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闊氣的名人,為什麼窮起來特別快|大家

大家2019-09-11 05:49:30





江湖事江湖了,這兩年因為四處曝明星隱私出盡風頭的黃毅清(女明星黃奕的前夫)因為吸毒而被捕。


黃奕與黃毅清



虹口公安分局的微博通告


公安局發出的公告裏有“以販養吸”這四個字,要知道吸毒最多是守行為,而販毒是重罪,三年牢飯是要吃的,意義非同凡響,而對於我這樣娛樂圈老油條來説,最疑惑的點反而在於,黃毅清怎麼一下子這麼窮了,需要以販養吸了,他不是富二代、名下豪車無數,是超跑俱樂部的創始人麼?


據説黃毅清是富二代,母親是商人,本人酷愛豪車,名下豪車無數,輛輛都在價值百萬千萬,他還曬過自己的國內現金存款高達四千萬。


而另兩則新聞,則是關於明星的。

九十年中期紅極一時的歌后許美靜被拍到在街頭賣唱,視頻上的她穿着普通,人也較肥,且自曝其財產被其家人轉走,不過她曾被診斷出憂鬱症和精神分裂,話也無法當真。


另一則則是1988年曾經和張清芳、吳宗憲一起出道的台灣創作歌手江明學在家上吊的消息。


58歲的他欠了幾個月房租,房東上門催債時,才發現他已經自殺,而且屍體都腐爛了。


這些慘烈的消息讓人幾乎不敢相信,畢竟,許美靜的歌當年唱到街知巷聞,江明學一張唱片也賣過25萬,怎麼就淪落到這種一貧如洗的地步了?



人活得越久,年紀越長,越能體會一句老話叫: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但為什麼那些前兩年還在開超跑揚名立萬光鮮亮麗的有錢人在幾年或者十幾年間一下會變得這麼窮呢?按理説他們不是拔根寒毛都比我們的腰粗麼,怎麼窮起來是如此之快呢?這其中的問題説起來真的還挺複雜的,和時代有關,和人的個性有關,也和他們獲取財富的方式以及所處的階層的消費方式有關。

什麼叫與時代有關?

簡單地説就是人幹不過時代,一旦賴以生存的市場發了激變,就是時代巨輪瞬間輾過,個人回天乏術,窮起來就是一秒鐘的事。

最典型的,是女明星車曉原來嫁的山西首富李家。李家發跡是因為2001年中國加入WTO,煤炭需求量激增,價格一飛沖天,但2012年之後煤炭行業全面衰落,鋼鐵行業步入寒冬,才不到十數年的時間,富極一時的海鑫集財團就宣佈破產,曾經身家高達125億的山西首富李公子轉眼就變成了銀行追賬的“老賴”,你説這算不算世事無常,所謂成也市場,敗也市場。


車曉與李兆會的婚禮



而曾經佔據娛樂界半壁江山的華誼,二千年初起時在股市上呼風喚雨,王家兩兄弟成為娛樂圈大亨,衣香鬢影踏馬留香。怎麼想得到影視劇市場鉅變,他們到了2019要靠賣畫來渡過艱難。8月29日華誼兄弟發佈2019半年報,2019年上半年營收10.77億元,虧損3.79億元,而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王中軍更“自爆”要靠“賣畫過冬”,説去年的中國嘉德秋季拍賣有一半是他的收藏。

至於後來上吊的歌手江明學,他的成名原本就很偶然,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台灣流行音樂是城市民謠正當紅,下一個潮流指標是都市女性題材。想靠翻唱舊歌保持知名度,當然不成,這也算是沒有選對路,偏偏他還一門心思走到黑,當然成功無望。

當藝人當演員,説到底和做生意創業一個樣,都是要看準時代,應時而變。雷軍説“只要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倒也不是句空話,發小財可以靠自己,發大財這件事,真的只能小半靠自己大半靠時勢。

第二,就是與他們的個性有關,個性不好,無法融入社會,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坐吃山空,窮起來也就幾年的事。

富二代被有錢的父母罩着,小小年紀擁有巨大財富,難免膨脹,黃毅清和黃奕談戀愛的時候已然就性格激烈反覆,離婚爭小孩的拉鋸戰更盡顯他的行事詭異,到後來在網上與各色人等罵戰,各種告謠生事,已然失控了,到最後連他的家人都不想理他了,其劣跡可見一斑。


富二代連他妹夫都怕了他


而許美靜歌唱得好,但年輕脆弱,早年與製作人苦戀,到後來分手,精神變得恍惚,一代歌后只能退隱。而江明學呢,太過年輕出過大名,人又長得帥,總放不下架子,性格孤傲,一意孤行。做什麼都不成,於是又總覺得世界負我,歲月蹉跎一下,人到五十機會就不多了,再軟弱一下,染上不好的生活習慣,身體也越來越差,遇上無常的機會也會越來越多,人生一旦走向負循環,基本就很難翻身了,這也是後來一貧如洗的原因。

第三,和他們獲得財富的方式也有關。

富二代也好,名人也好,都屬於在短時間內擁有鉅額財富的類型,但財富這東西也是一種能量,沒有相當的理財能力反而會被這些財富所傷,揮霍無度或者胡亂投資,都會讓這些財富瞬間煙消雲消。

比如黃毅清早年熱衷於買豪車,勞斯萊斯,蘭博基尼LP700,蘭博基尼蓋拉多,保時捷911,賓利歐陸GT,奔馳SLS AMG,日產GTR,這些車價值不菲。他有輛限量版法拉利599GTO,要知道普通的法拉利599已在500萬以上了,這輛停產的隱量版市場價格不知幾何,按他的這種豪買法,一個億隨時買得光光的,更何況他又沒有正常的收入來源,窮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所以,新富們也常會説這麼一句話,沒有日常現金流的都是窮人這後面的意思是什麼呢?就是無論你一時之間多有錢,如果你不能讓錢按時生出錢來,也不能讓人按時生出錢,沒有每月到帳現金流的輸入,且大於你的支出時,你就最終會變成一個窮人。

第四點就更有意思了,闊人的快速窮和他們所處階層的消費方式有很大的關係。

我們都知道社會是分階層的,但很少人知道消費也是分階層的,詭異的是你可能只升了一個階層,但你的消費卻是N次方的膨脹。

舉一個例子,我們公司的年輕同事,和父母住,一個月吃喝買衣服買化粧的開銷大概也就在三千元左右,月入萬元,她覺得日子過得很輕鬆。但我一位朋友奮鬥多年,終於升職成為年入百萬的外企金領,卻焦慮得不得了,因為在他們那個精英世界裏,大家的孩子都要讀國際學校,光是一年的學費就是40萬,再加一個月五萬的房貸,他成了精英階層裏的窮光蛋,完全不敢失業,因為一失業就代表墜入赤貧……這是嚮往階層上升的人完全沒有想到,當他們身處平民階層時,其實有一個成熟而龐大的大眾消費市場與之匹配,他們去菜市場買菜去超市買日用品上淘寶買價廉特美的衣服在附近的公立學校讀書,但一旦進入另外一個階層的消費系統,他們就會發現消費不是以雙倍計,而是以十倍計,沒有一點家底子,還真的不要相信自己真的跨越了階層。

實際上,真正實現了階層跨越的,是那些早些年撞正機遇買了十幾套房真正實現億萬身家的5%(這些年經濟學人有一個基本共識就是全球5%的人掌握了95%的世界資產)。

當然,在亞洲的富一代們非常機警和隱蔽,“他們高度戒備,不願與陌生人來往……竭盡全力多賺錢,少惹麻煩”(語出美國記者喬史塔威爾的《亞洲教父》)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黃毅清這樣無所事事的富二代,他們毫無建樹,只能用錢來找存在感。


黃毅清曬出來的黑卡


在父母那裏撒個嬌,一年花個一千萬是閒事,也正是這樣的新富階層讓我們一窺富人世界的奧祕。這時你會發現新富階層身邊圍繞着另外一套消費系統,這套消費系統叫奢侈性消費系統,也稱之為炫耀性消費炫耀性消費是專門針對富有階層人的一種消費渠道,普通人買衣服幾百塊,咬咬牙買名牌也不過幾千,但若是買香奈兒這種奢侈品牌,一套衣服就十幾萬了,若是奢侈品也買厭了,還有幾十萬的名酒,幾百萬的高級珠寶,幾千萬的名車,再不然還有幾個億的藝術品等着您下手那……


2018年出產的這款凱莉包,原價十幾萬,因為樣子獨特,在市場上被炒到四十幾萬,還有價無市,富人的世界是不是讓你看不懂了?


就像一位站在風口上的美粧博主感歎的,原以為月入十萬不得了,等你月入十萬以後,覺得自己更窮了……是啊,一眼望不到頭的消費市場啊,你無論多有錢都有你買不起的東西,再加上人的消費是一個整體,你都買凱莉包了,好意思坐地鐵麼?名車買了,住家司機不得請一個麼?住上億的豪宅了,裏面不整一張幾千萬的畫像樣麼?傢俱至少也得是法式古董吧?管家不得請一個麼?……所以你也就能理解黃毅清的以販養吸了,錢是有的,父母給的,但幾百萬的車子一輛一輛買下來,媽媽再有錢也是有點吃力的,早年上海市面上就盛傳過他欠債的消息,所謂小數怕計,富人是吃得起燕窩的,但天天吃,這筆數還真的是頗大,這幾年又沒有正常的工作,以販養吸也説得通,毒品比燕窩貴,長期開銷也頗不便宜,若不在其中做點買賣賺點錢,根本就是一個無底洞。



海明威説過一個段子,菲茨傑拉德對他説:你知道,富人不同於你和我。
海明威揶揄地答道:當然,他們更有錢。

是啊,富人們的世界看上去不同於你我,但本質上他們也是人。

既然是人,就少不了人的缺點,貪婪,軟弱,虛榮、執着……揮霍和冒險,是窮的最大原因,這一點普通人和富人並無區別,只是大量的金錢讓他們的膽子更大,步子更大,而身後的名氣又讓他們讓誘惑更多,深淵更深。當他們掉下懸崖時,圍觀羣眾譁然於他們人生的劇變和慘烈,其實他們和普通人的際遇並無區別。我記得我高中有個同學,長得帥,家裏嬌縱,後來迷上吸毒和賭博,鉅債纏身,最終跳河了事。不過,這世上應該沒幾個人記得有這回事了,除了我,他俊朗的臉經常在我記憶中閃現,也提醒着我,人類這種脆弱的動物,有多麼擅於自我毀滅。

大家一週閲讀排行

1.張豐 | 這是一個神奇的圈子:致力於證明全世界文明都起源於中國

2.連清川 | 中國模式給美國人上了致命的一課,這就是《美國工廠》的微言大義

3.盧小波 | 《小歡喜》的大結局,為什麼爛尾?

4.吳晨 | 奧巴馬首部紀錄片:中國模式能救美國工廠嗎

5.俞天任 | 日本攻克白血病純屬鬼扯,但日本醫療福利是真的讓人眼紅

點擊文末在看,幫喜歡的文章衝榜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46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