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貓|為什麼總有人憑着一張嘴當上“贏家”

大家2019-09-11 05:49:32



上次給騰訊大家寫文,《老老實實當貓奴,千萬不要想太多》。後台來了一個留言,具體內容為:我見過不少不孝敬父母、不愛兒女的人,對貓呀狗呀卻伺候得樂比(此)不疲,還到處標榜有愛心,真是神經病。


老實説,這話挺噎人的,但也算不上新觀點。估計因為不新且過於不客觀,沒有放出來。



為啥説不新呢?早些時候,我就在“知乎”上看見一篇帖子。一位年輕人在機場,身邊坐着一位老人,給他看手機裏紅酒的照片。兩個聊天啊,老人問年輕人知道不知道這紅酒,年輕人説不知道,老人就講這酒多麼有名多麼貴,最後説你連這個酒都不知道還讀什麼書啊。接下來,他又注意到年輕人胳膊上有抓痕,問怎麼回事。年輕人説是家裏貓抓的。老人就質問:你養貓怎麼不去養你的父母……


這天兒還怎麼聊啊?發帖的人相當鬱悶,招誰惹誰了,就坐機場裏,招誰惹誰了,被人打擊了一頓。當時我看了心裏都特別惱火,這孩子不知道有人就是習慣打擊別人為樂。


也有人在帖子底下出主意:你問問那老頭,那麼好的酒,他給他爹媽喝過嗎?給他孩子喝過嗎?


只要有正常的邏輯,應該不會覺得養貓狗和孝順父母之間有什麼必然聯繫,就如同不知道某紅酒和是否能讀書沒關係一樣。養貓狗的大多數人是孝順慈愛的,對家庭其他成員冷漠的絕對數量,恐怕還遠遠低於不養貓狗的人。畢竟,不養貓狗的人基數要大得多。但不管是否養貓狗,孝順慈愛都是主流啊。


所以,養貓狗不必然導致不孝不愛,不孝不愛和養不養貓狗真沒關係。



把沒有必然關係的兩件事情扯到一起去,並且對立起來,由此得出一個不靠譜的結論,然後以此打擊你。這是網上噴子的主要手段。其特徵包括:態度蜜汁自信、語言斬釘截鐵、姿態居高臨下、口吻毫不客氣。都是爹媽或者老師或者新聞評論員的架勢。不管説的是什麼內容吧,都像説真理。在網上寫文章,遇到這種人可能性非常大。


比如我曾經寫文,説國內某些地方交通秩序確實亂,馬上有人跳出來,説那你就滾到你美國主子那裏去。這和養貓狗就不孝順基本是一個路數。


剛開始我年輕啊,不熟悉這個,見誰留言放狠話,還臉紅脖子粗跟他們爭。後來朋友大仙提醒我,大意是甭跟他們較勁省得自己智力被看低了。我一想也對呀。你要在觀點上一爭論,就變成自證清白了。大好時光,跟這些人自證清白豈不是浪費,豈不是讓人覺得你吃飽了沒事幹嘛。他本身隨口一個謬論,你還較真,不合算,不明智。從此就一概不搭理了。愛怎麼説怎麼説吧。



不同的人,性格不一樣,對付這類回帖的辦法也不同。有人置之不理,有少部分人劈頭蓋臉罵回去。你不就是想讓我不痛快嗎?那我還得把不痛快還給你。但不論是罵戰還是不理,都有一個原則,那就是堅決不能和對方講道理。一講道理,立刻處於下風。


不和對方講道理,還因為道理是明擺着的呀。有人説這些人是邏輯、智力上的矮子。我分析,也不一定。對方也未必就不知道自己邏輯説不通。但他們往往不講究這些,攻擊性表現得特別強,感覺自己幾分鐘之前已經被氣炸肺了,正義感已經爆棚了,這就是打算從正義的角度上滅你一道。滅了你,他就爽了。


除了鬥氣佔便宜之外,“籠統概括”容易引起共鳴也是一個原因,尤其是容易引起局外人的共鳴。因為他們不瞭解啊,你一“籠統”,他們會覺得還真是這麼回事。特別簡單的例子,一個女人遇人不淑,被男人無端拋棄,很多人就會得出“男的沒一個好東西”的結論。一個人小時候沒好好學習,賺的錢卻比別人多,就會有人認為“讀書也沒什麼用”……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上個月上海上港隊和日本球隊踢比賽,開始上港隊丟了兩個球,下半場依靠兩個點球扳回來。日本隊的教練在發佈會上就玩這一套,他説這個主裁判也吹了兩年前他們和上港隊的比賽,也判給上港兩個點球,兩場比賽判了四個點球。這種暗示性特別強的話,就會讓外人覺得,哎呀裁判也太照顧上港隊了,不公平呀。但公平不公平和點球多少沒有必然聯繫,得看每一個點球判的是否合乎規則。這點卻被忽視掉了。



當然,不是所有的噴子,都是為了獲得快感。有一部分,那可是真在做功課,就是想把他的論斷,灌輸到別人頭腦裏去。這類人有個特點,就是不停地重複自己的論斷,不停地複製粘貼,用不同的ID發言,説一樣的話。説得多了,那就成了真理了——即便別人還不信,他自己也已經信了。去看看網上、媒體,天天有。


有很多“著名”的觀點,就這麼散佈開來。一個女人受到傷害了,就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一個男人受到了傷害,就是“最毒不過婦人心”。這全是來回重複造成的“疑似絕對真理”。當然這例子都是小例子,要是受眾篤信不疑,後果頂多是一輩子活得鬱悶。但有很多彌天大謊言,造成的後果卻不止這些。


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有效,還有很多人會信口編故事,或者有意無意把事情説偏。這個更有欺騙性。你這兒隨口一説,一下子輿論就炸了,過上一段時間大反轉,自己打臉,可許多人的印象就轉不回來了。印象比較深的,就是去年的“中國大媽吃垮諾唯真遊輪”事件。當然也包括“我見過不少不孝敬父母、不愛兒女的人,對貓呀狗呀卻伺候得樂此不疲”,所以就“真是神經病”。這和信息不順暢的關係很大。因為種種原因,很多人的信息渠道狹窄單一,就更容易受到影響。



有一種觀點,認為那些噴的都是生活中的失敗者,所以心理自卑、狹隘。我覺得這個觀點也不準。成功者有時候更喜歡各種下結論,各種引導、語重心長。


馬雲算個成功者吧,跟羣眾聊的就是“996福報”,那陣我的朋友圈都分裂了,一羣讀書人在吐槽“996”,指責“996”違法,一羣老闆在回憶自己的“996”經歷,並表示瞧不起不想額外付出努力的人。其實這裏就有個邏輯錯誤,成功的人裏,有“996”幹出來的,也有運氣不錯或者機緣湊巧躺贏的,而“996”的人羣中,風光起來的也是極少數。兩者並無實際上的邏輯聯繫,要説有聯繫,也得加上很多“996”之外的因素。這個不能一概而論。


萬沒想到,時間才過去幾個月,馬雲和馬斯克聊天的時候,來了句“為什麼要有那麼多工作?我覺得一週工作3天,一天工作4小時很好了”。這真是橫豎兩張嘴,正反全有理,有錢任性呀。


這種人挺多的,王朔寫過的那個趙堯舜教授,就這路子。你説《頑主》裏那小哥兒幾個,能跟他講道理嗎?只能變着法調侃他,讓他出醜。


喜歡隨便下個結論,玩個金句,是很多人的習慣,尤其是掌握了話語權,這習慣就更容易被放大。當然,普通老百姓,誰都沒有要求他人閉嘴的權力,愛説就説唄。關鍵,還是得多掌握信息,至少,要多思考,琢磨一下再站隊。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https://hk.wxwenku.com/d/201346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