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神奇的圈子:致力於證明全世界文明都起源於中國|大家

大家2019-09-11 05:45:32




我在大阪的時候,去看了豐臣秀吉的大阪城。這裏有一個“豐國神社”,讓我激動了兩秒鐘,畢竟是第一次看到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國家。但是轉念一想,上面可是繁體字,“豐”,不要説寫,我連這個字有多少筆畫都説不清楚,瞬間就高興不起來了。


豐國神社,為祭奠日本大名豐臣秀吉而興建。


如果我堅持這個“豐國”和自己有關,大家肯定會認為我瘋了。如果還有人和我認真討論,想説服我相信那個“豐國”和我有關,那大家也會認為這個人不正常:這種神經病你搭理他幹嘛?


但是,如果我不但可以宣稱“豐國”和我有關,還能在中國大學講台上這樣講,還能出版專著,那就不是我病了,而是時代和社會已經病了。


最近幾天,網上熱傳的“英語、英國人起源於古華夏”,就屬於和我上述假設差不多荒唐的妄語,但這並不是隨便説説而已,而是來自上個月在北京的一次“教育高峯論壇”,以杜鋼建為首的一羣“學者”,還成立了一個“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進會”。



在網上搜索發現,早在好幾個月前,杜鋼建就拋出了“英語起源於古華夏”這樣的論調,其實這是他整個“人類文明起源於湖南”宏論的一部分,核心論據是英國的“英”,就是來源於湖南一個叫英山的地方。


在這之前,他還説過法國文化起源於湖南的觀點,沒有引起太大注意。這次“英語起源於古漢語”,因為舉了一些例子,有一定幽默感,才引起了廣泛關注,比如,英語中的yellow(黃色),是秋天葉落的顏色,英語發音幾乎就是“葉落”,shop(商鋪),英語發音就是漢語“商鋪”的發音。


作為一個河南人,我有點着急,想建議家鄉的學者,趁杜教授沒注意,趕緊出一個成果,來證明“荷蘭人”來源於河南。好歹這也是現代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日本也有過專門的“蘭學”。這樣,別人也就不太好意思老諷刺河南人愛偷井蓋了。事實證明河南人還是比較老實的,最多隻敢説安陽的殷墟很厲害,或者臆想一下,“中原就是中國的中心”,“老子是鹿邑人,莊子是商丘人”(這個倒是寫入了教材)。


1930年殷墟發掘現場


對杜鋼建這樣的言論,如果花上一分鐘時間和他討論,你就相當於浪費了人生的60秒。像他這樣的,我過去曾經見過很多。在報社做編輯的時候,經常看到收發室的同事,送一些信件到編輯部來。那些信往往很厚,信封上沒有明確的收信人名字,只寫着“成都x報編輯部”收。沒有人覺得和自己有關,所以信越攢越多。


有一天我突然感到好奇,心想還有人這麼信任報紙,一定不要太辜負讀者的一番好心了。於是,挨個拆開信封,真是大吃一驚:這些信大多是手寫的,在早已很難見到的稿紙上。信的內容五花八門,但全都是“重大發現”,有證明哥德巴赫猜想的(上面還有不少公式),也有像杜鋼建教授這樣的“文化大師”,聲稱自己的家鄉是世界文明源頭的。最厚的一封信,足足有四十多頁,雖然也才一兩萬字字,但畢竟是手寫,還是非常辛苦。


我看了感到很難過:這個時代,用手寫的稿件,編輯都不會再看了。你們最起碼也應該買一個電腦,把他們錄成文檔吧。後來我才想明白,用手寫而不是電腦,對他們來説幾乎是必然的選擇。電腦是現代世界的象徵,也是人類自啟蒙時代以來所開創的科學傳統的結果,他們那些“想法”和“發現”,本來就不在這個現代文明的進程中。


因此,他們的“發現”,既然沒有建立在學術傳統(沒有人談這個領域已有的成果)中,也不求在學術上得到承認(他們不會郵寄給學術雜誌,或許也不知道世上還有學術雜誌),那就必須是用手寫的,也註定無法進入思想流通領域,寄給一家都市報的編輯部,也壓根沒有想過能收到回信,這個“寄出”本身,就足以感動自己了,他們或許需要的就是這種感覺。我能夠想象得出他們在現實生活中被邊緣化的狀態,以及他們臉上的倔強。


正經搞學術研究的人,會把上面這些人稱之為“民科”,民間科學。


杜鋼建在節目中聲稱不尋求同行認可和社會認同


杜鋼建給人的印象,就是這樣的民科。現在有一些人到處吹捧他的《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從事學術研究的人,會把這當成一個不折不扣的民科笑話。這本書看上去像是非法出版物。署名出版機構是“光明出版社”,但是經過出版界朋友查詢,這本書的書號根本不是中國大陸的。在噹噹網這樣的圖書銷售平台,也查不到這本書的痕跡。“光明出版社”給人以非常官方的印象,但其實是在碰瓷“光明日報出版社”,在網上根本搜索不到這個出版社的信息。


光明出版社出版的《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


《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的目錄


但是,杜鋼建和所謂的“民科”有很大不同。他是湖南大學的教授,根據網上的介紹,他甚至當過湖南大學法學院院長。湖南大學法學院官方網站顯示,2010年到2015年,杜鋼建確實擔任該院院長一職,學科方向是“憲法與行政法”。瀏覽網上資料我們會發現,2015年以前的杜鋼建,是一箇中規中矩的法學學者,學術論文至少從題目上看也非常規範。


湖南大學法學院官網上關於杜鋼建的個人信息


杜鋼建的“轉型”或者“爆發”,是在從法學院院長的位子上退下來後,出生於1956年的他,也正好到了退休年齡。或許正是這個原因,讓他獲得了一個含混的身份。他既是“湖南大學教授”“院長”,在校外可以打着“權威”的招牌,而學校又因為他接近退休,對他的行為也不好再説什麼。


正是這種含混的優勢,讓杜鋼建在一個羣體中獲得了特別的身份。從2017年開始,以他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大同”圈子,宣傳世界文明都起源於中國。網上信息顯示,去年杜鋼建就在北京第二外語學院發表了“英人、英語起源於中國”的演講。儘管他們的主張看上去荒誕不經,卻能給人一種在非常正規的學術舞台上進行演出的印象,今年能成立一個研究會,也就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2017年,杜鋼建接受北京時間的訪談


正常社會,人當然可以有這樣的主張,也可以成立各種研究會,這是每個人應該有的權利。但是作為嚴肅的學術機構,高校對這樣的“研究”和“主張”卻不能不加以辨別,因為這畢竟牽涉到學校的聲譽。


這個羣體公然在大學裏活動,是相當荒謬的場景。除了杜鋼建的身份外,他們的主張看上去非常“愛國”也是一個原因。主張“世界文明起源於中國”,看起來總是讓人舒服的。和杜鋼建相比,很多學者為了把“中華文明”往前推個幾百上千年,到處找證據搞論證,費了很多功夫,真是太不“聰明”了。


大家一週閲讀排行

1.張偉 | 在香港,我看了一場容祖兒的演唱會

2.袁凌 | 一個生病的小孩,一個被漸漸拖垮的中國家庭

3.凌嵐|在紐約的白骨精們可以公開欣賞春宮畫之前,美國社會也是極端虛偽的

4.老貓 | 老老實實做貓奴,千萬不要想太多

5.魏武揮 | 對於中國的師生關係,你們可能有很大的誤解

點擊文末在看,幫喜歡的文章衝榜


題:英語起源於古漢語”,妄人為何能夠大規模集結並招搖過市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https://hk.wxwenku.com/d/201346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