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微信正在被克隆,成為養號刷量的水軍

網易科技2019-09-11 07:36:10

來源 | 運營研究社(ID: U_quan )


上週,我的手機一“哆嗦”,收到一個好幾年沒聯繫的朋友發來的消息:

在嗎?


畢竟是老朋友,我回復了她。接着,她表明了來意:她的微信號被封了,需要我提供身份證號和銀行卡號後幾位數,幫她解封。
 
可是她的號為什麼會被封呢?
 
原來,她在一家商業培訓公司做銷售工作,賣的主要是商業管理的課程。除了線下銷售渠道外,微信社羣也是他們的一種重要銷售渠道。
 
這個微信社羣就很有意思了,其中一部分是公司經營的用户羣,還有一部分,則是銷售們額外運作的“廣告羣”。
 
 
所謂的廣告羣,就是銷售自建的潛在用户羣,他們還會“包裝”多個“模擬真人”,把帶有公司產品廣告的公眾號文章投放到那些羣裏,以期獲得轉化。
 
正是由於她手裏的那些“模擬真人”賬號高頻率地往各種羣裏投放廣告文章,所以會被微信平台封禁,也就有了開頭求解封那一幕。
 
這聽起來還真有幾分像最近火熱的私域流量的玩法呢,這套玩法,還幫她登上月銷冠軍的寶座,這背後具體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這個週末,我去探訪了這位朋友。


銷量第一的“賣課王”有多瘋狂?

 

1)iPhone、iPad不離手

當我進入她房間的時候,目光首先落在她的寫字枱上。我看到寫字枱上放着 2 個 iPad 和 2 個 iPhone,顯得壕氣十足。
 
我心想,做銷售的果然有錢,買得起這麼多 iPad 和 iPhone。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呀,就算再有錢,也沒必要買這麼多吧?用得過來嗎?而且家裏也沒別人啊,就她一個。

圖片來自網絡

 
我沒忍住好奇,問她為什麼買這麼多設備。她説,這些都是工作用的,沒有這麼多設備,也玩不轉那麼多微信羣和微信號啊。
 
原來如此。她繼續解釋説,他們每天在公司的工作幾乎用不上電腦,用的主要就是平板和手機,這些東西上面掛滿了微信羣和微信號,他們要做的就是不停地戳戳戳,用不同的微信號向不同的微信羣投放廣告文,同時忙活賬號被封后解綁的事情。
 
據瞭解,公司還可以提供熟悉的二手電子產品渠道給他們,讓他們購置平板和手機。這些設備都是他們自掏腰包買入的,他們也接受這麼做。
 
因為,掌握的“生產資料”越多,意味着可以運作更多的微信羣和微信號,有望帶來更大銷量,而在銷售提成和工作業績面前,那些一次性付出的設備成本就顯得很值當了。

某私域流量運營基地盛景,堪比大型“挖礦”現場


2)3000個微信羣、99個“分身”,運營全靠一個人


説了這麼多,小趙到底擁有多少微信羣呢?
 
3000 個!每個羣幾乎都滿 500 人。羣成員主要來自往期的客户和他們的朋友,還有一部分是公司老員工好心留下的“遺產”。
 
有了羣還只是有了流量池,還需要去打造一批水軍,才能實現廣告文章的投放。


小趙把她自用的手機打開,點開微信通訊錄給我看,我簡直驚呆了,在她的微信通訊列表裏,整整齊齊排着“分身 1 ”、“分身 2 ”、“分身 3 ”等一大串有着近似名稱的好友。

小趙的微信通訊錄


我費力地下滑列表,發現她竟然有足足 99 個這樣的“分身”,而她真正的好友也就只有兩百多人。這些“分身”都是她親手“克隆”出來的,加在自己的微信上是為了方便把廣告文章發送給他們,這樣他們就可以轉發到微信羣裏了。

那麼,這些分身是怎麼個克隆法呢?就是她以手頭真實客户的微信朋友圈為原型,去“復刻”到那些分身的身上。具體來講就是,從頭像,到簽名,再到朋友圈內容,把分身包裝得和真實客户一毛一樣。
 
這其中最大的工作量是,真實客户發了什麼朋友圈,就得同步到分身的朋友圈去,所以她每天得多刷朋友圈,一旦看到“母體”有新動態,就立刻複製到分身頭上。
 
這樣才能養好那近一百個分身,讓他們看起來就像活生生的真人一樣,在水羣發廣告文章的時候不被懷疑是廣告黨。當然,即便如此,有的分身還是會因為過度“分享好文”而被羣主踢飛。
 
對了,雖然在小趙自用手機微信裏,這些被複刻出來的微信號都被備註為“分身”,但他們可都是擁有姓名的,一般來講,是一些四字詞語,而且是中年人喜歡用作微信暱稱的那種,比如隨遇而安、心情驛站、海闊天空、奮鬥不息等等。
 
朋友圈的內容也大多為中年成功人士畫風,有時政新聞、旅遊照、勵志雞湯、大師雄文、品茶場景……這樣的形象和人設與小趙公司的目標用户羣體十分匹配,所以這些分身在微信羣轉發廣告文章是相當的自然而穩妥。


更何況,你很難發現這些文章是廣告文,因為文章內容一般都是大公司動態、管理心得之類的,分身們發到羣裏,只會被認為是羣友的好文推薦分享。但在文章的底部,會有公司產品的廣告鏈接。
 
這些社羣往往缺乏經營,凝聚力比較低,但由於羣數量和羣員總人數量大,“分身”們的文章投放還是能為小趙帶來一定量的轉化。
 
小趙的辛苦沒有白費,每天戳着屏幕“運營”社羣和分身,她的手都快磨禿嚕皮了,好在最後還算有所成效,在去年 10 月,她獲得了“銷量冠軍”的稱號,在她的衣櫃上,還赫然擺放着作為獎品的寶劍和戰袍。



微信封殺刷量號,解封變成家常飯


銷量高了是很爽,但小趙也有煩惱。最大的煩惱就是因為分身刷屏而被微信官方封號,畢竟養一個分身不容易。
 
尤其在前段時間微信大規模封殺外掛號後,小趙的“分身”們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但這個時期,業界有句給自己打氣的話這麼講:

這世間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被封號了,依然做私域流量。


小趙堅持了下來。
 
一個賬號一年內只能幫助別人解封三次,而賬號被封卻是日常會發生的事,所以,小趙就得動用能用得上的一切親朋好友,用身份證和銀行卡後幾位數做背書,幫她解封。


解封,是她每天必做工作的一部分。而敢不敢把身份證和銀行卡後幾位數提供給她,則成了檢驗朋友情分的試金石

 

並不是所有朋友都放心把身份證和銀行卡號交給她。她説有一個月銷量慘淡,急着衝業績的時候,不巧一個分身被封了,她趕緊找到高中同桌小萍,求解封。

 

小萍也確實願意幫忙,但她總怕有什麼風險,還是婉拒了小趙的請求。小趙嘴上説着理解,但心裏卻很不是滋味,更讓小趙生氣的是,小萍竟然以為她落入了傳銷組織,勸她早日脱身!

 

小趙難過之餘,意識到利用人情解封不是長久之計。哪裏有需求,哪裏就有服務,就在這個時候,她發現了第三方解封業務羣,解封一個賬號需要花 60 塊錢。

 

不過,利用第三方服務解封可解燃眉之急,但也不是沒有風險。有一次,小趙剛花錢解封一個號,沒過多久,這個號又被封了!理由是:

解封環境異常(包括但不限於第三方解封、非法客户端解封等)被限制登錄。


小趙和第三方的小九九八成是被發現了,要想復活這個號,還是得求助朋友。


微信克隆背後的灰色產業


見識了小趙同學展示出來的大場面,我忍不住去扒了下其他相關的刷量玩法。


1)刷人頭

上個月,我觀察過一個兼職羣,裏面有人發佈信息稱:

我這裏有一個兼職,做微信客服,差不多每天一單三分鐘可以做完,有人想做嗎,我已經做了幾天了。



這個消息一出現,立馬引來一波羣友的好奇:

怎麼做的?詳細説下。
你也在做嗎?一單多少錢?


原來這是個進社羣充人頭的兼職,就是你只要同意被拉進一個微信羣,就可以得到三五塊錢的收益。而且,你進羣后可以屏蔽羣消息,不需要履行任何後續的義務!

2)養號

養號其實早就不是新鮮事,直到今年 6 月底,央視《焦點訪談》曝光微信“養號”產業,私域流量玩家們才重重受到驚嚇。
 
待售的微信號被分為國內號、國外號、滿月號、帶圈號、私人號、站街號等,從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
 
像本文中小趙那樣複製客户身份去“”羣,總有被本尊發現的風險,而購買現成的微信號就不用擔心這個了,就算花一百塊錢買 10 個號,一共也才花費一千元的成本,還省去了養號所消耗的時間。
 
總之,狀態越接近正常人的微信號越不容易被發現是營銷號,也就越值錢,但哪會有那麼多真人號可供出售?所以,買號的需求催生了“養號”產業。
 
產業鏈中的新號可以通過外掛的方式自動掃二維碼加好友、發朋友圈,而且是圖文並茂、不重樣的朋友圈。而支撐養號產業的,則是手機號買賣業務。

3)解封生意

招聘微信解封兼職,30元/單,每天可做10單。
招聘微信解封兼職:50-80元/單。


在微信搜一搜中輸入“微信解封 兼職”等關鍵詞,我看到一些招聘啟事,明碼標價招聘兼職解封員,一單從 30 元到 80 元價格不等,還有的説每天可以做 10 單。
 
我算了下,這一天就可以賺至少 300 塊,一個月就將近一萬塊呢。簡直是躺賺。
 
據瞭解,解封分為兩種,一種是需要加好友的,另一種是不需要加好友的。前者指的是你得提前加上風險賬號,一旦這個賬號被封,你就可以出手相救;後者指的是你不用加對方為好友,只需要直接輔助解封。
 
前者的風險要高於後者,當然,風險總是和收益成正比的,所以加好友的解封方式標價相對更高。


結語

在私域流量爆火的當下,有句流行語,叫“我把你當朋友,你卻把我當私域流量。”小趙實際上正是在扮演這句話的踐行者。
 
現在,獲客成本越來越高,轉化更是難上加難,沒有人不想降低獲客成本,提升轉化率,但本文所描述的這種“運營”方式畢竟不是長久之計,不紮紮實實與用户培養長期信任、建立品牌影響力,靠弄虛作假去刷量,恐怕裝得再像也會“分身乏術”。
 
在我快要離開的時候,小趙説她在計劃離職了。理由是這份工作除了錢,沒能給帶來她更多的獲得感,反而讓她在重複勞動中消磨了大量時光,更消費掉了寶貴的親情、友情。

她覺得自己是時候去做一些更有意義更有趣的事了。



微信克隆刷量你怎麼看?


歡迎留言和我們分享




https://hk.wxwenku.com/d/20134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