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賣債80買回,A股史上首次,自己成為自己的“債主”,負成本融資!

華爾街見聞2019-09-11 09:26:25


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A股上市公司作為發行人宣佈購買自己所發的債券產品,自己成為自己的債主,在中國債券史上尚屬首次。這個“開創性先例”就發生在具有高校背景的未名醫藥身上。

未名醫藥日前發佈公告,在確保資金安全的前提下,擬使用不超過1億元閒置自有資金進行債券投資,通過深交所綜合協議平台大宗交易購買不超過100萬張(含)“17未名債”債券。


A股公司回購自家股份較為常見,未名醫藥通過購買自家債券,變身成為自己的“債主”,這在A股市場中尚屬首次。

記者從公司處獲得確認的最新消息是,作為A股首例,未名醫藥目前已經快速完成在二級市場購買自家債券的對外投資行為,日前通過大宗交易完成100萬張債券的購買,成交價為80元/張。

不過這次快速交易落地的買債行為背後,牽出一系列問題:公司為何要購買自己的債權?這筆交易對於上市公司而言是划算還是吃虧?監管對此持什麼態度?

記者聯繫了未名醫藥負責人、接近交易所的相關人士以及從事固收業務多年的專業人士,試圖還原出現A股首例“提前回購債券”案例的背後原因,以及對於各方乃至中國資本市場制度建設的可能性影響。

01
自己成自己債權人

17未名債全稱是“山東未名生物醫藥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是未名醫藥於2017年9月發行的公司債,發行規模為8億元,期限為5年,附第3年末發行人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

雖然未名醫藥方面尚未發佈相關公告,不過e公司記者從深交所網站交易信息頻道查詢,未名醫藥已經於8月27日,通過大宗交易完成100萬張債券的購買,成交價為80元/張。記者隨後從上市公司方面,也確認了這筆100萬張債券的大宗交易確實已經完成。


未名醫藥相關負責人對e公司記者表示,“鑑於公司當前現金流充足,為充分利用公司閒置資金,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和收益水平,公司經過慎重考慮,同意本次購買債券的對外投資行為。最終成交價格是根據債券二級市場交易價格確定的,為80元/張。

本次接盤自身債券的行動火速落地,從側面證明了未名醫藥的現金流優勢。未名醫藥半年報顯示,公司主要產品是注射用鼠神經生長因子(商品名:恩經復)。上半年營收近3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2565.5萬元,同比增長358.62%,公司賬面貨幣資金超過11.6億元,可見8000萬元的買債規模,不足以對公司現金流帶來過大影響。


倘若將未名醫藥本次購買債券的行為放到整個上市公司來考量,更能夠發現現金流優勢對於上市公司能夠實現“理財願望”的重要性。

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共有1021家上市公司持有理財產品,合計金額達8326.66億元。其中渤海輪渡認購金額最大,共持有332個理財產品,認購金額188.37億元,緊隨其後恆瑞醫藥、養元飲品、江蘇國泰、歐普照明四家持有的理財產品金額也都超過百億,此外還有26家認購理財金額在40億元以上,可見部分上市公司閒置資金充足,而這是公司得以實現“營業外理財”的最核心保障。


對於未名醫藥來説,相對於其他公司理財而言的特殊性在於,其所購買的理財產品在於自家債券。

此前,上市公司實控人、董監高等主體購買自家上市公司債券的行為早有出現;上市公司購買其他主體債券的現象也經常發生;此外還有的公司通過結構化發行的方式購買自己的債券。一個共同特點是,都會通過關聯公司等進行操作。

上市公司自己買自己債券的行為,在A股市場尚屬首次。

02
“負成本融資”

那麼,這筆投資對於未名醫藥而言,是賺還是虧呢?

根據交易信息,未名醫藥是以低於面值的價格買入這部分債券。截至該公告發布前,“17未名債”2019年以來收盤價的算術平均值為75.23元,8月以來的收盤價平均值則為80.67元;公告發布後,市價有所上漲,8月30日收報90元。估值方面,上清所給的估值是96.74元。公司買入的價格低於面值,甚至低於最近的市場價及估值水平。可見,未名醫藥是做了一筆劃算的買賣。


之所以説這筆買賣“划算”,是因為這筆接近億元級別的債券,相當於公司實現了一筆“負成本”融資,這在這些年民營上市公司遭遇融資收緊的大背景下,堪稱罕見。

“17未名債“期限為5年,自2017年9月25日至2022年9月25日,債券票面利率為6.7%。80每張的價格,顯然較公司最新收盤價格而言折價幅度較大。相比於債券100元的面值而言,即便扣除兩年6.7%的票面利率成本,上市公司方面除了“白”用了這筆錢之外,而且還省下了一定比例的利息成本。

實際上,從未名醫藥的角度看,“獲利”並非止於這樣單一一筆交易。提前回購還可以一方面可以贏得差價,減少公司的資金支出壓力,另一方面更可以規劃償債節奏,避免大量債券同一時間到期。

既然買方賺了,那麼,又是誰甘心做了這筆看似“賠本”的賣方呢?對此未名醫藥並沒有在公告中明確賣方身份;而記者在本次交易公開信息中查到的賣方營業部則為“機構專用”。

記者多次聯繫未名醫藥方面,公司對e公司記者的迴應是,賣方來自於原債券持有人。“原債券持有人由於自身資金安排需要,擬出讓17未名債。”

不過,記者也從其他渠道處確認的消息顯示,該債券持有人為某機構基金。
機構資金作為資本市場中最理性的決策者之一,為何會甘願做起這筆看似“虧本“的生意呢?

有固收人士對記者分析説,並不能將原債券持有人這筆交易看作“賠本”。“原持有人之所以會提前出售17未名債,大概率與流動性需求有關。通過本次交易,雖然看似出現一定的利息折損,但是能夠解決流動性這一最大需求,可謂同樣是贏家。

03
市場三大疑問

雖然在部分業內人士眼中認為這是一筆多贏的交易,但是伴隨着本次交易的快速落地,仍然有部分市場疑問隨之而起。e公司記者根據業內人士的觀點梳理,發現這些疑問大致集中在如下三個方面。

首先,直接影響債券價格波動。“17未名債”共發行800萬張,公司擬回購100萬張,回購價80元。結合買盤規模和價格底線,公司介入會直接影響未來價格區間。

其次,會否引起更多主體效仿。有固收人士擔心,會否有的發行人會先釋放利空打壓自己的債券,再低價收購,如此將存在惡意逃廢債的嫌疑。

再次,關於發行人償債能力、融資可論證性等問題:如果企業有錢回購,為什麼不等最終到期兑付呢?進一步講,如果企業有錢回購,當初為什麼又發行瞭如此大規模的債券進行融資呢?

在A股市場中,既有閒置資金卻又發債融資的案例,並非出現在未名醫藥一家A股公司身上。

Wind數據顯示,今年便有超過50家上市公司成功踏上這個“平衡木“。有固收人士也對記者表示,“從認購理財金額和債券發行規模對比來看,能夠覆蓋今年發行的債券規模,意味着這些公司閒置資金較充裕,後期債券兑付或也較輕鬆。

04
市場先行、制度跟進?

不過,未名醫藥公開購買自己發的債,這一事件本身確實在A股市場創造了先例,這也將發行人回購債券的合理性等相關問題引向公開討論。

根據記者梳理,目前A股市場中關於股票回購的制度已經相對完善,交易所甚至股轉公司方面此前早已制定了相關細則,並通過多次進行問答為此解惑。


不過,對於債券提前回購的相關制度,整體而言尚屬真空。

那麼這一首例未來會向哪個方面發展呢?有接近監管方面的相關人士對e公司記者表示,“市場先行,制度跟進“或是債券回購方面的重要方向。

前述固收人士分析稱,目前債券交易管理辦法是允許市場上任何一位合格投資人進行債券買賣交易,當然也包括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購買自家債券的投資行為。不過,上市公司自行投資自家債券確是市場首次,新的交易方式出現,從某種意義上説,有利於加強資本市場上債券交易的靈活性,進一步完善交易結構。

不過,該人士也同時表示,“本次未名醫藥投資購買自家發行的債券,會否推動發行人回購債券邊界的釐清、以及相關制度的完善,正在成為業內關注的話題。


感謝閲讀,感謝點“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49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