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身、搜包、股價暴跌2000億:迪士尼沒有公主夢

週末去哪玩2019-09-11 02:44:22

文章來源:易簡讀書 文:小狼女

01
 
迪士尼最近很火。
 
一是財務報表不及預期:8月6日美股盤後,迪士尼發佈了2019年第三財季業績報告,營收、淨利和每股收益均低於市場預期。
 
二是財務造假:曾為迪士尼效力18年的前員工桑德拉·庫巴出面質控,迪士尼多年來利用會計軟件的漏洞誇大收益,僅2008到2009年,營業收入被誇大了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24億元)。
 
迪士尼出面否認,給出了各種説法。先不談誰真誰假,美國迪士尼處於輿論風頭是事實,迪士尼中國這邊也好不了哪裏去。
 
前不久,上海華東政法大學一名大三學生小王到迪士尼遊玩,入園時被工作人員強制翻包檢查,並被迫丟棄餅乾等自帶食品。
 
“要麼在我面前吃掉,要麼花80元保管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經營者不得搜查消費者的身體及其攜帶的物品。第十四條規定:消費者在接受服務時,享有人格尊嚴得到尊重的權利。
 
小王深感侵犯公民的隱私權,直接將迪士尼告上了法院。
 
此事也引發了網友熱議,紛紛在新聞下面大吐苦水。
 
輿論施加強壓,消費者協會、中央電視台和人民網立場鮮明地介入,本以為迪士尼會用柔軟的身段地緩解矛盾,結果美國迪士尼總部回覆:
 
“總部旗下每個迪士尼樂園都有自己的政策”。
 
上海迪士尼樂園聲明:“不接受調解,不會就禁帶食物、翻包檢查等規定做更改”。
 
 
聲明裏,迪士尼表示,安檢是保證園區安全的重要步驟,禁帶食物是為了保護園區的乾淨。
 
近1000字長篇迴應裏沒什麼毛病,只是説了段正確的廢話。

02
 
首先,安檢不等於翻包檢查,翻包檢查不叫安檢。機場、地鐵、乃至國內很多萬人活動的會場,都會設立安檢,檢查出異樣會讓客人自己打開包,但迪士尼的安檢是這樣的:

       CCTV記者發現,上海翻包檢查依然存在

 
此外,禁帶食物這一説,確實也有它自己的道理,但拿“保護園區清潔”為理由,確實讓吃瓜羣眾聽着扎耳又矛盾。扎耳的是總有點諷刺國人文明素質之意,矛盾的是,難道吃園區食物就會比吃自己的清潔?
 
大把網民揭祕園區內的食物價格,比周邊足足貴了5~8倍:
 
             
 
這只是最正常的餐廳。
 
根據一名曾前往迪士尼樂園的遊客稱,去年一根玉米一個雞腿150元、一個氣球80元、一個棉花糖30元等。
 
有些餐廳的價格高達1000元/ 人,菜品好看是好看,但食材品質和1000元劃不上等號,那1000元,有900元都是為迪士尼元素付費的。
 
由此看來,“保護園區”只是託辭。迪士尼甚至坦誠説句,為了保護園區的收益和商業化運營,也比現在亂拿的託辭討喜。
 
這不是迪士尼第一次遭遇投訴。
 
去年6月,蘇州一名律師王軍召遇到同樣情況,將園方告上法庭,然而當地初級人民法院和中級人民法院並沒有受理此案的,多次駁回。
 
現在看來,迪士尼高傲囂張的態度,和維權太難脱不了關係。

       

蘇州電視台邀請當事人5G直播,講述曲折維權故事
 
如果不是再次踩中了政法學子的尾巴,引發人民網四連發問,官媒集體聲討,迪士尼估計連回事都不會當。
 
但即使是這樣,迪士尼依舊堅持園區規定,屏蔽大眾的意見,“剛”得像路邊貼膜的。
 
民眾無語,但市場不會無語 —— 這件事引發迪士尼股價暴跌2000億。
 
造成這樣的後果,“搜包檢查”“禁帶食物”條令引發不滿是主導影響,但事物客觀規律是,夜路走多了才會碰到鬼。

03
 
迪士尼除了“禁帶食物"“翻包檢查”的騷操作,園區裏還有很多難以發現的營銷套路。
 
《運營研究社》揭祕了迪士尼不為人知的圈錢心機:迪士尼心機年卡、免排隊尊享卡、VIP服務、“窮人”特權早享卡、人人可搶的“快速通道”、不收費的煙花觀賞。
 
  • 迪士尼年卡
              
迪士尼年卡分三種:週日年卡(1299元);平日+週日年卡(1599元);無限年卡(3299元)
 
三者之間,人們更容易偏向選擇中間的年卡,看起來性價比比較高。
 
但其實,這是利用人們損失規避心理,多賺了300元。
 
有個奇怪的東西,為什麼迪士尼沒有單獨的週六年卡只有週日年卡?
 
離迪士尼遠的家庭,一般會週六來,玩完後周日還可以休息一天。
 
迪士尼藉此分散人流,確實不錯,但其中不乏消費者辦了1599年卡,然後一年來一次,還是週六來的人。
 
其實沒必要辦年卡,但你卻很容易玩的高興後隨時辦一張。
  
  • 不收費的煙花服務
 
一般遊樂場有全天票和夜場票,但迪士尼沒有單獨售賣煙花票。
 
那是因為,在這個煙花區,存在着無形的分界線。
 
迪士尼煙花嚴格意義上是燈光秀,有最佳觀賞點,這個位置是預留給購買了貴賓服務的。
 
貴賓服務有很多種,有1280元的,1500元的,最高級別的,3000元/人。
 
商業化來看,這個貴賓服務充滿了價格歧視。
 
除了貴賓區其他地方觀賞煙花的效果一樣。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迪士尼乾脆不收錢,讓你覺得佔了便宜,但其實有時候你晚到了,啥也看不見。
 
華麗的外表、夢幻的體驗、童話的世界,背後有太多看不見的商業利益。
 
04
迪士尼給孩子造夢
也給家長造夢
 
1955年,美國著名的動畫藝術家沃爾特•迪士尼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迪士尼樂園。
 
米老鼠、唐老鴨、白雪公主、灰姑娘等經典人物都曾帶給孩子們最燦爛的世界。
 
2005年,香港迪士尼開業。
 
那時候,每個孩子心裏都有個迪士尼夢,哪家孩子去過,都會惹來一批羨慕的眼光。
 
2016年,上海迪士尼開業。
 
童話不滅,娃娃永存,天真依舊,孩子們對迪士尼卡通人物的熱愛不因時代變遷發生改變。
 
迪士尼,對孩子來説,是最美的夢。但迪士尼造的夢,從不只是給孩子。
 
在美國,迪士尼是本土企業,家長帶孩子去迪士尼,其實是家庭聚會的多形式展現。比如我們帶着孩子看《哪吒》,父母就會帶着我們去看有哪吒元素的場景。
 
而在中國,迪士尼的定位是另一回事。根據他們各式的營銷套路,你可以發現他們劃分階層。
 
觀察者網曾提到,“迪士尼們刻意打造‘精英文化’和‘中產階級’的標籤。消費主義氾濫時代,老牌企業熟知如何販賣焦慮,如何説服中產階級在這裏買下身份認同。
 
你是中產階級?
 
OK. 那你需要付得起600塊一張的門票錢,還得買得起150元的飯票,100元的氣球。
 
玩偶、紀念品、快速通道卡、公主裙、貴賓服務、尊享導覽服務擺在眼前,迪士尼試圖給你打造一套虛幻價值體系 —— 你能買的到多少,你的階級就有多高。
 
孩子做夢,成年人也是會做夢的。
 
夢醒時分,最痛時刻。
 
05
 
整件事,最不爽的不是園區規定,而是迪士尼高傲的態度。
 
搜包的陣勢,像極了查小偷;迴應的態度,剛得讓人無語;公關的託辭,爛得讓人只能戳破。
 
商家和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本就是平等尊重。迪士尼囂張的態度,卻在每個角落裏畢露無遺,讓人總是那麼不舒服。
 
中美關係緊張,未來前景如何,誰也猜不準,但人往高處走,雙方要想自己好,尊重是前提,誰挑事都是兩敗俱傷。
 
企業如此,國家如此,人和人之間亦如此。



作者:小狼女,愛美水瓶座,商業觀察者。常常走訪各地,寫些思考文字,玩些音樂音符,見些有趣靈魂。時光有限,狼性成長。關注易簡讀書,用閲讀對抗無趣。

https://hk.wxwenku.com/d/201344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