李叢山還強調,對格力電器實施戰略性混改,不是資本的簡單退出,或者是進入。作為地方性的國有資本,我們並不謀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我們主要的還是通過資本的不斷退出進入,來實現引領和推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作用。


感謝閲讀,感謝點“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49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