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數字人將誕生,你願意肉身消逝後靈魂永生嗎?

中國新聞週刊2019-09-11 04:17:58

數字人重新定義了生命,尤其是精神意義上的生命



美國《華盛頓郵報》近日報道,78歲的間諜小説家、好萊塢編劇安德魯·卡普蘭已同意成為“AndyBot”,一個數字人,他將在雲上永生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如果一切按照計劃進行,未來幾代人將能夠使用移動設備或亞馬遜的Alexa等語音計算平台與他互動,向他提問,聽他講述故事。即使在他的肉身去世很久之後,仍能得到他一生經驗的寶貴建議。


就像諾貝爾獎得主弗朗西斯·克里克在2005年成為首個測序自己基因組的人一樣,卡普蘭的這一行為,也具有第一個吃螃蟹的歷史意義。他將重新改寫生命的定義,讓人的生命的永恆在某種程度上得以實現。


卡普蘭成為數字人,實質上就是在網絡中存在的虛擬人,是利用了網絡、AI技術、數字助理設備和通訊對話等手段,讓一個人的音容笑貌能長遠地生存於網絡空間,同時具有實時和互動感。卡普蘭的永生是其意識、思想與觀念在雲端的永存,與實際上的永生當然有區別。但是,這也足以讓人“永垂不朽”了。顯而易見,這樣的生命只是靈魂的生命,也是一個人的永久遺產。


正是基於這樣的特點,已經有很多人報名,想要加入到讓人“永生”的數字人項目中,目前涉足這類產品的公司有很多,其中一家名叫Eternime的公司稱,他們可以將“數十億人的記憶、想法、創作和故事”轉變成他們智慧的數字化化身,無限期地活下去。目前,已有超過4.4萬人在該公司註冊,表示願意參加這一大型而大膽的嘗試。


數字人最初的想法源於塔拉提和烏拉霍斯共同創辦的HereAfter公司。兩年前,烏拉霍斯的父親患癌,即將離世。為了永遠留住父親的音容笑貌,他萌生了一個想法,利用AI讓父親在網絡中永生。在其父親生命的最後3個月,烏拉霍斯把其與父親的各種談話、講述,甚至生活場景都用攝像機錄下來。最後,烏拉霍斯記錄了91970個單詞,打造了一個可以對話的AI——Dadbot(直譯為父親機器人,也即數字人)。


通過Dadbot,烏拉霍斯可以與逝去的父親的計算機化身交換文本和音頻信息,談論他的生活、聽歌、閒聊和説笑。為了在朋友圈紀念父親,烏拉霍斯也把這個AI軟件上傳到社交媒體上廣為傳播。讓烏拉霍斯大為吃驚的是,他收到了許多人的請求,希望烏拉霍斯幫他們創建親人或自己的數字人,由此,他決定開闢一個尚未開發的“數字人”市場。


對於有血有肉的生命,人類迄今尚未認識得非常清楚,尤其當生命科學技術領域有了長足發展後,人們愈加感到生命是極為複雜的,要想讓人類永生,在目前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儘管有人想出了種種辦法,如延緩衰老和冷凍肉身,以便將來能死而復活,但都只是一種想法和概念,並沒有科學理論的支持與實際技術的可行操作。


現在,對數字人的創新與探索,成了人們追尋永生的一個意外收穫,這也是現代科技發展的必然結果。以人工智能與信息網絡技術支撐的數字化生命不再關心肉身,而是着重保存和探索人的思想、意識,是要把一個人在其一生中的所有經歷與想法,包括聲音、語言風格與行為模式都保存下來,還可以通過AI與人們互動,這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高級生命。


這樣的高級生命除了能滿足親朋好友對逝去親人的思念與情感寄託外,更是擴展了生命的哲學意義。人去世後,其靈魂和意識也就消失了。過去,能保存其生命痕跡的方式不外乎影像、音頻與著作文字等,但有了網絡與AI,人的靈魂可以在肉身與大腦以外存在,也就是成為數字人。


不過,數字人只是保存了其生前的思想、意識、觀念、語音、行為方式與習慣,已經不可能與時俱進和更新了,人們與數字人的互動實際上是一種與過去的對話,因此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實時對話。


即便是第一位數字人卡普蘭,如果以後與活着的人對話和互動,也只是講述其過去一生的經驗和故事,如他在20多歲時成為一名戰地記者,作為以色列軍的成員參加過第三次中東戰爭,後來創業,成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再後來,又玩起了寫作,以多產的間諜小説家、好萊塢編劇而聞名於世。


即便如此,卡普蘭這樣的數字人看起來也是“有血有肉”,讓人感到真實可信,並不同於其他一些純粹的數字人,如AI播音員。


在央視的6集紀錄片《創新中國》中,就採用了已去逝的播音員李易渾厚穩定的嗓音。這就是AI合成的配音,但是沒有出現人物的影像。新華社的中國首個“人工智能主持人”,則採用了與數字人相似的技術,以活着的人為模板,模仿的是新華社主持人邱浩。從邱浩的外形、聲音、眼神,以及臉部動作、嘴脣動作,AI(合成)主播與真人邱浩的相似度高達99.9%。


然而,儘管是以活着的人為模板,這種AI播音員在播報中依然流露出不自然、呆板的神態,因而有不少觀眾認為,AI播音員“沒有靈魂”。


但是,經過深度學習而創建的AndyBot,是以卡普蘭的外形、行為、語音、語言、思想和意識為模板,而且能與人互動。由於數字人是建立在他全部的人生經歷基礎上,所有語言、語音、行為以及思想都會讓人覺得他就是現實中的卡普蘭走進了網絡,是一個真實的人,也是有靈魂的人,與活着的卡普蘭一模一樣。而且,人們可以和卡普蘭面對面地互動,和他一起玩遊戲、點餐、要求他講一個故事、共同學習一門語言、下棋打撲克等。


未來,所有人都可以通過成為數字人而在網絡上永生。由於這樣的數字人還可以同活着的人互動,也就能實現和詮釋着“死亡不是真的逝去,遺忘才是永恆的消亡”此外,數字人也重新定義了生命,尤其是精神意義上的生命。

 

值班編輯:羅曉蘭

推薦閲讀

▼ 

2019年真正的拐點,是年輕人懶得結婚

“ZAO”了一夜:微信出手,支付寶迴應,陌陌私人社交夢遇冷

在豬漲價的“風口”上,人造肉“飛”起來了


https://hk.wxwenku.com/d/201345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