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流血流汗不流淚的他們,哭了……

中國新聞社2019-09-10 22:33:16


9月,又是一年退伍季,耳邊再響駝鈴曲。

一個軍禮,一個擁抱, 

和“橄欖綠”道一句再見,説一聲珍重,

難免傷感、難免留戀,

不變的是那戰友情。

 

武警福建總隊機動支隊300餘名戰士服役期滿,光榮退出現役,圖為向武警部隊旗告別儀式現場。 陳華昆 攝


武警福建總隊三明支隊執勤一中隊老兵含淚告別哨位。胡鑫 攝


紀念

 

“我用最愛的畫筆為終身難忘的軍旅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也希望戰友們以後把畫拿出來,還能牢記自己的初心,永葆軍人的本色。” 


——武警漳州支隊執勤二大隊漳浦中隊戰士王野


王野今年9月退伍

來自山東軍人世家的他,

入伍前在青島恆星學院專攻油畫

驪歌響起,畫得一手好畫的戰士,

用炭筆為自己,也為戰友

銘刻下青春軍旅記憶


王野畫筆下的戰友




>


2017年大學畢業後,
王野毅然參軍,
擔任起了中隊文書。
即將接替他的小戰士陳慶溶仍記得,
王野包攬的中隊手工板報有多麼驚豔。


兩年軍旅生涯的最後幾個月,
王野用畫筆捕捉
戰友們在日常訓練和工作生活中的風采。
戰友們看到自己的畫像後
都驚呆了,開心壞了。




>


>

王野在軍旅中的最後一幅畫,
是送給自己的自畫像。

 上述王野組圖由黃鑫泉攝

送別
 
“今天即將踏上回家的列車,一瞬間如釋重負,一瞬間心如刀絞。
我才意識到今日一別,有些人就是一輩子,再也不見。
從此以後,我們都只能從社交軟件的動態裏瞭解對方的生活了。”

——武警福建總隊三明支隊戴俊名

福建各地動車站
正陸續舉行隆重的老兵告別儀式。


老兵們胸帶大紅花,
懷着對軍營的深深眷戀,
告別綠色方陣,
踏上了返鄉的列車。

揮手離別。易樟林 攝

9月1日,
武警福建總隊三明支隊在三明北站
為190餘名退伍老兵們隆重舉行告別儀式。

官兵間深情擁抱。黃立臣 攝

在高鐵站裏,
武警南平支隊松溪中隊的退伍老兵們
圍在指導員蔡劍燁周圍,
翻看退伍相冊,
回味軍營美好的時光。

龍濤 攝


卸下帽徽的那一刻,一名退伍老兵的淚水奪眶而出。王磊 攝


一名留隊戰士含淚送別即將離隊的戰友。 王興興 攝

告別
 
官兵們終有一天會脱下軍裝,
但這條深長寂寞的山谷永遠不會忘卻,
他們就像那曾經開滿山野的繁花,留給世界的都是芬芳。

                    ——武警福建總隊三明支隊胡鑫

8月底,
軍營裏就開始瀰漫告別的難捨之情。
喜歡寫作的胡鑫,
用詩文記錄下退伍老兵的堅守和情懷。

告別哨位。王磊 攝

在福建西北部瑞雲山脈,
武警福建總隊三明支隊執勤一中隊官兵
駐守在海拔471米的大山深處。


與國旗相依、與寂寞為伍,
戰士們經常在集合唱歌的時候,
看到調皮的猴子蹲守在旗杆上,手舞足蹈。
今年9月,
9名滿服役期的老兵告別大山。


武警福建總隊三明支隊執勤一中隊副中隊長許友毅説,
退伍老兵們已在這裏駐守3年、5年,甚至更久。


胡鑫在筆記中寫下:
“官兵們就在這青山綠水間,
與大自然和諧相處,
大山深處艱苦的環境,
讓他們懂得什麼是責任、什麼是奉獻,
懂得了正因為有了他們的堅守,
才有了家國平安。”

上述組圖由胡鑫 攝
祝福
 
“請讓我再擦一次槍,
允我用自己的方式,
向我的‘戰友’告別。”

——武警南平支隊機動中隊劉林平
 
劉林平
是武警南平支隊機動中隊的一名狙擊手,
從入伍第二年開始,
為了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狙擊手,
他每天都在刻苦地訓練。

對他來説,
陪伴了他4年的狙擊步槍就如同“戰友”一樣,
退伍離隊前,
他向中隊提出申請,
想再擦一次槍,
自己的方式向“戰友”告別。

武警南平支隊機動中隊狙擊手劉林平再次擦拭陪伴了他4年的狙擊槍。龍濤 攝

“流水的兵,鐵打的情”
面對軍旗再宣誓:
“若有戰,召必回”
這些平時一起流血流汗的鋼鐵硬漢,
早已濕潤了雙眼。

一名退伍老兵在聽到退伍命令後,聲嘶力竭地答“到”。 何浩攝


撫摸着卸下的領花、帽徽,

五年記憶,湧上心頭。 陳華昆 攝
 
注視着營區裏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


一捧青春。 譚廣權攝


彷彿自己的18歲就在昨天······

小新推薦


中國第一所希望小學開學啦!第一課老師卻只講了這兩個字……


張學友穿越了?當文物皮起來,網友:哈哈哈哈哈


請告訴孩子:讀書和不讀書的人生,差距有多大


作者:蔣鋭、胡鑫、鄭建清、黃鑫泉、龍濤、石永明、陳濤、黃立臣、陳鵬洲
記者:林春茵、趙樸煜
編輯:張燕玲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