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臉的時代,臉是我們個人的最後一道屏障 | 大家

大家2019-09-11 05:45:29



昨日早上起牀那會兒,我朋友圈中至少有五位女性朋友和一位男性朋友轉發了自己的“換臉”視頻。

一個女孩轉發的視頻中,她正在和胡歌談戀愛。對她來説,這可能是夢寐以求的事情。但是,她也並沒有只滿足於和一個人“飆戲”,很快就使用了新手的40次換臉權限。

這款名為ZAO的手機應用,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下載,在手機上只需要上傳自己的照片,就能把任何一個人的臉換成你的。系統中提供不少老的電影片段,人們可以把明星替換成自己,製作視頻後可以轉發到朋友圈炫耀,然後吸引更多玩家。


據澎湃新聞報道,這款應用後續可能還有交友功能,或者可以兩個多個好友一起換臉進入影視和遊戲場景,相信技術上也不難實現。很快就有人發現這款應用的開發者和陌生人社交軟件陌陌有關,兩位實際控股的股東,都是陌陌的創始人。

“換臉”不是什麼新技術,只不過是PS的升級版罷了。好幾年以前,就有犯罪分子把官員的照片和不雅照片P在一起,成功進行敲詐。不久前,有人把1994版電視劇《射鵰英雄傳》中的朱茵換成了楊冪的臉,也是唯妙唯俏,普通人難以看出破綻。ZAO的創新之處,是把這項PS技術做到每個人都可以在手機上簡單操作,“一鍵生成”

把視頻中明星的臉換成自己的,這可能是一種隱祕的樂趣。據我觀察,那些在朋友圈轉發自己換臉視頻的朋友,並沒有獲得什麼點贊。這種滿足感,不是靠得到別人認同而獲得,它能夠帶來的體驗,可能更為隱祕。

一個人在視頻中和胡歌談戀愛,別人看到當然無感,但是對自己來説,卻總算是創造了一個動人的場景,儘管它是虛假的。如果幾乎人人都在使用的PS軟件只是在美化自己的話,換臉技術提供的則是一種新的自我。那還像自己,但是卻又不再是自己了。


風險不是沒有,ZAO很快就陷入了鋪天蓋地的指責,最核心的一點,就是這款應用很有可能會泄露個人的隱私。在移動支付已經大量採用人臉識別的情況下,把你的臉上傳到一個軟件,確實是相當危險的行為。

不法分子可能會利用你的照片,註冊一個冒名頂替的微信號來和你的家人聊天,甚至可以用你的照片來解鎖手機,進入支付系統。這種擔憂是如此巨大,以至於支付寶公司都專門出來迴應,堅稱他們的人臉識別系統是安全的,靠換臉無法攻破。

公眾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ZAO早先的用户協議,專門強調“你同意或者確保實際權利人同意授予‘ZAO’及其關聯公司以及‘ZAO’用户全球範圍內完全免責,不可撤銷、永久、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的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可以對用户內容進行全部或部分的修改與編輯(如將段視頻中的人臉或聲音等)以及對修改前後的用户內容進行信息網絡傳播以及《著作權法》規定的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全部著作權財產權及鄰接權利……

冷冰冰的法律條款加上長句,讓這段話完全沒有可讀性或許很多人在下載應用的時候,都已經不再閲讀這些條款,而是直接拉到最後面點擊“同意”(不同意就沒法玩)。這段話認真閲讀的話,足以讓你嚇出一身冷汗。簡單概括一句話:如果你上傳了照片,這張照片的一切權利可能就不再屬於你,別人可以任意編輯、使用。

雖然ZAO在昨天下午修改了部分用户協議內容,刪去了“完全免費、不可撤銷、永久、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權”等內容,而且開發者一定會信誓旦旦地承諾,這些“使用”都會是合法的,他們能夠保護好你的隱私。任何一款軟件,都會作出這樣的承諾。但是在現實中,不要説普通人的個人信息,即便是掌握權力的官員或者有專門團隊來保護隱私的大明星,都無法保護他們的個人隱私。不久前媒體還報道,一些明星的身份證、手機號和航班信息,都可以在網上買到,這些信息的保護力度,一定比ZAO要高。

事實上,如今使用任何一款手機應用,都必須獻出我們的一些隱私手機號、身份證號這些,在市場的流通非常普遍,甚至很難再用“個人隱私”來形容了。在你買房買車之後,總會接到裝修和保險公司的電話,你知道,你的個人信息被賣了,但是你卻無可奈何。 那些下載APP所填的個人信息,一定會進入“使用”領域。警方可以隨意使用,有錢的人可以購買,懂技術的小偷可以竊取。我們獲得了一些方便,卻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這一次換臉軟件引發的擔憂格外強烈,或許是因為,從根本上來説,“臉”(或許還有指紋)是我們個人的最後一道屏障了,在“看臉的時代”,臉就是我們本身。支付系統開發了人臉識別,各種監控系統也可以通過人臉識別鎖定“嫌疑人”,住酒店乘坐飛機,都需要人臉識別,到這個階段,如果沒有人想着收集、開發、出售大家的“臉”,反倒不合常理了。

這是最後的鬥爭。捍衞個人隱私的,會把這作為不可觸碰的底線,他們不會輕易把自己的臉交給別人。對那些從來不考慮道德只考慮“用户痛點”和“盈利模式”的創業者來説,“臉”又會成為必須攻克的陣地。“臉”成為了一個標誌性地帶,目前來看,技術開發者已經在下一城。


我們已經陷入得如此之深,以至於都已經忘記世界上還有更有尊嚴的生活方式。在日本旅行的時候,購買地鐵卡和新幹線車票,都不用提供個人信息,這讓已經乖乖準備好護照的我,感到非常不適應。每天乘坐地鐵在城市穿梭,使用現金而不是需要提供個人信息的移動支付買東西。至少這一段時間,我獲得了完全的個人自主性,我就是我,而不再是某個公司收集的數據。

當然,我也懷疑,在全社會都習慣按“同意”的時候,少數人的抵抗是否會奏效。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因為“收集個人信息”而取締過任何一款手機應用。對這個ZAO我並不看好,主要是覺得它本質上是無聊的。有一位女孩告訴我,換臉只是“五分鐘的快樂”。希望不要過早看到“五分鐘的快樂,一輩子的悲傷”這樣的新聞。

大家一週閲讀排行

1.張偉 | 在香港,我看了一場容祖兒的演唱會

2.袁凌 | 一個生病的小孩,一個被漸漸拖垮的中國家庭

3.凌嵐|在紐約的白骨精們可以公開欣賞春宮畫之前,美國社會也是極端虛偽的

4.老貓 | 老老實實做貓奴,千萬不要想太多

5.魏武揮 | 對於中國的師生關係,你們可能有很大的誤解

點擊文末在看,幫喜歡的文章衝榜


題:“把你的臉交出來”,這是最後的鬥爭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https://hk.wxwenku.com/d/201346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