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宛男:十年創業板為何誕生不出偉大公司

金融投資報2019-09-10 21:02:56


本文共1457字

閲讀完約4分鐘



■賀宛男


從2009年10月28日首批創業板28股上市,至今已經快滿十年了。


可是,十年創業板,迄今沒有培養出一家堪稱“偉大”的企業。不僅如此,近年來,創業板的業績越來越令人堪憂。


截止8月30日,創業板765家上市公司已全部披露2019年中報。765家中有83家虧損,佔比10.85%;在682家盈利公司中,同比下降的261家,其中降幅50%以上的約有100家。也就是説,虧損加上業績下降企業合計344家,佔比高達45%


765家創業板企業合計營收增長7.5%,盈利下降21.2%,加權平均每股收益0.113元,平均淨資產收益率3.06%。


而迄今已披露中報的約3000家上市公司,營收和盈利約增長10%(鑑於一批最差企業將在8月31日披露,估計這一數據還會有所下降,但不管如何,不會出現負增長);平均每股收益0.255元(剔除銀行股、下同),平均淨資產收益率5.2%。


創業板業績幾乎是平均數砍掉一半!


在創業板83家虧損企業中,虧損金額1億元以上的17家,5億元以上的6家,已經暫停上市的樂視網以-100.46億元“榮登”虧損王。


可以説,創業板的鉅虧公司大多是非經營性虧損,即多以欺詐、違規違法甚至蓄意侵吞上市公司資產而遭鉅虧


以虧損第一股樂視網為例,幾年前,公司已將旗下樂視體育、樂視雲、樂融致新等資產和股權剝離出上市公司,可包括賈躍亭及之後的公司管理層居然仍為之違規擔保,以至不得不計提樂視體育、樂視雲的負債達98億餘元。兩位獨立董事對此“無法表示意見”;而一些在任高管,包括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董祕等紛紛發佈公告溜之大吉。股民與相關方與此有關的訴訟和仲裁雖然已經勝訴,法院並且宣佈強制執行,但瀕臨退市的樂視根本無資產可執行。


再如堅瑞沃能,在2017年虧損36.8 億,2018 年虧損 39.25 億之後,今年中報再虧17.4億,以至公司淨資產已經從2016年的78億吞噬至目前的-16.44億,除了高溢價收購沃特瑪形成的50億商譽全部減值外,還有“對部分客户應收債權計提壞賬準備 22億元,對存貨和固定資產計提跌價準備 9 億元”,以及“業績承諾人李瑤以債權抵償的業績補償款10.12億元存在不確定性”如此等等。誰知這些“不確定性的債權補償”,以及“壞賬準備”“跌價準備”背後藏有多少貓膩。


還有一家原來叫“鴻利光電”新近改名為“鴻利智慧”的,從上年盈利2.34億元,到今年中報虧損7.6億元,理由居然是下屬一家P2P平台已關閉,實際控制人失聯,以至大額計提云云。反正,一刀砍下去,全是小股民吃虧。


記得十年創業板也曾出現過貌似偉大的企業,如樂視網、華誼兄弟(中報虧損3.79億)等,如今桃花依舊笑春風,人面不知何處去。據統計,十年創業板中盈利始終保持增長的僅愛爾眼科和機器人兩家企業。以愛爾眼科為例,盈利從十年前的6136萬元,增至2018年報10.09億元,增長15.4倍,而市值則從上市之初的68億,增至目前1046億,增長15.4倍。


為什麼十年來創業板誕生不了偉大企業?看來主要原因還在公司治理。上文提到的貌似偉大的樂視網、華誼兄弟,一面是以高溢價不斷併購擴張(還記得當年華誼以10.5億鉅款,併購0.55萬元的東陽美拉嗎),導致上市公司商譽不斷減值,公司和小股民不斷受損,一面則是他們以減持、質押等手段鉅額套現。而所有這些都是在監管層的眼皮子底下發生的!


馬克思曾經説過,如果有300%的利潤,資本就敢於冒殺頭的風險。如今資本市場上的高溢價併購,利潤何止300%,又怎麼會沉下心來去經營一家好企業,更罔論什麼偉大公司了


回過頭來再看看愛爾眼科。上市十年來,好像就只在2018年初定增一次募資約17億元,當時定增價為27.6元,而且實控人蔘與募資20%,如今股價早已翻了1倍多了。


偉大的騰訊公司,不也只在2004年IPO時募集17億港元,之後再也沒有動過“圈錢”的念頭嗎?


結論是,必須創造條件讓實業家的日子好過資本玩家,這才是培養偉大公司的土壤      



(該文章首發於金融投資報)

本文為|金融投資報jrtzb028(微信號)原創文章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如需轉載,請聯繫金妹兒

轉載須在正文開頭顯著位置

註明稿件來源及作者名,違者必究

 

本報法律顧問


北京煒衡(成都)律師事務所  羅浩斐 律師

 

聯繫金妹兒


商務合作:028-86968491

https://hk.wxwenku.com/d/201339064