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代孕合法的烏克蘭,女性成了生育機器,"殘次"嬰兒會被丟棄

英國那些事兒2019-09-11 03:26:40


在印度、尼泊爾、泰國相繼頒佈法律嚴格禁止商業代孕後,從2015年起,國際代孕業務的中心從東南亞、南亞,轉移到了烏克蘭。

在烏克蘭,代孕是合法的,商業代孕也是合法的。

因此,關於代孕的廣告,在公共汽車站、地鐵上到處都是。


這些廣告不僅是在招攬想尋找代孕母親的客户,也在招攬願意成為代孕母親的女性。

整個代孕市場,需求和供給都很旺盛,代孕在烏克蘭已然發展成了一個具有很高商業價值的產業。

從支持者的角度而言,代孕合法化能夠讓無法生育的人羣實現自己的父母夢,也能讓同性伴侶們養育自己的小孩,是開放社會的一種標誌。

但是,反對的聲音也是強烈的:

代孕合法化後,與代孕相關的倫理道德問題、社會問題、貧富差距問題,都讓人無比擔憂。

最近,有媒體深入烏克蘭的代孕產業進行調查,而調查的結果,讓人非常揪心:

無數女性在代孕產業中淪為了生育機器,從經濟到肉體都再次被剝削,代孕期間的健康問題被嚴重忽視;

人們像生產產品一樣生產嬰兒,嬰兒的“質量”好壞會決定他們最終的去向;

而棄養現象的普遍存在,也成為了另一個伴隨代孕行業產生的嚴重社會問題…

從技術上完全可行的代孕,在現實社會中,真的能商業化嗎?

 
【代孕合法化後,貧困的女性就變成了子宮】

代孕從醫學技術上來説,早就不是個難題了。

但是從社會經濟、法律、倫理而言,卻爭議頗多。

其中反對者們常提到的一個論點就是:商業代孕合法化後,貧困的女性將承受更嚴重的經濟剝削。


烏克蘭作為歐洲最貧窮的國家成為了代孕媽媽最密集的地方,也印證了這一點:

只有經濟處於弱勢地位的女性,才會更願意為了幾千美元,付出大量的時間、精力和潛在的健康成本接受代孕,而烏克蘭這樣的女性很多。

比如,原本在烏克蘭小城市當理髮師的女性Alina,就選擇通過成為代孕母親緩解經濟困難。

她之所以要攢錢,也是為了自己的孩子。

Alina對媒體説:“在現在的烏克蘭,很難找到一份報酬豐厚的工作。我要為兒子的大學學費攢錢,要翻新破舊的住所,這都很費錢。我的母親從來沒有機會通過這樣的方式(代孕賺錢)來支持我讀書,但我希望我的兒子能接受良好的教育。”


當知道代孕一次能獲得1.1萬美元的報酬,另外還有代孕期間每個月250美元的補助後,Alina沒有猶豫,她的丈夫也非常鼓勵她接受代孕:“公司和我承諾將非常關心我的健康,所以決定做得很輕鬆,我的丈夫幾乎立刻同意了我當代孕母親。”

要知道此時的烏克蘭平均年薪才3000美元,代孕一次能夠獲得平均年薪三倍多的酬勞,讓Alina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

遺憾的是,代孕和生產別的東西不一樣,並不是一份簡單的工作。

在實際操作中,它的風險比經濟回報要高得多,可惜參與者在一開始並不知道。

2017年3月,Alina正式開始代孕後,發現公司並沒有兑現“會好好照顧她”的承諾,代孕媽媽們的生活條件其實非常差:

代孕前,醫生甚至沒有詢問Alina的疾病史,連她一年前曾經做過心臟手術這件事都完全忽略了,更不用説懷孕期間的各種產檢的敷衍。

懷孕32周後,她被公司接到了基輔代孕中心的小公寓裏,和其他四名代孕女性一起住。

兩個孕婦共用一張牀。

這些女性都和Alina一樣來自偏遠的小村莊,生活貧困無望,代孕是她們能接觸到的最賺錢的事情。

無論是出於自己的意願,還是被家人、丈夫鼓勵甚至施壓,她們最終都成為了代孕母親。

在代孕中心,她們像一個個生育機器一樣,每天就是躺在牀上保胎,沒有家人關心,吃的用的也都非常差勁,常常因為懷孕的各種負擔得不到緩解而抑鬱流淚。

公司的主管會來檢查她們的狀況,但並不是出於關心,而是出於“監督”。

Alina的描述中,公司對待她們就像檢查產品和牲畜一樣無情:

“如果我們下午4點後不在公寓裏,就會被罰款100歐元。

如果我們對任何人抱怨懷孕的辛苦、公司的苛刻,或者和孩子的親生父母聯繫,也會受到嚴格的懲罰。”

“到了分娩的的時候,我們被送到了一家州立醫院待產,醫院的醫療條件非常差,水管沒有熱水,我們只能用塑料瓶接着水壺裏的熱水,在馬桶上洗澡。

醫生們對待我們就像對待畜生醫院無情。我想過轉到另一家醫院,但工作人員威脅我,如果真的這樣做了,就不付我酬勞了。”

代孕媽媽在懷孕期間不被重視和照顧,更不用説分娩以後。

在分娩三天後,Alina出現了大出血,被送往重症監護室,而醫生卻對她抱怨地大喊,説他們厭倦了Alina這樣麻煩的女人。

事後Alina才知道,自己之所以會大出血,是因為分娩後有一塊胎盤遺留在了子宮裏。

這種情況非常危險,孕婦可能會因為出血和感染死亡。

而Alina的醫生,在她分娩後五天才將這塊胎盤取出。

為了恢復身體而付出的醫療費,需要Alina自己承擔。

所以,這次代孕後,Alina真正獲得的報酬,比她預想的要少得多。

比Alina情況更糟糕的代孕母親大有人在。

根據調查組織的報告,烏克蘭每年大概有2000到2500名嬰兒通過代孕公司出生。

但其中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公司都是不合法、沒有相關許可、不遵守法律程序的,這些公司中靠着更低的代孕價格和其他正規公司競爭,而其中的代孕媽媽獲得的酬勞將更低。


【只為了“賣錢”的代孕行業,讓胎兒成為了產品】


Alina的代孕過程看起來讓人揪心,但好歹順利生下了孩子,自己也最終保住了性命。

並不是每個代孕母親和嬰兒,最終都能平安無事。

尤其是考慮到代孕公司為孕婦們提供的醫療條件,大量有健康缺陷的嬰兒出現,就不足為奇。

比如,來自英國的夫妻Kate和丈夫,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她們通過烏克蘭的正規代孕公司找到了代孕母親,公司保證她們代孕一定能成功,但禁止她們在此期間和代孕母親有任何接觸。

她們只能通過網站上,像挑商品一樣挑一個代孕媽媽。

整個過程,就和網購一樣:

網站中關於代孕媽媽選擇的頁面裏,是一張張只有輪廓沒有面目的照片。

女性們沒有姓名,只有編號。

個人簡介裏會顯示她的年齡、種族和受教育程度,就像商品説明書一樣。

但是其中的真假,客户也無從判斷,因為代孕公司嚴禁客户和代孕媽媽們有私人接觸....

客户們要做的,就像是和買其他東西一樣:

付錢、挑好代孕媽媽、人工受孕,十個月不到後,就能去烏克蘭領自己的小孩。

雖然通過烏克蘭網站尋找代孕媽媽的過程讓Kate和丈夫有一點不安,但考慮到其相比歐洲其他地方更加低廉的價格、簡單的法律程序,他們想當父母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在做完中介交代的一切、簽署了一份像模像樣的法律合同後,Kate和丈夫在英國家中焦慮地等待了九個多月,終於接到了孩子已經出生的消息。

為人父母的欣喜讓Kate和丈夫高興了一段時間,但也僅僅是很短暫的一段時間。

飛到烏克蘭接到孩子後不久,他們發現孩子似乎有健康問題,想要帶孩子去進行詳細的檢查。

但是,烏克蘭代孕機構能夠提供的醫療條件非常差,孩子被安放在一個連牀墊都有血印、房間裏各種蚊蟲爬過、基本衞生條件都無法保障的房間裏。

這也讓Kate明白,為什麼在懷孕期間,中介機構一直攔着不讓他們和代孕母親接觸:

新生兒的生活環境都這樣,更不用説懷孕期間代孕媽媽的生活條件了。

一直在孩子滿月後,Kate才辦完相關的國籍手續,把孩子帶回了英國進行檢查。

檢查後,Kate難過地發現,孩子出生就有腦損傷,未來可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健康問題。

但是這時候Kate也無法和代孕公司理論,更重要的是,孩子不是貨物,不能退貨、不能反悔,

作為父母在孩子出生後的那一刻開始,就必須完成做父母的的責任。

在這之後,儘管艱難,Kate也只能和丈夫一起做好照顧孩子的準備,迎接將來可能出現的風險。


【被棄養的代孕寶寶:他們是人,卻像貨物一樣被拋棄】

Kate和丈夫還算是比較有良心的父母,即便是孩子出現了問題也沒有想過放棄。

但並不是每個來烏克蘭尋找代孕母親的“客户”,都是有責任心的父母。

這也使得烏克蘭出現了一羣被棄養的兒童:

他們都是通過代孕母親出生的孩子,他們的親生父母可能是美國人、英國人、澳洲人,他們原本不該留在烏克蘭。

但是,由於代孕過程中出現了問題,他們出生後都有不同程度的健康缺陷、先天性疾病,最終被親生父母們“拒絕收養”,遺棄在了烏克蘭。

比如,因為早產兒身體柔弱的Bridgette,就是被親生父母遺棄在烏克蘭的一個小女孩。

她的親生父母,是一對無法生育的美國年輕夫妻,代孕媽媽則是烏克蘭農村的一個女性。

當時代孕媽媽懷上的是一對雙胞胎,這在代孕行業中很常見:為了確保能夠懷孕成功,中介公司不僅會讓代孕媽媽們接受各種備孕治療,還會盡量讓她們懷上多胞胎——

這樣即使一個胎兒出問題了,還有另一個胎兒“保底”。


但這種做法在醫療條件不達標的情況下,常常造成孕婦早產、胎兒出現健康問題。

Bridgette當時就是因為早產兒出現了腦損傷,她的雙胞胎哥哥也在出生後不久死亡。

她雖然幸運地活了下來,卻被親生父母“退貨了”:

因為是早產,身體羸弱,Bridgette親生父母擔心她可能會有聾啞、殘疾的可能,認為她不可能成為一個正常的人,所以拒絕收養她,通過一封郵件,就切斷了和她的所有聯繫。

千方百計尋找代孕、要生下她的親生父母不要她,為了賺錢而懷孕的貧困的代孕母親就更不願意為她支付醫療費了。

最終Bridgette被帶到了烏克蘭東南部的一個孤兒院裏,在工作人員的照看下長大。

同一家孤兒院裏,先後住了超過10個和她一樣被棄養的“代孕寶寶”。

不過,相比別的被遺棄的代孕寶寶而言,Bridgette依然是幸運的:

來自當地的中年女性Maria在孤兒院裏遇到了Bridgette,發現她並沒有如同人們預料的那樣又呆又傻是個殘疾,只要好好照顧她,還是有希望健康成長的。

Maria喜歡上了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幾乎一有空就會來照看她。

在Maria的耐心照顧下,人們發現原本被認定會痴痴傻傻的Bridgette,漸漸地學會了聽、看、説,會和人互動。

除了身體依然羸弱、四肢無力無法自己行走、吃飯,在精神方面和正常的孩子並沒有太大區別。

被愛着的Bridgette不再是代孕機構的商品,不再是被親生父母棄養的“廢物”,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想的小女孩。

在她漸漸長大後,對Maria產生了非常強的依戀,也漸漸明白了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同的地方。

當發現Maria總是要離開她回去自己的家、完成自己的工作時,Bridgette覺得自己再次被拋棄了。

Maria最終不忍心看Bridgette再次被辜負,想要親自收養她。


但是根據烏克蘭的法律,即便是Maria有心有力收養Bridgette,Bridgette也不能交給她:

她雖然出生在烏克蘭,但是親生父母是美國人。所以按照規定她應該是美國國籍。

可是親生父母棄養了她,導致她既沒有獲得美國國籍,也沒有烏克蘭國籍。

對於這樣的無國籍孩子,烏克蘭居民沒有資格自主收養。

等她長到7歲,她將被送到一個殘疾兒童中心,在那之後Maria也沒辦法像現在這樣常常來看她了。

唯一有可能的是,Bridgette的美國親生父母能承認她的美國國籍,或者到烏克蘭來協助辦理她的烏克蘭國籍,這樣Maria就能合法地照顧Bridgette。

可是,當媒體聯繫到Bridgette的親生父母后,他們並沒有因為Bridgette的健康狀況的改善而改變當初的想法,在電話裏明確表示拒絕和孩子進一步接觸。

即使是看到Bridgette如今長大的樣子,和他們可能相似的面容,他們依然選擇“拒絕”“退貨”,並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來美化自己的棄養:

“醫生説過她的情況不可能擁有健康的、正常的一生,我們覺得放棄她是對她更人道的做法”。


【代孕合法環境中的不合法操作,只能讓弱勢人羣來承擔代價】


在美國商業代孕合法化的部分州,一個代孕母親除去代孕期間的各種經濟補貼,平均能獲得大約8萬美元的酬勞。

而在烏克蘭,尋找一個代孕母親代孕,只需要花大約3萬美元。

這3萬美元中,真正能給到代孕媽媽手中的只有不到1萬美元左右。

如果找到的不是正規機構,而是沒有執照的小作坊的話,價格會更低。

這樣的營業模式,使得烏克蘭成為了國際代孕中心,而像Alina這樣的代孕媽媽、像Kate這樣的尋找代孕的父母、像Bridgette這樣被遺棄的孩子,因為缺乏監管的代孕行業,只會越來越多。

代孕公司已經知道,去偏遠的烏克蘭農村最容易找到那些不顧健康風險、為了幾千美元接受代孕的年輕女性;

因為語言和信息的壁壘,貧窮的代孕母親和中介公司簽下的合同對她們而言完全是天書,懷孕期間、分娩之後的基本醫療訴求無法得到滿足;

而這些擁有看起來高大上的網站和詳細合同的中介公司,很多其實都沒有在烏克蘭合法註冊過,一旦出現問題,無論是代孕母親還是客户都沒有獲得賠償的法律途徑。


在這樣的情況下,越來越蓬勃的“代孕產業”背後,其實是完全將人物化的人口販賣行為:

貧困的女人被物化為生育機器,有缺陷的嬰兒被看做廢品;

即使是順利的、正常的流程,也對參與代孕的各方充滿風險:

中介機構不會去檢查客户是否有當父母的資格、不會問他們找代孕到底是為了什麼、不會在乎孩子出生後會有怎樣的人生,這一切都只是一場交易。


代孕母親是危險的、孩子是危險的、看起來被服務的“客户”們也是危險的。

而這樣危險的一個行業,卻是合法的....

烏克蘭官方至今都沒有公佈過,在烏克蘭到底有多少女性是代孕媽媽、有多少孩子通過代孕出生、有多少機構是非法營業、有多少孩子因此被棄養...

這個國家,因為貧困、戰爭,似乎還有許多比代孕更讓人擔憂的問題...

希望烏克蘭的代孕行業能夠儘快得到監管和整治,也希望烏克蘭的代孕行業故事,能夠給其他國家敲響警鐘:

代孕不是兒戲更不是一場純粹的商業活動,是關於人、關於人性、關於性別平等、關於貧富差距的一場複雜的社會活動,

切勿只關注其中美好便利的一面,而忽略其可能帶來的社會風險...


ref:

https://www.pri.org/stories/2018-06-29/ukraine-surrogacy-legal-some-ask-if-its-exploitation

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features/ukraine-baby-factories-human-cost-surrogacy-180912201251153.html

https://www.bbc.co.uk/news/world-28679020

-------------------------------------

招福的花園:孕育確實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所以我始終認為,人體代孕的合法,必然會成為女性被不法商人、富人、家人所奴役的新方式。與其讓人體代孕合法,還不如研發允許機器孕育。


橋來-橋往:我身邊就有支持者,並且覺得自己會成為買方的女性。我目前覺得還不能接受。


肉夾F:打着“身體自由支配權”的旗號 鼓吹支持代孕的人 看看


千里蘭:之前看過一個案例,代孕生出來的孩子有問題,出錢方和代孕媽媽互相推卸責任誰都不要孩子,特別慘…


上炎:這是為啥我暫時不支持代孕合法化,太特麼心痛了…


碎碎九十三:且不説這其中的倫理,脅迫,孩子出生要十個月,如果親生父母在此期間離婚了,這孩子歸誰?


一碗黃糊糊:那些心裏有本生意經的不如去展望一下未來科技能不能讓男人生孩子説句實在話,代孕這件事一但合法,最後倒黴遭殃的還是弱勢羣體,特別是女人。

…………………………


事兒君有品,

專為大家準備英國的各種值得推薦的好產品~

英國直郵 

包郵包税



https://hk.wxwenku.com/d/201344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